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家庭妇女進京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五十七岁,辽宁清原人,原来脑袋整日迷糊。也没上多少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稀里糊涂过日子。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修炼法轮功。从此生活有了目标,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中共诬陷大法,一心想说句真心话。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五日,我坐上(梅河—北京)的大客车,在师父一路的呵护下,顺利到达北京。一位女士问我上哪去,我说:“上天安门”。她说:“你找死去呀”!”我心里想:你哪知道,我们师父受冤屈,我们弟子应该说句公道话。

来到天安门广场,警察立刻搜身,搜出了法轮大法横幅,他们便拳打、脚踢又扇耳光,把我摁到一个面包车里,拉到不知是个什么地方,那里已有八个大法弟子了,天黑来了一个大客,把我们拉到一个派出所,中午又把我送到象转化班的地方,我原以为他们也是大法弟子,可说的话不象大法弟子,我不听她们的,到院子里发正念,被一个女犹大拽着我的头发,拎進屋里,摁在地上,又过来了六个女犹大,有踩头的,有踩胳膊的,有拽脚的,有在背上踩的,他们踩得我差点上不来气时,才让我起来,我坐在凳子上,他们又往我脸上贴纸条,拽耳朵,抠鼻子,拧我肉,我心里一直发正念,一直折磨到黑天。晚上副所长又把我送到北京郊区通州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三十八天。

酷刑演示:开飞机
中共体罚:飞着

刚到看守所,号长就踹我一脚,我问她:“你踹我干什么?我也不是犯罪進来的,我是大法弟子”。从此她让别人飞着(一种体罚),没让我飞着,还给我冲豆奶粉,我没要。我背经文,炼功她们也不管,有一天,警察到看守所里问:“哪个是法轮功”?我说:“我是”。他说:“我就是来看一看你,没有事”。看守所有两个小姐,我给她们买卫生纸,有一个还向我借了十块钱,我也没要。有一个犯人,我炼功,她也跟着炼,还有一位,我背经文,她也跟着背。还学会了《洪吟》中的〈做人〉这篇经文,那二位小姐不久,被送到外地教养了,走时说,等出去也学法轮功。她们都很尊敬我。

到三十五天时,原来打我的那伙恶警、恶人又来了。又开始踢我、扇嘴巴子。蹲着、飞着。不许睡觉。其中一位女犹大進来,摇着胳膊对我说:“我的胳膊就是打人的,不打人就难受”。我看着她那个样,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放心,我一定冲过去”。他们不停的连打带折磨我两天两夜。也未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有个警察说,你是头一个,我们到监狱里来收拾你的,手里拿着一把枪指着我说:“枪毙了你”。我说:“不学大法我早就死了。你打死我,众生会记住我的”。他们向我举起了大拇指。后来,有个女犹大突然向我的鞋底下赛進一个纸条,过了一会,我拿出来一看,上面有师父的名字。我的心里特别难受。他们在我耳边说沈阳,沈阳,(其实是审完,让我走的意思)。我没悟明白,却把地址、姓名说了出来,于是丈夫单位的人,还有一名警察向家里要了五千元钱来北京接我。中午在北京火车站吃完饭,他们不一会就睡着了,我心里对他们说,你们睡吧,就走了。

我走出五十~六十米远,也不知道方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只有点卫生纸,我就问了一位年轻人,我就按照他的方向顺着火车道往前走,大约是北京的下一个小站吧,天刚有点黑。我就進车站想方便一下,在厕所里,我又被抓了(也许看我是外地人,像学法轮功的吧!当时全国各个车站都是便衣警察)!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问我是干什么的,我没有说,他们又问我,是杀人的?打人的?我也没说,他们掏我的兜拿出卫生纸说:“这是干什么的?”我说:“女人用的”。我转身就走了,又碰见白天见的那位男青年,他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他说:“带你到我亲戚家,你教我学法轮功”。我说:“这怎么行,我是一个过路的,你还是找你们当地的吧,前几年都在街上炼,找他们教你那多好。”,不知不觉的走到一个地方,好象河边也没水,我心里一直发正念,他说到了,我一看也没有房子,也没有人,我说:“你是好人送我这么远,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也没有报答你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保护,谁也迫害不了我,有多少迫害大法弟子遭报的。你听我的,回去吧,谢谢你送我这么远。他听完我说的话,他身体直哆嗦。

