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八零后新学员:得法归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八零后新学员,有幸于二零一一年初得法,很高兴能在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即将来到的历史时刻,借“五一三征稿”的机会,将自己认识大法,得到大法,以及得法后身心变化的经历与世人,尤其是同龄人分享,助师正法,以谢师恩。

识法与得法

我是一个平面设计师,在同事朋友心中,一直是个有性格、有想法、时尚前卫的人。可能一般人很难理解,象我这样的年轻人,在创意行业工作,有经验、有能力、有玩头,正值才华大展的好时光,应该早日买房购车,找个漂亮老婆,寻求更大前途和更安逸的生活才是正道,怎么会对信仰、对修炼这么“封建迷信”的东西感兴趣呢?现在很多人无所谓正常信仰,那是个人自由,但怎么去信那个当局所禁止的法轮功了呢?无法想象!而这,就要从我认识大法说起。

一直以来,我都和几个好友租住在一起。到二零一一年春的一段时间,我发现好友在家时总关着门,以前不这样,当时就觉得奇怪,知道他们一定在干什么,但也没多想。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好友没在家,房门没关,我就自然的進了他们的房间,发现床头柜上摆着两本白皮书,翻开一看,一惊,一本《转法轮》,一本《大圆满法》,好家伙,这不法轮功的书么,我还记得当年媒体报道过这类书都被销毁了,好友居然还有这等禁书,想必平时关门就是在看这个。等好友一回,我就跟他们试探的提了下,好友倒很平静:“发现了?”并开玩笑的问了下:“你报警了?”我说我完全没这个想法,只是好奇。他们就说,你可以拿去看一下,了解一下。而我当时拒绝了,说我才不看这等禁书呢,没兴趣。好友听后也没说什么,事就这么过去了。

过了几天,也许是感觉我值得信任,并有得法的机缘,好友就不再闭门,在看大法书时,就时常读出声来,有意让我听到。

直到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在客厅上网,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看着视频,而即便这样,好友的读法也能声声灌入我耳,于是我关掉音乐和视频,静下来听。当听到:“那么我们怎样做好辅导工作呢?首先要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不要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做工作有不懂的,虚心和大家共同探讨。做错了事,诚心的向学员讲:‘我也是个和大家一样的修炼者,工作中难免有错,我这事做错了,那就按照对的做’。有一个希望大家共同把事做好的诚意,你看结果会怎样?谁也不会说你什么也不是,反而会认为你法学的好,心胸坦荡。”(《精進要旨》〈如何辅导〉)

我心想:诶?这不都是说心性上的事么?教人怎么遇事向内找,用什么方式处理矛盾么?这和我印象中的法轮功完全不一样啊!值得一听!于是跑進去,正式加入了他们的读法行列。之后,只要知道他们准备读法,我就跑去听。有时好友读累了,就换我读,不久,好友就正式向我推荐了《转法轮》。

《转法轮》一看,我就真停不下来了,深入浅出的文字,博大精深的内涵,深深吸引了我,不但解答了很多我对自己,对生命和对所在这个世界的疑问,还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感受大法

得法前,我因为职业的关系,经常要伏案操作电脑,一坐就是六、七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加之长期姿势不正,饮食起居无律,落下了一身的现代亚健康症状,浑身的肌肉长期处于深度劳损状态,僵硬,疼痛,眼睛看屏幕或文字稍一久,就刺痛、流泪、恶心。西医中医我都找过,西医基本束手无策,而中医能缓解一时,却无法从根本上消除我的病痛。久而久之,我也疲了,渐渐不去中医那抓药针灸了,而只是想着每天能去外面按摩按摩,应付下就足了。二零一一年年初,身体有了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症状,去医院一检查,腰椎间果然有小凸起,只是还未真正触及到神经。我知道这病没得治,这辈子有的受了,但也因为年轻,还没到那程度,就更有些无所谓,不去管了。直到我看了《转法轮》,真正得法,一切就都变了。

记得拿到《转法轮》时,我还不知此书的轻重,拿着宝书还嫌麻烦,就翻墙下载了电子版的放到iPad里看。这里想稍提一句,当進入法轮大法网站时,那种扑面而来的清新,纯净,神圣感,加上各个国家的语言端置屏幕两侧的画面,着实震撼了我好一阵子。

