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从看管法轮功到成为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

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

我由于长期在较偏远的农村工作,开始对法轮功三个字根本就没听说过。记得那是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某一天,乡政府治安室抓来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出于好奇,我也跑过去看,看看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一看治安室里,看到好几个法轮功学员。治安人员正在问他们的情况,也是给他们讲如何不要修炼法轮功了。其中有一个女的,看到我后,就快步走了出来,她有点认识我,我也笑着对她说,不准炼,就不炼了吧。她却笑着对我说:法轮功好得很,我听说你得了类风湿关节炎,随便你怎么吃药,绝对吃不好的,你只有炼法轮功才能好。我当时冷笑了一下,从心里笑话她太愚昧、太幼稚!怎么这人这么不讲科学啊?炼法轮功就可以让人病好吗?如是这样,那为什么政府要下令取缔它呢?我不以为然,边笑边慢慢地走开了,心里反复着这么一句话:不可理喻!

同年,我乡某村有这么一家人,有奶奶、儿子、儿媳、孙女,全部都炼法轮功。经乡政府工作人员多次做“工作”后(其实是非法的“转化”,让他们放弃信仰),仍然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周围群众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心想:怎么他们就不怕死?政府叫你不炼,就不炼了嘛,为啥都“对着干”啊?胳膊拧得过大腿?乡政府好象觉得有几个法轮功存在对他们有什么威胁似的,始终也放不下心,于是,将此情况报告了上级公安部门。

同年某一天,天下着蒙蒙细雨,我和另一同事在领导的安排下,前往那家“卧底”,观察报告情况,等候公安来抓人。

就在这天下午的两点多钟,公安车载着五、六个警察,还有相关领导和人员,共计十来人,一到他家,见人就抓。我清楚看见警察喊男主人跟他们走,男主人不从,于是二、三个警察一步上前就把他按倒在地,用手铐铐住他,强行拖上车,同时,对女主人也采取同样办法,强行拖上了车。此时,七十多岁的那老奶奶声嘶力竭地大声喊着:我们都是好人啦!我们都是好人啦!你们凭啥子要抓我们呀?我们没有违法……可警车载着她儿子、儿媳很快地就消失在她那朦胧的视线中了……

在洗脑班值班期间,我也成了法轮功学员

记得那是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区洗脑班开班了。我乡有两个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其中。按照上级规定,哪个地方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的,一切费用就由其所在地政府财政负责,并还要安排人每晚值班(与法轮功学员同室睡觉),目地是阻止他们学法炼功。于是,我们乡政府把女职工進行排班,轮流值班。每隔二、三天就值班一次,就这样,经过了一年多时间。

在此值班期间,我发现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气,爱清洁,讲卫生,把好事、方便让给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药,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对他们的师父和法坚定不移,虽然他们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脑前進过劳教所,吃过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们从不言放弃,至死不渝地坚修大法。

就这样时间一长,我慢慢地被他们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确实是一群好人,是从骨子里面体现出来的一种美,更让人羡慕,让人敬佩,甚至让人崇拜!

于是,凡是我值班期间,一有机会,就叫他们给我背师父的经文,背《转法轮》给我听,我听着感觉特别舒服,觉得那些文章写得太美妙了。所以,他们平时在洗脑班里传的经文、《转法轮》中的内容,每次都会传到我这里,我就用笔把他们抄下来,拿回去后,有空就读,就背。就这样,我能背师父经文四十余篇,能背《论语》、《转法轮》前几页内容……慢慢地,我也要想学炼功了,可在那红色恐怖下,谈何容易!

有一天晚上,我对我同室的法轮功学员说,今晚你教我炼功吧!等警察二次查房后,约深夜二点钟,她教我炼五套功法。

在我区洗脑班值班一年多时间里,我喜得大法,如获至宝。

学法炼功后类风湿关节炎痊愈

从我一开始参加洗脑班值班,每次值班就是提着一大包药。法轮功学员们看每天要吃那么多药,就说别吃那药了,吃了也不好啊!我说,病了不吃药,怎么行啊?药,我是要吃的,于是,我吃的药每天不断。尽管后来我也在学法,在炼功,可还是放不下常人那个病的想法,认为只是学法炼功病就好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还是照常吃药。经过与法轮功学员的经常交流,慢慢地明白一些法理,终于有一天,我把治疗类风湿的药物全部扔掉了。几经周折后,我请到了师父的《转法轮》,真是如获至宝,得到后,迫不及待地打开就读,除了在伙食团简单吃饭外,就是看此书,包括上班在办公室,也偷偷地看,当天就把此书看完了。

看完之后,无比轻松,无比幸福,也无比自豪!读了十几年的书,没读过这么吸引人的书,感叹此书写得如此之好!

就这样,我除了上班外,有空就看书、学法、炼功,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腿、脚不疼了,全身轻松了,原来下楼还得一步步地扶着栏杆慢慢走,后来,上楼三步并作一步走,健步如飞,那感觉真是神了,从内心非常感谢同修的帮助,感谢师父的洪恩与救度。记得一年后,类风湿关节炎痊愈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