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中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一一年四月中旬得法,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神奇的得法经历让我有了成为上士,勤而行之的动力。因为得法晚,从得法那天开始,我就立志要勇猛精進,以报师恩。

以下是我个人在修炼过程中的部份心得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同时与全体大法弟子互相交流共同提高:

勇闯家庭关 带着孩子推广神韵

我是在一个没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得法的。得法后不多久我就决定一定要到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去,与同修们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快速提高。于是我很快就找到了就近的亚特兰大的同修,并且很快参与做证实大法的事情。

我得法晚,因此难和关很多,但是我知道每一次的关和难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度过,我真的觉得我是这世间最幸福最幸运的人。

我的老公由于少年时期受党文化影响,不信神佛,在我得法初期,曾经提出要和我暂时分开,他经常一个人不言不语,半夜离家出门,三更才回家,有的时候还独自面对着空白的电脑屏幕发呆。我看在心里难过,结婚七年多来,我们夫妻相敬如宾,生活幸福甜蜜,从来没有红过脸,可现在突然他变成了这样,不过我也从没有与他生气,那时我经常会心平气和的与他交谈,然后告诉他我得法的神奇经历以及我心性上的快速提升。每次也都很快就平复了他的心情。

但是后来由于公公婆婆的压力,害怕邪党迫害,不让我回国,更害怕我连累家人,要求他不让我修炼法轮功。我得法后,很快就开始打国际长途劝亲人朋友做三退(退出邪党及其团队组织),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在所有的亲人、朋友圈里,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再加上公婆给先生的压力强加与我,并且威胁要把原来帮我带的小儿子送回让我自己带,这样就可以锁着我,不能再出去讲真相,同时也向我的父母告状,希望能够劝服我不再修炼法轮功。所有的亲人都在担心我的安危,所有的朋友都觉得我莫名其妙,认识我先生的好朋友都向他告我的“状”,顿时间,我的世界一下子就象失去了平衡垮了一样,那种“众叛亲离”的滋味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经历过。一切就这样迫不及待的相继袭来,可是我只知道大法好,因为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显现只有我自己能够体会到,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会离开大法的。

那时我能够真实的感受到慈悲的师父每天就在我的身边。每天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度过,师父每天都点化安排我大量的学法看和听大法弟子的修炼心得交流以及炼功,于是奠定了我讲真相和证实法的基础。每次只要我做了证实法,讲真相的事情,总能在瞬间感受到强大的慈悲的能量场包围着我。因此就更加坚定了我的修炼路,再大的风雨我也能挺过去。

后来先生在印第安纳州和哥哥姐姐合开了一家日本餐馆,我们就变的聚少离多,于是他就把两个孩子和这个家交给我一个人照顾了。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了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证实法的修炼路。

此时正逢神韵前期部署安排工作期间,有很多的会议,我每次都要带着四岁和一岁的两个孩子去开会。后来,意识到要开始培养孩子独立,以及不能因为两个孩子而走不出去证实法,我便决定把孩子送進一所很好的学校,这样我就有一定的时间可以推广神韵。于是我每天起早摸黑,早上很早起床炼完第五套功法,然后准备孩子早餐,让他们吃完,送去学校,有的时候来不及就带到路上吃。然后我就自己随便吃点就开始做神韵了,有的时候一天都在外面都没怎么吃东西就一直坚持到晚上。晚上把孩子接回家后还要给两个孩子洗澡,准备晚饭,然后还要做家务,剩下点时间就只能争取多学法炼功了。但只要孩子没有入眠,我的学法炼功就会受到一定干扰,于是我就尽力,静心排除干扰,学法炼功。

周末孩子没有上学,我就带着他们和同修们一起去社区里挂神韵宣传册,两个儿子只要随我出门做神韵,就出奇的乖,大儿子特别懂事,他知道自己是在推广神韵,而且每次他都要提醒我:“妈妈,明天我们去推广神韵是吗?”我都亲切的回答他:“是,早点睡觉,妈妈明天带你们一起去。”

我用婴儿推车推着小儿子一起挂,他一点也不哭闹,有时坡高就先放在一旁,然后我自己上去挂,他就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我,见我靠近了就笑着向我招手。看着他的稚气的小脸,我觉的这个小生命真的是太幸运了,能够有幸一同证实法,他是何等的福气啊。大儿子有时也会有见人在就怕的心,然后就来回徘徊,我见了就告诉他:“这是你的一颗怕心,一定要把它修去,咱们不要它,勇敢点走上去,就不会害怕了。”于是我就陪着他一起上前去讲解,后来他真的不怕了,见人就给资料了。

