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高校教工:用大法归正言行 感动领导与同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修炼中,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去除旧观念,决不为个人名利玷污“真、善、忍”,洗净道德败坏的社会对自己的污染,向着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的境界修炼,身体净化了,思想升华了,从中感到其乐无穷,我无比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师父的巨大付出给末劫时的人类带来了希望。

一、修大法 一身的病不治而愈

在修炼前,由于内分泌严重失调,我患上了多种疾病,胃病、妇科病、风湿性关节炎、腰肌劳损、神经衰弱等,到处寻医问药,几乎天天跟药罐子打交道,都治不好我的病,近十五年的时间把我折磨的不象样,体重由原来的110斤减少到90斤左右,甚至看到有杂志上介绍喝自己的尿得到身体健康的消息,我还背着我的前夫喝了一段时间自己的小便,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单位的一个同事推荐我炼法轮功,我问她炼这个功能不能治病,她说不治病,是修炼。我一听不治病,我就说不炼,那时我想的是如何治好自己的病。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我去找那位炼法轮功的同事时,她办公室外的大厅正在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时她不在。我在等她时看了一会录像,我还听不太懂,就觉得怎么小腹一直发烫。第二天看到这位同事时,我将这现象告诉她后,她说我缘份好,师父给我下了法轮。她就借了一本《转法轮》给我。

当我第一天看《转法轮》这本书时,我就被书中的内容深深吸引、震撼,我就想我一定要修炼法轮功,也巴不得一口气将这本书读完。当时感觉身体好象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包裹,非常舒服。当我把《转法轮》看完后,明白了很多自己以前不明白的事情,知道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指导修炼人如何修炼的功法。特别是明白了《转法轮》中“无求而自得”的道理,知道了自己在常人中求这求那的心是一颗肮脏的心,是修炼人要去的心,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放下各种有求之心,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坚持不懈的修炼。

随后我又参加了九天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当九天的学法班结束后,我感觉自己身体发轻,长期折磨我的病都没有了,身体状态比年轻时还好。我觉得这功太神奇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三个月后发现我脸上的蝴蝶斑都不见了,皮肤变得白净和细嫩,大家都说我越来越年轻了。我知道这是我修炼大法以后,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去掉了求治病的心,从而真正体悟到“无求而自得”的法理,身体得到了净化,我一个大家公认的药罐子,一身的病不治而愈,从此告别了医院,告别了药品。

修炼后,在我身上还出现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如被高温烫伤都不起泡,不红肿,特别是被摩托车的炮筒那么高的温度烫伤都同样如此。刀伤可以瞬间停止流血。

我惊叹这功法的如此神奇。庆幸自己得到大法的慈悲救度。从此我十分珍惜这万古不遇到大法,挤出时间坚持学法、炼功,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中。

二、用大法归正自己的言行 感动同事

修炼以前自己工作做多了,特别是加班后又没有什么报酬时,就爱发牢骚;工作中遇到棘手的事,就爱叫苦;承担工作多了心中就不平,在各种利益中虽然不愿意跟别人争争斗斗,但也不愿意轻易吃亏等等。修炼大法以后,我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言行,看淡名利、处处为别人着想,工作中不挑肥拣瘦、不计较个人得失,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系领导经常在大会上表扬我的工作,九七年被评为学校劳动模范等。

看淡名利 在利益上主动谦让

高级职称的评定是常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每年在评职称时院办公室就不清静,常常有些老师为评职称在办公室大吵大闹。在修炼前我也会象其他老师那样尽全力争取。可是修炼后我要求自己一定要按大法标准去做,在利益上不能跟常人去争去斗,要看淡名利,修去名利之心。在对待这些问题上,要多为其他老师着想,因为名额有限。九七年评定职称时,系主任找我谈话,她说:你们室的某某某因为丈夫去世后,家里有很多困难,如果她评上副高职就可以多工作五年,你可不可以先让她上。我说我申报副高职根本就不想与任何人争,她很诧异地看着我,看神情原来是想给我好好作一番动员工作,结果感觉没有这个必要。

