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

前言
一、米易国保、六一零十二年罪行
二、法轮功学员全家遭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高龙英一家遭受的迫害
(二)胡兴玉一家遭受的迫害
(三)江益兰一家遭受的迫害
(四)郭会斌一家遭受的迫害
(五)高胜元一家遭受的迫害
三、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部份案例
四、米易县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部份案例
(一)梁晋川迫害法轮功的可悲下场
(二)柴发祥疯狂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三)马德军要职工“下课”自己先下课
(四)谢云仇视大法患绝症而亡
(五)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恶党书记徐朝友遭恶报
(六)被恶党宣传毒害曾国献遭恶报
(七)刘明喜应了自己“三年遭报”的诅咒
(八)钟世斌迫害好人的下场
结语

前言

四川省米易县是一个只有二十万人口的小县。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米易县有三批学员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合肥、成都、广州的讲法传功班,亲自聆听到法轮大法的福音。短短几年间,米易县就有几千人相继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他们中有政府官员,也有普通百姓;有农民,也有工人;有文盲,也有知识份子;有年迈的老人,也有少年儿童。米易县的广大民众与全国民众一样沐浴了法轮大法的佛恩。

法轮功是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者通过修炼法轮功,普遍告别了疾病和痛苦,得到了身体的健康。米易一农民看完师父九天的讲法录像,多年九十度罗锅的背伸直了,无病一身轻;一位患肾衰竭的农民在攀枝花中心医院医治无效,医院叫家人将这位病人抬回家准备后事,本人浑身水肿流着黄水,成天躺在床上十分痛苦。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向他洪法,本人很想修炼,结果学炼法轮功后一个月,该农民的肾衰竭和其他疾病都不治而愈,身体得以康复……这样的事例在米易太多太多。

米易县一家企业,过去职工的医疗费每年高达六、七十万元,要占企业收入的百分之十三以上,医疗费年年赤字,只得用企业的福利费、生产资金来弥补。自从法轮大法洪传到米易,该企业有多名职工参加法轮功修炼,这些职工从此身体健康,一心扑在工作上,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企业的医疗费每年减少支出三十万元以上,经济效益年年提高。类似的情况在米易相当普遍,法轮功深受民众和领导层的欢迎。当年,法轮功开展大型的学法交流或大型的炼功活动,各单位都非常支持,主动为法轮功提供礼堂、会议室、操场等。

大法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做一个好人做起,不但身体得到全面净化,而且思想境界得以升华。这种道德标准的提高,对社会的两个文明建设、对社会的稳定、治安状况的好转起到了巨大的正面作用。单位职工学炼法轮功后,工作任劳任怨,认真干好本职工作,带动了经济效益提高;领导干部修炼大法后变的清正廉洁,不占不贪一心为公。下面再举两例:

一、米易撒莲三大队一直缺水,特别是旱季,农民为了争水灌地,吵嘴打架的事经常发生,甚至出现过争水伤人的事件。一九九六年,三大队有三五位农民修炼法轮功后,他们想问题、做事情都先为别人考虑。缺水的季节,他们主动让其他农民先放水灌地,他们后灌。从此再也没有发生为水争打的事了。

二、一九九八年米易发生特大洪灾,撒莲拖长河沟路段的公路上淤泥积了二尺多深,多辆汽车、摩托车翻在沟下面,有的陷在淤泥中不能前行也不能后退。电话告知养路段,他们忙抢修国道公路;告知政府,他们没有这笔经费。附近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知道后,自动带上工具用了八、九个小时,没有花国家一分钱,将公路上的淤泥全部除尽,疏通了道路。当车辆及行人感谢他们时,他们说:“你们应该感谢我们的师父,是师父教我们这样做的,是大法要求我们处处要为别人着想。看到你们被堵在这里,不能按时到达目的地,影响工作,你们着急,我们也为你们着急。现在你们顺利通过这路段,我们心里别提多高兴”。人们无不称赞法轮功的高尚品德。法轮大法在米易洪传,好人好事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法轮功给米易带来的好处和巨大变化,米易二十万民众、包括各级领导都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中共邪党毕竟是十恶俱全的邪教,容不得善的、正的、好的。特别是江泽民及其把持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团为了维持其摇摇欲坠的政权,动用整部国家机器,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对法轮功采取“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的群体灭绝政策,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在全国上下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类似法西斯盖世太保的“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办公室。并授予特权: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米易县“六一零”办公室伙同公安局及政保科(后改名为国保大队)等执法部门跟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二年来,米易县有二千多人次遭绑架,抄家、罚款;多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十人流离失所;至少三十三人次被非法劳教;至少三十八人次被非法判刑;至少五人被迫害致死,可谓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一、米易县“六一零”十二年部份罪行(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一年)

