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迫害中得大法 难中不忘救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风风雨雨十二载,坦坦荡荡法路开。如梦如幻沐师恩,如泣如诉自道来。

师父苦心找弟子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到外甥女那里度假,他们夫妻都是大法弟子。我那时是所谓乱法末世时的佛教中的居士,有一天外甥女对外甥姑爷说:“昨晚师父给我灌顶了,点化我姥娘家那里有一位大根基的人还没得法,能是谁呢?难道是小姨?她信没人管的佛教都那么虔诚,如果修大法,一定是位精進的好同修。我们给小姨洪法,讲真相吧!”

因我是一个很有主意、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的人。我和他俩多次辩论,他们仍然耐心细致的给我讲述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原因,他俩的经历。几天的讲解,我终于被他们的善举和讲述的道理所打动,我说:“把你们的书给我看看吧。”他俩高兴的双手捧着《转法轮》送给我,那一瞬间我看到他们的眼里含着眼泪。我也双手捧着《转法轮》放到胸前,默默的问我信的佛教中的“师父”(其实那时大法师父已经在管我了):我该不该看此书?因我知道不二法门。

看书的当天晚上,我从天目部位看到金光闪闪的卍字符,第二天我把看到的景象告诉他俩,这回他俩激动的流着眼泪笑了,说:“小姨,你缘份太大了,这是师父鼓励你,让你修大法。”

第二天晚上,我做梦又看到了我的周围有很多很脏的东西,把我恶心醒了。我又把此景告诉了他俩,他俩说:“那都是低灵,很脏,现在根本没有真佛管你,师父点化你快点扔掉,走入大法修炼。”

在看书过程中,我很难受,看几页就困,迷迷糊糊的睡,那时我不懂这是干扰,只觉得奇怪,可再难受,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告诉我尽快把《转法轮》看完。当我用了二天半时间看完后,我强烈的感觉到这本书太好了,这就是我一直要找的。我信佛教这么多年,去了很多寺院,也没找到修炼的方法,这回终于找到了。

在这过程中,我至今难忘的一件事是,有一位同修冒着大雨到我外甥女家,高兴的说:“我们终于拿到师父的新经文了。”他象取宝一样从贴身的上衣兜里掏出来之不易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当时正是邪恶迫害一周年,环境非常恐怖险恶,大法学员家都被邪恶蹲坑监视,随时都会有被绑架迫害的可能,上网很困难。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他们对大法坚定的举动深深打动着我,更加坚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念。

暑假度完了,我需要带大法书回家,可是无论坐什么车,路上都有邪恶检查,外甥姑爷担心我,毕竟我刚得法,问我说:“小姨,路上有邪恶检查怎么办?”我毫不犹豫的说:“没事,你放心吧,要书没有,要命一条,我会用生命保护的。”他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带着法回去吧,祝你一路顺利。”

我带着大法书和炼功带坐上了回家的长途大客,我早已忘记有邪恶检查之事,心中只是高兴,庆幸自己得到真法了。在车开出四个多小时的途中,突然停车,我才想起来,难道这就是邪恶检查的吗?因为他们穿的都是便衣,我想大法这么好,邪恶不配检查,他们在车上站了一会,就下车了。我问司机他们是干什么的?司机说:“他们有病,上车检查法轮功的,抓人的,今天不知为啥,没检查就下车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这位一心想修大法的新学员呢!