有一次,做完神韵后,我们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他们都累的睡着了,但不知何时他解开了安全带,我在急刹车时,大儿子的头撞到了前面座位,头上撞了个大包,流出了血,我当时真的吓坏了,回到家一看,破了一道口子。他想看伤口,我不忍心让他看,我只告诉他没事的,很快就好了。明天就没事了。结果真的第二天头上就结痂了,过几天结的痂很快就掉了。我知道一定是师父在保护着。还有一次推广完神韵回来,第二天两个儿子都发烧了,我为他们念《转法轮》,给他们多喝水。后来大儿子问我:“妈妈,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对吗?”我当时很震惊,我只是随口说过,他小小年纪就记下了。纯净的小生命,就象一张白纸,你往上面加什么,他就成了什么。他还曾经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跟您回家!”顿时,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有师父管的大法弟子家的孩子就是与常人家的孩子不一样。他们为的正法不顾一切来到人间,我一定要对他们负责。

过病业关和消业中坚持推广神韵

我在常人中的老病,胃炎以及颈椎骨质增生,脊椎腰椎严重弯曲造成的疼痛,都在我得法后,师父帮我净化身体清除了。在做神韵的期间,这些类似的疼痛症状又返出来过两次,而且十分疼,时间每次都很长。那些日子真是日里疼,夜里也疼,不曾停过。虽然疼痛难忍,但是我没有因此耽误推广神韵,我也一直都知道这是我生生世世积下的业力,现在要在不同的层次阶段以不同的关和难让我闯关修心性的。

我知道神韵现在救人急,我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更是要放下一切以推广神韵救人为先。过病业关期间,疼痛总是日夜伴着我,有时真是痛的难以忍受。白天在外推广神韵,天气也冷,有时还风雨交加,我们大法弟子都无惧于这些,依然风雨无阻。

记的有一日,我忍着全身的疼痛,半天都吃不下东西,还是冒着风雨穿梭于社区,为每户人家挂着神韵宣传册。那天我的靴子都被雨水淋湿了,一路走着,脚下时不时吱吱作响,靴子里都是冰冷的雨水,从脚底一直凉到心。我随即拆下装宣传单盒子的塑料袋子套在脚上,然后再穿上靴子继续做,一刻都不想耽搁了。因为心里明白这,多发出一份,意味着多一户的人家知晓了神韵的信息,也多了一分得救的希望,心想这点疼,难受算什么,只要能救了人,再难我都能忍住。我边走心里边默默发正念。过不一会儿,雨停了,我的疼痛真的缓和了许多,身体也暖和了许多,我知道那是慈悲的师父对弟子的鼓励。

通过这两次的病业关,我从中悟到:有时对丈夫,对孩子还不够善,常常会因为他们是我的家人,就没有做到善和忍,因为丈夫固执的无神论常令我讲真相和沟通过程有障碍,有时着急就勾起了争斗心与之争辩,过后才后悔。教育孩子也是,孩子小总难免调皮任性,我却时常起急,对孩子不耐心。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修炼人都得放下,都得去掉。

我还悟到:这次的病业关其实就是在考验我是否坚修大法,是否信师信法还是认为这就是病,要回去当常人上医院去检查。另外一点就是要去我那个怕疼的心,就是用这样的疼痛慢慢磨去我的诸多执著不放的人心啊。

在这段日子里,我的大关小关不断。我在开车时总听师父的讲法,有时也发正念,好几次都感觉到另外空间的一种无形的阻力,不让听法,发正念,让我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的,那好几次都着实危险啊,我每次总求师父:“师父,我不能睡着,我要听法,我要发正念,邪恶他们根本不配考验我,我是不会被吓倒的。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只是这么一想,师父就让我摆脱了困魔,瞬间就清醒了。我连连感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办事,离开前,他突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要告诉你一句话,你一定要记住了:你开车时,一定要一慢,二看,三通过。切记,注意驾驶安全啊!”说罢,我就离开了。

我开出他家一条街远的路,刚一拐弯,从路边的加油站里就快速的横穿出一辆车,我惊呆了,脑袋里还在寻思回味着刚才同修对我说的话,正琢磨着,事情就发生了。我瞬间急忙踩刹车停住了。因为听了同修的话,我真的正在遵守他告诉我的原则,怎料事情发生如此突然,这才悟到:原来是师父借他的嘴在嘱咐我驾驶小心,躲过了这一劫难,心里不知道有多感激师父。