一九九九年:数百人次遭绑架、囚禁、罚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全面迫害法轮功,米易“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国保紧跟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的打压法轮功学员。仅半年的时间,在米易就有数百人次遭绑架、囚禁、罚款,二名被开除公职,四人遭非法劳教。

恶警闯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徐天福、王元品、周盛会等人在徐天福家炼功,突然闯进几个警察,以政保科恶警周林为首抢走了徐天福的录音机和炼功带。第二天,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撒莲乡政府的白廷飞、陈小平到徐天福家,对徐天福说,你收拾简单行李到县上住几天,将徐天福骗到乡政府后,当天就劫持到米易看守所关押迫害四十三天,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徐天福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动教养。主管人是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等。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徐天福被劫持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下旬,法轮功学员陈朝英和丈夫黄明富在家,米易县撒莲乡政府乡长陶迎春、武装部长唐礼华、乡办事员陈林平等非法闯入他们家中,绑架了他们夫妇,到乡政府洗脑班进行迫害。他们每天被强迫做苦活、罚站、跑步,折磨了一个星期,强迫交了二百元罚款,才被放回家。恶人绑架陈朝英夫妇时,他们的儿子黄宗俊站出来说了句“父母炼功做好人,没有犯法,凭什么抓他们?”立刻被唐礼华、陈林平用拳头打倒在地,将儿子双手反架在背后,妄图连他们的儿子一起绑架。陈朝英说,我们自己的事自己承担,不关儿子的事,又有开车的驾驶员劝说下,才将陈朝英的儿子放了。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何明珍、张正焕等八人在丙谷功友高龙英家学法,被政保科周林和丙谷派出所警察,还有丙谷乡政府、撒莲乡政府工作人员陈林平等人绑架到丙谷乡政府,被罚站,训话、非法审讯,不给饭吃,折磨一天才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杨国树、王元品、李兴良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在马路边学法,由撒莲乡党委书记何明树(现任米易县教育局长)带队,还有乡政府工作人员陶云春、陈小平、唐礼华、白廷飞等人把他们包围,被挟持到乡政府训话,陶云春还谩骂诋毁大法和师父。十几个学员的家都被非法查抄,抢走他们的大法书、大法音像带、录音机等。陶春云等人向每人勒索现金一百元。随后法轮功学员又被劫持到撒莲乡洗脑班强行洗脑,每天被罚跑步,扫街,扫阴沟,逼迫写三书。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辜兴芝等七八个法轮功学员在本村一功友家开法会,小街派出所的警察和村上的王争华,乡上的人将他们绑架到小街乡政府,被乡政府强行洗脑,训话,晚上强制他们站在乡政府院坝中被雨淋了一宿,法轮功学员从头到脚,头发、衣服、裤子和鞋袜都被雨水淋湿,十二月的冬天天气很冷,再加上刺骨的北风,把法轮功学员冻得发抖。乡政府向他们勒索罚款,辜兴芝被勒索五百元。

撒莲乡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有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在米易县撒莲乡丙海坝一功友家学法交流,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将这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县公安局。二十六名男女老少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法轮功学员被抓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本来就难以抗御寒冷,可是恶警柴发祥还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让冷风吹进屋冷冻他们,整整冻了一夜,第二天放了几个法轮功学员,胡兴玉、杨兴春、苏丽娟、徐天福、张远林、王元品、龚志会、刘长会、张军、朱昭杰、黄天才等人被关进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们被公安局强行洗脑,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刑讯逼供。十一月的冷天,政保科警察周林几次从朱昭杰的头上泼冷水。