回家后,虽然在外甥女家学炼了几遍功,可是有些还是没记住,怕炼错,想找当地的同修帮助,可是我不知道谁是炼法轮功的,由于邪恶的迫害,根本看不到有炼功人的地方,我很着急。

后来终于有一个常人告诉我,对面楼有一个炼功的,在迫害前她在小区炼功,现在已好久没看到了,不知道现在炼不炼了。我想方设法联系到了她的丈夫,我说:“大哥,我想见一见你家嫂子。”她丈夫难过的说:“她没在家,被关在看守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听到同修被迫害,我很难过,我的心凉了,沉了,好容易找到一位同修,还在非法关押中,我只有耐心等她回来。

一个月后她被释放了,我找到了她。在她身上,我又看到了大法弟子的伟大,在那样严酷的迫害下,她还是那样坚定,不屈不挠,真了不起。我和她说明来意,她高兴的说:“恭喜你,我们共同努力,共同精進,共同提高。”我说:“好,我们一定坚修到底。”

助师正法救人急

有一天,我到这位同修家切磋,有一同修来送东西,因我是新学员,有些事需要我回避,我也非常理解,那位同修走后,我说:“如果大法的事,我也可以做。”同修说:“做真相你敢吗?”我说:“敢,我都后悔得法得晚了,希望有更多的世人早日明白真相,得到真法。”同修说:“那我们今天晚上去发真相资料吧。”我说:“别等晚上了,现在就去吧,我在医院工作,了解医院的情况,咱们到中医院去发吧,每个病房只给一份,病房的患者和家属就会轮着看,抢着看,给多了浪费。”

我俩分步行动,我从顶楼往下发,一个病房不落的全发一遍。我们又来到一条商业街上去发,我给每个做生意的人讲真相,讲完后我说:“你现在不忙,再给你一份真相资料看看吧,这份真相很珍贵,你一定要珍惜,对我们每一个生命都很重要,看完后不要丢弃,把他送给你的家人,亲朋好友,这不是一份普通的真相,是与我们每个生命息息相关的真相。”他们都很高兴的接过真相,表示感谢。

这时同修招呼我:“你看那里。”我向她指的方向看去,其实她是告诉我那里有警察,注意安全。可我没看到警察,只看到还有一位烤羊肉串的人没接到真相,我拿着真相过去,递给了他。等我回到同修身边,同修说:“我还以为你认识那位警察呢!警察就在那人身后,你给真相资料的时候,他把脸转过去打电话了,你给完了,他又转回来了。”我说:“我没看到警察呀。”我再仔细看,原来有好几个戴红袖标的巡警在巡逻。由于我救人的心很纯净,在师父的呵护下,一个下午我讲真相发真相资料,那一条商业街的商人都在听真相、看真相,那些巡警都被抑制了,很平静,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安全回家了。

因为我刚得法两个月,原来每天打坐腿疼的全身出汗,可是这天晚上,我打坐一个小时,腿一点没疼,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慈悲鼓励。

还有一次,我去发真相资料,被居委会主任跟踪、举报,她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找人,那时还没有发正念口诀,我只有一念:我是大法一粒子,你看不到我,也抓不着我,发真相救人是正事,没错。我从楼道往外走,她说:你站住。其实她已经被我的正念抑制,只会软弱的说你站住,没有任何行动。我还是这一念:我是大法一粒子,你看不到我,也抓不着我。我继续往小区外走,小区门口有一条笔直的东西大道,我背着资料往西走,就听她说:“你别往西走,往东走,西边有人抓你。”我想人说的和神说的是相反的,不能听她的,我继续往西走。这时警车从东边追过来了,我还是那一念:有师父保护,我是大法一粒子,邪恶看不见我,也抓不着我。结果警车被抑制的就是开不快,我在前面走,警车在后面追,始终距离一百米左右,恶警在警车里开开门急得直喊:“你站住!站住!”我没有慌,没有怕,正念脱险了。

事后我悟到,虽然我得法时间短,学法少,悟到的法理更少,但只要我有一颗纯净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都会逢凶化吉,一切都是假相,都是考验。

难中不忘救警察

在我得法四个月的时候,我参加了一次法会,这也是我得法后第一次参加同修的交流法会,主要交流师父、大法被冤枉,弟子進京护法的事。同修问我去不去,我说:“我很想去,可是我得法晚,学法少,怕做不好,给大法抹黑。”同修鼓励我说:“你心那么纯净,师父会帮你的,没问题,你去吧。”我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打真相横幅,被绑架到朝阳看守所。

