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营救同修 走正师父给铺好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下面我谈谈在参与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向内找、以及和同修整体配合,走正师父给铺好路的体会。

我们当地一名同修被非法劳教,因她在劳教所受到令人发指的性摧残,她的家属在悲愤之余想请律师介入。我们当地同修就在师父的安排下,和外地同修联系上,走上了有正义律师介入,大法弟子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证实法的路。

一、参与营救同修的过程,是自己心性实修的过程

1、修去对同修形成的观念

在一次小组交流会上,同修商量后,想让我和甲同修先和外地同修联系请律师。我当时因和甲同修在法理上和做事的方式上都有没能够沟通的地方,所以我有些不愿和甲同修配合,但同修们既然这样商量决定了,我想,这也许就有我要修去的东西。

到外地我们和同修谈完具体事后,一个同修“偶然”来到我们的住所和我们交流其它事。交流中她谈到她是如何包容同修的不足、修自己的体会。我当时就觉的很震动:这不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我的不足吗?由于我以前一直对甲同修形成了一种观念,即使和他说话都感觉堵的很不舒服,在另外空间那不是一种很强的物质存在吗?这能不影响我们俩人形成整体吗?我努力向内找,找到了那些不好的争斗心、妒忌心、维护自我和不想让人说的心,当时就觉的心里有块石头放下了,很轻松。再回头看甲同修,只看到他的优点和长处。

还有一次,被营救的乙同修回来后,我对另一个同修说,乙同修有很强的执着心。为了证明这一切,还传了些小道消息。这位同修耐心的听完我说的话后,严肃的说:“我没想过现在怎么样指出她的执着心,只想和她好好学学法,她心中只要有法在,法会点出她的不足。现在我们对她的任何强加的东西都是带有指责性的,这样对同修不好。还有就是关于她的事情,我们不能再人云亦云的去传了,这样更不好。”我当时听完后,真的感到很羞愧,我这不是对同修又形成了一种观念了!想用一种在学员之上的心去指责她,而不是在同修最脆弱的时候加持她的正念。是啊!真正能使她提高的是大法的力量,而不是我们强加的东西。再挖根下去,那不是自私、自我的心吗?遇到问题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完全站在别人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了,心中肯定是缺少法,而且她现在也很消极,我们对她唯一应尽的责任就是帮她提供一个好的学法环境。

由于我对同修形成的观念,差点就给同修造成她修炼中的额外“魔难”,我更加感觉到自己的这些执着心是多么害人害己。

2、走出个人修炼的框框,修去证实自我的心

在参与营救同修中,我时常会抱怨、指责自己修的不好,从而在做事中常常会很消极。

一次一位同修严肃的说:“你太在乎自己了,现在是正法时期,是需要你救度众生的!”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点化我,头脑马上开窍了,对啊,我怎么这么在乎自己呢?整天想着自己在做事中有没有做好,这不是没有走出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吗?现在是正法时期,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时候,我们应该在一思一念中想着如何证实好法,如何救度众生的,只是在这个基础上,遇到问题去修自己,这才是正悟!

3、修去利益之心,无条件的参与证实法

修炼中,以前一直觉的自己在利益上能够看淡,尤其是“为大法而付出”时。但在这次和同修配合中,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修去对利益执着的心;而且还是对此方面法理不明,表现出来是很微妙的“有条件”的在参与证实法。

因为自己没有工作,所以每次做证实法的事从家里拿钱时都“偷偷摸摸”,怕丈夫知道了不理解而责备我,其实就是把自己摆在了常人的思维角度,还是一个很爱面子的常人。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修炼的人,考虑的基点是“符合常人状态”。你符合了常人你不就是个常人了吗?修炼的人得用正念看问题,当你正念出来时,表面的家庭关系你自然就会平衡好;而且从另一个角度讲,我还无意中给家人加了邪念,致使这个生命在正法时期没有摆正自己位置的机会,而这一切却是由于我没有从法中正悟而导致的。

还有一个很肮脏的自私的念头,就是“有条件”的证实法。这次参与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其他同修没有具体参与两地跑的角色,而我当时认为,我经济条件不太好,但这事又该我做,每次的差旅费我都自己拿怕丈夫说(其实是自己对利益很执着);孩子还在上学,丈夫打工时间很紧,没时间自己做饭,同修帮着照顾是应该的。一次我们在无意中谈到这个问题时,一个同修淡淡但又肯定的说:“谁付出是谁的荣幸!”我当时听了,心里一怔: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我当时很痛苦,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自己真的错了。是啊,我所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自己做吗?!包括经济上的付出那不都是自己的荣幸吗?!(后来才知道同修很忙,为了照顾我的家人连正念都发不上,法也学不上)同修可以无条件的证实法,但并不等于无条件的替你承担你自己应该承担的那一部份啊!况且你所遇到的实际问题,那不是你要修的吗?这不是有条件的在参与证实法吗?想到这,我真的很痛苦,觉的自己心性太不好了,不但自己没修好,还给同修带来了那么多麻烦。表面上是在证实法,而自己却被同修包容着。

