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修炼大法的十九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南方一个少数民族家庭,在清华大学接受的本科教育。一九九三年冬天,在北京出差,听人介绍了法轮功。刚好看到刚出版上市不久的《法轮功》,买来一本瞧瞧。结果深深为之折服,因为景仰法轮功所提倡的真善忍,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转眼十九年,我没想到仅仅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居然会遇到持续十多年的迫害。我也没想到,卑微的我居然能在真善忍的指导下超越这场苦难,达到一个全新的人生高度。

从无神论者转变为佛法修炼者

从小我就在一个无神论的环境中成长,接受教育。到二十岁出头,大学毕业,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了。如果有人在边上谈论神啊、佛啊、魔啊、鬼啊,我都会发自内心的鄙视。特别是听到一些上了年纪的读书人说这些事,我就在想,活了这把年纪,读了那么多书,都活到哪儿去了?都读到哪里去了?居然相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

虽然如此,但我还是遇到一个难题,无法在无神论中找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我觉得人应该正直善良,从小父母就是这么教育我的。但是当遇到做人的原则和现实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为什么要坚持正直善良的原则?我找不到答案。可是让我放弃这个原则,随波逐流,又感到不甘心。所以非常的矛盾和痛苦。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我曾结交过许多比我年长的人,也曾广泛阅读古今中外三教九流的书籍。我发现有学问的人不少,有道理的书也不少,但真正能帮我解开心结的人或书却一直没找到。我看到许多很有学问的长者,他们也没真正解决自己的人生难题,只是绝大多数人在探寻的过程中或早或迟放弃了。许多有深度的书,听着满好,但指导我实践有难度,觉得不得要领;或者是说理不透彻,遇到人生难题的时候,不足以支持我坚定的超越过去。

虽然没找到满意的答案,但不知不觉中还是帮我破了无神论的误区,我开始相信电子围着原子核转,行星围着恒星转,每天日月星辰准确无误的从一个地方升起另一个地方落下,这万事万物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主宰,人们称之为“神”。直到认真拜读了一遍《法轮功》这本书,我才如拨云见日,似梦初醒。书中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修炼的道理,都是言简意赅,一语中的。多年来心头一直解不开的结终于解开了。

这一刻,我知道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终于找到了。我对这一生该怎么度过也有了一个坚定的选择。那一年,我刚满三十岁。孔子说“三十而立”,我知道我做到了。

荣华富贵与信仰之间的选择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个基层研究所。此后遇到一位同乡也在系统内省级机关工作。他说一直在打听我的情况,希望我去省级机关工作。他们的事很多,但因为是新领域,非常需要基础扎实的专业人员。我回绝了。理由是我愿意从事技术工作,不愿为官。而且我所在单位对我也很好,所以没去。

在那个基层研究所一干就是二十年,从助工到工程师到总工程师、所长,全当过来了。因为业绩出色,曾被评为市有突出贡献的技术人才、学科带头人。那时候,才三十多岁。我知道如果改变主意想做官,还来的及,只要稍微卑躬屈膝一点,在官场中层谋个位置并不难。但是我还是选择了继续从事技术工作。我觉得官场上风气不好,勾心斗角、说违心话、做违心事的人和事太多,我难以接受。后来,我调到一个高等院校当教师,学校公安处的一个工作人员曾问我:“你是不是当过一届省政协委员?”我说:“是。还当过一届省人大代表。我想你能明白我没有政治诉求。因为我要有政治诉求,没必要如此拐弯抹角。我只是坚持我的信仰罢了。”他表示同意。

付出与收获

给我介绍法轮功的人,他还教了我五套功法,但他未要我任何报酬。后来回到所在城市,到住所附近炼功点上炼功,也从未有人问我要过任何费用。至今我在任何场合,也从未听说我们的师父问我们要过任何经济回报,我本人也从未给我们师父支付过任何费用。当年大法书籍能正式出版的时候,我买过书,但我知道赚走我的钱的是书商,不是我们的师父。我今天因为无法买到正规出版的大法书籍,只能请有条件的同修帮做,我会支付一点材料费,但我知道那只是用来解决购买打印材料的费用,同修不会要我的钱。而同修也是从明慧网站上免费下载的电子书籍,他也不需要支付下载费。我们的师父义务的教我们功和法理,我们同修相互义务传功、帮助解决资料问题,都没人收取报酬。《转法轮》中有一句话:“你们将来传功的时候,不能够用这些东西来求名求利,所以你不能够象我这样办班来收费的。”真是如此。假如哪天您看到有人在收费教别人“法轮功”,那他肯定是假的!