遇到矛盾 找自己修心性

推广神韵中,也曾遇到过多次与同修间的心性上的摩擦造成的关,在亚特兰大神韵即将开演前几个星期内,连着过了好多关,那着实是我提高心性的大关。

神韵开演前夕,我们在华人社区开始铺开面做宣传。那时正逢过新年,我们参加了一个社区的活动。当时我们心很纯净,念很正,我们只想着既然我们今天来了就要救了这里的同胞更因他们都是可贵的中国人。我们俩被索要神韵画册的人群包围着,我们不停的发,不够了再补充,有的还要求多要些发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有的当场拨通票务热线订购电话,立即订起了票来,有的朋友就此谈起了对邪党暴政的痛恨,有个记者当时就坚定的告诉我们:“你们法轮功真的了不起!”听了这些,我们都很受鼓舞。离开之际有人告诉我们下个星期还有活动。我们一听,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一定要查查具体日期地点。

次日我们俩又去了华人超市宣传神韵,突然有个自称是某某会主席的年轻女子走到我们跟前问:“你们在这做宣传,需不需要也在我们那儿争取个摊位?”我顿时高兴不已,当时就订下了,心想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了。

当天晚上,我就在本地神韵电话会议中提起了这件事情,而且还提醒时间紧迫,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参与。过了一天后,我打电话问协调人事情的進展情况,结果发现一件看似简单的事情,阴差阳错的我们错过了预订摊位的时间。

放下电话,心里便开始指责同修,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大家不能协调好呢?还埋怨同修都不重视救度华人群体。可又转念一想,不对,不能向外找,只能无条件向内找,便想到:每个弟子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每个粒子都应该发挥作用,去圆容好一切。是啊,我既然是来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怎么遇事还向外找,怎么就没有去圆容好这眼前的一切呢?我马上开始联系其他同修,解决摊位桌子和平板电视的事情,然后就发邮件并打电话给这个会的主席,说明我们的情况,结果她电话说:摊位已经没有了。

我只能打电话给协调人告知此事,又打电话告诉B同修我们没拿到摊位,不料B同修问我:“你知道为什么你没有拿下摊位吗?我觉的你可能有显示心,欢喜心,而且你也不该事情没办成就对大家说,不过现在我们无论如何也要继续努力争取摊位,你把你发的邮件让我看看你都是怎么和她谈的。”于是我把信件发给B同修看。发完邮件我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委屈,觉的B同修在冤枉我,还伤心的向与我合作的老同修哭诉了此事。

事后,我以为这事就这样过了,第二天我继续和老同修一起宣传神韵。没想到,B同修在我开车的路上又打电话问我:你找到你的执著心了吗?尤其是显示心,欢喜心,我真的觉的你有。你只有把这些心放下,才能拿到摊位。哪怕最后一分钟都要争取拿到摊位,这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我平静的听着电话,不再委屈了,只是觉的不解为何B同修会这么在乎这摊位,又这样对我?我并没有因为这通电话而影响了我们做神韵的宣传。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是惊心动魄,因为几次开错路,总是在相同的路一直兜圈子,就这样,一着急,我两度倒车撞了自己的车尾,那车尾是伤痕累累。心想:为什么我开车连撞两次呢?后来又有一次走错,進入了一条小路,竟然有一幕惨剧展现在我们眼前:一辆小车四轮朝天,还冒着烟。警察封了前面的路,这时老同修说道:“为什么我们两次撞到车尾啊,兴许就是师父帮我们挡住了这么大的难,把我们的难化小了,我们真的是太幸运了啊!”我们连连合十叩谢师恩。

接着次日也就是这个会的前一天,我大儿子的眼睛肿了,学校老师打电话要求带孩子去看医生,看完后还要给学校出示医生证明,我只好接走孩子。这期间,我又和B同修通电话,他在强调要争取到摊位。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此时此刻心里真的再也没有一点委屈了。

紧接着第二天,小儿子又发烧了,学校要求我提前把孩子接回家,这真的就如同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提到的:“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我赶紧结束了神韵的宣传,赶到学校把孩子接回了家。但是晚上还要参加那个我们争取摊位的会,我忍痛把两个孩子送到一位同修家里,然后含泪离去,边走边流泪说:“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们,等妈妈做完神韵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们的。”

