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伙德国妻 两种文化一个信仰(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报道)一位中国小伙子,娶了个美丽、勤快的德国太太,他们和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一起生活在风景如画的德国海德堡。谁都觉得这个名叫陈源的小伙子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而陈源自己觉得最幸运的是,他和妻子、他的母亲以及岳父母都炼法轮功,这个古老的中国修炼功法让来自两个文化背景的家庭成员之间能够宽容相待、和睦相处,还在家人危难的时候无私伸出援手。对于陈源来说,这比物质上的富足更加重要。

陈源今年三十岁出头,这个来自北京的小伙子在海德堡一家四星级酒店里的地中海风味餐厅里当厨师,那里的工作人员中只有他一个中国人,客人也都是西方人。他很喜欢这份工作,看到自己做的菜能够给客人带来愉快时,他就很高兴。在德国,厨师有五个级别,从专业学校毕业后要从最低的第五级厨师开始做起。陈源四年前毕业,现在就已经达到了第三级,而且是从五级直接考上了三级,在同等年资的厨师中算是非常少见的。他不仅做菜用心,而且待人诚恳、守时、有责任心,上级对他放心,同事们也愿意和他一起工作。

图片说明:中国小伙子陈源(左二)和妻子卡罗琳娜(左三)、儿子约纳斯(左四)、女儿露西亚(右二)、岳父胡伯特(右一)、岳母埃迪特(右三)以及自己的母亲徐幼林(左一)在德国海德堡的家门口合影。
图片说明:中国小伙子陈源(左二)和妻子卡罗琳娜(左三)、儿子约纳斯(左四)、女儿露西亚(右二)、岳父胡伯特(右一)、岳母埃迪特(右三)以及自己的母亲徐幼林(左一)在德国海德堡的家门口合影。

陈源和妻子卡罗琳娜(Caroline)、两个孩子、母亲徐幼林、岳父母和他们的小儿子住在一栋带花园的大房子里,三代八口人、两种文化、两种语言,生活中难免有摩擦,但是八个人都修炼真、善、忍,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问题,所以看似不容易处理各种关系的大家庭却非常和睦。

跟着母亲炼功

九十年代中,陈源第一次接触法轮功,当时他在中国,才十四岁。 “我当时就是觉得《转法轮》里的话非常对,比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等,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所以就跟着妈妈一起炼。”陈源说。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面对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诽谤,陈源的想法很简单:这么好的功法被迫害,肯定是不对的,做好人肯定是对的。以前的炼功环境没有了,但是陈源心里对“真、善、忍”的正信并没有失去。

在德国开始真正修炼

因缘际会,中学毕业后陈源来到德国读书,那时正是二零零零年初,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非常厉害的时候,在德国,陈源又接触到了法轮功学员,从新开始读法轮功的书,参加法轮功反迫害的活动。

“二零零一年,我和海德堡的学员一起去法兰克福书展,我们在那里有一个摊位给来看展会的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从那里回去的路上,我突然从心底里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要炼法轮功。”陈源回忆道。那时陈源已经不是当初跟着母亲一起炼功的懵懵懂懂的十几岁孩子了,他已经二十岁了,是个成年人,有自己理性上的判断。从这一刻起,他真正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在营救母亲的过程中成长

二零零三年四月底,陈源的母亲徐幼林在北京外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抓走,后来被非法关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一年半。在这期间,陈源、他的妻子卡罗琳娜一家,还有其他德国法轮功学员们向德国各界呼吁营救徐幼林,许多德国民众在征签表上签名敦促德国政府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徐幼林。德国政府在一封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写给法轮功学员的信中说:“德国总理在访华期间也曾向中国方面提到徐幼林的事情。”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徐幼林被释放。之后在德国政府的帮助下,她得以离开中国到德国和儿子团聚,并定居德国海德堡。

在营救母亲的过程中,陈源也在成长,从自己炼功,到营救母亲,再到关注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一步步成熟起来。陈源在他母亲被释放时曾接受明慧网采访,他说:“在揭露非正义时,公众的关注是十分重要的。我的母亲只是成千上万无辜被捕的法轮功修炼者之一。她的被释放是迈向正义的一步。我们呼吁所有的世人帮助结束这场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

用“向内找”化解夫妻矛盾

对于一个三十岁出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来说,“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发生矛盾的时候。学会“忍”对于陈源来说也是一个过程。“我从法轮功里学到了,遇到矛盾要先冷静下来,不管对方多么激动,自己都要保持冷静,不动气,不去激化矛盾,同时还要看自己有什么问题。”陈源说。

