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从超市收银员到抢手的人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

一、从超市收银到承担专业设计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的绑架、关押,还曾被迫流离失所,期间遭受的迫害十分残酷。

二零零六年我凭正念闯出牢笼回到家,在一个小超市做收银员。后来我想,自己曾是个优秀的大学生,总在超市打工也不对。可是我因炼法轮功,被迫停学,还有一年学业没有完成,没有毕业证,也没有任何凭证。

我的大学同学都已经是设计师了,我现在的境遇并非本愿,是中共的迫害所致,我不认同,我准备去应聘设计师。家人对此都不抱希望,家人觉得有诸多个不可能的理由:我没有任何文凭,学业也没有完成,现在对外充其量是个高中毕业生。现在的就业形势,哪能那么轻易就找到那么好的工作;更何况我修炼法轮功,在当今社会还得面对谎言的诬陷和人的误解;更何况我连身份证都没有……

我想路是自己走的,凭证不重要,大法赋予我的才智和品德一定能开创出一条路。

我从网上找到一家中型设计公司应聘,该准备什么也不知道,就带了上学时的几个课业作品。老总姓甘,亲自面试。我对甘总说:“我因炼法轮功,仅差一年就毕业了,被迫停学,没有毕业证。但在学校时我成绩很优秀。”甘总褒奖了我的作品,更惊异我的坦诚,说:“你来吧,我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好。”老总问我对待遇有什么想法,我说:“我相信一个人尽心工作,一定不会被亏待的。”

家人十分惊讶,我把自己的老底都掏给人家了,人家还用我,而且什么证件都没有要。我知道坦诚比什么证件都顶用。

我很感激甘总的知遇之恩,更以一颗责任心来对待工作。说实话,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等于刚入行。大法所赋予的智慧使我得心应手,一点儿也不象从零开始。一到公司没多久就可以给公司拿下项目。工作第二年我就为公司承担起一个非常大的项目,是有的业内资深人士一辈子都没有干过的,我基本上是边自学、边把整个工程的龙头专业给完成的,投资方很满意。

我没有跟甘总提过一次薪资要求。工作第一个月甘总按行规给我发的工资,但是没多久,甘总就把工资翻番,接近公司老员工,并说:“你干的太好了。”甘总还趁别的员工不在时单独塞给我“福利”,方方面面都很照顾我。原超市的同事听说了都很惊叹,当时我还刚入行,不算年终奖金,光工资就等于他们几个人收入之和。

甘总最赏识我的不是能力、才干,而是我的品德。大法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遇事为别人考虑。一次一个同学希望把工程的附带部份拿给他做,还可以给我提成,我直接就介绍给了公司,这样同学可以公开的和甘总了解更多的相关工程,甘总也好权衡取舍,对双方都有利。当甘总得知我没有图利,还在考虑公司的立场时挺感动。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甘总并不知道,曾经有一个大公司主管老楚仅仅在网上和我有过一些交流,连面都没有见过,就觉得无论能力还是人品我都非常好,就打电话邀请我过去工作。那个公司无论从名气、规模还是薪资待遇都比甘总这边好,我没有动心。后来有同事知道了这个事情,觉得不可思议。

现代人处事往往从利益出发,我的处事原则为同事甚至甘总所不解,有的事情就象挨了撞不讹人钱,他们都觉得我傻,为我鸣不平,但是我“傻傻”的坚持着,得到的却更多,这时我听到的是:“好人有好报啊!”

二、从专业到更多的知识领域

利益不会成为我离开甘总公司的理由,但命运又给我安排了另一个契机。

家中有事,因公司离家太远,我照顾家人不能上班,休息了很长时间。我们合作公司的尤总对我赏识有加,尤总的公司正好在家旁边。尤总找到我,让我边照顾家人边到他那里工作。我还惦念着甘总,和他协商后,就到了尤总公司。尤总让我根据家人需要随时回家照顾,这样我就可以边顾家边工作了。

尤总给我薪酬比原公司高出好几倍,还打算给我股份。副总对我说:“尤总说你过来,我们得了个宝!”