但是,我从法轮功中得到的东西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首先,我有了一个好的身体。修炼前,我有浅表性胃炎、支气管炎和偏头痛的毛病,修炼以后不治而愈。修炼过程中,我还陆陆续续出现过胆管结石、脂肪肝、血脂高、尿酸高、颈椎骨质增生等问题,也是坚持炼一段时间的功后,症状就自然消失了。没吃药。我们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的经历能证明我们的师父所言句句是真。

其次,我的人生质量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我们的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到:“我告诉你们的是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都得叫人家说你是个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处理好,工作环境中的事情要处理好。”在家中,我孝敬双方父母,关爱双方的兄弟姐妹,对待孩子耐心教育,不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情,家庭关系自然非常好。在工作环境,遇到利益、名份等敏感问题时,优先考虑别人;遇到责任主动承担,决不偷奸耍滑,同事关系当然也很融洽。遇到人生重大变故,能够平和对待,情绪不会大起大落,诚如孟子所说“猝然临之而不乱,无故加之而不怒”,一派心闲气定。遇到人生难题或重大决策,都能超然物外,不会陷在其中不能自拔,自然不为物役。这一切都是通过修炼法轮功,逐步锤炼达到的人生境界。

大法彻底转变了我的人生态度,不仅彻底改善了我的人生质量,也给我周围的人带来了益处。认识我的人一般都羡慕我的家庭,愿意与我共事交朋友。许多认识不认识的人遇到家庭矛盾、工作问题、人生疑惑的时候,都会找我寻求建议。古人说“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我没有不如意的事。无论遇到什么事,对我来说只是在经历,在经历中不断的收获。

我所接触到的大法弟子这个群体

法轮功修炼者或者说大法弟子是一个群体,不是一个团体,更不是一个组织。这个群体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有一个共同的信仰,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相同之处,也没有任何相互约束。

我见过各年龄段的人,包括六、七岁的孩子,八十多岁的老人;见过目不识丁的老年妇女,也见过学识渊博的学者。这个人群内部的相互关系,与今天中国社会的其他人群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不管是否认识,见了面都能敞开心扉说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话题都是围绕着修炼问题進行的。没有一萝一筐的虚情假意,没有说长道短的是是非非。有时候,你看他们在那儿交谈的很热烈,很深入,但一直到说完,各走各的路了,他们可能连对方姓啥名啥都不知道。我见过的大法弟子不下数百人,但是我现在能叫上名来的不超过三十人。这个人群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奇人异士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非常不招眼的普通民众,走在滚滚人流中,根本看不出有何特殊之处,但每个人都有异乎寻常的见地,有的还有神奇的修炼经历。比如,一个初中生,主动找我探讨过宇宙结构,还探讨过物理学重大命题中存在的漏洞。谈的很深很透。还有一位农村青年,他只读过初中,有一回他跟我谈起中国古代历史发展的整个过程,也是令我大开眼界。又如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太太,居然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也能连贯的读《转法轮》。有意思的是,别人拿张报纸给她,居然仍是目不识丁。许多人还具备各种神话小说中才会看到的各种特殊的神通本领。

虽然每个法轮功修炼者都在实践“真善忍”,都能看到他们善良无私的一面,但每个人也会存在一些很显眼的缺点。比如,有的人不愿意倾听别人的意见,固执己见。另有一些人老看别人的缺点,爱指责别人。还有一些人,说话做事显的不够善。等等……。这些缺点跟常人没两样。但是有一点那是绝对不同的:不管什么样的缺点和不足,只要本人一认识到,他马上就会去改。而常人也许一生都不会去改,只会去辩解。

