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讲法

(李洪志,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于美国纽约)
 
  (全场起立热烈鼓掌,师父几度挥手示意大家坐下。)

  大家好!(众弟子:师父好!)大家辛苦了!(众弟子:师父辛苦了!鼓掌)我看我还是站着,大家看的清楚。(众弟子鼓掌)和大家好久没见面了,大家也想看清楚我,我干脆还是站起来。(众弟子笑、鼓掌,师父合十回礼)

  每年一次纽约法会,都来很多人。剧场有限,所以装不了这么多人。我已经告诉他们,以后再开会,咱们找体育馆。(众弟子笑,鼓掌)

  说辛苦,大家确实辛苦。正法嘛,这么大一件事情,是史无前例的。其实啊,历史上,任何一次文化上比较突出的那些事情,还有不同时期的修炼人、觉者表现出来的状态,都是给大法弟子参照、给大法洪传奠定基础的。也就是说,从古到今,都是为了这件事情。再说明确点,其实这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就是在直接的奠定着最后这件事情。那么这么大一件事情,大家想想,它涉及到整个宇宙众生是不是能够得救、一切都不行了的时候能不能够挽救这一切。宇宙正法没开始之前,谁也不敢确定这件事情能不能成。我当初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很多神也都是这么想的。它们经常对我说“祝你成功”,话中都是有话的。也有神告诉我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它们也看到了这件事情艰难到什么程度。

  其实修炼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那是宇宙从组中、正负生命之间激烈的反映在常人社会的表现,也就是说,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中的恐怖,大法弟子坚持正信反迫害中救度众生,这只是在巨大宇宙正法过程中世间上的那么一点点表现。其实这件事情是非常的巨大的,壮观的没法用语言来形容。宇宙在从组,各个空间都在做,各个空间都有不同空间的表现形式。新旧的冲突,善恶的冲突,表现着众生不同的态度,人世间只是这一个空间的表现。过去我跟大家说,我说大法弟子修炼的好坏,决定了救众生的力度,也决定了在世间配合正法的成败。其实各个空间在正法中都配合着、也都同时在做着,正法進程是统一的。人只能看到大法弟子在世上所表现的情况。在其它空间反映出来的状态就不同了,那是直接面对生命的解体、生命的存亡,与宇宙、天体的更新过程,那是非常惊心动魄的。因为人才能修炼嘛,大法弟子不管承担多大的使命也是人在修炼,因为人在做,所以绝大多数看不到这些,个别的只能看到很小的局部,只能是在其状态中,在人的这个特定的状态中,感受邪恶的压力,在魔难中做你该做的。

  那么从历史上看,如果是这么大一件事情,大家想想该做什么样的准备。其实安排的很详细了。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怎么走他的路,遇到了不同的情况,怎么進、怎么退,然后出现了不该有的状态的时候怎么办,都安排的非常详细。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生命来讲,得自己说了算;你想修、你想要、你想做,你不想做、你不想要,那都是个人说了算,所以这就很难了。一个大法弟子修炼的好和坏,你能不能完成你史前的誓约也是一样,作为一个常人来讲,面对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面对一个用国家的全部机器开足马力的打压、全部媒体都用来制造谎言、诽谤大法与大法弟子,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人嘛,他觉的就是应该相信政府的,特别是在中共邪党一贯用谎言掩盖丑恶、用虚假来烘托“大好形势”与假英雄人物的邪恶政权,在长期的造假欺骗中,中国人真的是很难辨别真伪。从另一方面讲,旧势力认为,宇宙不行了,人也不行了,罪业大了的人就得在这迷中、在谎言中走出来才行;人人都跟着邪共推波助流了,那么人就得承担那一切、承受那一切;走出来你就走出来了,走不出来就淘汰你。其实这一切,你别看在世上表现的这么邪恶恐怖,人都觉的事件很大,其实它还只是宇宙正法中一个小空间的表现,巨大天体从组中那么一小点的事。这还是严格的严肃的正法中的网开一面,救人中能够行的人就行了,不能行的就不要了。

