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中救人 在向内找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七个春秋。从二零零五年开始,根据自己的条件、经历和特长,选定了面对面讲真相,每天花半天时间讲,无论春夏秋冬,还是风霜雨雪,坚持救人。讲真相的过程,就是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坚定正念的过程。

师父这些年讲法中每次几乎都讲到大法弟子要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作为大法弟子,能不能认真去做,是能不能助师正法的体现。我开始时是去亲属、朋友、同事和熟人中讲,后来就走向社会。一面向社会,感觉难度大了,因为遇到的都是陌生人,讲之前先得想如何切入。头几年都是以送护身符开头,然后讲真相;后来就用“三退”保命的话题切入,然后讲真相。前几年,我有时在口字形大街上转着圈走,一走几个小时,虽然路是重复的,但时间是变化的,每一圈遇到的都是新人,就可以不停的讲。但光这样还是不行,有时我就到公交车站点或长途汽车停车点讲真相,这地方人员流动频繁,但交谈的时间短暂,有时讲完退了,有时讲不完,或讲完了没等退呢车就来了,人家上车了,留下了不少的遗憾。在这种环境下讲真相要一气呵成,一中断就接不上了,时间也不够用,都得智慧的做。

讲真相中我不计较人的等级,能讲就讲。这些年上层社会当局长的、机关公务员(白领)、中下层人员如公司经理、业务员(蓝领)、卖菜的、经商的、扫街的、要饭的、捡破烂的都讲。只要碰到的就是有缘份,不能错过机会。有一次单位组织退休人员聚会,我去了。在饭桌上我讲了真相,虽然有领导在场,我想救人就得正念足,散会时一个老党员告诉我他要退党,我很高兴,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当然也有人不爱听,但总归给了他们机会。

这几年农民赶马车進城卖菜的不少,几乎都讲过,除个别人外都退了。我的感觉只要出去讲,就能找到要救度的对像,就能救救得了的人。去年大年后有一天暴雪还加七级大风,就想:“今天出去讲不?外面能有人吗?”可又一想:“风大也得出去,只要想讲,师父一定会给安排的。”我走出两条大街,就碰到了一个人,他入过队,几句话就退了。我想即使退一个也没白来,就继续往前走。路上仍然无人,到了十字路口,我正左右彷徨时,从对面饭店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他横穿马路直奔我而来。我想找上门来了,这是来听真相的。打声招呼就问起“三退”的事,他入过党,我劝他退,并从学潮开始讲起,讲到恶党迫害法轮功,讲“天灭中共”的原因,“退党自救”的好处。他很认可,很愉快的退了党。

讲真相救众生每天遇到的机会很多,比如到家来修理电器、炉具、燃气热水器、换水门、安窗台等人员,都找机会讲,也退了好几个。再就是外出办事,有机会就讲。去年年底我安装石板窗台到石材商店买石板,正好邻居商店的一位管事的来店里串门,一唠嗑得知他是个老知青,在兵团呆过。我与知青共处多年,也有共同语言,很容易就和他讲了“真相”,他退了团。回来走在不远的路上,又遇到了二十年前曾经跟我工作过的一个工人,一唠就同意把团退了。这方面的体会就是别光唠嗑、打招呼,千万别忘讲真相,救人的弦不能放松。还有一次是去年夏天,我在某居民小区碰上了一个曾经在一起工作的老公安,他正在和三个朋友在一门市房前说话,我们握手寒暄了几句,我和他讲上了“真相”,我俩同岁,他是老党员,听我劝“三退”的道理后,很爽快的答应退党。我们说话时那三个人不时看我们一眼,因为我俩和他们间距离也就二、三米远,如果我怕心就开不了口,就会失去一次救人的机会。所以就得有正念、救人的念,效果一定好。

