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做好人 黑龙江鸡西市姜凤荣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姜凤荣,今年五十三岁,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修炼法轮功后,病体得以健康,家庭获得幸福。然而,中共迫害大法后,姜凤荣遭到了勒索罚款、被逼离婚、关押判刑等迫害。下面是姜凤荣自述受到的迫害经历。

一、苦难的人生经历

1、痛苦的童年

因为父母响应邪党的号召,先后生了七个儿女,我是老大,父亲一人上班,加之恶共运动不断,无力搞生产,人民的血汗又多被它榨取,所以小时候,我们家的生活非常困难,在西方人千方百计减肥的时候,我和弟弟妹妹们却整天围着妈妈喊饿。可雪上加霜,在我四岁的时候,突然得了哮喘病,只能喘半口气,肚子胀的厉害,骨瘦如柴,在当地、学校有病出了名,吃了很多药也没好,死去活来的,只好硬撑着。老天照顾,到二十五岁的时候,病总算好了。

2、不幸的婚姻

病好后,我上了班,找了丈夫,可丈夫却脾气不好,经常毒打我,为了逃命,只好离婚了;又找个丈夫不干活,还喝酒耍钱的,没法过,我又痛苦的离婚了;第三次婚姻,是找个有小孩的丈夫,因为我不能生育,所以对孩子特别好,付出很多。丈夫也是苦命人,虽然挣的不多,但我们同病相怜,相互依靠,都很珍惜这次婚姻,过的很幸福,相信一定会白头偕老的。

可好景不长,我就得了很多的病,心脏病、肝病、痔疮、头晕症、便秘、肚子胀,整天发冷,昏睡不醒,我再次成了药店的常客,花了很多钱,买了各种各样的药,吃的都要中毒了,也不见好,七、八年来,我痛不欲生,艰难度日,不知这生不如死的人生何时是个头?盼望着快点死了算了!

因为有病心情不好,病久了,丈夫也变的冷漠了,加之经济困难,我就起了怨恨心,怨丈夫挣的少,怨丈夫不关心我,怨自己过去为孩子付出的多,得不到回报。现在就这样对待我,到老了,还不知怎么对待我呢?总之,把气都发在丈夫身上,长久不和他说话。向他要三金,要好吃的、好穿的,不满足条件就离婚,我的心魔变了。丈夫吓得唯唯诺诺,答应照办,可上哪去弄钱呢?丈夫整天愁眉苦脸的,在惶恐中艰难的度日。

二、修大法做好人获健康

就在我心力交瘁、万念俱焚、婚姻再次走到尽头的时候,九九年三月,邻居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我去了炼功点,我问:“炼功就能好病吗?”法轮功学员说:“你得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才能好病。”她给了我录音带让我听。

我听师父的讲法三天,明白了我的病是我生生世世做坏事造成的,要想好病,就得做好人,替别人着想。我就跟丈夫说:“我修炼大法了,要做好人,替你着想,我不要三金了,不要好吃的、好穿的了!”一片阴云散了,丈夫高兴的不得了。我瞬间无病一身轻,身体舒服极了,我体验到了修大法真好!做好人,为别人着想,真好!

从此,我不断去掉自己不好的思想,按大法的要求安心做一个好人,也孝顺公婆了,一心做个贤妻良母,欢声笑语,和睦美满,我们的家庭充满了无限的幸福!

三、上访遭绑架关押

大法是人类的福祉,如果人人修炼大法,人民会多么的健康,家庭会多么的幸福,社会会多么的和谐,大法应该向全人类大力推广,那样人类必会道德回升,繁荣太平。可大法偏偏受到了中共打压,实在让我茫然不解。我想这又是一次冤假错案,是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情况造成的,我要依法上访,说说我修大法受益的经历,就这么,我去了北京。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三日,我们踏上了北京的列车,在牡丹江被恒山区柳毛派出所警察绑架劫回,我在鸡西看守所被关押了三个月,丈夫被勒索了二千元钱后,我才被放回。期间,警察利诱威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被我拒绝。

四、绑架关押被逼离婚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鸡冠区立新警察绑架,关押在鸡西看守所八个月,由于那里潮湿,条件不好,又不让学法炼功,我得了疥疮,手溃烂流脓,很是痛苦,不能梳洗,不能拿东西,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有靠其他同修照顾。就这样提审时,还要戴上手铐,警察威逼审问我,取下手铐后,我的手血肉模糊,苦不堪言!

丈夫受益于大法,自然知道大法好,很支持我修炼,但邪党的残酷迫害使他担惊受怕,还不知道我被关押多久,实在承受不住警察的骚扰恐吓,就来看守所和我离婚了。我理解他的难处和苦衷,按他的要求净身出户了,同来的法官感慨的说:“炼法轮功的不争家产!”就这样我戴着手铐,用血肉模糊的手艰难的签了字,结束了我满怀希望的婚姻!

