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大法弟子身带祥和之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由于世风日下,道德下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而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指导的大法弟子,在人中处处做出了表率,他们在世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象严冬里的火光,温暖融化了一颗颗冰封的心。

无论是工作单位,还是家庭中,我的情况都是比较复杂的。但正因为我在法中修出了无私,修出了宽容,我能在其中做好一切。

我接触的单位同事都是不好惹的,不是这个是领导的亲戚,就是那个是领导的什么人,她们在一起勾心斗角,谁也不服谁。我用“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指导自己,不参与她们的矛盾中,给她们讲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道理,在自己受到无端的冤屈时,不计别人过错,找自己的不足,坦然而忍,善意化解。

王同事和焦同事都在科长身边工作,焦同事是大领导的亲戚,王同事是科长的红人,她们真是针尖对麦芒,关系很僵。但她们都觉我心地慈善,从不计较个人利益的得失,都和我要好。我经常调解她们的矛盾。魏同事是一个大领导的关系户,在一边冷眼旁观。

有一回,焦同事在办公室里丢了东西,跟我说怀疑是王同事拿的。我就劝她冷静处理这件事。最后焦同事在我的劝说下答应放下这件事,重新又说又笑了。可是,第二天早上上班,我俩一起上楼,路过她办公室时她邀我進去呆会儿,我说不去了,就径直上楼了。没想到不大会她气呼呼的進我屋来,脸都变色了,劈头盖脸给我来一通:“我不没说是你拿的吗?觉的知心才跟你叨咕的,怎么今天连我屋都不進了。”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解释也听不進去,转身就走。在以后碰着,她拉着脸就象没看见一样。她很顽皮,以前总是很爱开玩笑的。我没动心,仔细思考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相信师父讲的法,善的力量是最大的,用修炼人的慈悲一定能融化她心中的坚冰。不管她怎样,我一样对她好,她怎么不搭理我,我就是看着她笑,始终如一。最后,在水房打水的时候碰见她,我故意撞了她一下:“喂,蛮妞!”她憋不住了,“噗嗤”乐出声来:“你才蛮呢?”终于多云转晴。原先我跟她讲过大法的事情,她不信,这以后她跟我说了实话,和她妈妈要好的陈姨就是修大法的。

王同事也曾笑嘻嘻的对我说:“我就喜欢我姐姐这性格,怎么着都不生气。”

冷眼旁观的魏同事一切看在眼里,改变了观念,和我也越来越近乎,她说:“原先看你和她们挺好的,那你们就好吧!没想到和你一接触,你这个人真的很好。和你在一起总有种不愿离开的感觉。”

魏同事不但支持我修大法,有时也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我们在生活上互相关心,工作上互相配合,每天都很快乐。有一回我去北京证实法,魏同事竟然一人干两个人的活,整整替了我一个星期,要知道我们的工作量也是不轻的。领导们曾自豪的说:“我们科这几个人谁要都不给,其他别人要哪个给哪个!”

我家也是个少见的大家庭,原先在平房住的时候,小叔子、小姑子结婚谁也没搬出去,守寡多年的婆婆始终和我过,谁也不跟,见人就夸她有个好儿媳。姨婆婆早就跟她说:“大媳妇心情好,修大法的人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让她好好学吧!”婆婆不识字,经常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有时也打打坐、炼炼功,身体一直很好。小叔子、小姑子也都知道大法好,孩子们也都在大法中受益。

别人家因为赡养老人、分割家产,儿女们都闹得不可开交,我家却从来没有纷争,我始终保持一个修炼人淡然的状态,因为在大法中我明白一个理,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我也争不来。在一起过就涉及到柴米油盐,我从来都是主动买这买那,家务活我也抢着干,谁好点、赖点我从不计较,谁有困难尽力帮忙。就连小叔子媳妇也觉着和我很知心,什么话都和我说。要知道在人中她可不是个善茬,脾气暴躁、寸利必争。我修住口,不该说的、不该传的我从不讲。几年后,小叔子先买房子走了,小姑子一家四口和我们一直住了整整将近二十年,直到去年才买房子装修好了,走了。街坊邻居都很羡慕:你们家那么多人,从来都没听过吵吵闹闹,出来進去乐呵呵的。婆婆高兴的说:“我儿媳妇好,和我闺女姐俩可对劲了,俩人从来都是商量儿的。”婆婆年岁大了,对我的依赖特别强,因为女儿离校太远,我想搬家到女儿学校附近照顾她,这一下老人鼻涕眼泪的,看她那伤心劲儿,只好作罢,让女儿住校。

婆婆一直有个心愿,觉的这么多年我伺候她太劳累,想把房子留给我们夫妻俩,跟我小姑子他们商量。小姑子跟我说:“什么时候咱领妈去把手续办了。”咱弟弟也说:“这房子我们谁也不要,就给嫂子他们了,嫂子伺候咱妈这么多年,又伺候的这么好,谁再争房子谁就是丧良心了。”我也感动的无话可说,过年过节我都把他们叫回来团聚,平常素日有好吃的就送过去,我们都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

每一个大法修炼人身边都呈现一片祥瑞之气。就象那严寒冬夜里的火光,给人带来温暖光明和生命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