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故事里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曾经是一个纯粹的无神论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有如此大的变化,一九九九年五月下旬,确切的说是五月二十二日傍晚开始,我很快完成了由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向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转变。

一、看书也能祛病啊!

记得那天上午,单位要准备举办一个书画展,我原来的一位同事将他的作品送来参展,闲谈间,向我讲述了他久难治愈的慢性肝炎,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很快痊愈的事。他希望我也走入大法修炼之门,我对此很不以为然,心想,我受过高等教育,怎会信这等迷信之说。但是碍于面子,再者我是个写作者,喜欢涉猎各种书籍,遂答应他看一看他说的大法书籍,约好下午下班后去他家拿书。

那时,我正为自己身患心肌炎而苦恼,看过好多次,看过名医,却难以治愈我的病痛,只能维持和保养。身体的痛苦,昂贵的药费,对于才三十多岁的我来说,这种日子何时才是尽头?!我看不到希望,常常苦恼得流泪。家住六楼,每次上楼,都要歇三四次才回得家来,到家后,先在沙发上躺半个多小时才起身做饭,而做饭,其实是丈夫将一切准备好,我只炒下菜,仅此而已。丈夫忙里忙外,我知道苦了他。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下班后,我到了原来的那位同事家里,借回了《转法轮》。我记得很清楚,第二天,是星期六,每个周末的两天,我都是躺在床上,借此好好修养身体。吃过早饭,我闲来无事,躺在床上开始看那本书。那本书表面看来很普通,文字也很直白、简洁,但是,我却一直读了下去,这本看似普通的书吸引了我,他告诉我,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真诚、善良和宽忍的人。我明白了,一个人的心地怎样,与他的身体状况是息息相关的。这本书让我懂得了人要净化自己的心灵,从而身体就会得到净化,等等……,我觉得很有道理,而且,书中说的一些修炼的事让我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一种隐隐的渴望和向往,好象有一种久远的记忆和等待被唤醒。

第二天,丈夫对我说,你不要总躺着了,也要活动活动身体,我陪你出去转转吧。于是,我与丈夫各自骑上自行车,在街上漫无目地慢慢骑行,走了没多远,我忽然发觉自己的心脏与往常大不一样,身体左侧的心脏部位,感觉那么轻松,那么畅快,象被掏空了一样,这种久违了的轻松让我很不习惯。我不由惊奇的告诉丈夫,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丈夫说,是不是你看那本书看的啊?我说,不可能,看书还能治病啊。

后来,我读完了《转法轮》才知道,书上确实告诉我,看此书,如能接受,就能祛病,但对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原来如此,我的身体确实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让我不可思议,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让我惊奇和惊喜。

我又来到那位同事家里,跟他说:“我要了这本书了,多少钱,我给你。”

从此,在我的面前,展现了一个我从未涉及,甚至曾经排斥、侧目的世界,原来,他是那样令人惊奇慨叹,是那样让人心灵宁静安然,他是那样的内涵深厚,那样的博大精深。我原来是多么的浅薄,多么的自以为是,多么的妄自尊大。是啊,世界是丰富的,浩瀚的,我们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凭什么妄自尊大,人云亦云?

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很快便丢弃药物,我的偏头痛、刚刚高起来的血压(遗传)、胃寒等也不知不觉无翼而飞,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二、折磨师兄十多年的腿痛病,修炼二、三个月就好了

他是我的大学校友,高我两届,硕士毕业,那时的硕士还是很有含金量的,我称他师兄。

与师兄相识是一个夏日的上午,其实他的名字我早已熟知,是因为他的出众的才华,还有他为了坚修大法而承受的一切。那天,嫂夫人领得一个人来,高高瘦瘦的身材,面带温和的微笑,他就是师兄了。

彼此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所以没有陌生的感觉,也没有客套和犹疑,我们的交谈亲切而又坦诚。