我接了老同修并准备了充份的神韵宣传资料赶赴参加了这个会,到了那里,我们找遍了会场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一个摊位,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摊位,一个都没有,原来就是一个假相,一切都是来帮我修心性的。只是让你在这么多的魔难面前看你能不能过的去,要不要闯过去。

当晚,我和老同修配合的相当默契,几乎所有的有缘人都拿到了神韵的资料。我还发现了一个现象,很多人在晚会中,总是爱不释手的一次又一次重复翻着神韵宣传画册,我知道那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在争取被救,他们生生世世轮回中苦苦等待,就为了这一回了解到真相救了自己啊。明白的众生都在变化中,都在觉醒中,他们知道千万年的等待终于来到面前,怎能错过。

送同修回家后,我几乎一路飞车赶去接孩子,回到家我没有给孩子吃一粒药,也不看医生,只是对着孩子不停发正念,然后给他们念师父的经文。不知过了多久,孩子都睡着了,大儿子眼睛的肿消下去了许多,小儿子的烧也渐渐退去了。我已经筋疲力尽,睡下了。

后来,B同修在电话里向我道歉,他说:“真的对不起,我推的你太紧了,请你原谅!”我非常平静的说:“没有关系的,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不放在心上了,没事了,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佛学会协调人打电话,让我去华人超市做宣传,因为大家都去做主流社会的宣传,华人社区真的没有什么人做,当时我没有答应,只说我前一天晚上去了参加活动,刚把两个小孩托其他大法弟子照顾,今天恐怕不行了。孩子的病未全好,不太好麻烦人啊。他着急的说到:“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罢就把电话挂了。

如果是当常人的我,一连发生了这么多魔难,在这个时候又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是跳起来,把对方先痛批一通,可是此刻我竟然没有生气,但是觉的协调人对我的态度以及协调方式不合理,为了他好,一定要为他提出来。

于是,我鼓起勇气回拨电话给他,对协调人提出了我的建议。对方的态度也缓和了。我松了一口气,往常我总害怕同修责怪,知道同修哪里做错了,为了保护自己,就把自己的建议隐藏起来了。

事后,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同修,老同修问我:“你动心了吗?”我说:“没有。”老同修对我说:“师父真偏爱你啊!”我想这也许真的就是师父对弟子的偏爱。

通过这次做神韵,经历了这么多魔难,闯过了这么多关,我悟到: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提到的如何吃苦中之苦时举的那个例子,这些突如其来一连串的心性关,让我从一开始在B同修步步紧逼使我从非常委屈,怕被同修冤枉,转变到渐渐平静到最后根本就不动心,还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那些魔难,以及后来协调人由于不恰当的协调方法对我的无理态度,我都没有动心的一个心性上的转变和提高的过程,真的让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力量以及大法赋予弟子的智慧。

这一次我不但在个人修炼心性上提高了很多,更可喜的是我们全家八口人,还有我们一家餐馆的经理也和我们一起观看了神韵。看完后,他们都了解了真相,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并且都感到很震撼,表示下次要再带朋友来看神韵。尤其是我那固执的丈夫最终也走進剧院观看了神韵,一出来整个人态度都变了。

从此以后,无论我是听明慧广播大法弟子交流,还是师父的讲法,还是我念师父的经文,他都跟着一起静静的听,再也没有不耐烦或是生气。我在家里炼功,他都再没有意见,再讲真相他也都接受了,而且还偶尔协助我做讲真相的事情。我的修炼环境完全改变了。神韵直接面对世人救度的神奇成效,我真的是亲身所感受到的。

现在甚至连远在中国家乡的父母,都得知我修炼后身体无病一身轻,都要求我尽快回国教他们炼功!短短的时间内,我周围的一切都变的这么完美,太多太多对师父的感恩,弟子永远也无法用言语表达完整。

经历了这么多,我悟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无论我们做了还是没做,无论做的好,还是做的不好,用心了还是没有用心,或是用心不够,师父都知道,全宇宙的众神都在看。只有我们真正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严格要求自己,在不断遇到魔难的过程中修心性,提高自己,才能得到我们应该得到的。

弟子心中有无限的感激无法一一表达,只有在这最后有限时间里不断勇猛精進,修心,讲真相抓紧每分每秒多救人,无愧于师父对弟子的慈悲救度,无愧于宇宙的第一称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正兑现我的神圣誓约完成史前大愿,最终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弟子一点浅薄的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二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