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六一零”人员领着朋友找寻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

前言

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历经了邪党的种种摧残后,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炼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满了充实和快乐,这份洒脱缘归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辉,照亮了我即将干涸、悲苦多忧的心田,现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来,我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向身边的人不断地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党的谎言毒害下,仍然有众多的民众,对大法真相表示出质疑和对抗。下面讲讲我身边人的修炼故事二三则,从中会给人启发与思考,望善良的人都来了解法轮功,走進法轮功。

一、“六一零”人员领着朋友找寻大法

“六一零”是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六一零”人员都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的例子比比皆是。在长期接触法轮功学员中,有些“六一零”人员终于明白了真相。(本文涉及的人名均是化名)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我的手机上显示着四个未接电话,是同一个手机打过来的。下午这个陌生电话又打过来了,我接听了电话。对方说:“我是新明,我有事找你。”新明曾经是我的同事,我们约定了见面地点。见面后,新明三言两语就转入了正题。新明说他遇到了麻烦,得了病,治疗无效,对医院已经失去了信心。没等他说完,我就劝他:“跟我学炼法轮功吧,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什么奇迹都会出现。”新明说他就是专门为此事来的,还担心我拒绝教他炼功呢。我让他第二天去我家里请大法书,并学炼五套功法。

当晚,多个疑问在我心中翻个儿:真是很奇怪的事,还有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要求炼功的?难道新明与大法缘份真是这么大?莫非“六一零”派他来当特务?等等疑问,不断翻腾着。五月十四日,新明来到我家,我毫不隐讳地说出了我的疑问,他很坦诚的讲了他为何学炼法轮功的全部经过。

原来,新明患有多种疾病,已有八年的时间了,先是胆囊炎,后来肝、肺、胃等部位都出现了异常,随后患了高血压。新明说自己的身体各器官都象走向了衰竭一样。他才四十多岁,身体就这么糟糕了。这次又得了个医院都无法诊断的综合症,用了长达十七天的含有激素的药物后,病情没有一点减轻,医生都纳闷,从拍出的片子看,当时医院断定结果是非常不好,但诊断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病。医生建议新明立即转往北京等地的大医院治疗。

新明说他每时每刻都承受着剧痛,身体各部位的疼痛感觉都不一样,心脏有时窒息的象要死过去一样难受,有时在腰部、背部象刀扎、刀割,有的部位象抽筋拔骨。新明说,在承受不住时真想拿刀捅了自己,尽快了结。

病情来势凶猛,又是彻入骨髓的疼痛,当地市级医院,又催促他转院治疗,新明预料不是什么好兆头。晚上在剧烈疼痛中,要么成宿不能入睡,要能睡点觉的话,就是做梦跟他过世的父亲在一起喝酒聊天、干活,他越发感觉死神在步步走近他,生命的進程要走到头了,于是他去黎明家交代后事,叮嘱黎明在他死后对他妻儿给予哪些照料。俩人都心如刀绞,悲哭一场。

“这样吧,”黎明最后说:“你学炼法轮功吧!”黎明给他讲了几个例子,说法轮功如何神奇。新明说:“那我跟谁学呢?”黎明说:“我帮你找找某某。”这个某某就是我。五月十三日那天上午,黎明领着新明到处找我,找不见,下午接着找。后来新明自己继续找,那天终于找到我。

黎明因能言善辩,被当地邪党政法委看中,在十几年前被调入“六一零”,他曾多次组织过洗脑班,一次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黎明就是对我進行“转化”迫害的骨干。当时我给他详详细细的讲了法轮功真相,日后他又接触了不少法轮功学员,这样他真正地了解了法轮功,在他朋友危难之际,劝朋友学炼法轮功,并领着朋友找寻大法。黎明是“六一零”成员,他的电话早被登在明慧网上了。新明说,黎明每天都接到海内外真相电话,他每次都接听完电话,之后向对方表示感谢。

新明在修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重病就好了,多年的老病也都好了。他惊喜之余,当即写下一首诗:“重疴八载难医治 几将后事付遗言 旦夕祸福由宿命 半生名利悟空然 喜结圣缘修大法 主佛挥手化灵丹 阴霾扫尽乾坤朗 精修正果路通天”。

新明的妻子与他一同走入修炼。刚刚学法,她就感受到了法轮的旋转,天目就开了。现在新明一家三口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还引导过一个“六一零”人员走入修炼。那是二零零六年春季,该“六一零”人员得了肝硬化,她母亲就是得这种肝病离世的。在生死抉择面前,她选择了修炼大法,六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病彻底好了。她现在也是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

