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旧势力险恶的安排——走出情魔的陷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下面是我三个月之内心路历程的展现,是信师信法,坚定正念,走出旧势力险恶安排的修炼过程。

我出生在十口之家的大家庭,母亲没有文化,是典型的传统、勤劳、善良的女性,父亲在恶党当权前是一位老教师,对我们姊妹八个管教非常的严格,不许打人骂人,不许穿奇装异服;天色刚黑,谁也不许外出串门。我们这帮孩子在他老人家面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总得悄悄的找点活干,免得挨批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家教严格的环境下长大,自然就养成了,上尊父母,下敬兄长的传统理念。

成人之后,发现自己的性格非常懦弱,胆小怕事,不论干啥总想找个支撑点来壮胆。真是如愿以偿,结婚后,未修炼的丈夫就成了我的依赖,不论小事大事,甚至于我工作中的事,都是他帮我拿主意,才放心去做。忍耐力极强的丈夫,从不与别人闹矛盾,脾气温和,真诚,朴实,在单位年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家里还是我们的 “贤内助”,生活中从不想自己的得与失,一生中的收入几乎他没怎么享用,平时常吃的就是大豆腐、干豆腐。一生不吃水果和糖类,对双方老人特别孝敬,对儿子也是教子有方。儿子三十岁了,没见过他对孩子发过脾气。对我更是关心入微,在外面谁要是给点好吃的,也得拿家里让我先吃,互相之间不用说话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一起生活了三十四个年头,夫妻之间没骂过谁,偶尔闹点小意见,几分钟就烟消云散。六个连襟,一致认为丈夫是个好姑爷,社会上的口碑极佳。

二零一一年三月初,一生中不生病的丈夫,突然得了重病,在一个月内病逝,终年刚五十九岁,真是晴天霹雳,平安顺畅一生的我,体悟到天塌了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意识到人生的支点已撤离,剩下孤独无助的我,怕心涌上心头。在这十多年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我坚如磐石,信师信法,正念正行,走过来了。可亲人突然离世,意识里总是回放着从前温馨幸福的三口之家,他温和宽容的举止,特别在我修大法之后,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十二年中,由于他对我的理解和支持,我能走到今天也有他一份功德。记得有一次,我们学法小组在我家学法,下午一点开始,学到四点结束,因东北冬天白天时间短,四点太阳西落。六点多了他还没回家,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问是否加班有事情?他说:加啥班,在外面冻着呢,那只黑手套还在阳台呢,我怎么回去?他这一说方想起学完法后没及时撤回信号。我赶紧向他道歉,下不为例。

三退时,也很有趣,给他讲明真相后,一天早六点发完正念,我去北屋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纸,上写三退声明。退党、退 团、退队。声明人“三日皿”,三个字加一起是他的姓,然后传给同修上网三退,可同修返回来说,索引字条找不到这个“皿”字。我与他说明原因。他义无反顾的用真名实姓,堂堂正正的声明三退。认识他的同修也与我常说,你丈夫是“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虽然他没有走入修炼。师父的济南讲法他也听过,五套功法也炼过。但可惜他没有认识到大法有多么的珍贵,擦肩而过,不精進。最后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生老病死”的路。向内找,我有很多的人心。我没有用慈悲心对待他,没有正确引导他走入大法修炼,一直浸在夫妻情深意浓中不能自拔,沾沾自喜别人羡慕我们之间恩爱,有此依赖的心还无比自豪,陷在情海中还不自知。

那几天我已没有眼泪,头脑发木,主意识里法的能量越来越弱,不想学法,不想炼功,一门心思认为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痛苦、迷茫、伤心,一齐涌上心头,就象师父讲的:“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转法轮》

儿子看到我这个样子对我说:“妈,加拿大让炼法轮功,等我毕业了我带你去加拿大,到什么时候儿子都支持你。”听了儿子这句话心里亮堂许多,同时妹妹也打来电话,一句一字铿锵有力的说:“姐,你必须得振作起来,生老病死不是你一家的事,早早晚晚都有份,是天意的安排。人各有命,好人坏人谁也违抗不了。你可是个炼功人,你没有大彻大悟那也应该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缘份是有定数的,不论是谁,天王老子至平民百姓,缘份一尽,各奔东西,活着的还得生存下去。你常说炼功人要为别人着想,你现在萎靡不振,大家还得照顾你,哪有那么长的时间陪你啊!赶快清醒吧,做你想做的事去。”

关了电话,脑袋一激灵,啊!明白了。妹妹的一番话是师父用她的嘴用重锤在捶我啊,这一下把沉迷于情中的我再一次震醒,认识到旧势力用旧宇宙的旧理在我亲人去世之机,来考验我一下,它看我中了它的陷阱之后,来慢慢耗尽我对法的正念,让我渐渐脱离法,让我精神恍惚,陷在情中,无法自拔。消磨我的意志,达到不信师信法,最后也想把我毁掉。它就是想让它这种邪恶的理由达到它们想要的。悟到后,马上振作起来,脑子里闪现出师父的讲法:“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导你,你不能象个大法弟子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别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样。”(《什么是大法弟子》)

于是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让旧势力邪魔烂鬼起干扰作用的一切因素,彻底解体。于是静心学法,用法来净化心灵,排除私心杂念,加强正念,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就走师父给安排的正法之路,谁也别想动我。思想顺应了宇宙特性时,他就往上托你,做梦也不往下跳楼梯了,而是往上跑,法的威力真是无比之大。

就在我神清气爽的做着三件事的时候,儿子来电话说:“媳妇要离婚,原因是不想去东北,怕这边冷,不适应。”听后我哇一声大哭。妹妹急忙抢去电话和儿子交谈,在那一瞬间我猛然清醒,向内找,还有我没去掉的情。心想:师父,我会修掉一切执着的,用善心慈悲看待对儿女的情,不能再上旧势力的当了。这是邪恶变换的花招,看我没有完全走出它们的安排,又换招数再来一次检验。否定它,从思想中排除它。都是假相,我不承认你旧势力那一套。一种无形的能量涌来,全身发热,于是对妹妹说:“咱们不管他们的事,由他们自己解决。”第二天早晨刚起床,儿子来电话说:“没啥事了,她跟我去东北,您别惦记了。”否定了旧势力的阴招后,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刚到东北,也就是丈夫去世三个月的时候,老家的妹妹打来电话告知,老母亲去世了。真是百苦一齐降。放下电话,心里异常的平静,没有悲伤,没有落泪,坐在沙发上,老母亲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不认识一字的母亲,为儿女们操劳一生,全身骨架都已变形,可从没听她抱怨儿女如何。节俭纯朴,日出而作,日落不休。一生的修为换来了她八十六岁的人生长寿,给儿女积攒下了美好的福德,各自都生活幸福平安。一个常人能有如此高尚的品格,作为一个荣耀的大法徒,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母亲虽然离大法近在咫尺,可她信大法的真心已存,念九字吉言前总要先漱漱口,还说:“我信”。她还为能有我这样一个坚修大法的女儿而自豪!没什么遗憾了。

“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人生命的目地是返本归真,而真正的人生意义,就是修炼法轮大法。现在的我已摆正了基点,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不觉孤独,无助,不会为什么而欢喜,也不会为什么而恼怒,真的是象从深深的陷阱里爬出来之后见到蓝天白云一样欢乐,那样的清新、简单、干净、清透。

粗浅认识,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