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后第一次参加交流会的感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从二零零八年得法至今,我是昨天(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第一次参加当地的交流会。早在前两天,同修甲就告诉我五月十三日晚在某处有小型交流会,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先找借口推迟。甲很宽容没有点破我,而是笑着鼓励我说:“尽量抽空去。”我的心咚咚地扑腾着,我也没心思再和甲多说话,就匆匆的走了。

接下来的两天,我总是很紧张,还做了梦,梦见自己被追赶,就更加紧张了。我没有和任何的同修联系,我单独在家呆了两天,连家门都没出。我呆在家加大了发正念的次数,但我仍在找很多理由来掩饰自己不去的怕心。直到我上网看到海外同修冒雨排师父法像的报道后,我的心受到了触动,甚至在和家人讲述时,我哽咽了好几次,我开始犹豫想去了,不去的念头没那么坚定了。我发了一次正念后,我没和家人打招呼,就出门了。

到了甲同修处,我又紧张了,我甚至不敢主动提到晚上的交流会的事,我很呆板的呆坐着,也没和同修交流,我发着正念背着《论语》。快到晚餐时间了,我还是很紧张,我甚至都想对同修不辞而别。就这样,很煎熬的和甲同修吃了晚饭,然后甲就带我到了交流地。

我在那看到了师父的法像,同修间很平和的打招呼,是同修们的正念的场,我一下象脱了一层壳一样,我的面部表情由僵硬变得柔和了,我的心也不突突的跳了,我慢慢地能静下心来读师父的新经文《选择》,我不时的抬头看着师父的法像,我渐渐的忘了害怕,我开始感谢甲,如果没有她无私的坚持,我怎么会来到法会,我又怎么能有这次心性提高的机会?更感谢师父的慈悲,始终没有落下象我这样的中士。

同修陆陆续续的来了,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交流会开始了,大家先集体发正念,然后同诵《论语》,我很震撼,老年同修们从交流会开始到结束都是双盘着的,他们背的那么洪亮、熟练、整齐,那场景就象《转法轮》中说的:“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

在发正念时,我开始咳嗽,以前我咳嗽时忍不住的,可是这次我忍住了,而且后来没咳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一直到交流会结束,我都没有再咳,而下午在甲那我一直在咳痰。

背诵了《论语》后,开始交流了,有同修讲述了他怎样用正念、坚定的信师信法成功闯出魔窟的,以及怎样把家庭环境给正过来,让原来一听大法真相就炸的家人从不听不看到赞扬大法的。虽然同修讲的简单,但我真切的感受到正念的威力,坚定信师信法就可出神奇。我同时也很感谢海外同修,如果没有破网软件,如果没有明慧网,如果没有世界各地同修的无私在网站上发表自己的宝贵的交流经验,如我这般不精進的弟子可能早就因为不懂怎么修而离开大法了。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感谢洪大的大法!

接下来又有几位同修讲了各自讲真相、送神韵光盘的经验,是啊,在做真相时用神念就很容易救了有缘人,而人心一多救人效果就不好,所以学好法很重要,正念很重要。

我回到家时,考验就来了,家人七嘴八舌的告诉我,我的爱人都快把我的电话打爆了,找我找了一下午一晚上,我开始有点不知所措,但很快的我发出一念“没事,我是去做好事,不是做坏事,我不用害怕,同时请师父加持弟子。”后来我爱人回电话来,语气居然没有如往常那样责骂和质疑,语气平和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边听着,边感谢师父,大法的神奇再次展现给我,“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转法轮》)

这是我第一次写交流文章,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