进京遭绑架、关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米易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到绑架、被挟持回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及勒索。

法轮功学员张洪英、胡兴玉等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门的警察暴打,一起的四个法轮功学员全部被打昏,血流满地。然后送去北京东城区派出所关押八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星期受到非人虐待,规定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有时不准上。北京当时是冬天气温在零下二十多度,两个女警察强迫她们(包括七十多岁的胡兴玉老人)把外衣脱掉只剩内衣内裤挨冻。攀枝花市恶警邱天明打了张洪英十个耳光,体罚弯腰站成九十度数小时。在攀枝花驻京办参与迫害的人还有米易县丙谷乡政府的白廷飞和一个叫曾老五的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送回米易县看守所,张洪英的身份证被没收、五百元现金被没收,没有给任何的解释和收据。关押期间天天戴手铐脚镣,长达五十天,被罚站独凳一天,端水碗、顶墙、背监规是常事。天天被提审。从市政保科到县政保科的所有人都来审讯过张洪英。参与迫害的人有: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杨梓华、周林,还有其他八个不认识的警察,米易看守所的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刘启朝(指导员),攀枝花公安一科的彭科长、邱天明等人。

曾平阳父子,撒莲乡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攀枝花驻京办邱天明一伙勒索一百元,由米易政保科向金发、周林等挟持回米易看守所关押,又被向金发勒索四百元。

高龙英,丙谷乡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到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绑架,被米易县政保科廖红兵、周林押回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放回家时高龙英被罚款二百元。

曾世华,米易县坪山乡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两次进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非法拘留两次,并被开除公职,二零零零年六月底至七月初为了生计去找朋友准备一起到云南打工,才睡到半夜就被米易公安局非法抓捕并判劳改五年,挟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其妻因承受不了这种残酷的迫害被迫与他离了婚。

杨兴美,攀莲镇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由攀枝花公安局和米易公安局押回,在米易看守所关押了八天。押送途中和关押期间遭到米易公安局政保科杨梓华等人的多次毒打。后又送乡政府洗脑班关押三天。

阙发芝,攀莲镇农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阙发芝两次(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零零零年一月)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多次被非法关押、罚款。

江从猛,撒莲乡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到北京上访在中央信访办被绑架,在信访办被公安用脚踢,到攀枝花驻京办,被驻京办刘主任、米易县政保科的周林和向金发搜身、关押。由向金发、周林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一天。江从猛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政保科向金发及看守所朱成龙等向江从猛勒索现金一十三五元。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公安强行挂牌录像,并将录像在全县播放。

曾平兰,撒莲乡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进京上访被绑架,在攀驻京办关押一夜,非法没收身份证,勒索现金五十元。在米易县政保科被戴手铐、罚站、罚款二百元。参与迫害的有信访办、驻京办等工作人员,米易县政保科向金发等人。

杨兴春攀莲镇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遭北京公安局抓去毒打后,被米易公安局恶警周林、杨梓华、柴发祥等挟持回米易,在政保科被折磨了一天不给饭吃,罚款二百月后把杨兴春送到攀莲镇,被恶党书记严继清、镇长蒋德才,打手陈友军等许多恶人折磨了一下午才将杨兴春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杨兴春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恶警郭强、冯、马等人劫持回来折腾了一天,不许吃饭,罚款二百元钱后被攀莲镇打手队长陈友军等恶人绑架进了洗脑班,不许喝水、不许睡觉,只要眼睛一闭,就遭到打手的毒打,一天只许解便一次,一天只吃一顿饭,被攀莲镇严继清等非法罚款一千元,还敲诈伙食费和大米。