  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已经看到了,现在的这个形势在急速的变化,这也是宇宙正法的情况在世上的反映。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从上界不同空间压下来的那些邪恶的东西,和那些个它们不同的空间中、各个宇宙中要淘汰的东西都压下来了,叫你来消,这就给大法弟子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太邪恶恐怖了,你们都走过来了,事情过去了你们也都知道了,师父也不用去形容它。再加上中共邪党的恶毒,配合在一起,这个压力也是史无前例的。但正法中的修炼标准,更新后对那些神要达到的标准是严格的,这一切是新宇宙的标准要求。可是没被正过法的生命它们会用过去宇宙的法理行事,用它来衡量大法弟子。它们觉的你能达到它们认可的标准,那些生命心里才能平衡,才允许你不被干扰的走上来,才认为你有资格救它。其实那些不同层次主宰宇宙的王也在用旧的标准阻挡着正法,觉的自己心里平衡了达到它设的标准才叫你通过,有的它们也知道自己也在被正法之中,也有的它们认为自己是最高的主宰,它们也有的不认同正法的要求。认同不认同它们都不知道正法后什么样。层层众神也都是这样的状态,层层也都是这么想的。如果它觉的“不行、不够标准”,它就会用它的能力直接毁掉它能力范围内的不够其标准的一切,包括正法的情况,实际上虽然它们没能力真的干扰了正法,但它会起阻碍作用,不管它能不能做了什么,但是它会去毁。其实发生了无数次这样的事情,没能毁了正法与大法弟子,也没能毁了人类,没有能阻挡了正法,却带来很多麻烦。这些麻烦会反映到世间来,成为干扰。这些事情一直都有。

  如果大法弟子没做好,对自己的修炼标准放低了,它们那些旧的高层生命层层层层的那些个无量无计的神、那些无数的王,都这么干的话,大家想想,那将给正法制造多大的难度?清除中那些神、王被解体的同时,它们管辖范围内无量无计的众生都不能得救。如果整个天体都是这样,那就都不能得救。这就是正法与大法弟子碰到的难度,反映到世间就是各种麻烦。大家想我们师父有绝对的本事,正法中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了。可是你们有没有想到,要拯救这一切,被救者要不自愿是不算的,强制去做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强制的改变就等于是从新再造一个生命,再造是轻而易举,救度一个生命才是最难的,再造太容易了。

  大家知道,那个释迦牟尼佛不是讲嘛,佛一念就可以生成一个世界,里面有无量的众生,因为在他的范围之内他就有这么大的力量,从他所在层次的最微观到最大颗粒的能量都有,也有那么大的密度,从小到大,各个层次同时做,组成他世界的一切能力都有,造就什么包括生命一念即成。那在正法中也这样做的话,就等于是再造一切了,原有的就不存在了,也不是正法救众生了。你要想挽救它,那什么叫挽救啊,你就得让它自己愿意改变才行。宇宙与世间这一切都不行了,要救这一切,这有多难哪。所以有的时候你们碰到魔难时,有人就在想:为什么这么大的魔难哪?师父把这个难拿下去不行吗?我也这么想过。我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很严重的情况下正念又不足,真的想把难给你们拿下去,可是拿下去关就没过去,该承担的也没做到,修炼也没上来,什么都拿下去那就什么也不算了,也就啥都不是了,也不算是修炼人、也不算是大法弟子了。而且每个人也都是从生生世世的轮回中带着满身的业力在转生,虽然生生世世师父在管着,可是那个业力也是不小的。如果在历史上自己还有过什么愿,或者欠下过什么东西,或者是曾经有过什么麻烦,这都是很难解的,都得解,都得去做,那么这些事情做起来就非常的难,修炼中很多的苦都是这些原因造成的。救一个生命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事。

  但是呢,无论怎么难,被救度的生命在被救前怎么干扰与设难,大法弟子是有自己的路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否则的话,带着各种执著、人心,那么在这条路上就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麻烦,麻烦挡着自己过不去。其实走不正路,一个是业力的原因,其中包括生命背后带着的麻烦,各种恩怨、誓愿,与各种生命的连带,等等;一个是自己人心的执著。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维方式,认识宇宙真理是有难度,甚至认识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为与世间普世的价值是相抵触的。很多不良思想认识不到怎么办哪?只有按照大法做。

