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依旧给别人带来光明(下)

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接上文:《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依旧给别人带来光明(中)》

三、炼狱之夜

十三年来,以“真善忍”为信仰准则的法轮功修炼者,在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下没有放弃对宇宙真理的信仰和实践,他们的肉体和精神所承受的摧残之暴虐甚于希特勒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和斯大林的古拉格群岛。虽然有超过三千五百一十八名修炼者遭酷刑折磨致死,数十万人仍身陷囹圄,无数家庭被迫害致妻离子散,然而亿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却一直秉持着和平与理性,只是告诉人们事实真相,让人们能够明白善恶,选择善良。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一方是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一方是挥舞大棒的独裁暴政,正邪的对比中黑白是何等的分明。

二零一一年,黑龙江省“610”不断的下达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指标,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监狱方面再次使用种种暴虐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们在犯罪的路上一滑再滑,不惜泯灭人性良知,麻木的干着助纣为虐的勾当。

二月份,佳木斯监狱召开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为此成立了“严管队”。被分批分期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逼迫写“四书”,停止仅有亲属会见、打电话、购买生活用品等权利。修炼的人对邪恶惯用了的手法早已不屑一顾,无动于衷。它们开始疯狂了:“不转化,就火化”,人间地狱里污浊的空间震荡着那些人渣的嚎叫,充份揭示了恶魔对掌握了宇宙真理的生命已无计可施。

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从各个监区抽出九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在集训队两层楼内,每人单独关押欲暴力转化。严管队规定不让修炼人带行李和生活用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不准出屋,一直站到晚上九点半,才准上床。对于在监狱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从精神到肉体摧残生命的邪恶黑窝,修炼人反迫害的一个初始的自决方式就是绝食,第五天邪恶之徒开始了野蛮的暴力行动。

二十五日下午二点多,秦月明第一个被抬进卫生间, 恶警们明知他是不会配合的,就用了四个犯人拽着胳膊拽着腿抬到医院的,(而于云刚、商锡平、付裕、王兰生等每人都是由两个犯人架出集训队到医院的), 秦月明意识到这次迫害的严重性,他平静的向在场的十几个警察喊出了发自内心世界的最强音:“法轮大法好!” 接着付裕在走廊的另一头上喊:“法轮大法好!”跟进的王兰生喊着:“真善忍好!野蛮灌食!”喊声此起彼伏,音波震荡着楼宇、震慑着失去人性的恶警,在场的警察一反常态的无人阻止,都静静的听着。狱警队长于义枫惊愣了片刻之后开始咆哮着:“什么野蛮灌食,我们是救你们,你们不吃饭——!”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撕裂的喊叫声撞击着迫害者,卫生间里,五个犯人分工有序的动作着:四个犯人分别按住秦月明的四肢,一个犯人把秦的头向后搬,按在椅子的后靠背上,秦月明被死死的按住,一点活动余地都没有。另两个“犯护”( 犯人护士)按照指令在实施着野蛮的行径(或许是早就培训好了的)。

一个犯护用大号止血钳夹住秦月明的舌头,然后把夹住的舌头拉出嘴外,再往秦的嘴里插一根橡胶管子;另一个犯护把着漏斗,把稀释后的奶粉加约半袋盐(食盐还未化开)灌进去。一会就听到秦月明发出沉闷的啊——啊——的惨叫声。秦月明对站在跟前的狱医赵伟急促的说:是不是“插--我--肺--里---了”赵说: “怎么可能呢。”等秦月明被拖出卫生间的时候,满嘴是血,表情极其痛苦,喘气很费劲。啊——啊——不停的令人心碎的惨叫着,那些人把秦月明抬进走廊尽头的第一个独立的监舍。

当时狱医和其他十几个集训队的警察,大队长于义枫们都在卫生间门口。它们对秦月明的惨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没有人为他想办法减轻一点痛苦,没有人抢救这个处在濒死状态的生命。

秦月明仍然不停的发出痛苦而凄惨的喊声,晚上六点多有人找来狱医赵伟,故作惊讶的问:“怎么(插管)插到肺里了?”说完他没事一样的走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铁骨铮铮的躯体静静的倒下了,在邪魔操控人作恶的疯狂中结束了最后的炼狱之夜。

清晨的佳木斯市区还在静谧之中,而位于江北的监狱似一座冷酷的冰山,无情的吞噬了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生命。那是他蒙受冤狱的第九个年头,冤狱刑期将满的前一年。没有人公布他离开这个世界的具体时间,两点?三点?四点?中共恶魔的魔爪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把监狱医院里发生的戕害生命的事实真相与外界切离着……