一次提审,我听到了隔壁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声,森严恐怖,我求师父加持我,我要给提审我的警察讲真相,救度他,不能让他犯同样的罪。我被提审时,我对警察说:“你听隔壁的声音多难听啊!我不希望你和那个警察一样,我并不是怕你象他那样对待我,我是真心为你好,虽然我们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认识的,也是我们的缘份,我珍惜属于我的每一个缘份,大法弟子是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政府为什么打压,是因为江××一个人的妒嫉,发动了这场迫害,利用全国人为他一个人卖命,当时中央七个常委有六个常委不同意迫害法轮功,他们到民间调查过,炼功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在短短几年内就有一亿多人在炼,而且已洪传到世界。我希望你多多了解真相,免得犯下无知的大罪,我和你说这些不是为了我们自己,完全是为了你,不要为江××当替罪羊,真到老天清算那一天的时候,别跟着一起遭殃……”最后警察说:“我明白了,谢谢你,我会有选择的做好我的工作的,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祝你早点回家,与家人早日团聚。”

在北京朝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由于進京上访的大法学员太多,他们把我转移到邯郸第一看守所。有一次我被非法外提,我想不能错过这次讲真相的机会,开始他们对我很凶,给我戴脚镣,我面带微笑的跟他们说:“希望你们不要对我这样,你们想想,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何罪之有?那么我们国家要那个信访办有何用?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不加思考的执行了错误的命令,到真相大白那一天,你怎么办?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这样坚定自己的信仰,难道他们都是傻子吗?你们可以换位思考一下。”我不断的给他们讲,他们在改变,我说:“麻烦你们把脚镣子给我拿下去吧。”其中一位警察说:“我来拿。”有一胡姓女警说:“你气质、形像这么好,为什么炼这个,炼个别的也行啊,这么好的一个人被关在这里受苦,多可惜呀。”我说:“你现在看我这么好,在四个多月前,我不是这样的,我身体有病,吃了很多药,也没好,身体不好,心情就不好,形像更不好,通过学大法,短短几个月全都改变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太好了,我为什么上访,就是因为大法救了我,来说句公道话,就被抓起来,遭受了这么多苦。”胡姓女警对其他三位警察说:“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行了,你们去忙别的去吧。”那几人走后,她开始毫无顾虑的问:“法轮功真这么神吗?”我说:“如果不好为什么这么多法轮功学员上访,我才炼几个月就受益这么多,那些修炼多年的老学员知道的更多。”她说:“功怎么炼,我心脏、肾脏都有病,能炼好吗?”我说:“你一定到法轮功学员家里搜过大法书吧?”她说:“是。”我说:“你千万别弄丢弄坏,那是一本本的天书,他能使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你先拿回去看书,然后再找当地法轮功学员教你炼功,他们会无条件的帮你,因为我们师父告诫我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一切为他人着想,你如果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很快就会象我一样健康。”她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我们抓法轮功错了,以后我一定不迫害法轮功了,我也炼。”