  以前我跟大家讲过了,现代的中国人都是历史上各个民族的王、各个时期的王,在宇宙中从天上下来的层次很高的那些王,都转生到中国去了。他的得救会使他所代表的背后那些无量无计的众生得救。那就不简单了。他一个人得救,要救那么多,这业力谁来消?这个关他怎么过?他怎么做才能使那些个旧势力少钻空子,怎么样才能使宇宙不同层次的旧法理、旧的观念下的众生众神服气,怎么能够使那些被冲击的生命心里平衡、允许你走过去?这就很难。师父说过,“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你正念足了,谁要敢做什么,那咱们在理上,师父什么都能解决。你自己做不正了,那师父怎么办哪?你说你自己做的不对,师父把它们清除掉,这能行吗?你没做好,有魔难就销毁掉,那我们还救谁呀?不行的。

  不管怎么样吧,我刚才讲了,虽然它是旧理,虽然它已经什么都腐败了、不行了,它还有一个普遍的理,地上的人叫普世的价值,在天上,整个宇宙它是有普遍的衡量标准。它们都不认可,师父把它们都清除了,那咱们救谁呀?难就难在这。我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要求标准去做,管你什么旧的东西,一路这么做过来,可能救不了任何生命,都除掉了、都炸掉了。就是为了要救它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大法弟子走的路才这么难,我们遇到的这些魔难,都是为了能使那些众生得救。既让它们觉的满意:大法弟子可以走过去,又能把它们救了。不管你怎么认为,宇宙层层层层的生命都这么想。层层都有王,层层还都有主。巨大无比的宇宙生命,无量无计,你们想象不到它有多大,层层都在起着这样的作用,层层生命都这样看问题。大家想想你还得救它,你怎么办?师父可以把它清除掉。清除掉了,啥都没有了,走过去了,一个生命也没救,到下一站还是这样,谁反对?清除掉,走过来了,一个生命也没有了。如果一路都这么走过来,咱们不就是把这一切都毁了吗?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自己的路你才能救了众生,才能在救众生中走过去,就这么难,救众生的难度就这么产生的。有些不知深浅的人说要救众生,其实什么是救众生都不知道。

  但是不管怎么样,大法弟子能把众生救了,你就了不起。是,大法弟子一路走过来,在正法中救了上亿的世人,非常好,师父觉的很满意。很多大法弟子承受的也非常的巨大,威德也大,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大?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他被迫害的这么严重?也可能是在为很多他背后的生命承受,他要保护的、他要救度的太大太多,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因素和他要救度的生命的因素所致,业力或者是承担的历史因素太多,也许还有解不开的积怨,还有完全解不开的死结,有的只能用人的生命来换取,所以才造成了在被迫害中这种复复杂杂的形式。有些是旧势力干的,被干扰中师父也是在将计就计,无论怎样师父有师父的标准,旧势力干的都得偿还。

  我以前跟你们讲了,三界内的一切都是为了正法而存在,就包括那些个承认大法也好、不承认大法也好,众生都知道在正法,但是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大。特别是那些个王啊、主啊,那个觉的自己很大的,它们都没有想到在它们背后还有无量无计的宇宙存在,它们都觉的自认为伟大,所以它们才敢干,这样就造成了非常大的难度。不管怎么样吧,大法弟子救度了大量的众生,正法走到了最后。再往下走下去,大家也看到了,邪恶的力量已经不够用了,旧势力用来考验大法弟子邪恶的环境,与在邪恶的压力下救度众生的这个环境,渐渐的就要失去了,因为邪恶已经不够用了嘛。旧势力认为达不到考验大法弟子和考验世人的力量了,那也就不算了,师父利用旧势力的干扰叫大法弟子救众生也结束了。没有被救度的,在这个期间大法弟子讲真相不听的,或者是讲了真相没有明白过来的,那也就没有机缘了,过去就过去了,下一步那很快也就要开始了。

  历史会在哪一天结束,无论怎么也不会被拖延,只能在具体事情上或者过程中出现变化,没做好的事会影响后来的事情,总的那个时间是拖延不了的,这不是师父慈悲不慈悲。其实到最后救度的、从组的一切不是我要的或达不到标准,做完了也白做,也都得毁。不能够逾越那个时间,对于没能被救度的生命,那也就只能是那样了。