我顺着路往前走,边走边发正念,我朝着灯亮的地方走,前边有个小房,里面有位五十多岁的更夫,我就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他知道大法好,他家亲戚也有大法弟子,也去北京上访过,他说:“现在快半夜了,你还走么,我看明天给你画一个线路图再走吧”!他给我拿了一个棉被,在门口放了一个门帘子,我就在那呆了一宿。天亮我拿着他给我的线路图,他又给我买了两个馒头,我说:“你是个好人,老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上路了。

一位开面包车的司机到我身边就停下了,他问:你怎么不坐车,我说:没有钱,他问:上哪去,我说:“上沈阳”,他说:“你上车吧,我不问你要钱,我是信×××教的。”我就上车了,他把我带到他家,他家都是信那个教的,对我都挺好,我住了一宿,他给我买了几个烧饼,我又往前走,走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又看见一位蹬人力车的男青年四十多岁,厚道诚实,我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他说:“我带你一程,你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推辞不过,我只好坐他的车,他带我吃了一顿饭,剩下的打包让我带上,一直走了近百里路,我多次叫他回去,他说:“带你都不用蹬轮”。我试了一下果真不用蹬,我心里知道,都是师父在做呀!“你回去吧,天快黑了”!我说。他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和你的长相、穿戴一模一样,还有个声音告诉我必须得去拉你,这个梦相当清楚,我一看时间正是半夜十二点,我今天见你这是第四回了。

我沿着国道没黑没白往前走,天黑了,就找个避风的地方对付一宿。天亮就继续赶路,实在饿得受不了,就去要点饭,有的给;有的不给,不给我也告诉他们,人得做善事,记住‘法轮大法好’。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天又黑了,一位骑自行车的男青年到这就不走了,说要带我,我看不象个好人,我不坐,他死活要带我,走出大约二十多里路,到了一个地方,一扭把我摔在地上,又把我抱起来,狠狠往地上摔我,摔的我眼前发黑,我“妈”一声,觉得不对。我就喊:“李洪志师父,快来救我”,我喊了三声,那人住手了,问我姓什么,我说:“姓郑”!“你一天美滋滋的”。他气的咬牙切齿的说。我知道是邪恶操控他说的。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人,会有福报。这时,他发现自行车没了,我告诉他一会能遇到车的,果真过来一辆车。

我继续往前走,过来一个拖拉机,司机问我往哪走,我说:“往前走”。顺便带你一程,我说你走吧,我也没有钱,他不肯,我只好坐上车,拉着拉着,就下了国道,我一看不对劲,叫他停车他就不停,给我拉到有沙子的地方,我告诉他,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我是大法弟子,是证实大法来的。你这样对待我,你知道后果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这小伙子以后你可不要这样做了,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又回到了国道,又遇到一个骑摩托车的男青年,看我走路一拐一拐(我的脚全破了),说,你上我的车,我带你一程。我说,我也没有钱,我也不认识你,你走吧,他不肯,我实在太累了,又坐上了车,这男青年带了我一程,我和他讲了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他走时拿出点钱给我,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出家弟子的原则〉中说:“只能要食物,绝不能要钱要物”。我没要,他又说:“这张卡你拿着。里边有七-八元钱,你拿着好给家人打电话。”我也没要。他说那握握手吧!

我又往前走,到秦皇岛我已累得不想走了,天已黑了,想给家人打电话,却没有钱,来到一个小店,女主人能有二十四、五岁。我一说情况。她说你去问问那个司机,我跟开往(天津-梅河)大客的司机说,到家我就叫丈夫把钱给你,没等司机开口,乘客就说,不能拉,是大法弟子,我们不找麻烦吗?又一个人说;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是怎么回事,我就赶紧离开了,又去找那女士打电话,叫家人到火车站接我,去火车站我也不知怎么走,又被坏人带到了一个胡同,我一看不对劲,转身往回走,那个男人没追上。

我是一个家庭妇女,又没有多少文化,自己住的小县城东西南北都搞不明白。我身无分文,却从北京步行八天七宿到达秦皇岛,家人又很快顺利找到我,回到家。没有师父呵护,寸步难行呀!师父让您操尽了心。弟子一定不辜负您的慈悲救度,做好三件事。跟您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