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魔窟走一回 大法神威伴我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经常看网上同修体会,尤其对同修在狱中所承受的种种非人的折磨而同修却坚定的修炼大法而折服,但同时也升起了一种无奈的心态和对大法的疑惑,大法弟子是神,师父也不是让我们承受越多修的越高,而是在破除邪恶的迫害中才能修的高啊?但在那样的环境下,又能怎么样呢?

因缘认识了同修寒梅,朴朴实实的一个人,没有什么高谈阔论,甚至说话着急的时候还有些口吃似的,认识很久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很随意的说起她在狱中的经历,把我震撼了!这才是大法修炼!她用生命证实了师父以上的讲法,破了我很多壳,认识她的同修也很少知道她的这些经历,为了大家共同提高,经我一再要求,寒梅把自己在狱中的这段经历写出来,体会中所述基本上保持了当时的原话,她说很多地方有待提高,请同修指正。

***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和丈夫被邪党绑架,我被非法判刑三年,绑架到臭名昭著的省女子监狱迫害。我把自己在魔窟中正念正行、否定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其实能在邪恶魔窟中堂堂正正的走过来,最根本的一点就是无论在任何环境中、任何人面前,我都认为自己学大法是非常自豪的事。

一、否定邪恶610转化

女子监狱在监狱三楼设有610专门转化迫害机构,凡是大法弟子都要先过610这一关,他们采用戴背铐(一直蹲着直到妥协转化为止,长的达一个月之久)等各种迫害手段,转化一名大法弟子可得奖金五百元更让恶人疯狂至极。在我之前已有三名同修不写“四书”被关小号。我被送到三楼后,心里抱定死也别想转化我的信念,反复背诵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同时发正念清除邪恶。一直呆了七天也没人动我,偶尔有值班狱警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把自己炼功受益做好人,大法如何重德重心性修炼告诉给她,她听完也不说什么就走了。犯人都觉的奇怪,说干部怎么这么对她,以前来的法轮功,来了就问她炼不炼,写不写“四书”,不写就马上用刑。

七天后,他们把所谓转化的学员找来想转化我,她说:“我们已经圆满了,该走的路已经走完了。”我对她说:“你怎么知道你圆满了呢?师父说直到修炼的最后一步还在考验你对大法坚不坚定呢!”同时大声告诉她:“你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听你的!”她就转身到狱警那汇报去了。晚上负责转化的大队长找我谈话,他说:“我非得把你转化不可!”我说:“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而你们对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他说:“我看了你的判决书,你也没少为法轮功花钱,这些钱给你父母兄弟不好吗?”我就把自己为什么炼法轮功及大法的真相告诉给他,并郑重的对他说:“大队长,我给你多少钱只能解决你一生一世的安逸,我给你大法能解决你永生永世的幸福,你不要被眼前的利益所诱惑对大法弟子做错事。”他说:“寒梅,你小嘴巴巴的,还挺能说呢,我再不找你转化了。”直到我下集训队,他再也没找过我。

后来610的另一位大队长也来找我谈话,我始终乐呵呵的给她讲真相,她背后的邪恶一下子疯狂起来,“你给我蹲那!”我也没蹲,她就下班了。有一天我突然感觉迷糊,狱警找来狱医量了一下我的血压,当天我就下到了集训队,集训队犯人以为我写了“四书”才下队的,我说我没写,她们都很惊讶,说以前还没有过。

二、不背五十八条

到集训队后,那里已有二、三十名同修,都有犯人包夹,互相不让说话,管学习的犯人让我背五十八条犯人改造行为规范,我不背,集训队王大队长走進来,站在那瞅我,我不背,包夹犯人吓坏了,让我快点背,说王大队长在那瞅你呢,我不理她,就是不背。王大队长就转身走了。

