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族大法弟子:真正的信师信法 一切就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九九年三月九日我与丈夫一起得法。从得到《转法轮》那刻起,我就莫名其妙的感觉有一种吸引力。我和丈夫都不是因为有病而得法的,我们就是觉得好才认真的学了几遍《转法轮》,从此不敢懈怠的炼起功法来了。就象师尊在《洪吟》〈缘归圣果〉中讲的那样“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

得法不久迫害就开始了,有一次同修把几份真相资料送来了,大家都想要,可是份数很少,见此情景我就想:别的同修为证实法都能做这么好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现在看来这就是正念,自那以后我也开始了印真相资料的事。在同修的帮助下一开始每周就复印五、六千张真相,可这些数量还是远不能满足需要量,几个月之后我自己就买了一台复印机,要多少复印多少。

零四年五月我在挂大法真相标语时被绑架,在地方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和丈夫给五名管教做了三退(只有二名没有退)被救度的警察多次把我们叫出去听我们讲真相,在送往劳教所时,有的警察还和我们打招呼,希望我们安全的回来后再找他们。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我因承受不住被逼写了除“决裂书”以外的所谓“四书”,当时就是法理不清,才做了那么后悔的事。十月份劳教所逼迫我们答政治考试卷,全是污蔑法轮功的言辞,我只填写名字没有写内容,后面的六名同修也都交了只有名没有内容的白卷,两、三天后七大队一小队管教(毕管教)对其他写白卷的同修挨个進行审讯、毒打、甚至是电棍电击,这样逼迫那些同修从新答卷。

这件事发生后我就按照师尊的要求以后做好,于是晚上整夜都没有合眼就背法,发正念,同时想明天怎么跟毕管教说,我想好,要利用这个机会跟她讲真相,并制止迫害同修的事情再次发生。

第二天一上班,毕管教叫我出去的时候我没等她开口就先和她讲起真相来了,一宿发的正念威力真大,最后毕管教说到:你为了救我这么费心的教育我,我都接受,也非常感谢,可是你们都交白卷年末我不仅得不到奖金连工资也长不了啊,我接着问她这点钱和你的生命哪个更重要?她露出了笑脸,事后毕管教当着其他管教的面买两条质地不错的裤子送给我做礼物。

几天后,我在去饭堂的途中被跌倒造成手腕骨折因此提前四个月回家。其实骨折后我一点都没有感到过疼痛,是师尊都为我承担了,我体悟到这是师尊为帮弟子闯出魔窟所安排的一步,我非常的清楚这一点,在任何环境下师尊一直在守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赐予弟子无限的力量和无量的智慧。

零六年五月二十日,我的女儿在上海一个基督教教堂里办结婚仪式,因为自己认为涉及不二法门的问题我们都很不情愿,但女儿的婚礼哪有妈妈不参加的道理?我们无可奈何的买下了去上海的票。正吃晚饭的时候警察来查户口,看见墙上挂着师尊像就问我们:你们炼法轮功?我们回答说是!怎么了?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恶警上来抢走了三张师尊像还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把我们老俩口绑架到看守所。结果去教堂参加女儿婚礼的计划被破坏。

在遭受非法关押迫害四十天的时间中,我被逼放弃对女儿的亲情,把慈悲洒向可怜的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北朝鲜的众生和中国人,進来一个就为她们发正念清理空间场,讲真相救她们,一个不落全都做了三退。

那么多的众生等着我们救度,我做了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相信女儿的婚礼中虽然没有爸爸妈妈的身影,但她会得到更重要、更好的一切,为此我感到欣慰。

拿了这么多的三退名单需要发到大纪元退党网站,我心里掂量着这个分量决定快点闯出来,替得救的人办理三退声明,因此我和丈夫都发愿:为救度众生一定要出去。正念一出师尊就为我们演化出了严重的病业假相。检查身体我出现了高压240,低压140,心脏偷停的诊断,丈夫也出现了高压240低压160,肺癌的诊断。师父什么都知道,回过头来看既没有去参加不情愿的基督教教堂里办的女儿的结婚仪式又救了那么多的众生,对大法弟子而言好事坏事真的都是好事。那次丈夫劝退了六十二人,我劝退了一百六十九人。

