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与发正念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把自己的一些修炼体会整理了一下,在这里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不足之处希望大家指正。

学法

在我学法的时候,无论学《转法轮》哪一讲,或者是任何经文,学法时经常“唰”的一下有所领悟或者身体一热,可是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明白了啥,经常学法时象是全身每个细胞都很兴奋,有时一边学法,一边就感到温暖的能量在胸膛里流动,学完法胸膛里面热乎乎的。经常发现有些字词或者哪句话怎么以前没看到过,或者是有些字词特别显眼。前一段时间,学了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之后,我开始加大力度清理无神论和党文化的影响。

最近学法学入心的时候,有一种从人的思维中脱出来了的感觉,感觉《转法轮》中每个字,甚至标点都是立体的活的,那种情景我也不知道该咋形容,有次学《转法轮》的时候,从法中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宇宙。

有时学法时,被法点醒要去掉的执著的同时一下就能把那个执著炸掉。有一天晚上我做报纸,我把编辑稿件发出去之后,中间有一段空闲时间,我就想那就学法吧,因为时间不多,我就学师父的新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地》,当学到第二遍的时候,法一下点醒了我,一个掩藏很深的执著“想要获得别人的认可”,这执著藏的很深,差不多把它当成自己的个性了,在看到了“想要获得别人的认可”执著时,我一下明白了,我生活甚至在做证实法的事,很多都是在它的驱动下做的,随后这个执著砰地一下就被从我身上炸了出去,同时我感到在另外空间我的体积在轰轰隆隆的急速膨胀,在宇宙中一下子冲出很远。

学法只要一静下来,就能看到法理,就能感到大法在改造自己,就在碰到问题时就可以想起师父想起法,也慢慢学会了向内找和提高心性的玄妙,并真实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学法就是学法,是修炼人的本份,是没有任何条件和目地,师父的法是传给我们真正的自己的,而不是给我们不放的执著,观念,和为私的自我,只有不断的放执著,观念,自我,让真正的自己在学法,法理才会展现给我们,才能真正学到法,学法时看不到法理,一定是我们自己障在哪里了,带着不放的执著想在大法中索取,就起不到作用。我们的修炼学法,不是为了我们自己,当一层法理展现给我们的时候,相应的天体大穹中的那一层众生,就会被大法所救度。

还有的时候学法时,法理会展现出来,展示给我当时怎样去做证实法的事,比如神韵卖票时,学法时法理展现出来,就是有关卖票的法理;做神韵报道时,学法时法理展现出来,就是有关做神韵报道的法理,平时学法时,法自然就点醒自己的执著,自然会明白当时不明白的事情。

向内找 时时修心性

我并没有开天目,但我一向内找的时候,就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在我找到执著的一瞬间,法就会把那个执著心在一定层次上的存在形式展现给我,我发正念清理这些执著心时,执著心被清理的状态也能看到。

比如,求安逸心,在一个空间中就是一堆虫子,有黑虫子,有白虫子,看到之后,我一下就明白了难怪中国文化,有个词是“懒虫”,那个懒真的就是一堆虫子。怕心,在一个空间中就是一群老鼠,它们生存的空间阴暗无比,怕心不去,真的就是在阴暗中偷生。色欲心象粪便一样肮脏,带着色欲心就象是生活在粪便里等等。而为私为我的心,则比一般的执著要大的多,黑黑的遍布在整个天宇中,是一切执著的根源。这个私的物质,更顽固,刚开始清理它的时候,只打下一个角来,其余的黑黑的象沥青似的东西仍然遍布在天宇中。这些是在我这个层次看到的。

有一次去卖票,我在前面努力的找人去讲,同组另外两个同修,很爱交流,在后面交流,我心里就不高兴了,我心想,我在这儿这么努力,你们咋那么多话?心里一不高兴,我就知道有问题了,我开始找,我为啥不高兴了,那个不高兴是谁,我向自己心里深处找去,慢慢的我在自己的身体里,看到了一个黑黑的人,我做证实法的事情,它也掺和在里面,但它是为私的,它不是我,它觉的同修说话影响了它,它就生气了。找到了这个假我,我开始抑制它,发正念清理它,我再去找人介绍神韵的时候,同修也不讲话了,明显在发正念。我很惭愧,这个藏在我身上的假我,不知道跟了我多久了,如果不是同修在这里说话触动了它,我还不知道被它带动多久,被这个东西带动着,能是证实法吗?我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才把它彻底清理掉。

