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友吁还女医生名誉和工作(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一九七九年末,一个女婴出生了,当时她的父母已过而立之年。女婴的出生给久病缠身的父母和原本经济拮据的家庭带来了转机,女孩成为家人的掌上明珠……九八年秋,女孩没有让家人失望,她考取了一所大学的临床医学专业,父母满怀希望地把她送到千里之外的大学殿堂……

二零零一年末,已近花甲之年的父母,突然在一天夜里接到电话,被告知女儿在学校被软禁,正面临被判刑坐牢的威胁,老夫妇心急如焚,相互搀扶着、顶着凛冽的风雪、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去寻找女儿……

二零零六年初,已近古稀之年的老夫妇,听说女儿被工作单位毫不留情地赶出医院,且没有任何书面理由,老夫妇犹如五雷轰顶,再次赶到女儿身边……

而今,老夫妇深知女儿信仰“真善忍”毫无罪错,他们期待着女儿的名誉和工作能早日得到恢复,期待着人间正气重回中华大地……

老夫妇的女儿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我的大学校友——法轮功学员陈静,一位在同学心目中美丽、善良的女孩,在同事心目中正直、有主见且与众不同的女子。她因陪别人家的小孩去打听家里大人的情况,而被警察和单位勾结非法开除了优越的工作,离开了心爱的工作岗位。可是,经历了在我们看来非常惨烈的迫害后,见面时,她依然面带淡定、平和的微笑,我们为她所信仰的“真善忍”精神所震撼,换了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坦然的去面对她所遭遇的这一切。她还说深深为原单位的各级的领导、老师和同事们感到难过,因为他们都直接或间接的参与了迫害,无形中成为中共迫害佛法中的牺牲品,没能让他们明白真相是陈静最大的遗憾。

这样优秀的人才被流落到社会,是我们国家和人民的损失,作为她的大学校友我们呼吁立即还陈静的人身名誉,恢复她的工作。

'陈静大学时代的照片'
陈静大学时代的照片

陈静,现年三十四岁,毕业于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院,曾是黑龙江佳木斯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追寻她的成长足迹,我们会找到许多动人且耐人回味的往事……下面让我们倾听她的亲身经历:

一、幸运遇大法 终解心中忧

学龄前我就很爱读书,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书中的很多情节总是在脑海中回荡。随着上学,接触的人和事多了,我开始思考: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那些关于外星人和另外空间的事是不是真的?世界上有没有神的存在?生性善良的我,更是想不通人与人之间为何要彼此争斗和相互倾轧?

小学期间,由于接受的完全是共产党的无神论文化教育,逐渐儿时纯真本性对神的追寻都在记忆中淡忘了。老师和中共的教科书都告诉我:人是猴子进化来的,没有前世来生,这个世界上也根本就没有神的存在,那都是愚昧无知的古人的猜想,这个社会就是适者生存、事在人为。作为学生就应该学好课本,升重点高中、考重点大学、找好工作……

上了初中,一次临近十月一日,学校组织大家写征文。我写了一篇歌颂祖国大好河山的诗,老师同学都说好,可老师找到我,要我必须加上歌颂“党”的内容。当时我很不理解,虽然从儿时就被要求时时刻刻牢记“党的恩情”,说实话我从来没弄懂这个“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尽管老师一再告诉我:在中国,国就是党、党就是国,我无法接受这个很牵强荒谬的答案,因此原本应该获奖的征文被拿下了。

还有一次,英语老师请来一位外教,最后一天给大家每人一个机会,就是可以用英文向这位外教提一个问题。我拿起笔就用英文写下了:在你们的国家里有一国两制的现象吗?您怎么看待香港回归中国后的一国两制?这的确是我当时非常困惑的问题。可是,还没等传到外教那,就被英语老师扣下了,他说这种问题不可以问。事后,老师还跟我父母说:你家的孩子思想太丰富了,如不改变恐怕将来在这个社会上要吃亏,你们好好劝劝她,学生就应该抓紧学好课本,考高分才能上大学……