二、丈夫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丈夫在修大法前,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每日都离不开酒,每日都是醉醺醺的。每晚深更半夜到家后,开始耍酒疯,大吵大闹大打,不仅搅得我们母子整日不得安宁,连左邻右舍都跟着遭殃。

我日日都要承受他无理的打闹,他大打出手时,跟那恶警没什么两样,踢踹扇耳光揪头发、抡菜刀、摔东西、骂爹骂娘,样样干得出来。在他耍酒疯的那一刻,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点的人味儿,与魔鬼无别。

他半夜回到家,会把熟睡的孩子,从被窝里拖出来罚站,孩子冻得直打哆嗦。再过来对付我,有时孩子给他下跪求饶,说:“爸爸,你别打了,那是我妈妈呀。”记不清有多少次的寒冬深夜,我被他赶出家门。

他每天至少两顿酒,有时从大早就开喝,到中午酒友们聚一起大喝,喝到三点多,酒还没醒,四点多的酒桌已经备好了。他在邪党的那个百姓都叫土匪强盗的单位上班,经常有人请他们吃喝。一旦没人请,他就请别人喝,几千元的工资很快花光,花光了开始跟我要,二、三百元钱根本不放在眼里,不知有多少次,因为我给了二、三百元,他把钱给撇在地上,还恶言恶语的数落着我,说我象个要饭的一样穷酸。

丈夫喝酒成癖,不仅伤害着我,他单位的同事和朋友,也不时的遭到他的谩骂侮辱,他有几个多年的朋友因此而离他远远。我看着他酒后失去理性的样子,心想:这哪是个人?分明鬼怪上了身、附了体,在指使他的一言一行,要不怎么连自己亲生的孩子都要百般折磨?很多人都说,他这辈子让酒彻底毁了。

我的亲朋好友都劝我快些与他离婚,不少朋友埋怨我没骨气,质问我:“你这么年轻,守着这么个疯子,什么时候是头?”在天天的打闹折磨中,我决定与他离婚。有个朋友知道后,高兴地说:“好!你办完离婚手续的那天,我在城头挂上鞭炮、放鞭炮给你来庆祝,到时候你一定告诉我,别忘了!你早该与他离婚了……”

丈夫长时间没有节制的喝酒,把他的身体糟蹋的已经不象样了,他有时手抖动拿不稳东西,有时还吐血、便血、头晕等。尤其他的一个熟人,年纪轻轻车祸死亡。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他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人生的无常。他感觉这样活下去,早晚众叛亲离,妻儿走散,后半生会很凄惨的。

有一天,他说要跟我修炼,改掉所有恶习。我当然相信大法会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多坏的人,只要修炼大法都会变成世上最好的人。修炼法轮大法,说方便的话,真是很方便,不用出家進庙。说不容易也不很容易,得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什么烟酒赌博什么恶念色欲,统统得去掉,方可真正走入大法修炼。

我丈夫开始每天读一讲《转法轮》,早晚炼功,平时还听听明慧广播的神传文化故事,不好的行为习惯,在渐渐的去掉。他说:“师父在法里边讲了,喝酒会乱性。按大法的标准要求,我一定戒掉酒瘾。”

最初,认识他的人,听说他要戒酒了,没有不撇嘴的,根本不相信他能戒酒。他的同学们听说他戒了酒,都说不可能,没有一个人能相信他能戒酒变成正常人。一次客户请他们喝酒,他起身去卫生间时,同事们给那个女客户交代了他的实底,说他在戒酒,有段时间不喝酒了,同事们给这位客户出招,叫她想尽办法让我丈夫喝上酒。事后一个同事告诉了经过:当时他回到酒桌上,新的酒令、酒招开始了,轮到我丈夫,他依然喝水,这位女客户走到他身边,百般献殷勤,双手捧起酒杯给我丈夫敬酒,好话说尽,在场的人也帮腔劝酒,我丈夫执意不喝,最后那个女客户说:“你给我个面子,赏个脸,你沾一下,喝一滴。”我丈夫站起来接过酒,说:“你不要为难我,我喝一滴,跟每天大喝是没两样。”说话间猫腰把酒撒在地上。从此,他们同事彻底服了,从此再也没人劝酒了。他的一些同事知道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而不喝酒了。

丈夫修炼大法后,与过去相比判若两人。他拒收所管辖的单位、个人给他送的礼,那些人都说:你怎么这么好,现在还有这样的人?