有一天上班的时候,不太忙,我就看看有啥邮件,看到同修们在网上就一件事情交流,有个同修的交流很长,我从头到尾读了一遍,也没看明白啥意思,我心里一阵心烦,心想这是说的啥,我花了这么长时间也没看懂。接着我发现,我咋心烦了,是同修不对了,还是我不对了?我开始找自己,刚好那几天,学法中领悟到,那种为私为我的思维结构也要去掉,我就想,是不是和这个有关呢?突然我明白了用善念看问题的法理,接着心里一阵轻松,象是放下一个包袱,随即我看到我的心的容量和身体在另外空间急剧膨胀,一下子在宇宙中冲出很远。

现在养成习惯了,碰到事情,心里一动念,一不舒服,就会找自己,眼睛不再向外面看,而是碰到什么都看自己,找找自己哪里错了,向内找看自己,碰到啥事都看自己,找找自己哪里不对了,而不再看事情表面的对错,而是用法来衡量我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执著,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是在为私的自我驱动下思考和看问题。

我体会到“向内找”的玄妙,慢慢也明白了,修内安外,人间一切都是幻象,心念一动,外界就变。一个无私的修炼者,只会用大法来衡量自己,人人如此,环境就变。

发正念

有一次,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清理自己,一下子,劈开了一个混在一起的执著,有怕心、求安逸和色心三种心,不知道为啥被一层皮包在一起。把它劈开之后,我发正念一个一个清理,清理完一层,发现前面还有个小黑点,就又用正念向前冲,冲進去之后,那个空间又是满满都是充满了这种肮脏的东西,色心看着最脏,但却很表面,几层空间之后最快被清理掉。怕心和求安逸则更加细微,充满更多空间,被怕心占据的空间,阴暗无比,一群老鼠在里偷生,被求安逸心占据的空间,充满了黑色和白色的虫子,难怪我那么懒惰,想要享受世间生活,被色心占据的空间,则充满了粪便和蛆虫,肮脏无比。我一层一层空间清理过去,差不多花一天的时间,才把包在那层皮里的这些执著清理的差不多。我很惭愧,这么多空间中藏了这么多肮脏的东西,我一直带着它们,被它们干扰着,还觉的自己挺好,我真切体会到不好好修自己,咋去证实法,咋去救人?

我在航空公司上班,每周会在那里发英文大纪元,刚开始发的时候,发现报纸拿的不好,本来就不多的报纸,还有剩报,有的报点甚至根本就没动过,而且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报纸放到我们的报架上,看起来很乱。放了一段时间的报纸,我觉的很没意思,心里想,这是谁开的报点呀,根本也没有多少人看报纸,我还费这么大力气放它干啥?要不要跟协调人说说,取消一些报点,就放一个报点就行了吧。

后来,我开始仔细想到底是报点不好,报纸不好,还是我不对了?我发现根本就是我不认真嘛,每次把报纸一放就走,象赶场一样。这里也有要得救的众生,我这样麻木哪能起到救人的作用?于是我开始清理怨报点不好,怨报纸不好的思想,在发报纸的时候开始发正念清理阻碍众生看大纪元得救的因素,结果效果非常显著,不久之后报纸就经常被拿光,甚至有时原来根本没人动的报点的报纸也会被拿光,现在我可以在原来的报点里多放一捆。

我可以清晰感觉到,随着在大法中不断升华,发正念的威力也越来越大,最近发正念时,发现自己好象置身在茫茫的旷宇中,正念打出去,绵绵不绝,无尽无休。

修好自己法的威力就会展现

神韵演出时我做采访,第一场演出中间休息做采访的时候,有一个观众讲的话不太对劲儿,听到之后我知道一定是我哪里出了问题。于是我就在下半场一边看演出,一边静静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整个人感觉好象很钝,看演出好象看不懂,我知道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我一颗心一颗心看过去,看看到底是啥在干扰。那天白天,我刚刚去了好几个执著心,我又发正念把它们清理了一遍,之后我决定不再理会它们,我开始告诉我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就要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就追寻师父的安排来完成我的责任,然后就啥也不想了。

