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何湾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五年,我在何湾劳教所六大队女子戒毒所受到近一年的迫害。非人的折磨,使我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今天我把我在何湾劳教所的所见所闻披露出来。

那里一年四季都有活干,刮书页子,包餐巾纸、粘信封、做花、挑粪、喂猪、种菜……每年十月份就开始了长达几个月的灌卤料。法轮功学员负责大包大包(都是大麻布袋)进货、出货(成箱装好,一箱几十小袋)。灌好还要包装封口入箱。

车间每天都是灰蒙蒙的,大家都在灰尘中干活,没有任何防尘措施。包装是最难受的,五香、八角灰、辣椒呛的人不停的咳嗽,打喷嚏、流泪……每天,法轮功学员半天劳动,半天被强制洗脑,累了一天,晚上还要接着被强制所谓的学习。

有一位新洲的法轮功学员张秋莲脸过敏,脸上红肿,又疼又痒,流黄水,十分难受。恶警胡方也不让休息,只让兽医给她打针吃药。恶警胡方不分场合,大会小会恶意讽刺、挖苦、训斥,还当着很多人的面拿她老公有外遇的事羞辱她。

黄陂学员王凤英有天早晨感到天昏地转,在床上痛苦挣扎,胡方叫包夹给她吃药,说表现好可以减期。她稍微能起床,就又被叫进了车间,工作量一点都没有减。

武汉学员朱红牙疼,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第二天照样进车间工作,痛苦不堪,还得完成生产任务。

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就这样,恶警大队长刘晖还在大厅斥责法轮功学员,假惺惺的说这是照顾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够好的了,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没有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更惨。二十四小时被囚在小房间,被包夹看守,不能出屋,不能见光,在房间里吃、喝、拉、干活……受了什么迫害别人也不知道,就是出了人命,警察也说是自身的原因。包夹是一点责任没有的,还可以减期,恶警更是没有责任。

这里颠倒黑白,法轮功学员没有申辩的权利,没有任何自由,更没有人权。而这些事就发生在邪党鼓吹的所谓人权最好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