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今年二月份旧的邪恶势力以病业形式对我進行迫害。开始时是假牙找不到了,换个新的还不适应,只能吃点稀饭,身体就没力气,我不承认它,坚持做大法的事。可后来严重了,全身发抖,一点力气也没有,也不想吃东西,只想睡觉,眼睛也不想睁,我迷迷糊糊睡了几天也记不清,不吃不喝,体力越发不支,体重下降二、三十斤,谁见了都吓一跳,当时说话都吃力,起不来,站不住,有时还发烧。同修和家人都很着急,儿子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同修也有的说:实在不行就去医院吧。我想,千万不能给同修加这一念!一定要正念对待。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转法轮》)我是一个真修弟子,我信师信法。我守住了这一念,谁说也不行,我就听师父的。但情况并未好转。

同修来看我,要帮我发正念,我不愿意让同修看到我这个状态,也不愿意耽误大家救度众生的时间,不同意大家来。可同修说:我们是一个整体,你的事也是我们的事,迫害在你身上,实际不只是你自己的事,我们都得找自己,你更应该找自己,是哪里让邪恶钻了空子。

这些天我也在认真反思自己向内找,我找到了好多心,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怨恨心、欢喜心、不修口,这些我都有。修炼了十几年,我不会修,没修自己。我把学法和修心脱离了,把做大法的事当成了修炼。师父指出,“现在存在的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刚才我讲的这个问题,就是不能够修自己,不向内找。”(《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没运用好这个法宝,让邪恶钻了空子。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太让师父操心了,这么多人心不去,怎么能跟师父回家呢?

市里同修来和我一起学《致欧洲法会》讲法,我们读了三遍,我也在想:师父说的不争气的学员不就是我吗?我这么多年不修自己,尽帮别人修,看别人的不足,谁和自己过不去,谁说话不好听,我心里就不高兴,就对同修有怨气,甚至想什么都不干了,就在家修自己。证实法的事不做你还是大法弟子吗?什么都不想干不就是不想修了吗?我反复问自己,我不是要做真修弟子吗?我不能趴下,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责任!同修也劝我吃东西,别配合邪恶安排,我强迫自己吃,慢慢好起来了。

这些年修炼,我心里就想:我是真修的,我一定能跟师父回家。因为我把自己交给了大法,全身心的投入了大法中。儿、女都成家立业了各自生活,我一个人在家,只有修炼这一件事,我把所有的时间、精力、经费都投入到大法中来。反迫害十多年,我们这一片大事小事,只要是同修需要的,大法需要的,我都做,跑里跑外不知不觉的做起了协调人的工作,很多事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在管,慢慢的滋长了干事心、执着自我的心,什么事我说了算,听我的,按我的要求做。这些年也发生了不少矛盾,无论是同修指责、抱怨,还是同修家属的谩骂、驱赶、甚至是用刀威胁,我都当是对修炼人的考验去忍,没有好好想想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我哪里做的不对?冲我哪颗心来的?从中修自己。总觉得自己对,我是对你负责,对大法负责,不是为我自己,我没错。执着自己的心很强,它挡着,看不到自己的错,也不找自己的错。和大家产生了一些矛盾和隔阂,我也没主动找同修沟通,打开间隔形成整体,也没按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去做“出现问题先找自己”(《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我没有利用这机会修自己,而对同修产生怨气,心里不平衡。这个怨气、不平衡就是妒嫉心,对我们修炼人来说是首先必须去的心。妒嫉心不去是不能修圆满的,我一定要去!

执着自己的心也是修炼升华的最大障碍,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理,也是党文化的影响,我在单位多年坐办公室不自觉的养成一种高傲自大,家长式的领导作风,看同修的做法我认为不对就批评、指责。同修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看到同修有问题,应该先想到,为什么让我看到,我是否也有这问题,首先找自己,看自己身上有什么污点而不是总擦镜子。没向内找就容易产生隔阂,不能形成整体。影响整体提高,关键是向内找,去掉这些不好的心,才能提高上来做好三件事,真正跟师父回家。堵上修炼的漏洞,不让邪恶钻空子,让慈悲伟大的师尊少为我们操点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