  当然说到这儿哪,大法弟子可能觉的以前有许多事情没做好,留下了一些遗憾。肯定是这样的。其实做这件事情的当初我就知道,人类到了这种程度了,加上邪恶这么大的干扰,当初迫害大法弟子时造出的谎言对世人的迷惑,讲真相真的很难。那个时候我就看到了,要想把人都救下来其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宇宙众生都救下来更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们就是尽量的多救、快救,赶在这些时间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

  那么说到这儿呢,我再说点修炼上的事情。大法弟子要做的这些事情其实都是有進程的,过了这个时期那就是过去了,回过头来看看,哪件事情没做好,没有机会再去弥补。当然修炼没有结束,你还可以去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把以后的事情做好,那对你来讲还是有很多机会、有时间去做。可是,如果有很多事情没做好,那真的会留下太多的遗憾。比如说你们刚才发言还在讲神韵,其实我跟大家说清楚点,神韵是救度众生的,这都知道,可是你们想过吗?那也是师父给你们开的一次互相配合、没走出来的走出来的一次机会。神韵,随着它的影响的扩大,大家都知道是超一流的秀,现在人类的秀比不了。当然比不了,大家知道,那台上神都在帮着演,是能够使人得救的,谁能比得了?比不了。再加上是大法弟子在表演,而且演员的技能已经是国际一流的了,那是谁也比不了。可是各地学员在配合推广神韵过程中,碰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不是说大家不想去做,不做大家也就不用争论了。都想做,只是他说这么做,他说那么做,他说现在做,他说等等做,互不相让。这些强烈的人心使互相之间配合不了。在争论中有的人心很强,有的在人心带动下互相争吵,即使勉强去做也很消极。

  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旧势力和那些个邪恶因素的干扰,就是在钻你们思想的空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干这个事,旧势力操控烂鬼与邪党因素一直在这么干,叫你们做不成救人的事,因为它跟你对打打不过你。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这样打下去,烂鬼与邪党因素干扰就灭没了。大法弟子能够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发正念,你们试一试,如果今天能做到,现有的邪恶一半就没了。就是因为你有各种各样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钻你们这个空子,让你们做不成该做的事情,在你救度众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恶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在人世间表现的那些个坏人很恶,那个人那么凶,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在撑着他;你灭了那个邪恶,那个人也凶不起来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

  恶人的表现,那是邪恶在后面撑着干的。你们老是把眼睛看在表面上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呀,这个人怎么这么邪恶呀、这个恶警怎么怎么样啊,这个人表现的怎么这么没理性啊,总是盯在表面这儿。我一直跟你们讲,说人这个皮囊,就象一件衣服一样,真正控制人体的是元神,主元神也好,副元神也好,而且能控制人的还不只是元神,各种有了灵气的都能控制人。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你是修炼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个常人,他是没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

  以前你们推票,大家知道很难,难也有你走的路,看你去不去找。有人说了,我们发正念就行了。你就光在那发正念,也不去做,那叫修炼吗?就象有人看书,光看书,不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那你是大法弟子吗?那不是大法修炼。如果发正念就都行了,那不用你发正念,我组织一帮大法弟子在纽约发正念就行了,就全解决。得你自己亲身去做、去修、去实践,辛苦是你修炼的一部份,你要想办法找到你该救的人。这都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互相之间配合好,发觉别人没做好的,或者是你们开会研究的时候有些事情没做好、你的意见又不被采纳,那你觉的确实应该这样做的时候,虽然不被采纳,那你就默默的自己把它做好,这才是修炼人哪。

  大家知道,神韵越演越好,影响越来越大,今年的票在美国的后期演出的时候演一场满一场,明年推票是相当容易了。如果真的一个广告打出去了人就都来的时候,我告诉大家,我就不叫你们再来推票了。哦,有人觉的,呀,这下好了,少了一件事。要是什么都不做,那算修炼吗?师父叫你们去走这条路,给这么一个机会,你做了吗?当然,你说我没做神韵,我做其它项目了,那是没问题的,那非常好。说在其它项目里做的勤勤恳恳,做的非常好,那没问题,你不做神韵我也高兴。可是有些人哪,他没有那么多事情,自己还不做好。总而言之吧,你就是不愿去麻烦,你就是想清闲,换句话说,你就是不愿兑现你自己应该做的,那不行啊,那很危险了。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标准的,你别看你是个修炼的人,有时正念强的时候一句话就能救了人,那是常人,他有他的得救标准,他有他被救的地方去,你有你的标准。