师兄向我叙述了他的经历。从高中对他的妻子一见钟情讲起,他的爱情,他的求学,他的身体,他怎样走入大法修炼,以及他因为坚修大法而遭受魔难中的故事,其实这些故事,他更多的是讲述和他在一起的同修们面对邪恶迫害时的大善大忍的事迹。我感动于他的故事,为他及同修们所受到的魔难和对大法的坚定而禁不住泪水盈眶……

师兄在高中的最后一年里患上了难缠的腿疼病,一躺就是近七个月的时间,那时他才十六岁。在上大学和读研期间,他的腿疼病数次复发,而且复发周期越来越短,有一次近五个月的时间全靠同学给他打饭、洗碗、扶他上厕所等,苦不堪言。

在最后一次复发后,师兄的腿疼病就再也没有真正好起来过(以前病暂时好后,与正常人无别),整天走路一瘸一拐,那时他已参加工作,当了一名大学老师,可是他连两节课也上不下来,只得坐着讲课。

从得病那年开始,他就四处求医,十几年下来,看遍了西医、中医,然而对他的病,中、西医都没给出结论到底是什么病。腿疼最厉害的时候,用各种仪器检查完了说他没病;试遍了各种各样的民间偏方,药吃了不计其数;学了七八种气功,打过太极拳还带了学生,走访了多家的民间会道门,可是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上班十几年,师兄夫妻二人的工资都用在了看病上,家中没有任何积蓄。因为身体不好,情绪也大受影响,动不动就发脾气,妻子也因而经常是以泪洗面,孩子有时也会受到无故的呵斥,师兄自己也经常叹命苦,经常想的是如果病情再发展下去,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死法才好,万不能成为妻子和孩子一辈子的拖累。

就在这问天天不语、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一九九六年初,师兄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大法,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仅仅两、三个月的时间,折磨了他十几年的腿疼顽症慢慢不见了。随着身体的好转,师兄的精神也变得越来越开朗,整个家庭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很多同事也愿意到他家来串门,说是到他们家感到心里特别舒服。

身体好了之后,他的教学与科研也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即使在那黑云压城的日子里,学校的书记还一直在说他的教学、工作、科研及为人等是真没得挑。

三、癌瘤全身扩散、绝处逢生

二零零七年,我的舅母患了脊椎胶质瘤,在北京天坛医院做了手术,手术不是很成功,身体没有多大的改变,几近瘫痪,我建议她走入大法修炼,并给她讲了我认识的一位女子身患绝症,已是癌瘤全身扩散的情况下,因坚修大法而绝处逢生的事。

舅母从北京回来后,在我所在的城市的地区医院继续化疗,临时住在我的一位朋友暂时空闲的房子里。我请来了那位女子,请她给舅母讲一讲她自己的故事。

二零零一年,才三十多岁的她,不幸得了乳腺癌,做了手术。她的丈夫做生意,家里很有钱,所以她得到了最好的治疗,用来治疗的西药、中药,都是当时最好的,但是,她的癌症还是扩散到了全身,用她自己的话说,当时只有等死了。

她的母亲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女儿的一切,让做母亲的痛彻心肺。母亲告诉女儿:只有大法能够救你了,为了你的一双年幼的儿女,为了这个家,为了你自己的未来,你和我一起修炼大法吧!

因为听信了中共恶党邪恶的谎言,面对母亲苦苦的相劝,她却丝毫不为所动,不仅抵触,而且反感。一日,天气寒冷,刮着大风,母亲又来了,看着躺在床上病入膏肓的女儿,母亲又劝她炼法轮功,她为了堵住母亲的嘴,不让她再说,便随口说:好吧,我答应你。

做母亲的听女儿终于答应,欢喜极了,告诉女儿,去给她借大法书《转法轮》,随即转身投入门外的寒风之中,去给她找书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迷迷糊糊的被母亲叫醒的时候,她看到了母亲关切的笑脸,母亲身上的寒气还未退去。有多少时日了,母亲的笑容从未有过,而她一句敷衍的话,竟让母亲这样欢喜,竟冒着寒风去给她找救命的大法书……

内疚和感动涌上心头,她感到自己对母亲太不孝了,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母亲寒风中的奔波,她也不应该拂去母亲的一片深情啊!而且,反正身体已是这样了,大不了还是死,试一试又何妨呢?

