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澳门肩负救人重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来自澳门。今天,与大家交流自己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澳门这块中国南方的边陲小镇,因所谓的“回归”邪党也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全面输入到澳门。即便如此,大法弟子一直在这里坚持讲真相。

向警察、法律界高层讲真相

师父告诉我们:“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相”(《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在长期与警察的接触中,针对碰到的问题,学员通过学法,交流,意识到向警察讲真相的重要性。因警察也是受邪党的压力,被蒙蔽了,违心的干着错事。澳门每天有两个部门的警察监视我们:(1)情报厅便衣,(2)治安警察局的便衣。他们有很多机会与学员在一起,我们就从身边做起,向他们介绍法轮功,揭露邪党为迫害法轮功制造的一切谎言,讲自焚真相。请他们看《九评共产党》、大纪元报纸等。

我们一点一滴,日复一日,善意耐心的讲真相,收到一定的效果。真相点气氛和谐,游客了解真相的压力就小,效果就更好,也有警员开始学法轮功了。

一天一个值班警察跟学员讲:“请你再给我一张教功VCD”。并说上次给他的那一张被他同事拿去复制,想要的人很多。这位警察说:“什么时候能轮到我呀,再向你拿一张,谢谢你了。”学员又给了他一张,他很高兴。

另有位警员,有一天请学员帮他纠正炼功动作,后来他发现身侧有警员看着,他马上就不做动作,改口讲其它事情。而那个警员却讲:“你要炼功想做大法弟子,一定要堂堂正正,我们区都传开了‘法轮大法好’,怕什么?!”那个炼功的警员感到意外,大家都会心的笑了。

有一次学员打电话到警察局,协调真相点上的事宜,结果阴差阳错,电话打给了前任警察分局负责人。他认出了学员的声音,还歉意的讲:“法轮功是好的,其实我都支持你们呀!”这类故事很多。

一次,一名澳门学员直接找到澳门的法律权威,法律研究所负责人,向其介绍法轮大法及迫害真相,同时解答了他提出的问题,会面约一小时,临走学员赠送一本大法弟子汇编的《联合国关于国际人权法》的英文本及大法资料给他,他表示感谢!

第一次考验

我正式走進大法修炼的时候,澳门学员已在澳门地标——大三巴牌坊,向大陆民众讲真相几年了,由于澳门只有十来个学员,人手比较紧张,我很希望马上能加入同修讲真相的队伍中。但自一九九九年以来,由于邪党迫害,我们家已被警察抄家,我当时在大陆工作,多次在回大陆進出海关时,被邪党扣押在中共海关,又曾有被香港和澳门海关扣押的经历,当时心里很怕,怕公开出来会影响我回大陆工作,又怕这怕那,拖了大约半年,才公开出去发资料。

澳门的情况是,我们所有的活动,警察都会在现场,记下所有参与者姓名,身份证号码及拍照。刚开始为了躲开澳门警察,我就一个人在离开真相点一段距离的地方向游客派《九评》,人虽然来了,但心里很不踏实,眼睛到处看,看有没有警察在附近。虽然说是派发《九评》,不过几乎不主动派给游客,也不敢正眼看他们,更不和他们说话。

几次以后,便衣警察发现了我。便衣发现有新人后,马上走上前来要查我要身份证,我正想躲开他,想往反方向走,另一面又来了一个警察。两、三个便衣警察包围着我,无路可走,只能给他们看身份证了。我知道我有权利,在给他们证件前,先抄了他们的警员号码,以便让警员知道我也有他的资料。当我把身份证交给他时,警察只看了我的证件一眼,便自言:“哦,原来是林小姐。”什么资料都没有抄,就把身份证还给我。

看到他的反应,我明白其实警察一早就已经有我的名单了。我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四年之间的怕,担心修炼会影响我的生活,影响前途等等都是自寻烦恼,即使我不修炼,澳门警察以及大陆国安,早已有我的资料,并对我進行高度的监视,我如果因为不想被列入名单而错过大法,那真是悔恨莫及。谢谢师父一直都没有放弃不争气的弟子。