我和一名同修说话,被管学习的犯人头看见了,她罚包夹犯人罚站,我和同修一使眼色,同时站起来说:“你这不是搞矛盾吗?我们说话和她有什么关系呀,要罚站我站。”犯人头害怕了,不再让包夹犯人罚站。第二天我就从集训队分到了二大队,前后呆了七、八天,而其他同修一般要集训三个月才分下队,可能她们害怕我“搞事”,影响别人。

三、否定邪恶劳役和出工

在我之前,二大队已有二十多名同修,他们都出工,有劳役和任务。我分下来之后,犯人头给我分派活,我不干,她报告了狱警,狱警把我叫到办公室,在外等的时候,听见狱警在大骂一位同修,很恐怖,我的腿也不由自主的抖,叫到我时,我心一横進去了,狱警说:“寒梅,你为什么不参加劳动?”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是好人没犯罪。”他说:“没犯罪你進来了?”我说:“他们强制把我整進来的,”他说:“那你还吃这里饭呢!”我说:“不让吃我就不吃。”他害怕了,大喊:“滚出去,蹲在那!”我转身就出来了,一把拉起刚才那个被他们罚蹲的同修,我说:“凭什么蹲着,不蹲!”狱警害怕了,让我上那边站着去。管生产的大队长怒气冲冲的来到我跟前说:我真想揍你一顿!我当时想:我是神!我是神!……就觉的身体“唰”的一下好象不存在了,思想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了。他说:“不干活给你送小号去,”我说:“随便!”(当时没悟到这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他就走了。犯人竖起大拇指,“你真行!没人敢跟他这样说话!”她们自动的为我准备上小号用的棉衣,棉裤,卫生纸等用品,那时我和她们还不认识。收工时,就把我送進了小号。在小号里关了一宿,我想他们把大法弟子关在小号是犯罪,不能任其行恶。我就不吃饭,狱警劝我吃饭,我说我不吃,我要见狱长,你能给我报告吗?他说可以。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骑自行车飞快往前冲。我想我做对了,大法弟子要考虑别人,为众生负责,为他们好!

第二天狱长带狱医来了,我说:“狱长你好,我有话要对你说。”狱长让我躺下,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他让狱医给我量血压,高压二百三,然后,他转身出去了,给二大队队长打电话说:把人接回去,血压都二百三了。不一会二大队队长和值班犯人把我接回去了。

过了几天,管生产的队长找我谈话,问我身体怎么样?我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身体很好。”他说“你身体恢复了就出工吧!”我说“我没犯罪,不是犯人。”他说:“你滚!”我转身就出来了。这样一直没出工。这期间我和同修交流,不应该参加劳动,陆陆续续有很多同修不劳动了,最后二大队同修基本上都不劳动了。七、八月份的时候,狱侦,狱政的一帮狱警拿着绳子、胶带、手铐,黑压压的、气势汹汹的来到监舍,准备把不出工的大法弟子往出拖,包夹犯人劝我说:“出去吧,你出工也不干活。”我说:“我死也不出!”我心里明白,在邪恶迫害面前,你强它就弱,你高大它就渺小,你退它就進,前面纵是万丈深渊我也要跳下去。我就背“正念正行”发正念清除邪恶,不出工的同修陆续的被拖出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狱警大喊:“寒梅不让出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包夹犯人却过来拉我说:“没事了,我们溜达去。”