  再有,到了后期的时候,有许多学员能够接触到、看到另外空间、甚至于自己在正法中做的事情的景象,按理说这也都是正常的。每个人的条件不同,每个人在正法中表现的状态也不同,所以有些人能够看的到。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以前也有一些这样的学员把握不好自己毁掉了,看到后不要用人心起执著与各种各样的欢喜心,反而把自己毁掉了。这已经有前车之鉴了,这方面大家也应该注意。

  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承担的宇宙范围很大,也许你是哪个宇宙的王,甚至于更高更高的觉者,那你想啊,这个宇宙该有多大?释迦牟尼讲一粒沙里含三千大千世界,那沙子里的沙子里是不是还有三千大千世界?那世界是不是还有沙子?那沙子的沙子的大千世界里是还有沙子的,是不是那里也有江河湖海?那个沙子里是不是还有三千大千世界?这个沙子里边的三千大千世界是不是还有海?还有沙子?是不是这沙子里还有三千大千世界?人的形体在宇宙中算是大个的,因为人体是属于粗颗粒的。当然比人大的还很多。那如果是这样,从宇宙最大到最小,一粒沙里都有这么多世界,其实空气也是由粒子构成的,它那些粒子也是由更微观物质构成的,那些微观物质肯定不能象人眼睛看到的这个土啊石头,肯定是那个空间的物质状态,那么这空气也是分子粒子构成的,分子又是原子构成的,原子是更微观粒子构成的,一直向微观看下去,对很高的神来说都是无穷无尽的,那空气中有多少粒子?空气里边还有很多不同的气体成份。其实人看不到的情况下,里边还有许许多多不同因素。现在科学认识的简直太肤浅了,是吧?

  人的概念中觉的人能踩在地球上这是地,踩不到的空处就不是地了。在神的眼里不是这样看的,分子构成的一切都是地,都是土。如果上边的神是原子或原子核构成的,那层粒子也是遍布宇宙一切范围中都有的。神和人看东西不一样,概念不同。人的眼睛是分子构成的,只能看到这一点点东西,那神可不是,在他范围之内是无所不能的,什么都看的到的。这个宇宙这么大,从宏观上到微观上,有多少生命?每个生命由多少粒子构成?每个粒子里边都有世界,那一层也都是无量众多宇宙构成的,那里边有多少神的世界?每个神的世界里有多长的历史?里边有多少生命的故事?我看每个生命都象一个传记、历史小说,生生世世都在,而且都在活生生的演绎着。整个宇宙中有多少生命,大大小小,无量无计,每个人、每个神、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历史,都象故事。生命的过程,每个人都象一部历史的史册一样。大家想想,这宇宙有多繁杂?你们在修炼中看到的、接触到的,说不定是哪里的;可是展现在你眼前的时候,你能接触到了的时候,不管它多微观,都是巨大的宇宙形态。因为你要進入其中,你要身临其境的话,你就和它里面的生命一样大小,你就会发现这世界广阔无比,你的心态也会随着那个世界思考问题,你進入任何一个环境中去,你都会随着那个空间状态去看那个世界。甚至有人看到了一个小的简直不能再小的微观世界,用人看大小的概念相比那么个小的地方,里边神的表现、众生的表现、展现的神迹,与大空间、大形体的生命没什么两样,众生是平等的,不在于形体大小,同样会引起你的欢喜心,你都觉的,哎呀,真了不起,其实在巨大的宇宙天体中它小的微不足道。我说的意思,你们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鼓掌)

  就说这个宇宙太大了,生命太多了,无量无计,大的小的,你進入到哪样的状态中去,你都会随着那个状态在看问题、在观察生命。甚至由于修炼的原因,你也神起来了,甚至你比它们还神,比它们还有本事。你是有人身的,不注意你的心也会膨胀,啊,了不起了。等你回到人的所谓现实中的时候,你就觉的,哎呀,自己了不起了。其实是有很多人看到了宇宙中的某一点、某一个部份、某一件事情的时候那个心就不稳了。我当年传法的时候,有一些人就看到一些先天的信息,我也像是佛,他就把自己当成佛了,然后他就飘飘然起来了,他也不来听课了,初期的时候啊,他到处讲我也是佛、不用修,也不能修炼了,那个心膨胀起来了。修炼中人心不去,什么东西都可能引起人的执著,什么东西都可能使人在修炼中成为障碍。不要起任何心,师父讲过了,你绝对看不到宇宙的整体真相的,因为那些低层的神都看不到的,何况你还带着人身。尽管那些世界中的生命说你怎么了不起呀,没圆满之前什么都不是。或许你先天曾经是那里的一个生命,或者曾经是它们的王,仅此而已,因为你现在是人,也回不去。修炼的全程没走完或者修炼失败是回不去的,所以千万不要有什么心。正念很足的、坦坦然然的,做自己该做的。这个宇宙太大了。