刘长会撒莲乡农民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到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交完上访信,被攀枝花(由市县公安、六一零、政法委、民政组成)驻京办事处押送回米易,关押在米易看守所七天。关押期间被所长吴学明、黑管教等人辱骂、拳打脚踢。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八日刘长会在赶集的路上,被撒莲乡工作人员李定敏、付学松劫持到乡政府洗脑班强制洗脑。手段有:冲洗厕所、清除公路两边污泥、沿街跑步、扫街道、顶着烈日走正步、强迫看听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强迫收缴每天十元的生活费和每天十元的学习费(本人拒交)。共迫害了十天左右。参与迫害人员有:李定敏、付学松、江永康、白廷飞、陈小平等。

王元品撒莲乡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在天安门广场遭天安门警察绑架,被监禁在攀枝花驻京办一天一夜,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六十一元。遣送回米易遭政保科非法审讯洗脑,勒索现金二百元。参与迫害人员有:攀驻京办工作人员、攀枝花公安一处的邱天明、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二零零零年一月底,王元品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绑架,关押在攀驻京办五天五夜。冰天雪地的环境只准我们穿一件内衣内裤,每天只给一顿饭吃,遭向金发等人非法搜身,抢走现金五百五十元,说回米易后再算帐,回米易以后提都没有提此事,就将这五百五十元钱侵占了。王元品被米易公安局谢队长押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二月二日至三月二日)。关押期间被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戴手铐等迫害,又被政保科勒索现金三百五十元。

郑尚碧新河乡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去说句公道话,二十九日在北京信访办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晚,第二天送回米易。在米易被政保科的廖红兵接到公安局铐了一天一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又在看守所关了九天,罚款二百元才放回家。

廖国美撒莲乡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监禁在攀枝花驻京办事处一天一夜,只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六十一元。遣返回米易,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勒索现金二百元。参与迫害人员有:攀驻京办工作人员、米易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廖国美再次到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七天(二月五日至二月十二日)。寒冷的气候只准我们穿内衣内裤受冻,一天只给一顿饭吃,被勒索现金四百二十元。遣返回米易,又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二月十二日至三月十二日),又被勒索现金三百五十元。这期间遭到恶警的毒打、戴手铐、洗脑等迫害。参与迫害人员:向金发、周林、吴学民等。

苏丽娟撒莲乡工作人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每人收取住宿费五十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日被挟持到县看守所关押四五天,看守所收苏丽娟二百二十五元的生活费。可是在四五天中苏丽娟多次绝食抗议,遭到恶警的残酷体罚。无理开除了苏丽娟撒莲镇文化站站长职务,并扣发了苏丽娟九九年全年的工资。被公安局强行送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张正换丙谷镇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公安抓捕,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了四天,被强行罚款二百元,无任何手续。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五日张正焕再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后送到攀枝花驻京办,攀枝花公安邱天明和米易丙谷乡政府的白廷飞等人强迫他们把衣服脱的只剩内衣裤,只能在床上坐着,怕他们再去天安门。送回米易看守所关押,被政保科罚款二百元钱,也无任何收据。

辜兴芝挂榜乡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政保科接回来,在看守所关了九天,罚款五百元。二零零零年九月辜兴芝又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小街派出所毛太宁、杨正富等把她弄到小街派出所关了一天才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六四岁的辜兴芝在米易县贴真相传单被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遭到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的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恶之徒灌食一个月。(灌食非常野蛮,人被固定在刑床上或几人按住,看守所狱医用扩宫钳将人的嘴撬开、或直接用拇指粗的塑料管从鼻孔插入,被灌食者往往被插破肺部,造成窒息和肺部大出血,被灌食者处于极度痛苦状态),十月四日早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含冤离世。

范胜美丙谷镇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遭绑架押回米易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叫家人办了取保候审才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二月,范胜美再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的警察绑架,米易的不法人员曾衡和白廷飞把他们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非法监禁七天。关押期间,俩恶人辱骂他们,拳打脚踢打他们,驻京办恶人还把他们身上的钱全部抢光,范胜美被抢了二五十元钱。在这七天中,不法人员只给了他们三顿饭吃。把他们二十一个男女法轮功学员混关在一间屋里,屋里什么都没有,只能席地而坐,还强迫他们必须每人每天交五十元的住宿费。米易政保科廖红兵、周林等人把他们押回,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每人被政保科罚款二百元才放人。