九八年又到了评定职称的时候了,我突然悟到我们修炼人各个方面都应该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就是自己的申报材料都不能有任何虚假。我想到我以前上报的材料中有些虚假的成份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次应该将它们拿下来。因我和孩子她爸在一个学校工作,所搞专业接近,有些文章和科研项目是孩子他爸将我的名字挂上去的。当然当今社会不管是文章还是科研项目只要能挂的上名的都会想方设法挂,特别是夫妻挂名就太普遍。但是我如今修炼了,如果连“真”都做不到,那还算是个修炼人吗?所以我将那些挂名的文章和科研项目全部从上报的材料中去掉了。几天后,系主任把我叫去谈话,问我为什么上报的材料少了一些文章和科研项目,我就将实情告诉给她。没想到她听后非常着急,她叫我不要这样做,说会影响我提职称。我说就是提不了职称,我也得这样做,因为我是修炼的人,不能做假。她说文章发表出来就有你的名字,你何必认真呢,而且这次中心室主任就设了一个副高职的岗,意思就等我上。我说我不能违背修炼的原则。我想如果做假评上副高职,那就成了我修炼中的污点,我得失去多少德呀!我现在就是要将以前没做好的纠正过来,不能给修炼留下遗憾,要真正放下名利之心,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我坚持要这样做时,她却落泪了。她说:你这样做,不但会影响你提职称,而且会影响你继续任中心实验室主任,我们单位需要你上。此时我也饱含热泪的对她说:以后我就是不当中心实验室主任,我也会尽力协助室主任工作,单位安排的事情我照样会做好,请你放心。她听后很感动。

虽然那次我没评上副高职,但参评的那些领导和教授对这事都感到震撼,听说特别是我们学院的院士对此评价很高,他说当今象我这样的人太少了。

被非法劳教回单位 照样被评为院先進

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后回家,回到原单位。因为以前在单位的表现,特别是修炼后的表现,在单位印象都是非常好,同事们都盼望我回单位,用大家的话说,我的口碑很好。连一个退了休的老领导在一次全院聚餐的饭桌上说,我是大家公认的一个好人。他说一个人一辈子能得到这样的评价,是很不容易的。还有一个学校的老教授对我说,他们看到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确实好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我身上的正气,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所以他在碰到我时经常对我双手合十,并喊“法轮大法好”。

回来后在工作上我还是跟以往一样,处处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凡是自己承担的工作就一定要做好。由于自己工作勤奋、认真,在回单位的第二年,被评为院先進个人,当时我不敢相信他们会评我,同事说,这才叫公平。那年学校实验系统评先進,我们中心也将我推荐了上去,最后听说学校没同意。我的工作得到学院领导的认同,那是我努力按“真、善、忍”修炼的结果。

在我被非法劳教的那二年,学校只发给我每月五百元的生活费。回家后家庭已破裂,我没有任何存款,孩子需要抚养,我成了单位最困难的职工。办公室主任几次都问我申不申请补助,我都婉言谢绝。我觉得虽说我在经济上不富裕,但在精神上我是最富裕的。刚回来的那二年,每年的奖金也是单位最低的,可能单位领导迫于上面的压力而为。两年后,我的工作量才恢复与其他教职工一样计算,每年都是超额完成,有时超额完成的工作量达三百多个教日,相当于二年应该完成的工作量。冥冥之中感觉是上天的安排,在我放下利益之心以后,回补了我的劳动报酬。

在退休时,单位领导很想继续留用我,连院长都说想我继续为学院工作。我知道这是他们的心里话。但由于上面给他们施加的各种压力,这是不可能的事。但单位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也请我到单位帮忙。他们这么信得过我,我想他们心里同样有一杆秤。

