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李占鲜遭劳教所洗脑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李占鲜二零一一年五月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以下是李占鲜诉述遭新开铺劳教所洗脑迫害经历。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郴州市南塔派出所警察以我家有电脑、打印机为由,将我绑架到郴州市看守所。我六十岁,家中只有老伴彭秀莲,五十一岁,四肢不能动弹,瘫痪在床。就这样,我被关在看守所,郴州市苏仙区国保大队长廖炳刚还天天来我家骚扰,问有谁到我家来。共产党的天下真是不讲理,家中有电脑就犯法?有人来也犯罪?

看守所收走我身上的八十多元钱,老伴托人送到看守所的牙膏、毛巾,不知被谁抢去了,衣裤也只给了二、三件。既不能洗脸、漱口,也没有衣服换。我只好绝食反迫害,一个星期后,狱警开始强行给我打不明针剂。

十几天后,几个警察围着我,说要给我灌食,并污蔑法轮功,我说:“修炼法轮功无罪,做好人无罪,应该无条件释放我。中共才是真正的流氓、黑帮加邪教。”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沉默。

六月二十一日,我被绑架到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我没有看见任何书面的材料,只是警察口头告诉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我在看守所绝食,身体非常虚弱,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后,狱警叫益阳的吸毒人员王畅、长沙劳教人员于欢,对我进行所谓的“夹控”,搜查我带来的衣物,抢去我在看守所花三百元打发的一包早餐饼,一包榨菜,我再也没有什么可抢的了。接着这些“夹控”将我带到所谓“功能区”进行迫害,他们称“帮教”。

他们是怎么“帮教”的呢?他们开始东拉西扯,打探我的家庭,个人情况。第二天逼我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遭到我拒绝后,就开始骗哄吓骂。于欢说:我们和你讲那么多话,了解你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背景,社会关系,不写就整死你。不打死你,磨都要磨死你。你在这里一年的时间,活动地盘就在一块瓷砖里,一张小凳子坐在里面不准动。晚上抱着被子到教室叠被子。共产党相信我,我什么都能给他摆平。

我告诉他: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修炼人,迫害修炼人是要遭恶报的,中共践踏法律,迫害好人,是真正的邪教。当然那些吸毒的“帮教”争先恐后的叫:“我们不怕遭恶报,我们只要现在舒服就行了,只要能早回家就行了。”

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副大队长豆湘林进来问:“认识我吗?”我摇摇头。他问:“上明慧网吗?上明慧网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我姓豆,问你一个问题,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笑笑:“问你一个问题,历史上罗马帝国为什么迫害基督教?”问:“不谈这个问题,再问一个问题,历史上所有的神佛,是在他们不在世了,才称为神的,为什么现在你们师父就称神。”我说:“历史虽然有它惊人的相似之处,但也有他的不同之处……”我话还没说完,豆湘林一挥手:“什么不同之处,不跟你讲。”走了。于欢说:“这下你惨了,豆大是我们这里口才最好的,讲话几个小时不用打草稿,没有重复的话,你居然几句话就把他给堵走了,你惨了,你惨了。豆大和你是老乡,是专对付法轮功的,搞法轮功才升的大队长,不这样他凭什么升官,在新开铺他算什么。”他们对我用各种难听的,刻薄的语言骂了一整天。

吃了晚饭,“夹控”班长王畅,把一个叫唐福有,一个叫李鹏飞的吸毒人员调来,唐福有叫嚷着:“我有病,临死之前要打死二个法轮功陪葬。”李鹏飞叫嚷:“告诉你,我叫李鹏飞,我不怕遭恶报。”

一会警察刘铖进来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我没有犯罪,为什么要悔过。”刘铖离开。五、六个吸毒的“帮教”人员,把我双脚并拢,中间夹二根笔,双手平行,每只手放一枚围棋棋子,他们一边叫骂,一边动手。

一段时间后,刘铖又来了问我怎么样。我说:“我没有犯罪,我用不着向谁悔过。”刘铖一走。这几个吸毒的更疯狂了,他们把我双脚分开,两手分开,嘴堵上,点上二根香烟,一个鼻孔插上一根,完了重新点烟插上。“夹控”班长王畅自称读过书,在益阳工商局工作,这时也一嘴污言秽语,用巴掌打在我脸上,见我没反应,恶狠狠的叫嚷:“告诉你,我们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人,就是吸毒,偷抢的人,就是一些下三滥,我们使用的手段也是下三滥的。”于欢说:“现在还是开始,我从新开铺来的第一批法轮功起,那时的七二、八大队起,我就是对付法轮功的,等下就叫你知道我们的手段。”

一段时间后,刘铖又进来了问我:想的怎么样。我说:“我就是炼法轮功,没干坏事,我用不着向谁悔过。”他又走了。

这时李鹏飞说把人打趴下,只要不打死、打残。王畅就对我说:“我们也是没办法,干部逼着我们搞,这个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呆,求你帮帮忙。”他拿着笔握着我的手说:“这个是我写的,与你没关系,在新开铺你还是第一个,你帮了这次忙,我回家后一定好好了解法轮功。”他一边抄写,一边不停的说。我说:“新开铺这种‘悔过书’也能骗人。”“帮教”们七嘴八舌的说:“共产党就是骗人,就是坏。我们给干部交了差,干部骗上面。”李鹏飞说:“说共产党是邪教,我认为非常对,将来有人打共产党,我第一个参加。现在这个东西就是骗他。你以后在互联网上发表声明作废就ok了。”

第二天不少人问我:听说你向共匪投降了。后来什么我都拒绝写,新开铺就将什么“政治考试”之类的,事先找人写了后,签上我的名字,根本不用告诉我了。在十三年的迫害中,这样的手段被他们多次使用过,也有欺骗家人签字的。

在此郑重声明在十三年的迫害中,所有的签过的对大法,大法师父不敬的所谓“三书”,包括被别人代签的,家中亲人签的,所说的不好的话,全部作废。以后认认真真学法,扎扎实实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