从此,她开始看大法书,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很快从内心深处转变了以前的看法,她认识到了大法的内涵。因为坚信大法,并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她的身体越来越好,很快便从一个濒临死亡的癌症患者,变成一位身体健康的正常人。

她的街坊邻居,她的亲朋好友看到了她身上发生的奇迹,有的还因此也开始了大法修炼。

听了她的讲述,我的舅母和舅舅惊奇、慨叹,舅母也开始修炼了。

后来,舅母去北京的医院复查,她当初的主治医生对她進行复查后惊奇地问:怎么身体转变的这么好?用了什么特效药?舅舅和舅母当时没有说什么,他们对这奇迹还是将信将疑。但我知道,是大法的威力啊。

可惜的是,舅母始终对大法似信非信,修炼也是可有可无,到最后竟然放弃。一年后,舅母撒手尘寰。

四、弟媳的转变

记得曾经和一位朋友讲过我的修炼法轮功的故事,他说,听你讲这些,我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

我很理解这位朋友的感觉。想当初我的那位同事与我讲时,我也是这样的感觉,感觉那个世界与我无关,与我相隔遥远。

可是,当我不抱有任何偏见和观念,当我不偏听偏信,用真正的自己的思想去了解和思索以后,当我真正的接触到那些信仰真善忍的心灵高贵的人后,我总是被深深地感动和震撼着。

在我接触过的人中,他们有教授、专家、学者和官员,有职员、工人、小贩和农民,无论什么职业,不管文化高低,他们都崇尚着“真、善、忍”的人生准则,他们注重的不是物欲和权势,而是心灵的纯净和高洁,他们真诚善良的与人们相处,他们不畏威胁打压,不怕谎言诬陷下人们的误解和冷漠,坚修大法,坚守着正义和良知……

《转法轮》,这是多么好的一本书。这本书教人向善,净化心灵。我的一个弟媳,从结婚后就对我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公婆不好,几乎很少搭理两位老人,从来没有叫过爸爸妈妈,而且经常阻止我弟弟赡养老人。有段时间,弟弟身体不好,我把《转法轮》给了弟弟,希望他能够看看,走入修炼,没想到弟媳先于我弟弟看了这本书,从此打开了她人生中的心结,她变得开朗和善良,对公婆开始喊爸妈,在我面前也很亲切的咱爸咱妈的称呼着她的公婆也就是我的父母。在我父亲病重的时候,轮到弟弟照顾时,弟弟上班,我的弟媳给公公端屎端尿,喂水喂饭,从不嫌弃。

一九九九年的冬天,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的同修们中述说着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他,曾经是当地的一霸,流氓地痞所做的他几乎都做过,为此数次被法律严惩,以至于后来与公安局的人都熟悉了。后来,他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彻底的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好人。在中共恶党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又被抓了起来,他对警察说,过去,因为我做坏人,你们抓我,现在,我做了好人,你们为什么也抓我?!

修炼法轮大法,这里真的是一片净土。在这片净土中,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吃喝嫖赌,没有坑蒙拐骗,没有贪污受贿,没有丑恶肮脏,这些,都是被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们唾弃和远离的。在这里,有的只是真诚和善良,是心灵的纯净和升华,在这里,即使有的人没有多少文化,甚至生活贫困,地位卑微,但是,他们因为崇尚“真、善、忍”,因为坚守着人世的普世价值——良知和正义,因为他们坚修法轮大法,而拥有着脱离世俗的高贵。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