四、渐醒的良知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晚,秦月明妻子接到了佳木斯监狱的电话,“秦月明已死亡”。这个晴天霹雳无情的击碎了祈盼秦回家的梦想,她们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当她们赶到佳木斯监狱看到已经放到冰柜里的秦月明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他的右侧脖子后侧呈大片红肿,身体被触摸到的部位仍然是正常人的体温,这就是监狱说的“心脏病死亡”?连在场的警察也无法相信。

二月二十七日、三月三日、三月十一日家属多次强烈要求看监狱的全程录像想证实“心脏病死亡”之说和抢救过程,却被一次次的谎言和欺骗所阻止。

此前已有好心人在中国大陆微薄上发了关于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和带伤的图片,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是两三千的浏览量;帖子发了十一天共有一万四千八百多个博客光顾。好多博客贴了这样的文字:求真相!求真相!!求真相!!!有的博客在私信里写到:这个党妈妈太坏了,要不把这个党妈妈消灭了,它就要把我们的妈妈消灭了!

一个很淳朴博客写着:我倒是没有什么能耐,看到这种不平的现象难道我还不能喊一嗓子吗?!接下来的是他的一句“国骂。”

“倩倩妹妹…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能开朗点,因为现在本就是一个开朗不起来的时候…所以干脆不劝了…只说八个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好好活着…看着他们的结果…”

“无法无天的动物我已把这事传上天,你们疯狂不了多久啦。”

倩倩看到这么多的朋友替爸爸鸣不平,心里那份酸楚感一下子化成无声的珠泪默默的流淌,她能感受到爱的力量在回报于她,天地间同胞的良知给予这个苦难中女孩一次次的安慰和鼓励。

三月二十六日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秦月明的十名家属向佳木斯合江检察院、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佳木斯监狱、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等部门递交了控告书、投诉信、和《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等法律文书。

佳木斯监狱的暴力“转化”恶行在秦命案发生后,并没有一点的收敛,终在11天里害死三条人命。这一举世震惊的惨案让世人进一步看清了中共的残暴。他们一方面口头告诉家属秦月明“正常死亡”,而另一方面又用“上吊自杀”来欺骗不明真相的内部人员,并继续煽动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一个谎言由更多的谎言包裹着。

秦的家人五个多月一直奔波于佳木斯市和黑龙江省的公检法各部门,希望佳木斯监狱说出事实真相,说出秦月明真实的死亡原因,监狱没有作出回应。八月五日,佳木斯监狱作出了不予赔偿的决定。家属要求狱方出示法律依据,接待人坦言无法说出实情。秦的死因无人告知,草菅人命却初露端倪。

历经近十三年的迫害,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等三千多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他们宁愿舍弃生命也不改变信仰的坚忍和高贵品格,与中共的残暴与卑劣本质形成鲜明的对比,并将中共的“思想转化”梦想和种种谎言彻底击碎!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王秀青和两个女儿的心越来越平稳,她们由对害死亲人的警察的恨转变为善待;使控告追惩迫害者和大面积讲清真相并行。

王秀青和秦家的长辈人聘请了一名当地律师,那个律师想让家属亮出个底牌:你们说出一个钱数来,我好去交涉,要是可行的话那就这么定了,你们说不行,那你们就纯属难为我了。那律师问:给(赔偿)二十万同不同意?其他家人说:我们咨询过,说最高能赔偿七十万。那律师问:如果赔偿七十万你们能不能不追究了?王秀青说: 律师说二十万,你再加一百万我都不干。让我用钱换遗体?我不会干的。那位律师说:你这不是难为我呢吗?秦的叔叔等多个家人几次阻止不让王说话,怕影响案子的正常推进,赔偿个差不多的数就行了,秦月明的长辈们怎么能看透一个修炼人的境界所在呢。那位律师听着这不断攀高的数额自动放弃了案件的代理。

后来在聘请北京律师的时候,王秀青跟律师说了前期聘请的事,律师一听心里没底了,他说:这个案子绝对是个无辜的冤案,但是……

其他家属又详细介绍情况,众说纷纭中,那位思维敏捷的北京律师听后看着秦月明的妻子:你是秦的家属,那我就问你。你追责,追责到什么程度?什么范围?索赔索赔到什么程度?索赔到什么额度?