头两遍《转法轮》的阅读,我心中充满了熟悉,新奇,解谜和震撼。当我读到有关病的相关章节时,我就下意识的对照了下自己,发现不知何时,师父就已经在帮我清理身体了。我的身体从上到下,脑袋、眼睛、颈肩、腰脊、四肢肌肉,到处都能感受到法轮的旋转,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非常舒服,完全没有了以前看书时,眼睛累,浑身肌肉劳损紧张的感觉,简直太神奇了,一切都是真的,真如书中所说:无病一身轻。而更神奇的是,那段时间,我晚上看到两三点都不觉得累,第二天早上最早四、五点就起来,也一点不困,而且工作一整天也不觉疲劳,以前的所有毛病都不翼而飞,整个人简直象脱胎换骨,充满了能量。也因此,我更相信大法,坚定了要修炼的决心。

我的改变与世人的证见

得法至今快一年时间,我没再有过病痛和不适,工作生活状态也越来越好,虽然还有很多的人心执著未去,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时时事事的归正着自己,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着自己,在证实法、圆容法过程中,我的改变也得到了公司领导、同事的见证和认可。

以前的我,在公司总给人感觉睡眠不足,不精神,有点闷。而我得法后,同事觉得我精神了,阳光了,每天充满笑容,待人处事也更谦和平静,遇事不争,凡事总先为别人着想。记得有天早上,我和刚来上班的新同事打招呼,虽然接触没几天,但新同事居然用“和蔼可亲”来形容我这个与她仅相差几岁的同龄人,着实让我有些意外。

而最让领导、同事惊讶和感慨的是,我利用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将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不好的行为曝光出来,正视并弥补过错,归正自己。

我们知道,在中国,在党文化的熏陶下,在对利益,对欲望的追逐与放纵下,各行各业都有着相同或类似的潜规则或观念:一个人在企业或单位,如果掌握了某些关键资源或程序,就会有相应的一些获取灰色收入的便利条件和机会,而要想获得更多的收入,实现自己的什么梦想,就要利用好这些条件和机会,让自己获利,如果不做,别人甚至会认为你傻。而得法前的我,就是在这样的潜规则和观念的带动下,谋取了一些不义之财,虽然不多,但得法后我知道,在大法的法理面前,我的生命早被记上了很大的一个污点。

人生得失是平衡的,不失不得,有得就有失,因为对所谓的潜规则和蝇头小利的执著,而背离了道德和法理,做了损德的事,即便不修炼的人,在今后的岁月,也要为自己的恶因而尝得恶果,而修炼人最珍贵的是德,要讲守德,这看似过去得了好处的事,实则得不偿失啊。因而正视错误并加以归正,就成了我必然的选择。

我将曾经犯下的错误告诉了领导,并请求责罚或弥补,领导非常吃惊,完全没有想到我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和行为,但细想来,又能理解,哪个公司、单位都可能有这样奉行潜规则,以权谋私的人存在,而且大环境就是这样的,但想着又不能理解,这样的事情,现代的人,怎么会自己主动归正,自断财路,请求责罚呢?于是我告诉领导,因为我有了大法的信仰,明白了是非得失,明白了工作应该秉持的道德原则,所以公开自己犯过的错误,归正自己。领导感受到了我的诚意,以及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体制观念下,逆流而上,做出正确选择的勇气,就从一开始的惊讶,生气,不解,到变得认可,甚至有些感动了。

后来,领导就此事与人事、财务等同事進行了商议,尽管错误性质严重,但并未给公司造成实质损失,因而还是肯定了我的自我归正,决定只要求我写一封不公开的检讨书,引以为戒,不得再犯。而我在征得领导同意的情况下,将之前取得的一部份不义之财以合适的方式退还了公司(因为无法计得详细数目,故只退还了概数)。

自此以后,随着我学法的不断深入和提高,我也越来越获得领导和同事的喜欢与信任,有了更多的工作担当,有更多的机会在工作中不断的修正自己,圆容大法,讲清真相。而我知道,不管是我身心的受益,还是在工作状态中的提升和受到的肯定,都是大法与大法师父给予我的。感谢师尊,感谢大法,也愿更多的世人能早日明白大法的真相,拥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