杨兴国攀莲镇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绑架,被米易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遣返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被周林罚款二百元。

杨兴吉攀莲镇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绑架,挟持回米易被政保科恶警勒索二百元。

王美撒莲乡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中央信访办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然后押送回米易。在米易火车站刚下车,就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白廷飞等用手铐把她铐住,由恶警非法押送,从火车站游街到公安局。罚站,动不动就破口大骂,凶神恶煞的非法审讯,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后,被劫持到撒莲乡政府洗脑班强行洗脑,强迫写了“保证”,才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二月一日,王美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绑架到北京公安局五处,白廷飞等人又把她带到攀枝花驻京办。王美身上的四二十元钱被白廷飞搜走,至今未还。上访的十八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间屋,强迫他们脱掉外衣、外裤和鞋袜,让他们在寒冷的冬天挨冻。晚上只给两床被子,十八个人只能挤在一起取暖。邪恶向他们收了住宿费、生活费,可一天只给一顿饭吃。在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了七天,王美被押送回米易。在米易公安局一个姓肖的恶警审问她时,朝她胸口猛踢一脚,把她踢倒在地,当时就失去知觉。被关进看守所后,才恢复知觉,发现她的胸口又红又肿又痛。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一个月,政保科强迫家里交了六百元,才放回家。参与迫害人员有:向金发、廖红兵、周林、白廷飞等。

何明珍撒莲乡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信访办警察绑架后遣返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关押二十多小时后,返送回米易公安局看守所,关押七天后又转到撒莲乡政府强迫写了保证才放人,这期间刚下火车被就罚站十个小时,游街示众,被敲诈钱三十五元,又遭非法审讯等。参加迫害的有信访办,攀枝花驻京办,米易公安:周林等,米易看守所,撒莲乡陈林平,白廷飞。妇联主任宋××,书记何明树。二零零零年一月何明珍第二次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遣返到攀驻京办事处,当时天在下雪,被白廷飞强迫脱去毛衣,晚上不给被子盖,鞋袜,收了生活费,住宿费,吃的是剩菜,被非法扣留一个星期后被米易公安周林,廖红兵等人押送往米易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迫害手段:多次非法审讯,非法搜身,戴手铐,最后强迫罚款六百元才回到家,参与迫害的人,天安门警察,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其中一个处长叫蔡处长,还有邱天明,刘处长,米易公安局周林,廖红兵,柴发祥,看守所吴学民,撒莲乡白廷飞等。

张远林丙谷镇农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到了信访办,在大门外张远林等法轮功学员就被几个警察上来抓住他们就打,又被送往攀枝花驻京办,押回米易,非法拘留九天。二零零零年二月张远林再次进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上车。在车上他们背经文,被恶警一顿毒打。把他们押到广场派出所,又被押到攀枝花驻京办,遭到恶警非法搜身,逼迫法轮功学员脱掉衣裤、鞋袜强行搜身,张远林身上六百元现金被恶人抢去。二月的北京非常寒冷,晚上睡觉不给他们棉被,把他们冻得够呛,还不时遭到恶人的毒打。在驻京办关押了一星期,由米易政保科的周林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回家时又被政保科向金发罚款二百元。

张军攀莲镇农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第一次在米易就被拦截回来。第二次到达北京。送回米易就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一个月。

文福品(米易糖厂退休工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被绑架,送到攀枝花驻京办由米易政保科向金发和周林押回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被向金发非法罚款二百元。

胡兴玉攀莲镇农民一九九九年腊月再次到北京上访遭绑架,挟持回米易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局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政保科向金发等勒索现金二百元。

农村以乡镇为单位对法轮功学员强制集中办洗脑班,强行灌输恶党编造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电视和文章,肉体上进行残酷的折磨,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