薪资对我来说是次要的,能随时照顾家人,我很感激,在尤总这里照常把业务做好。尤总的业务是同行业的高水平,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副总还透露,曾有很多人想跟着尤总学,他都看不上,能让他看中挺不容易。但因为尤总的公司刚成立,困难比较多,比以前甘总的公司要面对的问题还多,我所触及领域已经超越专业本身。

遇到不懂的问题,我就在法中悟,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蕴含着深刻的法理,什么问题都能在其中找到答案。面对的问题越多,我明白的也越多,在实践中悟到了很多“商道”,从一个公司的管理、分配、运营到员工培训、长远发展、部门配合等等方面。我曾给尤总做过一个公司发展的管理规划,包括员工分配机制、品牌创建、长远发展等方方面面,有这方面专业的亲戚了解后,很惊讶我没学过一点儿相关的知识,却能做出这么专业的策划,虽然只是个雏形。

不管在哪个公司,也不管对谁,我都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多为对方着想。公司去了很多实习生和新员工,想想现在就业压力很大,他们都挺不容易的。我很照顾他们,毫无保留的教他们业务,尤其是实习生,即使他们最终不能留下来,将来也会很受用的,他们都能感受到我的善心。我还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有的人还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交给他们什么他们都很尽心尽力的去做,在实践中,我越发明白了管理之“道”,管理人其实是管理人心,当人都能用正理来要求自己的时候,比利益的约束更好。

我体悟“商道”是什么,我悟到是公平和诚信,我做的公司策划,也是本着这个基点来的,很多细节也都是从大法中所得,也都在根本的“道”、根本的“法”——“真、善、忍”中,符合了这三个字,什么都在其中了。

三、挑刺者变成猎头

和我接触的不少客户都很欣赏我,愿意和我聊天,不只是我的才华和责任心,在遇到困难时,我能处乱不惊,平和应对,一个年轻人有这样成熟的心态,令他们印象深刻。什么事情交给我他们都很放心,本来该监督的活儿,有时来都不来。有机会我都跟他们讲,这是来自于法轮大法的修炼,给他们讲真相。

一次,某客户因我多次额外帮他处理了几个难题,非常不好意思,也很感谢我,多次送我东西,推辞不下,我就收下。第二天,我送给他几张真相光盘,我觉得这是对他最好的回馈。

还有一次,某外聘人员和公司有些误会,多次催款没能成功,考虑到双方都不容易,我就帮着把事情协商解决了,他十分感激,拿到钱后,非要给我一些作为酬谢。我立刻拒绝了,公司的同事很不解,为什么别人对我这么好?

在当今社会,除了垄断企业和依托于中共利益集团的企业外,私营、民营企业生存都不容易,竞争十分激烈。一次我们公司和一家公司合作共同完成一个工程,有争议的部份让我们公司拿到了,交给我来负责。合作公司非常不满,觉得我们抢了业务。

为此,合作公司的总监老夏对衔接部份很挑刺。对此有的同事生气,和老夏拌嘴。我的麻烦更大,工作量本来就大,老夏要求又严,有两次递交的资料还被他搞丢了。

我想作为修炼人应该高标准对待这件事,不怕挑剔,只要对方挑的有道理,能让我们做的更好;资料丢了不要紧,补上,说明我们的存档确认体系不健全,算是督促我们完善。对老夏我也不抱任何观念,没有一点怨气,合作的时候不仅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到最好,能帮他的还帮他,以德报怨。

后来他对我的态度变了,有一次他专门和我聊天,有想挖我到他们公司工作的意思。一个原本对我来说的挑刺者变成了猎头。我婉言谢绝了,为了不使两家公司的关系更糟,我也没有跟本公司任何人说。其他同事对老夏有看法的时候,我用大法的法理开导他们,把这作为我们提高自己的动力,坏事就变好事,同事也很感慨。

若不是修炼大法,照我以前的个性是做不到的,即使迫于各种因素表面上做的到,内心也不会这样坦然,更不会顾及到这么多人、这么多因素。

四、多家公司为我敞开大门

这几年各方面的经验积累,我有了更多的想法,想自己做一些事,出发点不是有更大的发展,而是希望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在工作上也能更好的福益于人。去年离开了尤总的公司,尤总多次挽留,还给我保留着位置。

