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文天祥诗二首赏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

一、金陵驿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原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文天祥(1236—1283年),字宋瑞,一字履善,自号文山,吉水(今江西)人。宝祜四年(1256年)进士。历知瑞、赣等州,官至右丞相兼枢密使。德祐年(1276年)出使元军被扣,后逃脱,又于祥兴元年(1278年)战败被擒,囚大都(今北京)三年,被害于柴市。后期多抗元复宋之作。有《文山先生全集》。

离宫:指建炎三年(1129年)五月高宗驻建康府(即金陵,今南京)建治的行宫。山河句:《世说新语》:东晋时,一些士大夫曾在建康新亭宴会,周顗叹道:“风景不殊,正自有河山之异。” 城郭句:《搜神后记》:汉代道士丁令威成仙后,化鹤归来,在空中对人说:“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犹是人民非。”满地芦花:暗示作者到达和离开的时间在夏秋之际。旧家燕子:用刘禹锡《金陵五题·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句意。化作句:相传古代蜀王杜宇,自以为德薄,禅国于人而亡去,后化为啼血的杜鹃鸟。

南宋德祜元年(1275年),元军水陆并进,大举南侵。文天祥在江西奉诏起兵,先后与元军多次激战于江西、福建和广东等地。最后不幸于祥兴元年(1278年)兵败海丰,在五坡岭被俘。次年,被押解北上,途经金陵,在驿所,作七律二首,这是其中的第一首。金陵是六朝故都,宋高宗曾在此建有行宫。这时,离宫已渐渐隐没在一片夕阳残照和荒草凄迷之中,天边的孤云随风飘荡,漫无止所。眼前的山河风景依旧,城中的人民却饱受凌虐,面目全非。芦花遍地,秋风萧瑟,连旧时的燕子,也失去了栖身之所。如今自己告别了江南故乡,既无生还之望,但愿死后,能化作啼血的杜鹃,魂归本土。

哀痛之于人生,莫过于国破家亡,生离死别。面对残破的国土、飘零的身世,诗人不胜黍离之悲、物故之哀,表现了一种国既不存、死又何惜的人生境界。至其触景生情、妙用典故、饱含血泪,更使这首诗深沉悲壮,扣人心弦。

二、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抛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起一经:指靠精通儒家经典出仕为官。文天祥于宝祐四年应试礼部,对策集英殿,以《御试策》被理宗擢为状元。 四周星:四年,指1275年起兵,至1278年被俘,为时四年。惶恐滩:在今江西万安县,赣江十八滩之一,文天祥曾兵败于此。 汗青:此指史册。古代书写用竹简,书写前,须用火炙烤竹板,使之表面出水,以便书写和防蛀,故称“汗青”。

此诗约作于文天祥被元军俘获第二年正月过零丁洋(又称伶仃洋,在今广东珠江口外)时。作者在诗中,以极其精炼的笔墨,概述了自己困苦多厄的一生:由苦读明经而入仕,因“勤王”而四年孤军奋战。结果是独木难支,南宋的江山,被元军打得支离破碎,宛如风中的飘絮,自己辗转各地,妻儿被俘,身世凄凉,恰似雨打的浮萍。他年曾兵败惶恐滩头,如今又被执于零丁洋里。尽管惶恐不安,孤苦伶仃,诗人却决心以身殉国,义无反顾。后来元军曾多次威逼诱降他,但他宁死不屈。就以此诗自明心志。

前三联,诗人极力渲染国破、家亡、兵败、被俘的主要经历,倍见沉痛衷苦。尤其是颈联巧,以地名抒写感情,更是妙寓深挚,令人感叹、叫绝。尾联“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石破天惊,掷地铮然有声,全篇精神,为之陡然振起。

正是:
血泪诗章血写成,
肝胆照彻九霄明。
万般折磨能忍受,
一腔热血见丹心。
铮铮铁骨傲霜雪,
锵锵律句启后生。
飒飒肃秋风格亮,
滚滚长江激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