各乡镇党政头目、武装部长、治安员、其他办事人员、公安、政保科、派出所自始至终参与迫害,同时还从社会上召集了一批打手配合米易国安、公安、派出所监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米易的攀莲、丙谷、撒莲、垭口、普威、新河、小街、挂榜、草场都办了洗脑班。尤其是攀莲镇、丙谷镇、撒莲镇最为严重。

攀莲镇、撒莲乡、丙谷镇洗脑班恶行

攀莲镇洗脑班:九九年十二月,攀莲镇邪党人员办第一次洗脑班,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各个办公室的人员几乎全部出动,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将本镇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到镇政府强行洗脑。洗脑班有打手队,其成员有陈友军、李老二、小刘、普军、安强等六人,陈友军为队长。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打手队专门负责监管迫害法轮功学员。队长陈友军等六人强制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扫大街,强制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书记严继清亲自上阵强迫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写就叫普军、安强用警棍毒打,有的被打残、有的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当场被打昏死。

法轮功学员廖远福到北京上访被拘留满后,政保科科长向金发、杨梓华强迫其妻交一千元,否则就将其判刑。廖远富家境贫困,无奈只有贷款一千元交了罚款。谁知廖远福刚跨出看守所大门又被绑架到攀莲镇洗脑班,被陈友军用警棍毒打,然后强迫其学习诽谤法轮功的材料。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十二月二十几日,阙发芝晚上起来炼功,从楼上打麻将下楼来的打手李老二看见,将她叫出来迫害。李老二的叫骂声被楼上正在打麻将的陈友军等听见,所有打手都从楼上下来。陈友军把阙发秀、杨顺发、龚志会等法轮功学员全部叫出来,强迫他们和阙发芝一起站在乡政府的操场坝上,强制站马步。李老二、普军和小刘三个年轻人毒打一个法轮功学员,用脚踢,又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书轮流的放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轮流的逼问读不读,回答“不读”,他们三人一起围住被问的法轮功学员一顿毒打,打腰部,用脚踢、用拳打。恶徒从杨顺发开始,李老二用脚将他踢倒在地,然后又用脚踩在他的背上,将他拉起来踢倒,又拉起来又踢倒,这样反复折磨。后来他们五人站两排,强制杨顺发站中间,暴徒们象踢皮球一样将他踢来踢去,折磨了大约半小时。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被打手们轮流的踢倒在离她们很近的小树上,将小树压倒,又被提起来,也是反复的这样被折磨,大约半小时。打手们又到办公室拿来警棍,用警棍打法轮功学员的脚和腰部,从凌晨一点到早上七点,后来被集体罚站到八点。乡政府的人陆续的来上班了才将法轮功学员们关押入小屋,当时每人关一间,睡的是地下只有一张纸壳和一张席子。吃过早饭,陈友军又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叫出去扫乡政府周围的大街。龚志会的脚和腰被打伤,杨顺发的腰被打成紫青色,阙发秀、阙发芝的腰和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龚志会在扫地的时候扫帚掉在地上都无法弯腰去拾,只有用脚尖慢慢将扫帚勾起来,再开始扫地。回来时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但还要被陈友军等指挥打扫乡政府大院。好不容易打扫完,又被叫到楼上会议室继续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乡政府的人见几个法轮功学员的脸色非常难看,害怕出事才叫回屋休息。