超越苦难

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中共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时我也遇到了很大的考验。当看到电视上“自焚”、“拿菜刀杀死家人”等故事反复播放的时候,我也在问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啊?他们的做法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啊。”甚至还看到过我们的师父在沈阳住什么样的“豪宅”的“新闻”,更是觉得将信将疑。

那时候,我就在想一个问题:“万一我所信仰的东西,就象中共所宣传的那样,是假的,是不成立的,那怎么办?”我反复思考了一段时间,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我所追随的是一个理,叫做真善忍。如果说真善忍不是宇宙中最终的真理,那宇宙中肯定就没有最终的真理了。那天地间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堆杂乱无章的东西。生生死死可能也就是一些偶然的现象罢了。如果那样,那人生可能确实不过百年。如果人生真的只有百年,横竖都是归于尘土,那我,愿意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坦坦荡荡的度过这一生!”

真正艰难的是选择。一旦选定了,剩下的就只是如何去做的问题了。此后实践过程中,虽然遇到过种种困难,经历了种种挫折,但是无论怎样,都不能再动摇我对真善忍的信心了。

多年过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是太稚嫩了,根本没想过中共邪党会如此无耻。一个“大国”的政府,居然会采用如此正式的方式,动用一切手段,系统的编造谎言,栽赃陷害无辜善良的人群,污蔑我们伟大圣洁的师父。即使到了今天,我有时也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话也要说回来,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虽然不会动摇对真善忍的信仰,但是可能会有混事的心态,比较松懈。邪恶迫害的出现,成了一场无情的考验。金钱、女色、名誉、亲情、无处不在的人身威胁,都象一个个的重负,哪一方面放不下,都随时可能因坚持不下去而垮下来。

漫漫长夜,如今在晨光中往回看,这一切已如一缕青烟,都越来越淡了。

回归正道

在修炼大法之前,我也接触过古代预言。听说过弥勒佛是未来佛,他要下世度人;也读过《圣经》,知道旧的一切到某个时候要毁灭,然后再开创全新的一切。从科学知识中也学到过,地球、太阳、太阳系也有一天会走向衰亡。我相信这是真的,但总觉得很遥远,从来没想过这一切就要应在我们今天的世人身上。

通过学法修炼,我逐步具备了洞察人间万象背后真相的能力。看着今天的世人,被共产邪党骗来骗去,居然在屡次上当之后,还在被它牵着鼻子一步步走向深渊,真是心急呀。比如它灌输无神论,使中国人什么坏事都敢干,只要没逮着,就认为是他的本事。失去了敬畏之心。它提倡“共产共妻”,其实就是共别人的产,共别人的妻,使中国人只知道贪婪和纵欲,失去了羞耻之心。它肆意篡改历史,用共产邪党的“斗争史观”教育一代又一代的学生,让人误以为人类历史真的就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失去了“仁义教化,爱民如子”的治国传统。它用尽一切办法掠夺中国人的财富,使之全部纳入它那无底的口袋。不仅把它利益集团以外的所有中国人都造就成“无产阶级”,而且想吸干中华大地,彻底毁坏中华民族生存的物质基础。这不是空前的民族危机吗?可是那么多人忙于争夺蝇头小利,根本意识不到。有的人意识到了,也不愿去面对,觉得天塌下来一起死,反正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

修炼之人无心去争什么,但是看到整个民族滑向深渊,能袖手旁观吗?我们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尽管他们一时糊涂,或者是长期被这种中共邪党文化造成的观念的变异不能认识真理、不能够认识真相,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们。”所以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就是要站出来讲清真相,唤醒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中国人,辨清正邪,找回神传文化,回归中土文明的正道。也许您不信神,但难道您不希望您的子孙生活在一个正常的社会、良好的环境中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难道您不愿意支持法轮功学员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