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求威德与贪天之功的反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几年前,一个同修说起我修炼前的同事(后来也是大法弟子),把我曾经工作过的那个单位的人都做了三退。我听了后,忽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怎么是她退的,从七二零以后我就往那里寄真相信,百十来号人每人都发不止一封信,传单都是多种的,人与人之间可以换着看,几年监狱迫害后我出来又给他们邮寄……”这时我忽然意识到,我这不是妒嫉心吗,妒嫉同事同修做的好。

我又听一位同修说:有几个同修翻译一本书,二零零五年就翻译完了,可進入了二零一二年时还没校对出来,就是因为做的人抢威德。

我想,我给他们发正念吧。几个月的正念发着,可听同修说那几个人反而凑不到一起了,更难校对。我悟到,这么神圣的事,加入一点不纯的东西都不行,都会被干扰,可这些人不悟一下为什么这么多年突破不了?竟然抢威德,为私。师父、正神看着也是着急,有这么不好的心,谁还能帮啊?难怪同修发正念也不见效。象同修说的那样:不但没威德,还犯罪。将来大审判时,耽误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耽误了多少众生得救,有多少人失去了机会而随着一日千里的下滑变的不可救度,有的人寿命已过,没等见到真相也许就离开了人世,这真的是在犯罪啊。

师尊在《转法轮》〈第二讲〉里讲:“有的人他不知道,师父告诉他不能求,不能求,他就不相信,一味的在求,结果适得其反。”“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证实法的事是有神在帮着做的,没神的帮助,人能做出神的东西吗,做出来也没有神的威力。神看的清楚,看他是在求威德,当然就不帮他,所以他自己就做不出来或做不好,做出来有私心加在里边,场也不清净。

我给他们发着正念,忽然又悟到:我妒嫉同事同修把原单位里的人都做了三退,是不是也有“抢威德”的心在里啊?而且还愤愤不平的。抢威德、抢众生,这心掩蔽的多深,事过几年了才发现。

于是,自己从法理上一点一点的悟,渐渐的才发现自己这方面的心很强,甚至怕动。在解体这些自私与败物过程中,把所悟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修炼不能想威德

自己悟到,修炼大法是师尊首先给大法弟子赎回了命,一切都是大法再造,没有师尊就没有一切。

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今天的人类呀,其实不是因为正法,早就毁掉了,人类的思想标准已经在地狱以下了,是因为正法,我赎了三界内一切众生的罪。(鼓掌)那么大家想想,就我们学员而论,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鼓掌)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

从师尊的讲法中悟到,在浊世轮回中我已变的太脏,如果不是因为为得法而来,相信正法必成,我已不配再被大法救度。我的命是师尊赎回的,我得到的是无以估量的一切,所有“神的荣耀”和“一切福份”,都是师尊无以计量的承受换来的,我还得被师尊保护着往前走。我自己什么都没有,只有跟着师尊无私的救人,完成史前大愿,才能回家,完不成史前大愿,连原来的位置都回不去了。威德是师尊说的,而我根本没有资格去想威德。

自己悟到,威德更是师尊给的,对于不精進的大法弟子,师尊都想办法给其创造威德,《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师尊说:“我也不想丢下他们,想让那部份学员出来先做些简单事情,第一能使他们走出来,第二能够给他们自己树立点威德吧,不然将来怎么办?”多么不精進的大法弟子,师尊都想办法给其创造威德,不是有了威德就是自己多么了不起了,那是师尊赐予的啊。

在同修中也发现,有的同修把威德挂在嘴上,似乎做什么都想到了威德。也有的同修抢项目,认为哪个有威德就抢着做,别人想做也不用,自己做。也有的同修多年来把许多事自己包做,不给他人机会,也有的同修在各地的走,切磋带动同修起来做协调人,可却把协调人的威德说得很高,有的说发愿协调要发的范围大,象做生意一样抢市场……,是有一些人起来做协调了,可是这些人中有相继被干扰的、被绑架的,他自己也不止一次被绑架,给整体带来很大损失,同修从各个事项中腾出手来营救,还干扰了救度众生的其它事情。这哪是师尊所要的?

带着私心在做,与师尊所要求的“无私无我”正好相反。师尊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还说:“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弟子得到的太多太多,弟子根本就没有付出,只是把我们不该有的心放下而已,可放下时太难了、太痛苦了,旧势力又借机考验,就是在放下这些不该有的心的过程中有痛苦才觉的有付出了。其实只要放下了人的执著,师尊就把巨大承受、费尽了苦心换来的那么多“神的荣耀”和“一切福份”顺理成章的给了弟子,师尊就把弟子摆放到高位上去了。

我悟到:自己已得法了,不去想还有人没得救,不去想师尊要什么,而是想自己要借着法的威力得到什么,这心多么的肮脏?何等的自私?甚至是无耻啊。

求威德,面对旧势力的虎视眈眈,又是多么的危险。

证实法不能贪天之功

有时自己做一点点小事,就狂妄自大、沾沾自喜,说话比别人硬气、伤人,不修自己修别人,维护名、维护面子,贪天之功。

而从法中悟到,什么是我做的?人能做出什么?我悟到哪方面需要做什么,其实都是师尊在给弟子机会,弟子按着法理去做,不加任何人的东西,保证能做好,那就是师尊给弟子铺垫好的,师尊给成就的,一切都是师尊成的事。我有什么资格贪天之功而沾沾自喜啊?那些党文化的妄自尊大多么的可耻。

从师尊的教诲中我悟到,什么是弟子做的?师尊用巨大的承受与付出铺垫和做了一切实质性的,弟子只是按师尊要求的做一做表面的一点事,就沾了无量的荣光。我感激师尊还来不及,有何颜面好为人师、贪天之功!做一点点形式,就贪天之功,面对大审判时,我能做到无愧于师尊与众生吗?

时间越来越少了,大陆还有那么多地方的人没有了解真相,特别是偏远地区,众生都在等着救,我还眼睛盯着过去的一点点“成绩”,多么的可悲,与宇宙大法多么的不匹配?今后我只有无执无求,抓紧有限的时间救人的份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