信师信法邪恶自败

自二零零一年中,澳门学员在旅游区建立了第一个真相点,每天都开。二零零六年初,学员又在议事亭前地步行街新增一个,在周六,日及假日开放的真相点。议事亭前地为澳门最繁华的地段,是游客及本地居民逛街购物的地方,每当节假日,人头涌涌,是大陆自游行游客的必到地点,每日有数万人流量,我们的真相点取得很好的效果,真相展板前总是挤满观看的大陆民众,同时大陆民众取走大量的《九评》及各类真相资料,很多时候未到关闭时,真相资料就被拿光,又有游客向学员询问各种问题,和大三巴的真相点以旅游团游客为主形成互补的关系。

真相点巨大的作用使邪恶胆寒,二零零六年底的时候,澳门警察在没有预先警告的情况下向我们两个真相点的同修发出每次澳门元六百罚单,指我们的真相点是非法占用公共地方,要求我们立即清理真相点,否则每次都会来开罚单,如果还摆图片,要把我们全部拉到警察局,并没收所有真相图片,当时真是邪气腾腾,不可一世。而事实上,我们已经按照澳门法律的要求,每次通知主管部门民政总署。真相点是在澳门法律保护之下合法的進行的。事情发生后,澳门全体学员一起交流,大家认为这是邪党对我们讲真相的干扰,我们必需破除干扰,继续做好真相点。而且,真相点一定不能关闭。其实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邪党一直把我们的真相点视为眼中钉,要取之而后快,这些年来不断的指示澳门警方对我们的真相点進行干扰,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这次又来了。

于是,我们真相点一方面一天不漏的照开,另一方面学员加强发正念解体干扰我们讲真相的邪恶。同时,约见发出罚单的警察分局负责人,了解事件的同时向其讲清真相。会面当天虽然不是假日,但全体澳门学员基本上全部到齐,上班的学员都向公司请假,几位代表和警方会面,其余的同修在警察局大厅内发正念。但会面不能解决问题,对方称是上级的指示,他们只是听命令。负责人又和大家交流下一步的行动。

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

说是上级,我们就直接找他上级。于是我们就联同正义的立法会议员,约见警察局局长。同时起草答辩状(即上诉书),驳斥警方及民政总署的违法行为。我们把我们的法理依据和对方的违法行为,及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及邪党的真面目等都写在答辩状上;另一方面,向内找我们是否有漏,导致被邪恶干扰。

恶人胆小,我们三翻四次的约见,当全体学员和议员按约定时间到达警察局时,警察局代局长都避而不见。几星期后,大三巴牌坊真相点不再开罚单,但也不让我们挂图片,于是我们就把图片挂在身上,依然每天讲真相,并把位置由牌坊右侧挪到牌坊正面。但玫瑰堂真相点的干扰还持续。学员明白必须加强反迫害的力度。于是,我们把炼功点改为在警察局门前,全体学员每天早上六点到八点轮流去两个警察局门前炼功,发正念。后期,更把二小时的炼功时间改为一小时炼功,一小时发正念,每炼一套动功,发一次正念。同一时间,全体学员安排时间,去澳门法院、检察院、警察总局及分局、司法警察局、立法会、民政总署总局及分局等部门投诉。面对面讲真相,亦持续不断的发信约见发罚单的主管部门:警察局和民政总署负责人。在信中,我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邪恶本质,同时说明“善恶有报”的天理,希望他们为了自己和家人,善待大法弟子。

师父说:“中共邪党它不干什么它自己还少点事,特别是它一对大法弟子干什么坏事就成为它自己的丑事、败事,同时成为帮助大法弟子成事结局。”(《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澳门警察还每星期向我们开罚单,我们决定把邪恶干的丑事曝光,警察局代局长不见我们,我们就在大纪元报纸上刊登公开信,又把每星期向我们开罚单的过程和警察照片登在大纪元报纸和网站上,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当时,警察每次来,只向三位学员开罚单,其中一位就是我。刚开始,每次看见警察来,我就想躲开,或想离真相图片远一点,不让警察看到。但我是大法弟子啊,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私心?邪的怎么又能胜正的呢?可况我还有师父的法身保护。于是,强迫自己去面对,远远的看到警察就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就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慢慢的,为私的因素逐渐的减少。到最后,基本不再理会警察是否向我开罚单。讲真相,救众生才是我的责任,是什么干扰都阻碍不了的伟大使命。

有次警局负责人直接下来干扰,澳门学员笑着对他说:“你们有枪有炮但无理。我们手无寸铁却有理,你能制造冤案,能保证不翻案吗?善恶有报呀!”