回家后我继续做资料大约印了一万三千多本《九评》,还有其它真相小册子,《明慧周刊》以及录音磁带等。我在做资料之前每天上午都学法,下午印资料,让周围的同修都无法相信这么短时间内能印出这么多,有做过多年资料的同修说,是用功能干出来的。功能就来之坚实的学法基础,信师信法就有神迹出现。

零九年四月的某一天早晨六点二十分有人按门铃,自称是电业局查电表的。我问来人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清早你们查什么电表?他们撒谎说都上班了就查不了电表,当我一开门的时候四个恶警恶狼般的冲進来拿出公安局的工作证。我义正词严的说道:你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从上到下都是如此的卑鄙无耻,你们这样迫害没有罪的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恶宇宙的法所不容,宇宙的神所不能原谅。家有家法,国有国法,宇宙有宇宙大法,就是法轮大法。你们就在这个宇宙中生存还反对宇宙大法,这怎么行?你们没有资格留在这个宇宙。他们把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翻出来了,因为负责照相的人没有上班就把东西封存后等了两个多小时。利用这个时间我就讲真相,发正念。他们说: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好但这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办法,上面下令我们就得照办,我最后警告他们:如果你们把这些书和《九评》带过去好好看着我也赞同,但是你们把这么好的书烧毁或随便乱处理的话你们那个罪就永远无法原谅。

我被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知道学法跟不上向内找不够导致的这次迫害,所以几乎每个小时都抓紧一切时间发正念、学法或背法。

一零年三月,七大队被解体,我被转到三大队。在新的环境中我牢记师尊的教诲,“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利用管教中午午休时间炼功,炼了数十次,有时还坐下来发半夜十二点的正念,接着炼静功,半夜还起来学法。管教知道我们学法就把大灯换成小灯。因为灯光太暗看不清字,这时我想:这我就不学法了?不行,决不能不学法!这时有人给了我一副断了腿的眼镜,于是我用皮套套在眼镜上把纸垫在鼻梁上后用这个眼镜很费劲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继续学法。管教为了不让我们学法几天一次或每周都翻我们穿的衣服、被褥、床、包裹,连食品仓库和衣服库也没有放过。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我都没有放松过,一天不落的学法和发正念。

有一次申大队长传我过去,我先发了十分钟的正念后進到办公室。申大队叫我每个月写两份“思想汇报”。我心里想:神怎么能向邪恶汇报思想?绝对不行!于是就发正念。她假惺惺的说:你在我们大队年龄最大,也是最善良的人,大家对你的评价都很好,如果不写“思想汇报”每月延期两天。我说我汉语不行写不了,她就说;能用汉语看《转法轮》还写不了“坚决修炼法轮功”这样的话吗?什么话都行,就写几个字就行。当时办公室有其他大队长和一般管教都在场,我就把这七个字写在纸上,申大队说一张纸上就写这么几个字太少了,再写几个字吧,我就把“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三行字写在纸上,然后写了我的名字。申大队说可以了,就这样我每月都把同样的三行字写在纸上,避免了延期迫害。我切身体悟到:“身臥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着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四川玉树地震发生后劳教所让交钱支援灾区,是自愿的,我没有参与進去。负责分配活的刘管教把我叫起来后问我:你为什么不支援钱?修真善忍的人怎么那么没有善心和爱心?发正念后我想:不会配合你们的。于是我回答到:我全靠儿女养活,上次汶川地震时我家三个孩子支援一万多元,这一次肯定还得支援,一个家庭支援这么多可以了吧?非得我这个老太婆再支援吗?刘管教说:你说的时候不加法轮功就非常好,我说:我头脑中除了法轮功就什么都没有。刘管教也笑了,她无话可说。

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因为学法不够才有漏让邪恶钻空子。每次被绑架后向内找哪方面做的很差,以后在这方面要努力。在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中我确实感受到真正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过不去的关难。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弟子一定走好今后的路。

因为自己的层次有限,可能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