通过师父的这次慈悲安排,此时我更加明白了一个法理:其实每个人要做什么,除了和自己有因缘关系外,其实是师父在安排每个弟子修自己的过程。至于在其中负责的角色,什么协调人等等,这些都说明不了什么。

二、整体配合,走正师父给我们铺好的路

1、律师所推迟毁约日期

我们和外地同修配合中,聘请了两名律师为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向迫害她的参与者和相关单位及劳教所做刑事控告。当我们把这些控告的资料逐一送达北京、省、市、县各级单位相关部门回到当地后,我们当地同修在交流对此事的具体做法上发生了分歧。当时很明显的是整体的力量分散开了,邪恶马上钻了空子。表现在表面是其中的一个律师所知道律师是为法轮功办案时,迫于“上面”的压力,想中断与我们家属的签约。

事情突然,向内找是肯定的。我们当地的几个同修马上交流,都意识到是我们整体有分歧,正念的力量被削弱,邪恶在钻空子。我们当时就立即否定邪恶的干扰,并迅速把话传到每个同修:高密度发正念,各自都放弃自我,圆容整体,不能让邪恶钻空子,依然形成一个正念强大的整体。

整体的力量又补充上了,但此时我的心中却有一丝邪念:哎,怪不得邪恶想捣乱呢,我早就看出我们有两名同修在这次配合中有男女情,一直没好意思说,这下出事了吧!晚上十一点,同修打来电话说,这事还没有结果。放下电话,我向内找,马上意识到我的那一丝邪念是不符合法的,那是旧势力要达到的目地。悟到后,我马上调整心态,发正念时发出纯净的一念:不管大法弟子有什么不足,决不允许邪恶利用各种借口干扰律师配合大法弟子证实法,我们的一切不足都只在师父的安排中修,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假相。律师所一定要维持以前的签约,这是为你们好。

第二天上午我又接到电话,同修说:“局面打开了,我们和律师所的主任直接讲了真相,那个主任明白真相后,找了一个台阶下,说等过完年再说。我们要继续正念对待!”

是啊!一切都是师父已经安排好了的,只要我们正念足,表面的事情都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而开创的。

2、破除邪恶妄图劫持同修继续被迫害的阴谋

乙同修回家的日期已通知到家属,但当地的邪党人员却“不经意”间泄漏了一个秘密:他们打算将同修在劳教所门口再一次绑架到当地洗脑班继续迫害一个月。

听到此消息后,我们当地同修马上交流:我们知道这个消息不是偶然的,这不是师父给我们破除邪恶安排的机会吗?商量好后,我们一面告知当地同修加强发正念,另一面马上和外地同修联系。(乙同修被非法劳教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

我们几个同修赶往外地,和外地同修商量后,都觉的,首先要马上曝光,让第三方的媒体同步关注。因为当时我们的这宗被迫害案件,由于它的“性摧残”的案例太残忍,太特殊,一直受到世界性的关注;其次就是直接打劝善语音电话、相关内容的彩信和短信跟上讲真相;再者就是律师的介入。由于地理和时间的原因,正义律师很难马上到位,只好用电话二十四小时和被迫害家属保持联系,从法律的角度加持家属的正念。因为当时家属是被胁迫和当地“六一零”主任在一块儿的。

第二天早上,家属突然打来电话说:“他们(当地恶党人员)由于昨晚接到很多真相电话,今天想和劳教所商议,不想让孩子回家了,想让她继续在劳教所呆着,怕今天接出来时出现意外。”我坚定的对家属说:“没事,稳住心,咱们就要求他们放人,劳教所继续关押是不合法的。”

过程中劳教所门口又聚集了我们当地和外地同修六、七个人,她们都是打算从第三方的角度制止当地邪党人员对乙同修的劫持。

整个正邪大战一直僵持了一上午,我们留在当地的同修更是集体发正念加持,外地同修也组成了发正念小组,所以当地邪党人员原定早八点就想把人接出来,最后一直僵持到十一点半才接出人来。但我们得知乙同修从劳教所出来后,却随两名家属上了当地邪党政府人员的车,但当时的计划是两名家属要和他们据理力争的。此时此刻,我们所有的同修都没有被眼前的假相所带动,依然保持着正念,坚定的清除着邪恶的干扰因素,发自内心的不希望任何参与的生命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

十二点半,乙同修的家属打来电话说:“他们现在要直接送我们回家!”听到这个结果,我没有兴奋,只是又多嘱咐了他一些话。因为我觉的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定在其中的,有师父在安排,就看我们此时怎么动念,怎么整体配合了。下午六点,家属很高兴的又打来电话报喜讯:“我们已经安全到家了。”言语中流露出对大法弟子的敬佩。

整个一天,在师父给我们铺好的路中,我们当地同修、外地同修、正义律师、海外媒体的同步整体配合中,彻底的破除了邪恶妄图劫持同修到当地洗脑班继续迫害的阴谋,销毁了邪恶的因素,善解了其中想同化大法的生命。现在每次想起来,都无言的还在感动于师父的慈悲安排!

其实一路走来,回头看看我在参与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什么也没有付出过,却真切的感受到是师父在借每一次机会成就我们每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在其中认识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通过这段时间的实修,对大法的正信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也更加明白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而做;证实法、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