在二零零八年的某一天,经历了差不多两年每星期被警察违法开罚单,写了无数次答辩状,无数次约见各政府部门讲真相,无数次的曝光文章,持续在警局门口发正念后,所有干扰,消失的无影无踪,警察就不再来开罚单了。无数张的罚单,我们一元钱也没交过,一切干扰,好象根本都没有发生过。

讲真相去人心

在二零零七年警察向我们开罚单后,发现澳门学员持续向法院及政府部门讲真相的这一块还可以做得更好。于是我每天上班前,先去澳门立法会、终审法院、中级法院、三个警察局等地方送大纪元,每星期再抽一天在法院门口,另一天在澳门政府大楼前派发大法弟子办的报纸。另一位同修则每天在初级法院外派发《大纪元时报》,通过这种形式向政府部门讲真相。

我基本每天都穿得很漂亮,脚踏着高跟鞋去送和派报纸,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当人们拿了报纸,我就和大家说“谢谢”。大家都很愿意拿报纸,慢慢就开始和我说两句。当大家看到我每天风雨无阻的送报纸,然后还要去上班,假日还去真相点讲真相,都表示对大法弟子的钦佩。有一次,我刚从一幢商业大厦办好公司的事出来,碰到一个在政府部门的人员工作的读者,他竖起大拇指为我打气。

除了去政府部门送报纸外,我还去商业区的餐厅送报纸。澳门人吃早餐时都喜欢看报纸,有的餐厅为了招徕客人,会提供报纸给客人看。我想,那我们就提供报纸给餐厅,客人就可以看到我们的报纸,而且一份报纸可以给很多人看,利用率很高啊。于是我就每星期都把报纸送给各餐厅。有一次,我刚放好报纸,正要走出去,里边就有餐厅职员追出来说:“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份,我很喜欢看你们的报纸,我想拿回家看。”在送及派报纸的这些年,很多读者都称赞我们的报纸很好看。有一次去做游行采访时,被访者是澳门纪律部队的人员,他也称赞说:“原来你是大纪元的,大纪元很好看,我经常都上网看。”

但刚开始在街上派报纸时,也有心性关要过。我从小在澳门长大,大、中、小学都在澳门读,澳门又是个小地方,那里都碰到熟人,法院、检察院等各政府部门都有以前的同学、朋友等。刚开始,有的同学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看我,就好象说:“你现在怎么环境这么差,要在街上派报纸为生。”所以一看到熟人,我就想躲开。后来想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让大家明白真相,从而得救,那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慢慢就把这颗心去了,看到熟人,我就赶快打招呼,笑着把报纸送上去。熟人不就是我的有缘人吗?通过学法我明白到,其实当初人家可能根本就没有这么想,只是我自己有颗爱面子的心,所以师父就安排出现这种现象,目地是要去我的这颗心,把这颗心去了,就再也没有出现这种现场了。

考验中坚定正念

在二零零八年底,澳门警察停止向我们开罚单不久,新的考验又来了。那年十一月,邪党控制下的澳门正式启动针对大法弟子的第二十三条恶法的立法程序。其实消息还没有公布时,澳门的气氛就不一样了,一直收报纸的立法院和法院人员告知不再收报纸了,搞民运的人士也说,以后可能不再搞游行了。当时,真的有点动心,不知何去何从。这条二零零三年被五十多万香港人上街游行否决的恶法,二零零八年难道要在澳门兴风作浪?这恶法一立,邪党随时都可以利用恶法把我们弄到牢房去迫害我们,我们的真相点该怎么办呢?我是否还能正常的讲真相呢?一连串的问题,就在脑中盘旋。我知道修炼提高的机会又来了。

学法是提高的根本,想不通,就不要去想,每当有不正的念头跑出来,我就想:这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不准邪念干扰我。通过学法,一个星期后,心就慢慢定下来了,脑袋也能思考了。我问自己,我要做常人,还是要做大法弟子,跟着师父走?当常人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在我修炼前就是这种状态,不要说大事,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也会生气的不得了,每时每刻都为未来的日子打算,令人很累。再看身边的常人朋友,不论贫富,哪一个不是象我以前一样的活呢?我还要做常人,经历生老病死,然后再回来吗?我现在有机会可以超脱出来,跟师父回家,我要放弃吗?答案非常明显,当然是要修得正果,跟师父回家。

