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来衡量自己有没有向内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近期在明慧上看到有很多同修被迫害,心里很难过。师尊在法中讲过“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明慧上有一些文章提醒同修要向内修。我把我所在的地区的情况,总结了几点长期以来我们修炼中不足的地方。

一、关于病业问题

师父在法中多次讲了消病业的两种情况:一是针对该地区的修炼人、一是针对消业的本人。

“出现什么问题大家都心不动,每个学员除了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帮你我就帮,没有什么可浮动的;我帮不了你也要正念对待这个问题,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人心去执著,不在思想中加深这些问题,关系都摆的很正,没把它看的很重,非常平静。旧势力觉的太没意思了,这些人不动心啊。这些人都不动心,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他病业一下又好了。这是一种情况。”(《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师尊在法中要求的是大家都不要动心,不要浮动,不用人心去执著。那我们是怎么做的呢?

我地区一有同修消病业严重时,大家就相互通知,然后一见面就开始找同修的不足(我也是如此)。他是正念不足、他是哪方面有漏等等,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如果消病业的同修做的不太好的话,就会有同修在背后议论纷纷,到处去传。用法来衡量都是不符合法的。

在这里举一个例子:有一个老同修修得很不错,三件事啊,协调这方面都做得很好。本地的同修都佩服他,背后也在议论他正念强、修得好等。一天,这个老同修突然一下子就不省人事,昏了过去,很长时间也没醒过来。同修们都着急了,动心了、开始议论纷纷。他可能是有什么执着被钻空子了,他可能这段时间学法学少了,说什么想什么的都有,然后呢同修们一边议论也一边通知给这个同修发正念。就这样过了几天,一天发正念的时候,这个消病业的同修、修好的一面显现在一个同修面前说“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走了。同修们给我发过来的正念,大都是他们执着的物质,我被压得太难受了,我走了……”。第二天,这个同修就这样被我们的人心“关心”走了。

其实师尊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了:“以前经常有学员说,在我们炼功点,这个人表现的太好了,他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我告诉大家,千万不能够这样干,也千万不能这样想,修炼的人不能学人,要以法为师啊!(鼓掌)你们一旦要这样做、这样去想的时候,就会出现两种问题:一个是很可能你会把那个学员弄上绝路上去,旧势力很可能让他出问题甚至早走,从而考验其他学员:你们都看他,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学不学了、修不修了?在这种情况下还真的就有人这样想了:他都不行了我还能行吗?动摇了。那这是不是旧势力钻空子了呢?连我这个当师父的都没话说!那旧势力会说,你看看,这考验结果怎么样?我们做对了吧。所以正念不强时人心就会浮动,千万要注意!要以法为师,你不能看哪个人修的怎么样就因此而学人不学法。”

这些都是教训,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议论谁修炼的好,谁修炼的不好,一定要以法为师,人人都修好自己,都能独当一面。

二、关于对“王立军、薄熙来、中共18大”邪党解体一事的执着

师尊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讲:“前一段有许多学员想,中共要开十六大了,要是中国那个魔头,人类的这个败类下去了,那我们大法不就平反了嘛,谁还会替它背黑锅呀,谁还会象它那么愚蠢呢?这种想法在常人社会中是没有错的,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就不对了。这么一部大法,这么多大法修炼出来的伟大的未来的神,伟大的大法弟子,怎么能把希望寄托于常人的什么人呢?这不是对我们自己的侮辱吗?人类能左右神吗?可是我们有很多大法弟子都在这样想。一个人想不要紧,俩个人想也不要紧,那是个人修炼问题。大家都这样想,在整个大法弟子的群体中,这是个什么现象啊?一个强大的波动,一个强大的执著。这可不行。我看见了,旧势力也看见了。旧势力认为这还了得啦?所以它就叫中共的十六大的结果变的更坏。”“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如果真的常人社会谁给我们大法平了反,大家想一想,也许人类会这样做,可是你们想过吗,我得把这个人摆到多高的位置?是不是这样?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绝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

在薄熙来、王立军一事发生后。我地区的一些同修开始波动,甚至放下手中一切事情,然后利用常人中的媒体或其它方式对常人揭露薄熙来、周永康等人的罪恶。真正的目地是希望邪党解体,社会形势、环境发生变化,给大法平反。

从法中我们知道,不管社会形势出现好的坏的变化,大法弟子都不要动心,仍然做好三件事。法是讲得很清楚了,但是我们还是没能用法对照自己,心还是波动了,谈起来也很热切,甚至不用讲真相了,只去揭露这几个恶人。

邪党只是用来烘托大法弟子用的,等救人数一满邪党也就解体了。法已经讲得很明白了,但是我们把握不住自己,不能用法来要求自己。2008年奥运的教训还不够吗?如果还是那么在乎邪党的18大的结果,那会不会又形成新的障碍?我们为什么总是不能用法来要求自己?其实就是学法没入心,没有学好法。根本都不要去关心那个18大会怎么样,一点都不要动心,更不要去有为的做什么,救人数一满,邪党自然就会解体。

三、同修之间发生矛盾后,相互之间不能用法来衡量自己,慈善的对待自己的同修

在我所在的环境中,这些年来我看到许多同修,在协调配合中出现矛盾后,不能用法衡量修自己。有的出现矛盾后一见面就怒目而视,互不说话,不修自己,互相之间再也不往来。也有的同修之间发生矛盾后,守不住心性,失去理智,被邪恶钻了空子。也有的同修对待已经流离失所的同修,一点也不善,一味的欺负,最终把人家赶走,结果让协调人很难安排,勉强安排一个不合适的地方后,才两个月的时间就又被迫害。有的同修在同修出现问题,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不是善意的去帮助,而是私下传小道消息,拉圈子,不修口,向外推同修。甚至同修一被迫害后,马上就又有人说,这个同修是什么什么问题,不是遇到问题先修自己,都是修别人,这些年来都是这种情况。

就我上面所说的看到同修之间相互没有配合好,出现问题没有用法指导向内修,一直到今天。我所说的这些同修无一例外的遭到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多次迫害、劳教、判刑;有的失去工作;有的流离失所;有的修到一定程度,就再也无法向上修等。这些都是我亲眼见到,在我身边发生的。也有同修在发生矛盾后想通过交流解开矛盾的,但是没有人听得進,都认为错的是对方。

上面讲的三个问题都是我地区长期存在的。根子上的问题就是法没有学好,不能静心学法。遇到什么事,或做什么事的时候,不能静下来想一想,师尊在法中是怎么说的,我们修炼人该怎么样去对待。

也就是说这些年来包括我在内,很多时候,我们向内修都是不够的,没有达到标准的。而且这么多年来,我所在的地区是没有形成向内修的环境的。请同修们想一想,就前面所说的三点,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我们有没有认真的用法作指导去衡量?

好了,就讲这么多,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