失去亲人的王秀青有和第一位律师交涉的过程,已经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到了最佳位置,她知道自己面对所有接触她的有缘人。首先是讲真相,然后是做案子。讨还冤死狱中亲人那份沉重的公道,警醒世人这没有错。对北京律师的一个个提问,王沉稳平和的回答着。

她对律师说:“秦月明是个修炼人,如今他的去向我已经不担心了,因为他有师父管着。我也是修炼人,对于这个冤案,我们索赔索赔到什么程度,追责到什么范围已经不重要了。就是说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救人,只要过程中能把人救了,能减轻那些在佳木斯监狱同修的压力,能尽早的结束这场迫害就足够了。”

听到这些话,在场的同修都哭了。律师也很动情,做了这么多起案子,大概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无辜冤死的家属说出这番让人心碎、让人沉思的话语。

那位律师沉默了半天,然后一字一句的坦诚着他的心言:大法弟子就是中华的脊梁!就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沉默了良久,律师又问:那你刚才不是跟当地律师说一百二十万你都不同意,那现在你怎么又对这个结果无所谓了呢?王秀青说:当时我是想救那个律师(不让他间接的参与迫害),我修炼的不好,不太会讲真相。我当时就想,如果他说七十万,七十万他要能解决的话,那这个律师就等于跟监狱一伙的了,就是等于是他帮助监狱摆平了这起冤案,把这个迫害的真相掩盖了。那么这个生命就毁了。我没讲好,那我就想了一个人的办法,我就把钱数说高一点,给他吓住了,他就不介入了,他不介入也比他介入帮助他们掩盖迫害真相好啊。

律师听后一下明白了家属的真正用意,他说:啊,你这么说也是为了别人好。可以看的出来,律师的神情中露出了一种感佩。那感佩让人读懂了他的心:律师的职责绝不仅仅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他的天职是维护法律的尊严和社会的公正。

在一群完全为着别人着想的修炼者的真相面前,律师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毅然接下了这起冤案。

诉讼过程不断的拓宽了王秀青母女的视野,她们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深知天天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那些善良的同胞们,有多少人还不知道即将到来的神对坏人的惩罚。大法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众生,使更多的人不被毁掉。修炼人的慈悲完全可以替代一切因私而暴露出的人心,境界在升华着。她们的行为超越了自我、超越了痛苦、超越了磨难、甚至超越了死亡,因为在生命的长河中修炼人没谁在意那瞬间的蹉跎。

九月一日,秦月明家属向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递交了《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九月九日,省高法告知家属,已经立案。该赔偿委员会将在法定的三个月内对此案进行审理。

九月二十七日起,家属一直在与高法赔偿委员会沟通,依法要求阅卷。可高法赔偿委员会一直在推脱、阻挡。母女三人又行使自己的权利,到省级相关部门上访:人大、政协、纪检、高检。如出一则的来自上层的指令——搪塞、推诿、恐吓、跟踪、拍照、录像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对一个修心向善的家庭采用了诸多的手段,为的是阻止家属用他们制定的法律维权。

过程中最有意义的是一些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听了秦月明一家的遭遇后都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同情,都认为在监狱里出现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狱方目前的处理确实是违法的,很多人都建议家属去找上级主管部门申诉。

人性在苏醒,从不接案子到主动收集事实资料的律师,从躲避不见到被秦女儿文章感动落泪的法官,从参与迫害到改变态度的警察……还有大陆某网站一则“冤死狱中——何日昭雪”的贴子在微博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网上飞传。回帖的人思想层面在延伸: 中共最恶毒的就是败坏人的思想道德,破坏神传文化,让本该善良的人性蒙上了一层良知与道德沦丧的纠结。

王秀青母女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因和同修交流而被绑架、劳教。劳教所里的工作已经彰显了一个恶毒的目的:放弃秦月明致死冤案的追责。

三个月过去了,省高法“该赔偿委员会将在法定的三个月内对此案进行审理。”已经成为了欺世的谎言。秦荣倩一个人在省城几大机关往来诉讼,艰难的程度使孩子的心在滴血……微博网友写道:“持续关注!不要哭,这个时候更要冷静理智的面对,你不是孤单的,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会声援你,都是你的坚强后盾!”人能明白真相已经成了他们最大的需要,良知在复苏。

秦月明和其他千千万万个修炼人一样,能够走过这恐怖、这惨烈、这艰辛、这苦难,一定是伟大的佛法,宇宙大法造就的生命。

不是结束语

我们期待着真正的结尾,更希望这些就要过去的历史性的灾难留给同胞们严峻的思考。

圣经《启示录》中提到了包括规模空前的火灾、地震、蝗虫、瘟疫等等。这场灾难的最后结果是被称为“羔羊”的上帝和他的圣徒们战胜了邪恶怪兽,之后是所有的罪人都会经历“最后的审判”而受到彻底毁灭性的惩罚。

四百多年前的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不但预言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他还说,如果后来有一件事情发生,那么他所预言的世界末日将不存在。美国天才女预言家珍妮•狄克逊补充说:人类无需对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感到恐怖。一九九九年人类不会灭亡,拯救人类的希望在东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终端。

二十年,法轮大法洪传,人类乾坤复昌明的日子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