演出结束后,我站在门口,我问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需要的采访对像,接着问的第二个人也是需要的采访对像。采访完第二个人,我看到有几个华人留学生在附近,我刚要去采访她们,有一个西人走过来兴奋的对我说,我刚才采访了他的朋友,啥时候能看到我们的报纸?我告诉了哪里有取报点,然后又问他是否也愿意接受采访,他马上很高兴的拉出架式让我采访,结果他也是需要的采访对象。采访完第三个人,我转过身去找那几个留学生,发现她们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我就又转过身去看她们已经不在大厅了,发现这几个华人留学生,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我转过身来的时候,她们刚好走到我身边,这样我差不多站在原地没动,采访的对像一个个走过来被采访,尤其是最后那个华人留学生,非常激动,差不多从开场就在流泪,一直哭到结束,她可以感受到演出纯真祥和的能量,讲出的话也很感人。

神韵演出第三天的时候,我的嘴唇干裂开,紧绷绷的,一张嘴就痛,我心想,干扰来了,不让我说话,那咋采访啊,我开始一边找自己,一边发正念清理干扰。后来在神韵报道团队一起发正念的时候,我感觉到很大的不同,好象一下置身在茫茫旷宇中,然后我明白了自己只是这无边大法整体中的一颗粒子,法中的一颗颗粒子们有机的结合起来才能发挥出法的威力,一下子我把“我做采访”的执著也放弃掉了,结果那天采访非常轻松,总共采访了七个人,全都是需要的采访对像,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写起来也非常轻松,感觉自己象空气一样透明,没什么阻碍,想要写报道,一会就写完了,也不费力气,写的还很快。

有一次去卖票,早上起来晚了,炼了一遍功就出去了,当时觉的状态很差,头也昏昏的。到了购物中心里,把装备都设置好后,发现刷卡机不工作,试了几次也开不开,本来还有别的同修应该来,可是到了时间,也没看到那个同修。我知道是我出了问题,于是我开始静静找自己什么地方被钻了空子,我找到了自己的依赖心,一块象中国北方的大青石一样的东西,是依赖和懒惰合成的一个东西,找到了执著之后,我开始发正念清理它。

我对自己说,我一个人也要好好卖票,师父今天安排在这里买票看演出的人,一个也不能少,我都要把他们带進剧场看演出,我完全不再理会刷卡机的事,也不去想为什么同修没准时来。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开始找人开始介绍神韵,结果很容易就找到感兴趣的人,讲完一个,就又来一个,一个接一个,我就不停的讲,讲着讲着,我发现一股股纯善的能量从我的心里流出来,飘散在周围。当我对人介绍神韵的时候,这股纯善的能量就自动向那人流去,而且我讲起来也特别自然,很容易就可以和人说上话,反映也特别好,当时我真的把自己忘记了,只记得师父今天安排在这里卖票,有缘人我都要把他们带進剧场。

卖票的时候,我通常是不停发正念,找自己或者背法,很多时候,执著心一找到,一放弃,马上就出票。

做项目时到底是用人的方法在努力,用人的观念在思考,还是在做证实法的事情当中修好自己,向内找放弃执著,放弃人的观念,用修炼人的正念来主导,用救度众生的责任来主导,在做事的过程当中好好修好自己,按照师父的安排,放弃自我,放弃执著、人的观念和认识,效果截然不同。让自己的一思一念符合法的要求,法的威力就会展现,大法给予的智慧与能力,就会把所谓压力与难度转变成大法救度众生威德的机会。

永怀对师尊的感恩之心

对师尊的无尽感恩是我最大的修炼体会。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师父,一切的荣耀都归于大法,生命永远铭记师父救度的恩德,才是正念。在不断学法,向内找中,我真实体验到,本性真我在从被重重观念和执著掩埋中开始苏醒,那渐渐苏醒的本性真我在大法面前无限谦卑、无限感恩、无比坚定。

我真实体验到生命被大法洗净,走向无私的喜悦,真实的体验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用他洪大法力在正法与救度的真实体现。

有一次,开车去卖票,路上的时候,我开始背法,当背到“金刚百炼清纯现”(《感慨》),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幸福,能被伟大的师尊亲自照看着走过正法时期,是生命永久的幸福和荣耀,我开了一路车,泪水就不停流了一路。

一个在滚滚红尘中轮回千万载、满身业力的生命被师父洗净,一个在愚迷中忘记使命的生命被师父唤醒,一个本性自私的生命被大法净化……师父给了我们一切最好的,却什么也不要我们的,那我究竟要怎样回报师父的恩德呢?我就把我对师父无尽感恩和愿意舍尽一切真修大法的心献给师父吧。

(二零一二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