这时又進来一位年轻男警,我向他点头微笑,我说:我可以和你说几句话吗?他笑着说可以,我开始和他讲真相,此时胡姓女警故意避开出去了,怕影响男警听真相。很快,男警也了解了大法真相,并且唤起了他内心最本真也最善良的一面,我说:“你搜过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吧?”他说:“搜过。”我说:“你还有吗?”他说:“有,都在我的卷柜里。”我说:“能让我看看吗?”他说不行,让别的警察看见就完了,我说:“让我看一会儿就行,我都近一个月没看到大法书了,你知道吗,一个修炼人尤其是象我刚刚走入大法修炼的,如果没有法做指导,就象一个不会走路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爱护、培养一样,我非常想念师父,渴望学法……”男警被我对师父、对大法的诚心所感动,他说:“那好吧,你跟我到我的办公室吧。”他拿了一本《转法轮》递给我,我也因此在得法五个月久违大法二十几天后,再次拿到了比我生命还珍贵的《转法轮》。那一刻,身陷囹圄的我,手捧《转法轮》贴在胸前,仿佛身体和心灵都在震颤,不能用言语形容的感激和喜悦。颤抖着翻开《转法轮》,入目便是师父庄严而慈祥的法像,我低头看着,师父对我温切的微笑,我眼泪奔涌而出,几乎不能自持,象是漂泊无依的柳絮终于找到了依靠,幸福的忍不住哭泣。一瞬间,一股强大的能量流温热而迅猛的自上而下,灌透我的全身。我泪水滴滴成串,心里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定和平静。警察看到我在流泪,他好象明白了我此刻的心情,说:“你别难过了,我们走吧,别让别人看见。”我说:“你可以把这本书送给我吗?:他说:“不行,一会你还得回看守所,会让他们发现的,希望你能理解。”我只好依依不舍的把《转法轮》还给了他,我说:“你一定要保护好。”他说:“我一定锁到卷柜里保存好,今天我受益匪浅,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了不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顺利的度过了这一难关,也让被邪恶利用不明真相的警察明白了真相得到救度。

正念正行师尊护

二零零二年四月,邪恶疯狂的对全市大法学员大搜捕,我被迫流离失所到了山东,参加了电视插播讲真相的项目。由于买耗材的同修被犹大出卖,我们项目组的同修陆续被绑架,我也被绑架到了威海看守所。邪恶最怕的是利用电视插播的方式让更多世人明白大法的真相,他们认为这是重犯。当时我们有的同修也把做电视插播看成是掉脑袋的事,认为只要是做插播的被绑架就会被如何如何。犯人也说,这里的“转化率”百分之百,迫害大法学员很残酷,直到“转化”为止,实在“转化”不了的就送王村洗脑基地。

我是从根本上不承认的,这是证实法,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救度众生的大事,警察是被邪恶利用的,是可怜的生命,是急需救度的生命。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做宇宙中最正的事,邪恶不配迫害我,不允许给我提“转化”二字,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我向内找修自己,同时我悟到:必须时时刻刻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脑中只允许想:讲真相、发正念、背法,其它什么都不能想,只要有一点点人心,怕心,邪恶就会马上扩大我的执著,钻空子,利用不明真相的警察迫害我。我们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我身为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绝不能因为我的人心和执着导致众生犯罪,点点滴滴都要做好,而且我一定要快点出去,还有很多众生需要我去救,还有很多正法的事需要我去做,我必须早点出去。

有一次,大约有七、八个警察拿了一堆刑具准备对我進行迫害,我心生一念:我这条命交给师父了,请师父加持弟子,我要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当我的正念一出,感觉自己很高大,他们很渺小,一点怕也没有,我往他们中间一站,用手指着他们说:“你们一个个都是五尺的汉子,犯得上动这么大的干戈对待我这个弱女子吗?我们一无冤二无仇,你们为什么要对我这样,不就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吗?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吗?你们全上江××的当了,他利用你们迫害这些无辜善良,让你们干天大的坏事,犯大罪,法轮功非常好,我是亲身受益者,我有权利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他是无价之宝,希望你们斟酌,多多了解法轮功真相,不要犯天罪,善恶有报是天理,谁记住‘法轮大法好’谁受益,是谁的福份,这福份是用语言很难描述清的,只有亲身去感受,才能体会到他的价值……

