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中共不给办身份证和护照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们夫妇俩带着八岁的女儿進京上访,十月份左右分别被绑架。我被关押在两个地方共八十二天。丈夫被关押九十八天才自由。

在二零零零年底我再次進京,被绑架到北京房山看守所二十天,因为不报姓名,被编号是H27。绝食十七天,从北京回来后,才知道自己已经有身孕二个多月了。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当地派出所所长带领部下十多人,闯入我家,把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录音机、录像机、照相机、手机,……都没有任何手续。并把我丈夫绑架到看守所。我丈夫遭受一个多月的折磨,原本强壮的身体损害严重。由于家人的及时营救,同时被勒索四千元后,保外就医。

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晚八点多钟,当地派出所所长带领部下,强行闯入邻居家,翻墙跳入我家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炼功带、资料、影碟机、手机BP机、还有二千四百元现金…。酒气熏天邪恶的当地派出所所长把我女儿单独叫到一边恐吓,让我女儿写字辨认笔迹,我女儿穿着内衣裤,他们又不关门,二月的天,连冻带吓,我女儿浑身发抖。我上前制止,他照我的头部狠打两拳,然后喝令抄家,恶警有意拿我家的菜刀砍坏我家两个密码箱。绑架我丈夫,把他关進看守所,在他身体极弱的情况下强行非法劳教两年。当时劳教所怕担责任拒收,邪恶的当地派出所所长硬是通过个人关系,把我丈夫强行送進劳教所。在家人的及时营救下,我丈夫回到家中,人已经瘦得皮包骨,走路直打晃。

于二零零三年我们夫妇俩带着小女儿去了山东老家较近的城市,因为老家派出所也骚扰,所以也不能回老家。两年后才把大女儿接过来,直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外生活。

二零零七年二月的一天,我姐去当地派出所给我俩办身份证,派出所不给办理,还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没有身份证,找工作、租房子都不方便,都是亲戚帮忙办的。二零零九年大女儿考大学需要办身份证了,我妈和我姐又到当地派出所,给我大女儿办身份证,警察不给签字不给办,说我丈夫是法轮功头,是通缉犯如何如何,我妈和我姐就和他们讲理,找所长,找分局头,最后才给办了。

经过这件事我就想,要破除这种迫害,我的身份证一定要自己办出来,不让家里人参与再担惊受怕的。二零一零年六月大女儿回当地参加高考,我陪她一同回去顺便办身份证。开始我姐不放心非要跟着去,到了派出所户籍员说:“电脑升级不能办公,七天以后再来”。后来我姐总是有事脱不开身,我想只好我自己去,总共去了五趟,有半个月的时间,每趟去我的思想都高度集中,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不准众生在我的事情上对大法犯罪。清除自己的怕心,顾虑心,转变观念,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是主角、说了算,求师父加持。这样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思想。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因为我跑的趟数多了吧,每次都是电脑有问题,是她们的责任,户籍员态度很好,给我开完单子让我找警察签字。我丈夫在山东没回来,户籍员说必须本人来才给办。

警察办公的地方正在装修,办公桌都挤在一起了。一见面我就说:“咋这么乱呀!”“我要办身份证,需要签字。”警察接过单子说,“是呀也不知道哪个是我的桌子了”,一边说一边找,找到以后盖上章,就给了我,到办证大厅很顺利就办完了。

我从大厅往外走,心想我丈夫的身份证也得办出来呀,师父呀,咋办呢?巧的是,我刚出大厅门碰到我妹妹的朋友,我和她只见过一次面。她问我干啥哪,我说要给我丈夫办身份证,他工作忙回不来,不给办。她说:“有照片吗?”我说:“有”。她说:“跟我来,我给你看看。”于是她找了办证大厅里的熟人,签了她的名字担保。就这样给办完了。

因为有点打算吧,想办护照,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我到了外事办,填完表,照完像,一输入微机,说不行、得让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办签字审批。于是我找到反×教办,有两个年轻人把我的身份证号输入电脑,我赶紧凑过去看。在我信息的右上角有三个大字“法轮功”,在最底下写着在家里搜出大量的宣传品…后边还有一行小字内容没看清。说不行、是法轮功不给签,我问怎样能给签,那人说:“得写保证,写三书”。我没再说啥就走了。

过了两天我调整好心态又去,直接找反×教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头。办公室门没关,里边只有一个我认识的熟人来此办事,说所有人都去开会了,我也告诉他我来的目地。他说他和这里的头关系很好,意思是能帮我疏通,当然了他是要钱的。我没往上说,心里想,我要走正修炼路,自己一定能办出来。

第三次、第四次都是头不在,第五次找到了,他说:“不给办。”我说:“让派出所给签字,你就给办呗。”他说:“行”。于是我就一趟趟的往派出所跑,头两次都是没找到人,第三次去派出所,副所长刚开完会,等着办事的人很多。电脑没开,有三个人正在给电脑连线,其中一人说:“怎么堆这么多人啊,赶紧打发打发算了。”我看到前边的人刚要离开,我就上前和副所长说:“我要签字”。他看了看说:“你这个单位签字就行”。我说:“我这不没单位吗。”他就拿起笔签上了名,递给我的同时说:“不会是法轮功吧。”我没反应过来,随嘴说:“不是”,接过来,转身就走。旁边人说:“是还能告诉你呀”。出来以后,我很懊恼,嘴也太快了,没经过大脑话就出来了。

就这样我又去找反×教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头。两趟人都不在,又碰到上次遇到的熟人,他说:“还没盖上章呀”。我说:“是啊,这人也太难找了”。我心里想我决不找你,自己一定能办成。

第三趟才找到人,反×教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头看了看说这也没有章啊。于是我又去派出所,找政委盖章,政委说:“你找副所长了”。我说:“是呀”。又说了点无关的内容,就给盖上章了。

我回到反×教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反×教办头说:“你现在还炼不炼哪?”我说:“因为身体不好炼炼好了,你说能不炼吗?”他说:“按理不能给你盖呀。”他嘴上这样说,还是让人给我盖了章,但不给我签字,说这样能行。

我又来到外事办,外事办说:“没有签字不行,找国保大队某支队长签字”。国保大队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呀。

这时我真的犯难了,在公安局门外转来转去,转了好几圈。我想不能半途而废呀。又想到《转法轮》里的一段话:“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想我连试试的勇气都没有吗。不行我得去试,一定能行。于是我调整好心态,進了公安局找到某支队长,要求他签字。他说他没签过这个,让我找给我盖过章的地方签字就行。我又找到反×教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头,告诉他说:“某支队长说就让你签字”。他这才给我签了字。后边就一切顺利了。

当然在整个过程中我也是不断的发正念,去怕心,调整心态,改变观念。一个月的时间哪才办完此事。通过这件事,我更加相信,只有信师信法,才能破除一切,才能无所不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