现在他对家人还是对外人,都是以善相待,处处按大法的标准约束着自己。过去在家里,他寸草不捏,不打不骂就是好事了,哪有干家务活的时候。现在只要他在家,一日三餐他全包,孩子早上大早上学,他大早起来学法炼功后给孩子做饭。

丈夫脱胎换骨的变化,亲人看在眼里,没有一个不感叹大法的神奇。我的婆婆在他的带动下也走入了修炼。我妹妹说我丈夫,修炼大法后,眼神再也不凶巴巴的了,变得年轻了,还帅气了。我们濒临破碎的家,最后变成一个祥和美满的家。我的姐夫由衷的跟别人说:“大法的威力真大!把他这么个酒鬼变成了一个好端端的人。”

在现代迷乱的生活中,因为没有道德和心法的约束,人人放纵着自己。多少个家庭因男女乱性、耍酒疯等原因而离异,有多少个孩子承受着家庭破碎的苦痛。在修炼法轮功的人中,没有一个吃喝嫖赌的,现在的世间只有法轮功是一块儿净土。

希望善良的人,不要受邪党谎言毒害,走進法轮功,走進法轮功学员,了解一下,他们为何血雨腥风十三载,依然不改初衷。那是因为法轮大法讲述的是宇宙的真理、生命的真谛和生命的意义。请善良的人相信真善忍是普世真理,他是最美好的。

三、爸爸再也不跟村里人吵架了

从我记事起,我爸爸给我的印象是脾气大,性子急,一旦遇上麻烦不顺心的事,眼睛一瞪,开口就先骂人。久而久之,都形成了习惯,先骂人后说话,即使平时正常说话,声音也是高分贝的,也是急头白脸,大声吵着说,每每都是强词夺理,争得脸红脖子粗。

我妈妈九八年开始修炼,脑血栓等病,不到两天的功夫就彻底好了。爸爸亲眼所见,很相信大法。二零零五年左右,爸爸患了高血压,腿部又长个大块儿肿瘤,为缓解病痛,爸爸走入了大法修炼。

爸爸开始学炼法轮功,酒一下子就戒掉了,那怪脾气也没了,整个人都变得那么祥和。人们常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可我爸爸修炼大法后洗心革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真的开始了新的一生。

那年遇上大旱的季节,眼看庄稼都要旱死了,抽水浇地都费劲,有的村里人压井都压不出水了,整个夏季村里人吃水都困难。唯独我爸家等几户人家的井里有水,邻居们就去我家挑水吃。从这件事上,我爸爸更加认识到了,修炼大法有神灵护佑。

听妈妈说,爸爸在修炼大法前,每到开春浇地时,肯定跟村里人为抢水而吵架。我爸爸修炼后,一次好心的邻居提醒我爸爸说:“大哥,快去浇水吧,水快没了。”我爸爸说:“我浇上了,别人不也就浇不上了吗?”要是在以往,我爸那脾气,不用别人催促提醒,自己就会随时跟人抢水吵架。

那年村里人都抢水浇地,为浇上水,日夜在地里守候着。我爸一次都没有去抢水,说是村里人都浇完了,他最后去浇地。过了些时间,村里人都浇上水了,管理水的村民通知我爸,在那天晚上能浇水了。我爸妈说天太晚了,第二天再浇吧。真是天赐洪福呀,在当夜,老天下了一场透透的雨,地也不用浇水了,爸妈本来想把方便给予别人,自己却得到了最大的方便。

那年因为干旱,我家的玉米秸很单细,都没有长到一米高。有经验的农民都知道,玉米秸要长不高、长不壮实,玉米就长不好。但是秋收的时候,我家玉米长得又大又饱满,哪家的玉米都赶不上我家的好,收成最好。村里人都觉得这是怪事,感叹我爸妈是因修炼大法而有了福气。现在我们村里人大多都认可大法,退出了邪党组织,还传看真相资料。

我爸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健康康,都六十九岁的人了,干农务活,一般年轻人都抵不过。干完家里的活,就去帮别人干活,忙前忙后,忙别人干活,就象干自己家里的活一样认真。

我爸妈经营一种农产品,到了上市的季节,用纸箱装好,每箱二十斤或三十斤,运到城市里卖。有几家单位买了这产品,都赞不绝口,说:“我们从来没有买过这样好的产品,箱子里上下都是上等的好产品,还不缺斤少两。从市场上买的,上边是好的,越往下越不好。”有个人直接问:“老爷子,你家的产品怎么箱箱都这么好?他们都非常满意呀!”我爸爸憨憨地一笑,回答说:“我不愿骗人。”我在旁边给补充说:“我爸是炼法轮功的。”那人听了,会心的笑笑,说:“噢!我知道了。”还很神秘的小声给我说:“炼法轮功的人都这么善良。”

因为法轮功讲诚信、讲善良、讲宽容,是世上最好的人,现在不论在哪个地区,了解法轮功的老板总裁,都愿意聘用炼法轮功的人。希望善良的你,不要错过机缘,看看法轮功传单,那里边有救人的真相福音,他将帮你走过劫难,获得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