回到家中,先总结总结,理理思路,开始筹备。甘总听说了我已经回家休息,和人事主管专门登门带着东西来看我,想返聘我回去,他们一再表示,象我这样善良、聪明,有能力的人公司非常需要。我向甘总表示,我想自己尝试着做些事情,已经有注册公司了。看甘总很期待,我不好立刻拒绝,表示考虑考虑。临走的时候,我送给他们几张真相光盘,希望他们好好看看。

过了两天,他们多次打电话,甚至打电话给我家人,希望他们说服我,并开出了更高的薪酬。家人告诉人事主管,不管我在哪个公司,都从不讨价还价,并不是钱的问题。我赶快回复了人家自己的真实想法。人事主管对我说:“你什么时候改变决定或不想自己干了,我们随时恭候。”没多久,另一个公司的贾总又联系我,希望我能去那里工作。

凡是了解我的老总,都很想让我过去,而且他们都知道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当时回家时,没有敢声张,因为我知道有好几家公司都在等我,为我敞开着大门,推辞起来也是件麻烦事儿。

想想自己先前诸多的不利因素,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确实很超常。那是因为我努力同化着佛法,最高的科学——法轮大法。

五、最高的科学

我有个亲戚是个儒雅之人,知识渊博,看过很多书,从中国古诗词到西方名著,从财经类到艺术类,从哲学到社科,涉及领域十分广,简直就是一个活字典,社会知识也很丰富,不管什么商品问问他买什么牌子的好,他能推荐厂家。亲戚曾和一个老干部聊天,老干部问亲戚:“你是教博士后的吧?”

我们在一起话题很多,艺术、教育、社会、宗教等等,每次有个什么话题探讨起来,基本都是亲戚听我讲,而且他都受益匪浅,也很佩服。实际上我掌握的知识并没有他多,但往往能看到事物的本质。这就是大法修炼人和常人的区别。

一次,我们聊到,当今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造成的原因,我给他讲了一小故事。

我曾碰到过一个人,这个人文化也不算低,我给他讲:“共产党历史上迫害死八千万中国人,杀人偿命,善恶有报,这都是天理,天要灭中共,退出来保平安。”那个司机迎合着我说:“共产党非常不好,我可知道这个事情。”但是让他退,他就光说这一句,就不说退。显然是有障碍,又不愿意和我争辩。我又深入给他讲:“你入党、团、队的时候发过誓要为它奋斗终生,要公开退出来,不做它的一分子,神才会保你平安。”他还是只说那一句:“共产党非常不好,我可知道这个事情。”一个字都不带变的。

我说:“你说共产党不好,不退出来,也是在它其中说不好,受它很大的影响都意识不到。你比如,当今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到什么程度,互相之间没有一点儿信任。社会道德强势的时候,有过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时代,路上来个人就敢让到家里来吃住,现在你敢吗?这是谁造成的?共产党!它讲无神论,把所有的信仰都摧毁了。人们不信神的庇护了,光想着自己保护自己,戒备别人;不相信善恶有报了,什么坏事儿都敢干。路上摔倒个老太太都不敢扶了,怕被讹。国外大街上有点儿啥事儿,很多人上来帮忙。中国以前是礼仪之邦,礼仪大都中国传出去的,现在想出口转内销都回不来。就象你,你也知道共产党不好,我劝你退党,是出于好心,这点儿好心你都在防备着,你说你不在共产党的影响中吗?”

我的话点醒了他,对我不再戒备,他表示退了。

亲戚听了觉得我不仅讲的本身有道理,还讲的很智慧。亲戚曾说:“你掌握的是根和茎,我掌握的再多仅是枝叶而已。”

其实我看的书很少,连他读过书的零头都不及,但是我最爱看一本书,这本书是指导我思想的根本,这本书的名字叫《转法轮》,是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讲的是超越于一切领域的最高的科学,也是亲戚指的根和茎。

想想,我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有,还有一年的大学学业没完成,入行也比同龄的人晚五、六年,当今社会就业压力这么大。完全是凭着从《转法轮》中得到的智慧和德行,赢得了众多人的认可,走出了一条宽敞的大道。

在这最高的科学指导下,我这条路还会走的更宽,会福益更多的人。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