三、坚持真理,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谎言铺天盖地,让人感觉天都要塌了。中共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成为被镇压的对象,昔日的修炼环境被破坏。这突如其来的恶变,使我感到震惊,无法相信政府为什么会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情,这么好的功法不让人炼。

不管在什么压力下都不放弃修炼

紧接着学校、家庭都向我施压,让我放弃修炼。我果断的回答:“要我放弃修炼绝不可能,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炼”。面对这一残酷的事实,我冷静的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做,才配做一个大法弟子。法轮大法是佛法,在我们今生能逢大法洪传,是我们的福份,众生应该万分珍惜。一个生命反对大法,其罪业深重。我们修炼的人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世人诽谤大法,污蔑慈悲的师父,应该阻止政府、世人对大法犯罪。我悟到一个修炼的人就应该坚持真理,维护大法。同修们到北京上访,我先后四次到北京上访,希望政府停止迫害,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上访是一个公民的正当权利,自古以来,也没听说过哪个朝代不准喊冤,喊冤有罪。然而我们今天遇到的是一个最不讲道理的政府,连我们上访的权利都被剥夺。因为上访,法轮功学员被打死(甚至被活摘器官)、被判刑、被劳教、被看守所、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被投進精神病医院用药物摧残,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由此让我看清中共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祸源。我要远离这样的组织,要求退出共产党,当时学校不同意我退党,他们怕影响不好,不给我退党(直到我被劳教后,听说按退党处理的)。学校在暑假给我一个人办学习班,大约一周时间,学校的副书记、组织部、宣传部、学生部的部长们轮流给我作所谓的思想工作,要我放弃修炼。我就利用这些机会给他们讲我的修炼体会,讲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上访,希望他们理解。还告诉他们切忌对大法犯罪,不要让自己生命受损失。他们看到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能使我放弃修炼,就说:那你就在家里炼,不要再去北京上访。每次我去上访,学校就紧张得要命。还听说有次我去北京上访,单位派了十几个人去火车站找我,要把我拦截回去。一个老师看到前面有个人象我的时候,喊大家赶快卧倒,结果那些老师真的就全部就地卧倒,实在是太可笑了,这样的怪事前所未有。这都是被江氏流氓集团邪恶的株连政策所逼。

大法给了我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

我因为上访,跟众多的大法弟子一样,遭受到残酷的迫害,被北京、重庆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被电棍电击、被手铐铐、被五花大绑、被恶警毒打,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如人间地狱)劳教两年。丈夫吓得离我而去,孩子小小年纪承受着家庭破裂的痛苦,遭受到来自社会、学校给施加的压力,一个八岁的小孩被逼着在学校拿着别人写的稿子颠倒是非的发言,小小的心灵被蹂躏。

从劳教所回来后,面对一个破碎的家,一个被无辜伤害的孩子,面对来自社会、家庭、单位的各种压力,心中无比感伤,怎么做好人就这么难。如果不是修炼,我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大法给了我战胜这一切困难的勇气,我没有退缩,我相信我选择坚修大法是正确的、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学校一直把我当成重点监控对象。在学校、在我居住的宿舍楼到处都安排了监控我的人。就是上街买菜、购物都有监控。一遇到他们所说的敏感日,就给学院和我的家人施压,监控我的人剧增,给我和孩子增加莫大的精神压力。看到这些被利用来监控我的人,我觉得他们太可怜,他们被谎言欺骗,被中共绑架来参与迫害好人,这对他们生命损失太大,我们修炼人不愿看到他们将来的恶果。用庞大的人力、物力来对付一个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的妇女,实在是天理不容呀!

我珍惜大法,珍惜在大法中得到的一切。我深知作为大法弟子的分量和使命。这场邪恶的迫害,真正迫害的是还没有得到大法救度的世人。为使更多的生命得救,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讲真相,凡是与我有缘接触的方方面面的人,我都要想法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怎样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我认真的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