五、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到的迫害

1、强行收监

我被鸡鸡冠区法院诬判五年,依法上诉自然没用,八个月后的一天,夜里九点多,我们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荷枪实弹的警察押上了火车,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后,接受狱医体检。鸡东永安法轮功学员刘桂华在看守所得了肺结核,咳嗽、骨瘦如柴的。我向狱医如实的说了身上长疥,我俩被监狱拒收。押解我们的警察恼羞成怒,怨我说话了,就找领导疏通,我俩就这样又“被合格”入监了。

刘桂华入监后,尽管病的厉害,还遭到了恶警的吊铐、冷冻等酷刑折磨,不长时间,刘桂华就默默的死去了,期间没有得到任何治疗。

2、奴工劳作

刚入监时,要集训一个月,每天从早七点坐到晚九点,中午吃饭都不让起来,学背监规。之后,我被分到了三监区。每天早五点起床,洗漱吃饭后,马上到车间干活,做衣服、被服,有时装牙签,流水作业,连中午吃饭都在车间,也不让上厕所。有一次,我拉肚子,实在受不了了,趁人不注意,上了厕所,被看厕所的人大骂了一顿。干到夜里九点下班是早的,很多时候要干到半夜十二点,总是劳累、困乏、饥饿的,打骂、吊铐、电棍电、关小号、扣分加刑那是家常便饭。我们成了狱警的奴隶,挣钱的机器。

3、糟糕的猪食

监狱里每天三餐,每人一餐一个小窝窝头,一碗白菜熬水汤,这汤不但清可照人,而且白菜少的可怜,喝完后,碗底都是泥,人只能吃半饱,还要长时间的干累活,有的人只好买高价的食物充饥,没钱的只有饿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经常不给饭吃。后来随着监狱的恶行不断在国际上被曝光,监狱的伙食才有所改善。

4、强行洗脑“转化”

随着邪共迫害大法的不断升级,哈尔滨女子监狱派人到万家劳教所学习“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回来后,强制“转化”所有学员。两个狱警把我关到屋里训话、洗脑,可不管她们问什么,我就是不说话,一天下来,气的狱警不得了。没几天,她们又从万家请来个“转化”能手,我还是不说话,最后,气的狱警说我有病,荒唐的“转化”破产了,之后我被分到了四监区。

5、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地环

法轮功学员是大好人,好人应该受到尊敬爱戴,可我们却受到了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为了抗议这种非人的待遇,监狱中的大法学员全体拒穿囚服、拒绝奴役劳动,狱警恼羞成怒,二十六日那天,监狱大队长吴艳杰、陶书萍,狱警王亮、杨子锋等人指挥二百多个犯人,把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行从楼里拖拽出来,在寒冷的冬天冻。学员谷亚滨、李萍、刘桂华、任秀英、肖爱玲、杜桂杰、程佩英、被关进冰冷的小号,铐在地环上;有的学员还被逼站在凉水盆里;有个学员被狱警指使的犯人用竹条抽打,用手套抽眼睛,打耳光,耳朵都被打聋了;学员马爱娇被恶警用凳子砸破了头,洁白的雪地顿时被鲜血染红了一片,马爱娇的头被缝了七针,医药费扣了她二百多元,还把她关进了小号折磨;学员严淑芬被恶警用电棍电得满地打滚,晚上又被恶警王亮、杨子锋毒打的不能动了,是被犯人抬着回屋的。

迫害时,狱警不让我们戴头巾、手套,不让穿棉袄棉裤,法轮功学员们在寒风中、还不时下着鹅毛大雪,极度痛苦的站着冻了七天,每天从早五点冻到晚六点,回楼后,狱警逼我们站着跺脚,半夜十二点后才让睡觉,有一回二点才让休息。

6、慈悲善念

尽管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惨烈的迫害,但大法学员还在慈悲的讲着真相,善心对待犯人、狱警,处处关心犯人,时间长了,犯人都明白了真相,知道大法学员是好人;有个将要离开的狱警感触的说:“法轮功学员素质高、有修养,我真的不愿离开你们。”随着监狱恶行的不断被曝光,人们也感受到了学员们大善大忍的心怀,狱中的环境也在不断变好,很多学员不用劳动,可以学法炼功了。监狱犯人的待遇也得到了改善,犯人们也很感激大法学员为她们开创的环境。

六、结语

零六年的春天,我终于结束了五年的冤狱生活。现在依然心怀真善忍的信仰,过着漂泊的生活,无所求,只盼信仰自由,就象人能自由的呼吸空气一样,人应该有这样的权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