在几年的讲真相、救众生中,不断去人心,在法理上也越来越清楚。讲真相时从不瞻前顾后、左顾右盼,我就大大方方的讲,坦坦荡荡的讲。因为自己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所以在行为上也要体现其伟大和神圣。正念足了,不好讲的也能讲好。比如我经常碰到蹬“三轮”的、开“四轮”的,一般都是在匆忙行進中,没办法讲,想叫住人家有点畏难。于是我就试探着做,结果一做还挺好。起码叫住他们没有不高兴的,没有说不好听的,给护身符都能接受,入过党、团、队的一般都能退。这开四轮拖拉机的一般都是纯朴的农民,他们很多人不知道“三退”的事,很多都是可救度的,其中不乏有缘之人。

对于那些贫困群体,在讲真相中从不慢待他们,包括那些扫道的、掏粪的、打柴的、要饭的、捡破烂的,我是都讲,很多都退了。这些表面上看着不起眼的人,其生命的来源可能都不简单。所以我一见他们就想讲,就想救他们。一次去火车站,路边有一个南方女子抱个很小的孩子在那里讨钱,我掏出十元钱给了她,然后我想光给钱不行,我得救她的命,就找了个护身符给了她,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她欣然接受了,连声说:“谢谢!”还有一次在一个居民小区里看到一个捡破烂的在那歇脚,就上前与他搭讪。他五十多岁,衣服和鞋都很脏。我和他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他不说话,一个劲点头。没有入过党团队,我讲了恶党对道德、人权、信仰的践踏,他很认可。最后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知道“法轮大法好”就能得救。他捧着护身符看了很久,看得出他很激动,他封尘已久的记忆被打开了,他明白的那面知道他得到了什么。他那渴望得救、渴望留法的心让我震撼。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是愉悦的,也是坦然的。因为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兑现着自己的誓言。

在讲真相、救众生中也几次遇到惊险的事,都在大法的真念、善念中化解了。仅几例:那是零五年秋的一天,在讲真相回家的路上,迎面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穿一身运动服,从江边活动回来,我决定和他讲真相。到了跟前我主动与他搭话,并跟他讲法轮大法如何好,大法遭迫害的真相,没等我说完那人就不听了,说:“看你这人挺象样的,西装革履的,怎么信这个,告诉你我是警察。”还向我索要身份证。事虽突然,我当时没有惊慌,和言面对。我说你们警察也得知道大法好,才能有未来。那条大街上当时就我们两人,他一看没有吓唬住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就说:“那怎么办?”我说:“怎么办,那就走吧!”他说:“是你走还是我走?”我说:“咱俩都走。”就这样,我向北走,他向南走,一场突发事件就这样化解了。所以,讲真相中就得正念足,善念救人,心在法上,就有大法的力量,邪恶就动不了。

还有一次是零九年秋天,我路过一个大市场,看到一个拉货的司机正在等货,我索性走上前去,问他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不,他说没听说,一打听他戴过红领巾,我劝他退掉,并正讲为什么要退时,没等我说完他突然大声说:“你别跟我说了,我不听这些,你再说我给你送派出所去。”气氛有点紧张,来的有点突然,我沉住气,心没慌,我想得有正念,我是来救人的。我上前两步对他说:“你好象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跟你说,某某党好坏我不管,我要救的是你!”那纯正的话,就是一颗想救人的心,神都会看得到。我这一说,那人不吱声了。真是“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啊!发自内心的善,真的能制约它的恶,它恶不起来了。这样的事,每遇到一次都是一关、一难,都是心性的考验,因为它就是冲着你那颗心来的。你没有那个心,就不会出现那个难。走好走不好,都得找自己的心,从中提高上来。

我常想,师父为救度我们几乎耗尽了所有,我作为弟子不应该为圆容师父所要,为众生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吗?许多的世人都是来得法的,冒着天胆下来了,是对大法弟子和坚信和正法必成的信念来了。有的迷在常人中了,师父要救他们,天门全开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运用大法给开启的智慧去证实法,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众生。不停的做救人的事,才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对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

