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什么惧怕老百姓的“大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最近,中国大陆接连发生了警察上门抢“锅”并绑架、劳教安“锅”居民的事件,黑龙江、辽宁、山东等地都接连出现。而且,很多地方早几年前就开始了这一恶行。持续发生到今天,让人不禁要问,老百姓的什么“锅”使得中共如此惧怕?

这个“锅”,不是做饭的“锅”。当然,中共要想端掉谁家的“饭锅”(或说“饭碗”)也是毫无顾忌的,几十年来它就没有停息过这种整人治人的手段。这里说的“锅”是指海外电视台接收器,老百姓习惯称它为“大锅”或者简称“锅”。与负责一日三餐的饭锅一个叫法,可见老百姓对它的喜爱程度。

通过这个“锅”,老百姓可以随意收看自己喜闻乐见的电视节目,尤其是深受观众喜爱的海外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因为新唐人电视台不但说真话实话,而且节目清新高雅,还教人向善做好人,看过的人都觉的受益无穷,甚至有些看过的人恶习改了,身体好了,有了脱胎换骨之感,所以人们口耳相传之后,很多家庭自愿掏钱从市场上买回“大锅”,欢欢喜喜收看自己喜爱的节目。没想到,这却触动了中共的神经,非要横加制止,不惜抢劫、偷盗,甚至绑架装“锅”和收看的人,中共的做法真是蛮横到极点。

老百姓装锅就表明有自己的选择,老百姓选择的媒体与中共控制的媒体同时并存不也正常吗?但中共就是不容许。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民众享有新闻自由的权利,有选择和拒绝哪家电视台的自由。而不同的媒体并存也非常普遍,它们之间互相补充,使人们有机会综合不同的观点,作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而中共向来只许独家经营,不但外来的媒体不经它的容许不得立足,就是国内媒体制作的节目也必须通过它的新闻审查才能播放,其结果是纵然媒体众多,从中央到地方星罗密布,却只有一种声音、一个论调,枯燥乏味还要强加于民。

中共其实很清楚,老百姓不喜欢它的媒体,尤其是它的主要喉舌中央电视台,被百姓称为“遭殃电视台”。老百姓说“殃视”只知道给中共唱赞歌,没有一句人话。它的新闻联播永远是前二十五分钟国内形势大好,后五分钟国际灾祸不断,连它自己的工作人员都说:“我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大门口。党叫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就几口。”“殃视”几十年来强奸民意,充当中共愚弄百姓的政治工具,百姓当然不喜欢它。

老百姓不但不喜欢它,甚至厌恶它。人们都想通过新闻获得真实的资讯,因为真实的资讯是人们维持生存的必要条件。人们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从媒体获得的信息对外部环境做出趋利避害的选择,所以新闻学上的第一课就讲新闻报导的底线是真实。而中共从来都是谎言开道,致使中华大地灾祸不断甚至殃及国际。中共媒体报导粮食亩产万斤,害得饿殍遍野,活活饿死四千万同胞,还谎称形势一片大好;在非典流行的时候,媒体报导在中国旅游是安全的,使得好几个国家和地区遭到非典的肆虐;六四屠城,学生被坦克压成肉饼,媒体还谎称军队没有开一枪,没有死一个人;汶川地震前中共辟谣,结果汶川被震成一片废墟。中共制造的谎言不一而足,谁信它的话谁就上当倒霉,这已经是老百姓的共识。

而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是少有的敢讲真话的媒体。尤其在王立军事件中,因为事实报道和准确的预见性在国际上异军突起,受到全球瞩目。人们因为它们的报导知道了中共内斗的真实原因是围绕法轮功的问题,是正与邪的较量,而且迫害中国民众的邪恶头子在这次交锋中被清剿,也是它们罪恶的报应。老百姓也因此知道了导致自己生活不幸的根本原因。梦醒之后的人谁还愿意再回到恶梦中去呢?所以老百姓很自然的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媒体,而不是中共控制的使人遭殃的媒体。

中共惧怕的还不仅仅是老百姓的遗弃,它的不法势力还恐惧着被清算的结局。不久前半岛电视台被迫关闭北京分社的消息震惊全球新闻界。国际社会的人这样评价中共:“如此敏锐的反应,如此激烈的大动干戈,恰恰暴露出中共的无比脆弱。就是怕,怕人民明白真相,怕人民知道中共的种种劣行,怕自己被人民送上绞刑架……怕极了。”这话说的真是对极了,真相大白就是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的末日。而《新唐人》就是勇于承担揭示真相的道义的媒体。中共的海外喉舌媒体就批评说,现在西方的主流媒体都在看《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成了它们的扩音器。从中不难看出中共不法势力的妒恨和恐惧不安。

然而历史不会因为中共的恐惧而停滞不前。人们很快就会看到,中共的卑劣伎俩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加速它的被淘汰。只是在正邪大战收尾之际,选择善良还是邪恶,老百姓已经用手上的遥控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剩下的就是紧跟中共的党徒们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