  有些话到嘴边我又不想讲,是担心会引起你们许许多多联想啊,又要问为什么为什么,又要探索,会引起一些执著。其实师父告诉你们,我们的宇宙,我是说与我们生命有关系的,这巨大无比的宇宙其实我早就做完了,师父高处早就归位了,我们的宇宙已经美好无比。当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我想進行下一步,可是却发现表面世间还解脱不出来。为什么哪?我们这宇宙,巨大的简直大的无法想象的大,生命多的一个小范围都无可计量,浩瀚的天体已无法形容,所以后来讲法的时候,我从来不对你们讲宇宙多大,越往后做越大,人的思想语言也无法去形容它了。正法到了最后我发现,那些个与我们宇宙中没有任何关系的、其它的天体中的生命发现我们的宇宙被做的这么好,象宇宙中的一块闪闪发光的宝石、金刚一样,谁都看好了,都想要这个法,都想得这个法。(鼓掌)

  我以前给你们讲过宇宙的概念,多少银河系构成了一个范围,这个范围就是我们所说的小宇宙。多少亿这些个宇宙才构成了第二层宇宙。最终我们宇宙体系有多大,一兆层巨大的宇宙说成个范围,把一个兆罗列到一兆个兆,把一兆个兆形容成一个空气的分子,满剧场都是这样的粒子,那么多的宇宙,也只是宇宙中一个空间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粒子。正法中我做到最后的时候,看到生命的形式也不是下面生命能认识的那样了,升华了的法理低层的神都无法理解了,到了那个境界那个状态,最后发现这还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我深深的知道,作为一个生命来讲,在哪一个境界中都一样,都会觉的生命的美好,当然三界除外。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在你自己修炼中所在的境界救度你该救度的生命,从人中解脱出你自己要解救的生命,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归位后你都会感到无比的荣幸,也会感到你的宇宙范围巨大的了不得。这一切作为一个神来讲,没有人那种不满足的欲望,不是人的状态了。一个神无论在哪个境界中,你给他换一个高的境界他还不高兴哪,他觉的那里与我没有关系,不会是人的思想。那个巨大的宇宙天体,大的无法想象,我只是跟你们说说这巨大的概念,不要想入非非,也没有用的,因为那太大了。

  我有时在想,作为一个生命来讲,看似很渺小,却都有着自己生命的故事,有的悲壮,有曲折,有欢乐,有痛苦,有慈悲、善良,又都有生命的不同特点,我非常珍惜它们。但是对于宇宙不同层次的王啊、不同层次更大的神来讲,它们对待低层生命是不看重的,那是状态决定的。它们只看重整体标准,对某一个生命或大范围的生命群都不当回事的,因为它太大了。目前我把正法中的一切做完了,什么都是现成的,其它天体它们就照做了。但是哪,整个正法时间不会推移,该结束的时候就结束了。

  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非常的大。在世间上的表现就是讲真相啊、阻止邪恶迫害呀,做不好时还用人心去衡量。这个世间上就是在迷中,修炼人的状态也是在信与不信中修。能够真的把自己当做修炼人,踏踏实实的、正念很足的做好自己的事,那已经就是非常了不起了,因为这是人世间状态中决定的,跟神一模一样在这做事,那就不算了,那样叫山里那些个地上神仙出来做就完了,一开始叫大法弟子就开了功来做就完了。那不行,那样做也不算。迷中救人,人类社会就是在迷中,就得按照人类社会的这个状态形式去救人。这也是创世时有目地造就的。

