解其敏自述被廊坊洗脑班下药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我叫解其敏,女,今年五十二岁。2011年12月13日,廊坊“610”、公安局指使永清县“610”、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和霸州市东段乡派出所等多人开着车,其中有两辆警车,兴师动众来到我的工作单位,在众目睽睽下将我和丈夫李俊杰绑架,并强行来到宿舍抢劫,劫走笔记本电脑一台、硬盘一个、上网卡一个、mp3两个、U盘一个、读卡器一个和大法书籍等。还有手机三部和上下班开的面包车(手机和车已要回)给我的工作和单位带来很大的影响。

来到永清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市公安局和永清县国保大队等人员,将我和丈夫分别所谓谈话到晚上10点多钟,又骗我说县领导找我们谈话,结果把我们带到永清县汽车站旅馆即永清县“610”租房开的洗脑班。14日下午永清县“610”说谎带我去检查身体强行把我抬上车,把我抬进廊坊洗脑班,丈夫李俊杰绝食四天被家人接回。

在廊坊洗脑班我继续绝食反迫害,廊坊610主任韩志光、科长陈斌狼狈为奸,实施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一贯手法,对我也进行下药的方式迫害。

陈斌和犹大及开车的司机、还有永清县陪我一同来的陪教把我强行带到廊坊市中医院野蛮灌食。虽然是在医院但灌食都由陈斌和洗脑班的人员负责,护士只负责下胃管,灌食由陈斌亲自负责。第一次灌我陈斌把食冲好放凉后撒谎说去再加点水,把食端出去其实是去加药,回来后其他人说已经不稠了怎么还加水,陈斌随口说没加什么水,因管没下到胃里去食几乎没灌进去。回来后我和洗脑班的人讲灌食下药,洗脑班的人包括陪教都不相信,姓孙的还把灌食带的书包拿来让我看说“除蛋白粉没有别的,我在洗脑班呆这么多年多次去灌食没看见给谁下药”。

第二去灌食,我和陈斌讲为了防止下药必须当面冲食不准离开,没办法陈斌只好当我和众人的面把食冲好,把药从衣兜里掏出来,并强词夺理说补充身体缺乏的成份。如果真是补充身体缺乏的成份也得经医生化验确定缺什么由医生开药来加,为什么你们自己偷偷不敢让别人知道的加,他加了几种药,最后又掏出一个小药瓶假装说再加点盐,纯属说谎,全国各地灌食的多了,为了迫害大法弟子狠命地加盐,没有用小药瓶加上一点点的。

灌完食后当时我就浑身抽搐,我赶紧喊陪教刘姐过来让她用劲攥着我的手才没抽起来。可我感到就象要虚脱一样,在这寒冷的冬天我浑身出虚汗,只好把棉衣脱下只穿一件薄毛衣还出汗,回到洗脑班难受一夜。我再向洗脑班陪我的人说洗脑班下药都不说话了,还说“你心眼真多”。

韩志光、陈斌怕出生命危险担责任,于2011年12月23日通知永清县“610”和我家人将我接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