由于对现实中很多问题的不解,使我对课本上生硬枯燥的实证科学越来越不感兴趣,但学习成绩一直还算过得去。上了重点高中后,离家在外住校,看到了更多的共产党社会的现实(尽管还只是很少的一部份),与我理想中、书上讲的都差之千里。我曾梦想着人们会生活在课本上描述的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里,纯真的以为执政者都是为老百姓谋福利的父母官,以为善良正直的人会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敬。可现实恰恰相反:正直和善良的传统价值在这个社会根本就走不通,这样的人反而生活的很艰难。

高考结束后,我身边发生了两件事:一是我下铺的关系很不错的女生在高考结束后因成绩不佳,突然暴病而死,二是我们年级最聪明、最优秀,刚刚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的男生,在家门外的马路上被汽车撞死了。我震惊于人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人究竟应该怎样活着?

在现实中,正直善良的人反而受到排挤和轻视,得学会奉承、讨好别人才会有发展。可是让我学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伤害别人,我的内心真的无法接受,也不可能那样去做。我很迷茫,难道生命就只能是这样越来越败坏?我感到永远也无法和这样的社会溶在一起,内心充满了孤独感。不是我不能去适应这个社会,只是如果让我违心地去扭曲自己的心灵,变得狡诈和奸猾,我永远也不会快乐。原本满腔的利国利民的抱负都变得黯然失色,我甚至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

上大学前的这个暑期,我先后找到了多种民间气功,还去了基督教堂,甚至接受了牧师的洗礼,但最终都是失望而归,因为我看到那里早已不是净土,人与人之间同样存在着为了名利地位而争争斗斗、尔虞我诈的恶习。

直到有幸遇到法轮大法,我开始了全新的人生。记得头一次去炼功点那天,当我推开房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那一刻,就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流扑面而来,充满了光明和希望。那种感觉刻骨铭心,至今回想起来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

接下来,我有幸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转法轮》,我的内心震撼极了,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控制不了自己笑个不停,每天就象吃了蜜似的从心底到外的甜。许久以来压在内心深处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什么都明白了,我知道自己得到了真法真经。反过来再看人世间的是是非非都清清楚楚,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知道自己应该怎样生活下去,不再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因不满而做出什么偏激的事了。

二、校园讲真相 全家遭迫害

满载希望来到异地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每天功课之余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法轮功学员们用“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人。

法轮大法不仅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同时开智开慧。我入学仅四个月就以全年级最高分通过了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这在我校当时的历史中尚属首例。

记得一次,我刚买了一块比较高级的洗脸皂,同寝室的一个女生平时就有爱占小便宜的毛病,她借口试试好不好用,就天天拿去用。有一天,她从水房回来丢给我一句:香皂掉到储水的大水箱里,拿不出来了,然后就跟没事人似的躺在床上了。寝室的人都等着我责怪她,至少会对她事后这种无礼举动而发几句牢骚,我当时脱口而出:啊呀,水箱里的水是供给大家饮用的,香皂不及时拿出来会对大家身体有害的。当时寝室里的人都很感慨: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即使自己的利益受损失也是先想到别人。

可是大一还没结束,一九九九年新学期开始以来,不断传来各地媒体对法轮功的歪曲报道,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公开镇压。当时真的很难啊,家庭、亲朋、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真是让人觉得喘气都很费劲。但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已在我心中深深扎根,永远不可磨灭,我采用各种方式澄清真相。

二零零一年底,正值中共对法轮功善良民众迫害最疯狂的时期,面对中共操控下的所有媒体一言堂的污蔑之词,三十六名海外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真善忍”。我看到中国民众深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就把揭示海外法轮功学员到中国讲真相而遭迫害的传单在大学里发放,被一个领导发现并构陷给时任临床医学院副院长杨志荣,几个领导如临大敌般将我软禁在院办公楼图书馆内,抄走我书包里两本法轮功书籍和十几张揭示事实真相的传单。