当坚定了这一念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师父的法理就从脑子里跑出来了。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是,谁能动得了这宇宙呢?脑袋里根本就不把这恶法当成一回事,我们全体澳门学员都稳住心性,继续我们讲真相的活动。

劝三退救度众生

澳门的特点是大陆游客非常多,二零一一年的游客总量为二千八百万人次,当中绝大部份为大陆游客,每天都有几万人,大节日时有十几万人经过我们的真相点。以往,我们都是以展示展板及派发真相资料为主,比较少主动劝三退,以往觉的每次一说三退,游客把手上的资料都还给我们。

到二零零九年年初,我们决心冲破这一难关,一定要劝三退,把美好的明天带给有缘人。刚开始劝三退的时候,一个上午,讲了二、三十遍,只有一、二个人肯三退,弄的我心灰意冷,真想放弃。但转念一想,人要修成神,有这么容易吗?这不就是给我的考验吗?我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呢?就打起精神,再来!

慢慢的,一个早上能有五、六人三退,后来又多一点。在能退十多人时。我告诉自己,这太少了,要退三十人以上才算及格。念头一出,没到一个月,就达到这一目标。当退到七十多人时,基本上是每三分钟劝退一个人,好象已经达到极限了,不能再增加了,这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

我想:不能啊。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们在现在树立的威德中,我是不给你们封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每天这么多人,只退七十多人就满足了吗?一定要再努力,下定决心,一定要再往上冲。现在,平均一个半天能退一百多人,最多时为一百八十人。我知道,这不是我比较厉害,是师父看到我有这一念,在背后加持我。“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深切体会到这一点。每当我劝退不理想时,就停下来问自己,我在这里做什么呢?我是真心要救度众生吗?我是要证实自己,还是证实法呢?我有没有欢喜心呢?当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时,三退效果就会好。劝退时,就觉的我的场一下子就把对方罩着,对方就自然会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也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只有整体的力量才是洪大的,每当我们真相点的三退人数创新高时,就在学法时向同修汇报,鼓励同修主动劝三退,和同修交流三退的经验。现在很多同修都不停的在刷新自己的劝三退记录。澳门学员基本上都会主动劝三退,二个真相点的三退人数由一百人,到二百人,到现在努力的向三百人迈進。

大陆游客的巨大变化

九年来,我在真相点直接讲真相,非常感觉到正法形势的推進,在大三巴的真相点,绝大部份时间是一人守住一个真相点。二零零四年和零五年时,大陆游客都是恶狠狠的,有时遇到一个不明真相的人辱骂我们,其他的大陆游客就会围在一起辱骂我们。有一次更有一人把我送给他的报纸当面掐成一堆往我脸上扔。

后来,被辱骂的情况就很少了,到这两、三年,基本上一有不明真相的人骂我们,就会被其家人或同行人推走。有的同行人还会向我们道歉,或者说“不要理他”。尤其是二零一一年中到现在,只要一开始讲真相,大陆游客就会站着听,听完了,大家纷纷表示同意,然后一个个的進行三退。有的游客,看到我们插在真相点的“法轮大法好”的大旗子,就跟着念。有不少年轻人还特意和旗子一起拍照留念。

结语

信师信法使我在澳门的风风雨雨中一路走过来。师父佛恩浩荡,在师父的保护下,使邪党对我们的迫害和干扰一次次瓦解于无影。而信师信法的正念来自学法。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不管我们在个人修炼或反迫害,正法修炼阶段,都是如此。讲真相,反迫害,救度世人中所遇到的,所做的每件事也在修炼中,也在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但要能意识到自己有执著心,找到它,并能去掉它,唯有学好法。能在邪恶的压力面前不倒下,闯过去。在迷中,能保持清醒,不迷路。在困难时能看到光明,看到前程。遇到问题,碰到矛盾能向内找,修好自己,提高上来,直至圆满,要想达到这个目地,唯有学法。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希望和大家一起跟师父回家。不足之处,请大家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二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