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大法在我的家族中传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今年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我一直都想把我修炼的经历说出来,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也希望世人不要听信邪恶的谎言,珍惜这万古机缘。

一、大法给我新生,家族喜得大法

我今年六十六岁,八岁的时候母亲去世,十二岁因为生活所迫参加工作,在纺织行业的第一线车间上班,工作三班倒。由于工作性质,三十多岁犯上了风湿、肾炎、青光眼等毛病,十几年,病痛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常常是半小时要上一次厕所,在全厂都有名。冬天被子还没睡热,就不停的上厕所;夏天类风湿,别人开空调吹电扇,我身上的骨头冷的疼,怕冷,非得用热水袋才舒服点,在家里,两个儿子和丈夫开电扇,我就受不了,于是经常对家里人发脾气,再加上青光眼,常常脑袋疼,心里想吐,眼睛发胀,因为青光眼,住了两次医院,还是不行,只能降眼压,人也不能在车间继续上班。单位为了照顾我,将我从车间调到门卫工作。

但是下班乘公交车回家,下车的时候还是经常看不到方向,时间长了,吃不下饭。但是为了照顾家人,还得上班,没办法,尽量让自己多吃菜来支撑身体。尽管这样,上班的时候三两饭常常要倒掉三分之二,由于吃不好饭,手脚经常发软,做事也没劲,心情也随着很烦躁,常常无端的在家里发脾气。中药西药天天不断:肾炎吃西药、打针;类风湿吃中药、眼睛点眼药水、吃西药,药都是以丈夫、妹妹的名义帮忙买的(当时可以报销),我一个人的工资根本就不够花。大包大包的药往家里拿,为此还用偏方泡药酒,几大瓶的药酒放在家里喝也不见效。别人身体健康到处玩,我丈夫开着车,我却不能出去玩,因为车子开不多远我就得上厕所,所以经常是呆在家里,儿子丈夫又不能帮我,我还得给他们做饭上班,常常有一死了之的想法。

一九九四年,父亲在公园碰到法轮功学员,得法之后,经常去公园炼功,人变的很精神,红光满面,父亲就想我也能炼法轮功,但是因为我不识字,父亲就给我儿子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想叫他带着我炼功,我有空的时候就只看了看修订本中师父的教功动作,那年我四十八岁。六月下旬,父亲参加了师父在郑州的传功讲法班回家,告诉我师父要在济南办班,当天晚上就梦到师父在家里打莲花手印,也许是机缘到了,师父点化我。

六月二十日,我就拿着简单的行李,连车票都没有买,托一位在列车上送水的熟人送上了火车,人生地不熟,又不识字,济南在那个方向我都不知道。在火车上我东打听西打听谁谁是炼法轮功的,结果很神奇的碰到一位年轻同修,同修告诉我别着急,下车的时候学员会通知集合一起去的。第二天,火车到站的时候,还真的碰到学员通知集合,大家都素不相识,在这些学员的帮助下,我跟着大家很顺利的找到了旅馆。

第二天参加了师尊的讲法班。在学习班的第二天、第三天,我就明明白白感到师父给我从头到脚清理了我的身体,人象脱掉一层壳,那个舒服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轻松感觉。

参加完师父在济南的学习班回到家,我象换了一个人,一顿能吃两三大碗的饭,人也变的精神多了,不再发脾气了。几个瓶子的药酒全都倒掉了,中药也不吃了,一心一意的跟着师父修炼。

一九九四年十月份,仅隔四个月,大儿子添了孩子,我也就开始帮儿子带孙子,还给家人做饭,照顾媳妇,在心性上也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如果不修炼根本就做不到。

儿子媳妇、老伴看到我身上的一切变化,他们也陆陆续续的走進修炼的行列,开始跟着我到炼功点炼功。不仅如此,媳妇还将当时仅有的《法轮功》(修订本)带给她自己的父母亲和妹妹看,这样媳妇的家人也走進了修炼。

大法就是这样人传人在我的家族中传开了。

二、大法开智扫文盲

从济南参加学习班回家,我就每天到公园炼功,开始只听师父的讲法磁带、看录像带。一九九五年《转法轮》书出版后,炼功点辅导员开始组织学法点集体学法,我因为不识字,没進过学堂门,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所以每天就只是拿着书跟着别人念,别人读一行,我跟着别人念那一行,念的什么字我全然不知。别人念的快,我就不知道念的字是哪一页的。那时心想我这虽然拿着书,但是不会读书,心里很着急想读法,于是回家我就开始找了很多资料纸,开始一笔一画的抄写《转法轮》,我想我不能读,我抄总可以吧。

说起来是抄,那哪是抄,就是对着《转法轮》这本书上的字,一个一个的拼写,就象刚進学堂门的小孩子练字,一笔一画的练,但我是拼,因为没有人教我怎么写。我先是拼成一个完整的字,有时笔画都是倒过来的,然后是一句话,一个段落,一页文字。有时一个字的笔画太多看不清,我就让老伴帮我把字放大写一个,我再照着笔画写。虽然这样,我知道这部法很珍贵,所以有时候抄完一页纸,我一个一个的对照《转法轮》核对,发现哪里差一个字或一句话,我就把抄好的那一页放到一边,从新再抄一遍。

为了能读字,我也不厌其烦的问儿子、问丈夫,渐渐的,我再看书的时候,《转法轮》里面的字一个个变换着各种颜色,还带有立体感。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一个快五十岁不识字的婆婆,竟然只花了七个月的时间抄完了一本三百多页的《转法轮》。

更神奇的是,从此我能一字不漏的读下《转法轮》这部宝书,我不再是文盲了。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我也能写我的名字和一些简单的文字,如果不是修炼,我哪能做得到?年轻时扫了多长时间的文盲,我都还是一个字都不识,仅仅半年多一点的时间,我居然能把这部宝书完整的读下来,如果不修炼根本就无法做得到的。

虽然一九九九年邪恶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利用谎言欺骗老百姓,恶毒的诽谤大法,但是大法已经深深的在我们心里扎下了根,谁也动摇不了。

如今我一个六十多岁的太婆,眼不花、耳不聋、腰不弯,不但不拖累儿女,还经常帮儿子做些家务,全家的床单被子不分寒暑我一个人用手洗,从不用洗衣机,家里请客都是我一个人掌厨,不要人帮忙。身体健康,从不让儿子们操心。

大法给我这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带来真正的幸福。十几年来,虽然我这一路走过来磕磕碰碰的,但是我会用大法去归正我,按照师父说的遇事向内找,修心性,做好人。希望更多的世人能明真相,能静静的听听我们大法弟子的心声,记住法轮大法好,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