陈源的妻子是德国人,小家庭中有两种文化,互相撞击,难免有想法做法不一样的时候,卡罗琳娜说:“以前我们俩人之间经常有矛盾,但是当我不去埋怨对方,而是看我自己的时候,总是能看到自己的问题,就好象我们师父说的那样,即使你觉得你是有理的,你也要找自己的问题。比如语气是否不好,是否带着气说话,是否没有顾及到别人的感受等等。我总是能看到我自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这种心态可以将和谐带到家庭里来,而且对方也会发生正面的变化。夫妻之间即使有意见分歧,也不会产生矛盾了。”

“真、善、忍”化解了母子之间的结

陈源的妈妈徐幼林现在就住在陈源一家的楼上,提起儿子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她说“都很满意,看到儿子一家开心自己也很开心”,母子之间的关系很融洽。但是,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徐幼林的想法可是和现在有天壤之别,那时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很紧张。

和很多同时代人一样,徐幼林年轻的时候因为政治运动而没有能够上大学。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她刚上初一,人生最好的学习时光都荒废在了文化大革命里。徐幼林觉得,自己没有能够上大学是终生遗憾,所以就把希望放在了唯一的儿子陈源身上,因为望子成龙心切,就要求孩子学习好,对孩子非常严厉,经常打骂,觉得自己是为了孩子好。“因为那个时候自己身上有太多的党文化的因素,所以就只看陈源的缺点,批评他,看不到他优点,即使看到了也不会表扬的,把陈源的自尊心都打掉了。”徐幼林带着不无遗憾的口气说。

陈源十四岁的时候,徐幼林开始炼法轮功,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的行为,知道了教育孩子不能生气。而且从法轮功的道理中她也明白了,凡事要顺其自然,“人各有命”,不可能人人都上大学。这样,她不再打骂陈源,对陈源苛求的心也改了,给了孩子一个宽松的环境,母子俩人的关系修复了。

修炼让徐幼林看到了自己以前做的不对,也看到了儿子的优点,她感慨道:“儿子为人宽容,对我很尊重,我以前对孩子态度很不好,心里很歉疚,可是儿子一点儿都不记恨。”

德国儿媳和中国婆婆

今年三十二岁的卡罗琳娜修炼法轮功已经十四年了。她的中国婆婆就住在他们楼上,卡罗琳娜只会几句中文,婆婆只懂几句德文,两个人语言不通,习惯也不一样。卡罗琳娜说:“有的时候我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她怎么这么做?心里会有不舒服,但是想到要从对方的角度想问题,也就是要用善意去思考,就比较能够理解了。”

她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夏日的傍晚,外面有些凉,卡罗琳娜的小女儿在花园里玩,当卡罗琳娜从房间里出来时,一眼就看到女儿穿着一件睡衣。卡罗琳娜很不习惯,因为德国人从来不穿睡衣、拖鞋出去,即使是自家的花园里也不可以这么随便。看到女儿穿着睡衣在外面跑,她马上就想到应该是婆婆给女儿穿上的,觉得心里有些不高兴了。“我心里不高兴的时候会问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了?” 卡罗琳娜说。她转念从婆婆的角度一想,心里就释然了:中国人的习惯不一样,有的人穿着拖鞋在大街上走,在自家的花园里当然也会随便一些,不能拿德国人的习惯来要求。

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小事情,虽然很小,但是如果不能化解的话,天长日久也会有积怨,造成矛盾,但是徐幼林和卡罗琳娜都本着善意的态度看待对方,婆媳之间没有留下什么芥蒂。

教育儿子中的修炼

教育儿子约纳斯(Jonas)也是对卡罗琳娜的一个考验,约纳斯今年就要上学了,是个很活泼、很有自己想法的男孩子。“他是一个特别爱对别人说不的孩子,你说东,他一定往西去,有时候我真的无法保持耐心,他大声叫唤的时候,我也忍不住对他大声说话,他就更不听我的了,更别提教育他了。事后我会后悔没有做到忍,会在下次争取做好。慢慢的,他大叫的时候,我就能保持冷静了。”卡罗琳娜说。

希望再回中国

卡罗琳娜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在中国和自己的家人、朋友一起公开炼功,同时不用害怕被抓。十年前,卡罗琳娜和父亲、妹妹一起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大陆法轮功学员和平请愿,之后被警察非法逮捕,还被警察踢打。在去天安门之前,他们参观了北京颐和园,这个地方给卡罗琳娜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说:“下次我再去中国的时候,我希望能在颐和园里炼功,我非常喜欢那个地方。”

当然她首先要去见见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公公。孩子的爷爷不仅从来没有见过儿媳妇,而且也从来没有见过孙子和孙女,六岁的孙子经常和爷爷通电话,但是还不太能够想象电话里“爷爷”这个声音的背后是一个真人。

卡罗琳娜和陈源都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可以再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又可以在北京的公园里自由炼功。陈源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现在不是‘多行’,而是行的‘太多太多’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行为都已经超出了所有人能够想象的罪行的范围。现在已经到了‘天灭中共’的时候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在中国堂堂正正地见到以前的同修,可以一起重新在公共场合炼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