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孩子们,你还记得吗

给九九年的大法小弟子们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

(一)
亲爱的孩子,
你还记得吗?
十多年前的暑假,
刚知道爱美的你
迷上了手工绣花,
你要绣一幅法轮图
在师父的生日那天挂
你求爸爸说:
让我去苏州学艺吧!
车票还没拿到手,
天塌了——
爸妈被关进了监牢
“洗脑班”里,
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
散乱的白发。
可十五岁的你
腰挺了挺,
眼里没有泪花;
在人们异样的目光中
你的头颅高高地扬着,
给狱中的爸妈写信:
我为你们骄傲
坚持住,为了大法!
不要担心我,
你们忘了“四二五”啦?
是呀,爸妈没忘,
爸爸说中南海架着机关枪还有警察,
你扯着爸妈的衣襟不肯留下,
面对高高的红墙、持枪的武警,
你站得笔直,
漫长的九个小时
烈日之下。

(二)

亲爱的孩子
你还记得吗?
两千人的大法交流会上,
五岁的你背诵大法《论语》,
一个字不差。
大人们为你鼓掌,
手都拍红拍麻。
在你该上小学的那个暑假,
妈妈买来了新裙子和新书包,
晚上你背着书包,
在地上转圈,
不肯躺下。
突然一天,
爸妈不知去了哪里,
电视上反复地咒骂:
教给你《论语》的
你和爸爸妈妈都尊敬的师父。
六岁的你,糊涂了。
在一个落雨的早晨,
跟着爷爷去看妈妈,
好高好高的墙,
铁丝网一匝又一匝。
脸上青肿的妈妈,
笑着说:
宝宝要听师父的话,
自己吃饭、洗脸、睡觉不哭,
在家等妈妈。
爷爷说:给你妈跪下,
求她回家。
你抹着脸上的泪水,亲了亲妈妈
转身跑向大墙外。
雨还在下哦,一直下。
可怜的孩子啊,
你曾经有一个显赫的家,
当主任的爸爸、做局长的妈妈。
你还不懂得享受荣耀,
它就破碎了——
小学六年没有见过妈妈,
中学到大学,
没再见过爸爸。
疼爱你的姥姥姥爷和奶奶相继离世,
可怜而坚强的孩子啊,
那些雷电交加的凄苦长夜里,
你害没害怕?

(三)

亲爱的孩子,
你还记得吗?
你四岁那年,
妈妈带你去邻居阿姨家,
他们坐着念书,
你乖乖听着;
他们站起来炼功,
你跟着一起比划。
不几天你背下了《论语》,
对不炼功的大人说:
“你们都是在自己的愚见里爬” 。
六岁那一年,
听妈妈读《洪吟》,
你一天背过好几首,
胜过了妈妈。
突然有一天,
爸爸在殴打妈妈,
让她说“不炼了”,
妈妈的脸肿了,
妈妈不说也不哭。
你用小身躯护住妈妈,
爸爸却将你压在饭桌下,
来威逼妈妈。
你喘着气大喊:
“妈妈,说炼!要说炼哪!”
可爱可敬的孩子啊,
你转世到妈妈膝下,
就是要来鼓励妈妈
替她分担威压?
妈妈多次哭着说:
放弃修炼都对不起年幼的儿子,
更别说大法。
坏人的镣铐和皮鞭
算得了什么?

(四)

亲爱的孩子,
你还记得吗?
那年你也是六岁,
你有邻家小朋友没有见过的玩具——
飞机、坦克、金刚、葫芦娃。
你当将军,
带领小伙伴们在街上演习冲杀。
当你顶着一头汗回家,
家里找不到爸爸妈妈,
去姑姑家找找吧。
姑姑和表姐都不在,
小表哥坐在大树下——
眼里全是泪花:
他们都被抓起来了,
伯伯姑姑、舅舅姨妈。
小小的你想不通,
爸爸妈妈不是坏人,
为什么要被抓?
一次次罚款抄家,
富家子的你像乞儿一样吃百家饭,
甚至用心爱的玩具来换小伙伴的馒头。
多少次白眼和辱骂,
想参军入伍却被永远取消资格,
新时期的“黑五类”
你的将军梦彻底破灭了

……

(五)

亲爱的孩子们,
所有九九年前的大法小弟子们,
你们还好吗?
阿姨当年面对酷刑和威压,
都不曾有一滴眼泪淌下。
今天再次抚摸你们一张张稚嫩的面庞,
我泪如泉涌、哀痛交加!
你们还有多少凄怆的经历不为人知?
你们流过多少眼泪瞒过了爸爸妈妈?
或许,你做了小天使过早去了天国,
在人世间永远没有长大;
或许,你们有的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老弟子”,
正法路上加鞭快马;
或许,你们有的已经被俗世拖累,
淡忘了大法。
可爱可敬的孩子们哪,
你曾是真善忍的一棵幼芽,
经霜寒,亿万梅中一朵小花,
为了你曾经替亲人担当过的苦难,
为了你下世前的宏愿,
回到伟大师父的怀抱中来吧,
继续做师父的好孩子,
别在常人愚见里爬。
回来吧,
曾经纯真纯善的大法小弟子,
大法还在等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