在这过程中,我早已忘记自己的存在,只知道自己在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在师父加持下,脑中的智慧象流水一样往外流,他们都在默默的听,那些听明白后的警察渐渐的喝茶水的喝茶水,抽烟的抽烟,陆陆续续的都走了。这时从远处过来一位毫无相干的警察,“啪啪”打我两个嘴巴子,我感觉象拍皮球一样,离我好远,“嘭嘭”两下子,一点也不疼,我发出一念让他现世现报、手疼,结果他背着手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由于我的正念,师父的加持,避免了众生对大法犯罪,制止了这场预想对我的无理迫害。他们把我锁在铁椅子上,坐在露天的大厅里,凌晨十二时换岗,正好是打我两个嘴巴子的警察值班,我说:“你过来,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打我吗?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打我两个嘴巴子,我不恨你。”他说:“你为什么不恨我。”我说:“我们师父告诉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做到真、善、忍,你是不明白法轮功真相才这么做的。在道德极其败坏的时期,法轮大法洪传能是偶然的吗?而且我们的师父早已把大法洪传到世界各地,在其它国家法轮功非常受欢迎,唯独我们国家疯狂迫害,所以我建议你深思,了解了解法轮功真相,如果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一定认真看,那可是大法弟子用省吃俭用的钱制作、无私奉献给每一个人的。以后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迫害法轮功弟子,善待大法弟子,呵护善良,你会有福报的,同时你也在造福于你的子孙后代。”他说:“你累了吧?”我说:“只要你能明白能得救,这是我的心愿,累不累无所谓,你也回去休息吧!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他说:“我记住了,谢谢你。”他拿了一个装满东西的袋子放到铁椅子上,说:“你趴着睡一会儿吧。”我就觉得头往袋子上一趴,一闭眼一睁眼天就亮了,这一觉睡的很舒服,已是早六点多钟了,感觉就象一瞬间。警察在门口站着,我观察他得没得救,如没得救我还得给他讲,因为他们快到换岗的时间了,他想把袋子拿下去,又有点不好意思,不拿下去又怕别的警察看见,我主动说:“请你把袋子拿下去吧,谢谢你,我和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他说记住了,我说:“祝你好运,再见!”

到了白天上班时候,警察让刑事犯看着我,刑事犯说:“她真吓人。”我说:“怎么了?”她说:“你看你的腿。”我低头一看,因我穿的是裙子,整个腿和脚密密麻麻全是红点,没有一点好地方。我说:“没事,这可能是蚊子咬的。”可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我知道因为我做对了,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

后来,我家乡所在地市局派了三个警察来认领我,我发出强大的一念,让他们认不出来我,他们又给我照像,我想他们照不上,让他们赶快离开这里,去游山玩水去吧,结果他们向市局反映的情况和市局说的正相反。几经周旋,他们说:“这人来路不明,我们不能管也不能要。”他们走了。

第九天的下午,关押我的警察说:“你走吧。”我还以为他们又要把我送到哪里,我无目地的往前走,回头一看,我已在大墙外面了,原来他们把我放了。当时我就哭了,我和师父说:“师父谢谢您!在您的呵护下我回来了,以后我一定修好自己,不让邪恶钻空子。不管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跟师父修到底,跟师父回家,这地方再也不来了。”

瞬间我悟到:如果我们都正念正行,有师父保护,邪恶是不敢非法关押我们的,好坏出自一念,因我不承认做电视插播是掉脑袋的事,九天正念闯关了。我们同时被绑架的有五人,其他四人都被非法判刑,最多的被非法判刑十八年,至今还在非法关押中。

时至今日,我以一种感恩的心态回顾这一路走来的风雨兼程,忍不住泪流满面,为我所有的不寻常,为一切师父替我承受的,也为了心中满满的感恩和不能抑制的幸福感。可贵的同修们啊,我们每个人都是这宇宙间顶天独尊的神,只要我们念正就能正宇宙中一切不正的,所以在这万古机缘的时刻,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尤为重要且严肃!只要正念正行,也一定要正念正行,我们就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和佛法的洪恩浩荡中做好师父合格的弟子,完成兑现好我们来时的誓约!

谨以此文勉励所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珍惜这宇宙殊荣,走好走正最后的路。最后以一种无法言表的心情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们定不辱使命,望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弟子们一定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伟大殊胜的称号!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