  师父说这么多,不知你们听明白多少?(热烈鼓掌)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人想象的那样。那邪恶造谣中说,你们师父本事大呀,为什么不这个样做那个样做哪。我能,但是哪,我不能,我是来救众生的,再不好的众生,我都给你机缘。你变的不好了,你敢于说这样的话,也是因为世风日下,背后邪恶的因素使你这样说。作为一个生命来讲,我可怜你,慈悲你,我要给你机缘,我不能那样做;但是到需要那样的时候,我也一定会那样做,其实那些神就会去做了,它们看到那些邪恶已经等不及了,也不用我去做。

  大法弟子这些年来走过的路,师父真的很满意。当然了,没走好的哪、没出来的哪,那现在还不能说他是大法弟子。说现在能够走过来的、能够做的,真的了不起,那也是否定旧势力的干扰,没有在邪恶中屈服,没有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大法弟子的这种严酷的迫害中所谓的考验中倒下,同时也锤炼了大法弟子。魔难也好、邪恶的迫害也好,不管怎样你们走过来了,真的走过来了。剩下的已经不足以对大法弟子整体构成什么破坏了,只能是对那些没有走好的,有些地区还有所谓的考验他们。邪恶看到有人心它就要利用干坏事,旧势力觉的就是应该这样做。救着众生还要否定旧势力的那一套干扰,一路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反迫害救众生中成就着大法弟子,走好自己最后的路吧。

  我告诉大家,珍惜你们走过的、做过的,在证实法中的那些岁岁月月。历史过去了,一去不复返。如果要想再能够开创一个那样恐怖的环境来锤炼大法弟子,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没那么多邪恶了。正法中层层往前推進的过程中,不断的、在大量的销毁着这些邪恶的因素,新的宇宙在不断的往前构成着。大法弟子哪,做的好的,承担的范围与地区,也大量的在销毁着邪恶。所以这些邪恶的因素要想再能够起什么大的作用,已经不可能了。

  大家知道,在中国那个社会里,人人都在骂中共邪党,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年岁大的都知道,过去邪党谁敢骂呀。现在人人都敢骂,是因为邪党的邪恶的因素少的快没了。迫害开始时覆盖的密度很大,它看着人、甚至于代替人,谁敢说邪党不好?你在厕所里关着门都不敢小声说邪党不好,你都觉的害怕,就是那些邪恶的因素在起作用。这些邪恶的因素被大量的销毁至尽了,还有正义感的人也敢站出来说话了,人们看到邪党迫害人的时候也敢骂它了,是因为没有那么多邪恶的因素了。也就是说,这个恐怖的环境没了,旧势力制造的迫害修炼人的这个环境、锤炼大法弟子的环境越来越失去了,不足以考验大法弟子、不足以构成压力中救度众生的时候,这件事情就结束了。不用师父说你们也看见了,这个形势在急剧的变化。不管怎么样吧,修炼人就是修炼人,常人政治上那些事情不参与。谁为大法做了好事,那神会肯定他,当然大法弟子也会看得到,那就是他在给自己开创未来。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长时间热烈鼓掌)

  师父再补充几句。你们看到师父的形像就是人,人像俱全,人的零件俱全,跟人一模一样。可是哪,师父的身体在层层宇宙中都是符合每一层宇宙生命一样的形态。在这也是这样。我也跟你们讲过,虽然这是人的地方,但是师父的最主的部份在这,所以这就成了整个宇宙正法的中心了。那些个旧的势力也好,我们要救度的生命也好,宇宙中那些想被救度的巨大的天体都想插進来。为了安全没被正完法的生命的真命都收在我这,我层层粒子到表面细胞都封着它们的命。虽然这样,我告诉大家,师父会像人一样的表现,不会对谁像神一样,除非正法结束前。如果我现在像神一样,就破坏了你们修炼的环境,就破了你们修炼中要悟的这个迷,你们所做的、你们的修炼以后都不算了,就毁掉了这一切,众生也不能被救度,所以你们不要用人心去衡量法,不要用人的想法看师父。师父传的这部法,能够使你们修炼,你们就在这部法中修炼,用这部法来对照,法是没有错的。法有他最表面上的人的文字、人的文字结构,但是决不局限在这表面,层层层层有法的内涵。

  谢谢大家!(全场长时间热烈鼓掌)




简体字A4版:  PDF文件
简体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体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