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打工 坚持发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二零零八年夏季,经亲属介绍,我来到某市打工,刚到新的环境,开始不知道如何做讲真相的事情,后来听当地一同修谈到,由于邪恶迫害的严重(几个同修被迫害致死),当地资料点几乎处于瘫痪状态,连《明慧周刊》都很难看到,别说真相资料了。与常人交谈,发现很多人对“三退”的事根本不知道,对大法真相也不太了解。于是我跟身边的人讲真相,他(她)们都说:你不怕抓你呀!咋敢讲这个。众生都被邪恶毒害着,怎么办?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不能看着这么多众生被邪恶绑架迫害。我自己做了几份资料,发了出去,我在一旁观察,发现真相资料都被人拿走,如饥似渴的看着。我悟到应该大面积的发真相资料,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和退党的事实真相,得到救度。

可是资料无来源,怎么解决?我开始打算利用工作的方便条件做一些。可这是私营企业,数量大了不行。后来又想,家乡的同修多,资料点也多,那我就从家乡往这里携带真相资料吧。我就利用放假的机会,回家与家乡同修说明此事,同修说,路途遥远,携带这么多真相资料,又有车站的安全检查,这其中存在着安全问题。她这一说,我的怕心一下子上来了,是呀!携带这么多真相资料,检查出来怎么办?自己刚从劳教所吃了很多苦才闯出来,可不能再出事了。可是众生又等待救度,怎么办?就这样,几天自己心里都在矛盾着。学法中发现,这不是保护自我的私心吗?只顾自己的安全,没考虑到众生的安危。再说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又有师父赐给我们的正念神通,邪恶算什么,只不过是被利用而已。师父说:“旧势力在宇宙中为干扰正法所安排的一切都在这里运作着,为法而来的、为法而成的、为法而造就的,都在这段时间中展现出来了。”(《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既然都是为法而来,那么只要我们做的正,符合法的要求,他(它)们就能为法所用,善待大法弟子。我连续几天发正念,铲除路上及车站企图干扰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我携带真相资料提前半个小时到达车站,对着安检机和安全人员发正念,心想:你们也都是为法而来生命,一定要同化法轮大法真、善、忍,得到救度,不要被邪恶所利用,干出对大法不利的事情,从而被淘汰。同时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企图操控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发完正念,我坦然的走过去,他们象没看见一样,什么也没说,我顺利的通过了安检处。以后几次也是通过这样发正念过去的。

解决了真相资料的来源,我就开始盘算利用什么时间发真相资料。因为我是在工作单位吃住的,每天工作时间很长,从早上五点半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十点结束,时间是非常紧张的。我盘算一天的时间,只有每天晚饭后到九点之前,事情比较少,几乎是没有业务,我就争取把这段时间作为自己一天的休息时间,与单位经理说明,我工作一天了,这段时间没什么事,我要出去溜达溜达,放松放松,单位经理也很理解。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我每天都是步行出去,一路发着正念一路发资料。由于时间紧,路远时,就需要跑着回来。开始由于人生地不熟,走了很多错路,冤枉路。有一次发完真相资料往回走时,走了反方向,结果越走越远,走来走去,走到郊外,当发现不对,往回返时又迷路了,跟前又遇不到人,我心里非常着急,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返回单位,就会影响晚间的工作,常人也不会理解,对以后出去做真相就会带来不利因素。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返回去,不能影响工作,带来不好的影响。我往有灯光的地方走,遇一个人,我向他打听我住处附近的人人都熟悉的一个大商场的名,问他应该怎么走?他告诉了我应走的路线。我按照他说的路往回跑,终于在规定的时间赶回了单位,没有影响工作。以后我就先从近处开始,逐渐向外扩展,并记住所走过的路,最后扩散到整个市区。现在整个市区已走了六至七遍,所有的路都熟悉了,有的胡同都知道怎么走。

我发真相资料多数都在楼区发,因为现在城市大多民房都被恶党占用,搞所谓棚户区开发。可现在楼房都有保安看门,并安装监控设施,但我都没把他(它)们看成障碍,就正常出入,堂堂正正的進,堂堂正正的出,也没有人注意我。進入楼区,我首先选择开着楼门的進去,把真相资料工整的放到楼道窗台上,一个楼道一般放一至两张,内容不重复的。实在進不去门的,对有门牌号护罩的,我就放到护罩里,没有护罩的,我就每隔几个门一粘,粘到楼口公用门上,避免大面积发放被保安发现全部收走。

开始发时,心里紧张,前后左右瞻顾着,看没人时才進去,反而几次被人发现可疑而被跟踪,一次在楼道里被一男子发现跟踪,堵在楼道里,让我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我看来者不善,甩开他往前走,他在后面撵,我发正念把他定住,自己顺利的走开。