后来,杨志荣不让我上课,将我软禁在院办公一楼最里侧一间无人的黑屋子里,逼迫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坦荡地写出了自己如何在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杨志荣看后深感恐慌,急忙拿着走了。杨志荣用中共历次运动斗争的经验来处理这件事,把我讲真相的纯善举动当成巨大的政治事件。他把我软禁在这里,然后找到和我同寝室的女生,要她们逐一汇报我的所谓“违法行为”,平时和什么人联系,家里人都是什么情况等,并要求她们秘密监视我的一切行踪并随时汇报,在她们那里得到了我父母的联系方式。

另一方面,又把电话打到我父母那里。我的母亲接到电话的当时就瘫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我的父亲也是以泪洗面,强忍悲痛在我姐姐和姐夫的陪同下来到佳木斯。面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奔波而来的我的家人,杨志荣以开除学籍、交给中共警察一定会判刑等威胁,并以从我书包里抢走的物品和我写的反映真实情况的信件,以及我的举动伤害了全院教职员工的利益等谎言给家人施加压力。

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杨志荣勒索了1000元钱。可是,杨志荣还要我必须写一份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才肯暂时罢休,被我坚定拒绝。后来我的父亲写了一份,杨志荣不干,我的姐夫又写了一份,杨志荣还说不行。谋划了很长时间,杨志荣又要我的姐夫从新写一份,把其中“不炼”和“不上北京”等字样空出来让我亲自添上,又遭我严词拒绝。父母在旅店里突然双双跪在我面前,姐姐气得一脚向我踢来,父亲怕姐姐踢坏我,起身来挡,结果这一脚踢在了父亲身上,全家人哭成一团。那一刻我心如刀绞,但我知道如果轻言放弃,毒害的将是全家所有的人,我不能那样做。

杨志荣就迫使我家人把我带回家所谓“教育”,当时马上面临期末考试,给我的学业带来严重的干扰,刚到家住了一宿,杨志荣又打来电话说马上返校参加一个科目的结业考试,但必须家长去陪读。当时正值年末,姐姐姐夫单位很忙已不能再请假,我母亲不得不拖着病痛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父亲一块又把我送到佳木斯。当时天真冷啊,我们三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一路上谁都无语,母亲紧紧的挨在我身边给我拿吃的,我哪里能吃得下啊。我知道,她怕失去我、怕我被抓去坐牢。我也很痛苦,明明是在做好人,却被迫全家遭磨难,这一次给我本人和家人带来了经济损失(除被勒索的1000元钱外,我家人几次往返的旅餐费也达上千元)和无法估量的精神伤害。

三、帮忙问情况 遭非法开除

大学毕业后,我成为了市里一家有名的三级甲等医院的医生,憧憬着用自己的所学更好的行使救死扶伤的职责。平日里,我工作认真负责,为人随和、不与人争, 而和同事们相处的很融洽。

一天中午,科室里的人都出去应酬了,只有我一个人在。门口一位农村老大爷非常惆怅的晃来晃去,很长时间也不离去。我主动把他请进屋来,老人自己就说开了:“我家住在桦南县下面的一个小村子里,我家老太婆这一阵子总说肚子难受,农村家里没钱啊,没当回事。可这几天,老太婆吃啥吐啥,还瘦得不成个了,乡里的卫生院和县里的医院都让我们上这来。我卖了粮食凑了几百块钱好不容易来到这,刚刚几个检查钱就花光了,医生说是癌症,我还没太弄明白,不知我家老太婆还有救不?”

我接过老大爷手中的病理报告单,心中一惊,老大娘已是胃癌晚期并扩散到全身多处器官和血管,别说没钱,就是有钱用现代医学手段也难保这条命啊。面对眼巴巴望着我的老大爷,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想了片刻便善意的问:“大爷,有个办法或许还能帮助您。”于是我给老大爷讲述了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迫害的实际情况,及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并告诉他和老伴都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或许会出现奇迹。听了我的话,老大爷连连点头,激动得一个劲地谢谢:“姑娘啊,这年头象你这么好的医生不多见了,谢谢你啊。”