四、声援被迫害同修

有一回,他们迫害一队不出工的同修,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我就炼功声援被迫害的同修。包夹犯人劝我,我不听。有一次我在下铺对着摄像头打坐炼功,上铺同修坐在床上打盹,我正炼到加持神通,听见有人進来大喊一声:“干什么呢!”我索性就把手继续放在两侧,心里说:“炼功呢!”眼睛也没睁开,他们没看见我,却把上铺坐那打盹的同修拉走了,拉到车间用电棍击,电她的那几个犯人回到监舍嘻嘻哈哈的说:“真有意思,电她时她喊师父救我。”我厉声说:“你们有什么权利对大法弟子上私刑,狱警怂恿你们这么做你们就干?!你们想过吗?如果出了事你们谁承担得起责任,谁给你们的权力?”她们都不吱声了。我和同修小F找狱警,问他们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他们说没迫害,他们后来偷偷的把同修拉到楼下迫害,并放高音喇叭掩盖同修的惨叫声。小F给狱警写信,让他们别用背铐这种酷刑换一种方式,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被他们迫害,换了另一种更残酷的方式迫害她,那种方式谁也承受不了,几天后F同修妥协不声援了。狱警吓唬我说:“下一个就是你了!”我学了一夜法,给他们写了封信,正告他们善恶有报,私设公堂,把人往死里整,假如是你们的亲人感想如何?写的很快也很多,我怕自己有不善的言辞,等同修们收工回来,我念给她们听,让她们帮把把关,大家都说很好,我就把信交上去了,后来她们就没动静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我就开始绝食要小F(狱警把她弄到别处迫害)让她回来,狱警说对你也没怎么样,你和她也没啥关系,你就别出头了。我说那不行,迫害她就是迫害我,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是一个整体。后来,她们把小F放回来了。

五、正念面对恶犯、恶警

狱警安排的所谓“包夹”或“五联保”我根本就不承认,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后来去看同修想去就去。刚开始,包夹犯人怕狱警看见扣她们的分,不让我溜达。我告诉她们:“你们没有权利管我,你愿意跟谁保跟谁保,我是好人保我啥?你们才是真正的犯人!”犯人包括犯人头还有狱警都怕我,包夹我的犯人为了讨好我管我叫“寒寒!梅梅!”有些同修被迫害的时候就来找我,我就找狱警告诉她们:纵容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是犯罪,必须制止,她们就不迫害了。

有一次一个犯人头说:“她怎么那么牛呢?我治治她!”后来她就找我茬,她把东西弄到地上,就推了我一下说:“起来!”我没动。她就骂了我一句,我坐起来说:“你凭什么骂人?”他就更大声的骂我,我说:“你先别骂人,我不会和你对骂的,我是修炼人。用你的话说我很牛,你知道吗?我没有犯罪,我在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尊严,有错吗?换位思考,你没犯罪别人对你不公的时候,你能一味承受吗?我不承认强加给我的这些东西。”她就消停了,再也不找我麻烦了。

其它的如拒绝穿囚服,拒绝背报告词,正念对待搜监,拒代签名,拒写年终总结,拒绝在衣服上卡“犯”字,对搜出的我的大法书我能正念要回等等,这里就不赘述了,总之,只要是邪恶要求的我一样不配合它们,就是按法理的要求,正念正行,放下生死之念,就能破除邪恶安排。

三年期满我出监的时候,主抓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对我说:“你可走了,再别让我见到你了!”

***

后记:

师父说“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寒梅跟我谈起,在狱中她是个自由人,除了监狱大门之外狱中一切对她是虚设的,她自己也常常想,为什么我就跳不出这个壳呢?狱警也常常嘲笑她说(现在悟到是师父点悟她):“你这么能耐,你有本事飞出去呀!”她还做过这样的梦,在梦中她在监狱外面,而狱中同修却在监狱里面,但醒来发现自己还在监狱里面,她百思不得其解……我们一起切磋时,谈到了以上师父说的不被承认的迫害是违法的法理后,她明白了,在被判刑时,判她三年,法官问过她有什么要求,她很轻松的说:“不就三年吗?”自己是认可的,她还有对正法时间的执着,進去不久有同修告诉她师父说的“邪恶的兽用嘴攻击神四十二个月,也就是三年半的时间。”(《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所以她就等着三年后正法结束,所以这三年也是她认可的,所以造成了她跳不出来的原因,正如师父所说:“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洪吟三》〈麻烦〉)

以上只是寒梅体会中的一部份,还有很多其它体会因为安全等种种原因不能一一表述,文中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欢迎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