发放真相资料时,如果学法、发正念都做的好,干扰就少,顺利省时,否则干扰就多,浪费时间。一次,我到一个楼区发,时间是在刚吃完晚饭后,出来溜达散步的人多,可我的时间紧,没法等下去,就想,一切都是为大法而来的,大法弟子才是人世间的主角,一切都根据大法的需要而动,我要顺利的发,顺利的返回。结果那天晚上一点干扰都没有,都离我远远的,我顺利的发完,返了回去。

随着发放真相资料的念头越来越纯正以及另外空间邪恶生命被清除的越来越多,发放真相资料也越来越顺利,现在没有象当初有跟踪的人或用怀疑眼光看着的人,上下楼走对面时,都乐呵呵的看着我,有的还跟我打招呼、说话,象认识我似的,有的在前面走的人还给我留着门。

发放真相资料也是修炼自己、提高心性的过程。开始时,总是图数量,希望发的越多越好,结果自己搞的筋疲力尽,干扰也大。现在随着修炼的提高,逐渐认识到,大法弟子发的每份真相资料都是救度众生的利器,是本人法力的展现,与本人修炼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本人念正心纯,正念强,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效果就好,反之,与常人处于一个层次状态,效果就差,常人也不重视,邪恶也会干扰。因此我发放真相资料时,都带着慈悲祥和、救度众生的心态发,同时对着真相资料发正念:你们都是大法弟子费尽心血制造出来的,从遥远的地方而来,都是十分珍贵的,一定要履行好各自的使命,清除邪恶因素,救度众生。

发放真相资料是我每天所做的三件事的一部份,除工作脱不开身外,我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无论严寒酷暑,风雪雨天,一天不落。有几次因工作较晚了没有出去,常人都问:你今天怎么没出去走呀?我知道是师父在借常人的嘴鼓励我,让我多救众生。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尤其冬天粘贴真相资料,拿不出手,一会手就冻的红红的,疼疼的,有一次冬天出去粘贴真相资料,翻越一个很高的铁栅栏,手触到冰冷冷的钢管上,手冻的钻心,火燎一样的疼,最后都麻木了,次日一看,左手肚冻出一个象大脚趾盖一样大的大泡。夏天阴雨天我也不停息,打着伞出去,在门栋里发真相资料。有时风大,伞都被刮变了形,但由于师父保护,从未被大雨淋着。一次出去,外面下着小雨,我打着伞,发完资料往回走,天上打着响雷,要下大雨了,就想,大雨先别下,别让我浑身浇透,让单位人看了觉得怪怪的,雨还真没下大,可一到单位门口,雨就变大了,等進了屋,外面电闪雷鸣,瓢泼大雨顷刻而来。我非常感动,知道师父在保护弟子,心想:我做了这么一点点事,师父就这么保护我,我修的太差劲了,真是愧对师父。

发放真相资料也遇到过阻力。那是零九年秋季,当时由于一段时间心性较差,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常人的表现就是我的老板和老板娘向给我介绍工作的亲属反映,说我天天晚上出去一个多小时,不知干什么,怕出事,不好交待,让他管管我,实际就是阻止我发资料。最后反映到我妻子那里,她把我叫回去。我知道是自己心性出了问题。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我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心,比如爱管闲事的心,显示心、欢喜心、不让人说的心等,我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观念和物质。回到工作单位,我想,是不是真相资料停发一段时间,或少做一些,调整调整自己的状态,缓解一下眼前的矛盾,但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美国首都讲法》)是呀,众生都被毒害着,正等待救度,我怎能停息?我的心性问题,要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通过学法向内找归正,不能等着心性提高了之后再去救度众生,那样就拖延了救度众生的时间。我就一边学法向内找,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干扰因素,一边继续坚持发放真相资料,结果没有再遇到干扰。一直到现在,再没有这样的干扰因素。

两年半以来,我坚持天天出去发真相资料,走遍了市区的每一个角落,整个市区派发了六、七遍,脚底板磨成了厚厚的茧子。虽然吃了很多苦,但一想到救度众生,心里就甜甜的。在这过程中,身体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多年的腰疼病不见了,近五十的人比年轻人还硬朗,干什么活没有累的感觉,而且周围环境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就连当地人对我都很友好,不论走在街上,还是或坐在公共汽车里,都有人主动跟我打招呼、说话,办什么事也很顺利,没有人为难我。我想可能是人明白的一面在感谢我,知道大法弟子在救度他们。

以上是我两年来,坚持发放真相资料的一点做法和体会,当然与做的好同修比还有很大的差距,特别是与天天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还差的很远。今后我要学好法,提高心性,继续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