我一如既往的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善待周围的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中旬,一位法轮功学员因发放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我出于好心陪未成年、孤苦伶仃的孩子去派出所打听情况。不想被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松江派出所教导员刘笃军非法扣留,刘笃军把我当犯人一样审问,期间对我恶语相加、施以拳脚,非法搜我的背包,一个劲的威胁要将我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还说他就能让学校非法开除我的学籍(他误以为我是佳木斯大学的在校学生)。在他们去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时,将我绑架在面包车上,一个警察看着我,后来又把我劫持到佳木斯大学各个学院企图查出我的身份。无结果后,又勾结佳木斯大学院内的新华派出所警察,一块把我劫持到佳木斯大学保卫处,时任佳木斯大学保卫处姓刘的处长和学工部姓徐的部长配合警察,采用伪善的手段妄图诱骗我说出真实身份。后来,他们又勾结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保卫科科长徐晓波及党群办公室的宋天慧等人,逼迫我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我拒绝。

在医院恶党机关里的人却把我的义举当成了头等“大罪”,多次秘密开会讨论,并暗中对我的档案进行详细调查。病理科主任岳农灏、支部书记杨笑泉(肿瘤科主任)、恶党党委副书记陈慧荣、人事科科长孙敏、恶党党委书记郑德有、中心医院院长这场迫害的主要决策人----姚大为都直接参与了对我的迫害,他们将家在外地、刚刚步入社会的我毫不留情、毫无道理的推出医院。

这场荒谬的迫害,给我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同时也使身边的同学同事深感恐惧,增加了对法轮功的误解,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真是在泯灭人的良知,在毒害所有的中国人啊。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我和朋友去伊春市串门,刚一下火车,还没到朋友家,就被南岔公安分局治安大队的两个着装警察迎面堵过来。为了掩人耳目,旁边早已布满了便衣警察,两个着装的警察装作维持秩序,不动手,几个便衣的彪形大汉冲上来强行绑架我们。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因此我们拒绝便衣警察的野蛮绑架行为。这时,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看到我们几位女子都穿着干净利落,举止温文尔雅,不象是坏人,群众们疑惑地议论纷纷。警察惊慌失措,急忙造谣说我们是逃犯,他们是在依法办案。我们抵制恶人们的谎言暴行,我的朋友一边善劝狠命拽她的又高又壮的便衣,一边大声对围观群众说:“善良的南岔父老乡亲们,我们不是罪犯,我们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今天到你们这里来串门,刚一下火车还没找到人,就遭绑架了。你们知道他们是谁吗(指着绑架她的便衣),他们是警察,可是他们不敢承认……”

在围观群众一片惊叹唏嘘声中,警察们恼羞成怒暴力将我们绑架到一辆面包车上,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们劫持到南岔公安局治安大队,将我们隔离非法提审。警察强行对我们搜身、拍照,均遭拒绝。朋友给他们讲真相,一警察上来就给她两个嘴巴子,朋友大声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行凶的警察吓的急忙住手。后来,我们分别诚心地给警察讲真相,四个多小时后,警察才将我们放回,但非法扣押了我价值500多元的mp5和朋友价值200多元的电子书、价值100多元的mp3等私人物品。

四、无怨亦无恨 善心劝世人

尽管失去了优越的工作和环境,凭借真诚的心和勤劳的双手我的生活依然富足且有滋有味。可是回想起那些大学里的同寝室姐妹和各位老师,工作单位的昔日同事和各级领导,还有非法审问羁押我的警察,都直接或间接的参与了迫害。我为你们难过,要知道我不是在为自己争求什么,真心希望通过我的心声,来唤醒你们心灵深处尚存的正义和良知。我和所有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是在救人!中共邪党恶事干绝,杀人太多,诬陷佛法,迫害众多善良的修炼人,天地不容。天要灭这邪党,世人快从邪党的毒害中醒来,退出邪党组织,才能获得新生!

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佳木斯大学(姓刘的保卫处处长、姓徐的学工部部长)
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院(杨志荣等)
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松江派出所(刘笃军等警察)
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新华派出所(一不知名的警察)
佳木斯市中心医院(姚大为、郑德有、孙敏、陈慧荣、徐晓波、宋天慧、杨笑泉、岳农灏等)
伊春市公安局南岔公安分局(王宇辉、赵元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