几年来,讲真相,救众生,涉足了许多大街小巷,接触了繁杂的人群,历经了很多风险与艰辛。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是学法的过程,是向内找的过程,是提高心性的过程。开始讲时有怕心、畏难心,一旦走出去,时间长了,越来越敢讲了,怕心也少了,正念也就足,讲起来比较顺利,好的时候一天能送上十几个护身符,劝“三退”七、八个,可这一顺利,欢喜心就出来了,开始追求数量,一出去先想今天要退多少个。这心一出来讲真相的效果反而不如从前了。我觉得不对劲了,开始向心找。发现想多退是好,可追求数量的心不好、不纯。潜意识中隐藏着名利心、显示心、欢喜心;往深挖,发现那更深的根里还有证实自己的心。从师父多年讲法中知道,只有在纯净心态下做证实的事才是最好的。随着人心的出现、去除,心性也在提高着,救的人越来越多。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自己逐步修善的过程,尤其是怎样能把慈悲心修出来。这几年走过的路,也是在不断修慈悲心。讲真相、劝“三退”,每天总有不退的,一般都不会对情绪产生什么影响,如果碰到一连几个不退时,怨恨心就出来了,嘴上不说,可心里嘀咕:“不退就不退,爱退不退,这么跟你说还不退,那怨谁呢?”回家时每天都想一下一天的情况,想到这怨恨心的时候,觉得自己不对了。我就想: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够怨恨人呢?他不是不明白吗?如果明白的话他绝不会选择淘汰。自己有善吗?有慈悲心吗?没有慈悲心,讲真相时就缺少善的力量,打动不了被救度人的心,效果自然就不好。为了改变这种心态,启发自己的善念,我在学法中加深学习《转法轮》中有关修善的法和《佛性与魔性》、《浅说善》、《佛性》等方面的法。不断去除人心和后天观念,清除魔性,增强了佛性,自己先天的本性逐渐显露出来,慈悲心也跟着往出出。一出慈悲心,救人的心也强了。就是对面相遇、擦肩而过、瞬间接触的人,只要看其行,就抓住任何机会讲。

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每个人能不能做好,做多少,用心多少都是心性的表现。讲真相、救众生是每天必做的事,与修心性紧密相关。所以必须坚持学法,向内找,找自己,看自己,才能及时发现心性上的问题,及早解决,才能提高心性。反过来讲,心性提高了,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经过几年的魔炼,我发现:做不好时,有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有要去的心;做的好时,也有自己要去的心。所以,就得时时向内找,时时修自己。

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还容易受到常人社会形式和观念的干扰,能及时排除干扰,稳健的走好救度众生的路是至关重要的。当外部环境变化碰及人心时,正念不足就会受到干扰。有时邪魔烂鬼也操纵人吓唬你,看你怎么对待。去年大年前我去讲真相,那卖年货的非常多,有一个卖烟花爆竹的,五十多岁,我感觉这个人可以讲。经搭话知道他入过团。我告诉了他真相,并让他把那个团退掉。他突然对我说:“我是警察!”我当时悟到:这话不是他自己说的,是那不好的生命不让他被救度,操纵他说的,也在利用他吓我。我就正念对他说:你是公安没关系,我一看你人挺好,我就想救你这个人。“三退”是世人对未来的最好选择,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总在死人,而你却因为退了团而留下来了,这不好吗?他笑了笑说:“你说的在理,给我退了吧!”我与他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经过了几年在救度众生中的魔炼,在学法中提高自己,心性发生很大变化,现在讲真相时,如遇到不退的,除了惋惜外,没有了怨恨。但心里很苦,很无奈,面对众生,你却救不了他,那是什么心情。在这历史的重要时刻,众生都在选择光明的未来的时候,而这一些人却偏偏选择了淘汰,这不可惜吗?我深感自己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责任重大。师恩浩荡,大法弟子不仅要圆容师尊所要,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救度众生,还要修好自己,一定要更加勇猛精進。

总觉得自己所做平平,没啥可写,几写几停才写完。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