事隔三天,由于法轮功学员们拒写所谓的保证,严继清将四名法轮功学员叫到他的办公室。六个打手也在,问遵守不遵守公安部的六条通告。法轮功学员们都说不遵守,六条通告是错误的。严继清听后气得不行,递眼色给打手们,并说象往常一样出去劳动,其实就是叫打手们象那天一样打我们。打手们强迫法轮功学员们下了一层楼,陈友军将龚志会和杨顺发叫到他的办公室,普军、安强进屋后,陈出门将门关上,在外面刷牙放哨,他们强迫二位法轮功学员面墙而站,安强用警棍打龚志会的腰和腿,普军打杨顺发的腰和腿,打一会儿,强迫背向墙壁而站,他们又用警棍打法轮功学员们的手臂和前腿。陈友军怕打出人命,推门进来,两个打手才住手,他们将法轮功学员们弄下楼来回到各自的房间,又将阙发秀、阙发芝姊妹叫到陈友军的办公室,还是普军和安强用同样的手段打她们,阙发秀被当场打昏,陈友军赶紧喂了一些白糖水后才苏醒过来。不法人员们心里发虚,赶紧下楼来看看杨顺发和龚志会怎么样。龚志会被送回小屋后人就昏迷过去,忽然醒来,想上厕所,慢慢移到放鞋子的地方,穿上鞋想站起来,可连续站了几次都站不起来,陈说你怎么样,龚志会说站不起来了。龚志会的腿被打得痉挛,腿肚上的肉被打烂,腰被打伤,所以只好躺在床上,不能坐,痛得再一次昏迷过去。陈友军等又把法轮功学员张军、刘龙云、阙清波拉出去打。刘龙云的腰被打伤,在痛苦的折磨下被其父保回家,两天两夜不准睡觉,只准站和蹲,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三天三夜,罚款三百元。第二天晚上恶徒陈友军又到关法轮功学员房间再一次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法轮功学员都拒绝写。这只是攀莲镇第一次洗脑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部份。此次参与迫害的恶人有: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及镇六一零头目严继清—书记、蒋德才(镇长)、王争明(副镇长)、杨朝荣(武装部长)、杨启和、杨庭和(已调往坊田乡任书记)、范大会、打手队长陈友军(三十多岁、民兵)、普军(二十多岁、转业军人)、安强(黑社会、二十多岁)、李老二(三十岁左右、转业军人)、刘某(二十多岁)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不法人员才将法轮功学员全部放回家。洗脑班结束时,攀莲镇强迫每个学员交大米二十多斤、生活费十五元每天,无钱的逼写欠条单据。

撒莲乡洗脑班: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撒莲乡政府办洗脑班,强行绑架本乡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洗脑、暴力转化。撒莲乡副书记何富强等人以办学习班为名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强抢钱粮,还恶意中伤法轮功、诽谤法轮功创始人。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暴行,如罚站、毒打、强迫绝食几天的法轮功学员干重活、曝晒、毁大法真相资料、手段恶毒并且百般掩盖事实。使很多善良的百姓受骗上当。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乡政府恶人采用罚款、抢彩电和强行牵走大肥猪等恶行进行迫害。参与迫害的恶人有:白庭飞(治安员)、周从贵(镇长)、何富强(副书记)、江永康(镇长)、杨武云、陶云春(副镇长)、唐礼华(武装部长)、唐良洪(书记)等人,他们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用口袋自己到米柜里装米,还强迫法轮功学员交一百元钱并将他们抓到乡政府,找来近十个打手(基本上是当地地痞无赖)配合他们折磨法轮功学员,副书记何富强威胁说:“打死几个都不算犯法”,他们私设公堂,私设刑法,用手铐、警棍、电线当鞭子打,脚踏、打耳光等并强迫学员扫街、游街、冲厕所、清除街上所有的垃圾、扯山坡上的茅草、下一车又一车的水泥、强迫学员长时间在烈日下暴晒或无休止的齐步走、齐步跑、从下午六点罚站到深夜十二点,用立正姿式站立,脚不准挪开、不准讲话,否则就会招来一顿毒打,。特别是陶云春、唐礼华、杨武云、江永康等政府工作人员特别恶。周从贵将一老年学员在绝食六天后无法站起来时用脚踢,被当场踢昏过去。第八天仍没吃饭,被罚在太阳暴晒下站一整天,第九天没吃饭照样暴晒一天。

丙谷镇洗脑班:九九年十二月,丙谷镇邪党人员对本镇的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迫害,强制转化。强迫人人表态,凡是不表态或坚持继续炼功的,被罚跑步、劳役、不准睡觉。迫害方式:强迫法轮功学员扫大街一个星期,用荆竹条毒打,通宵跑圈连续三个通宵不准睡觉、白天在太阳下暴晒、走不起就挨打、排墙(手伸直挨墙站双手贴墙)、拳头打、脚踢。连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也被迫脸朝墙排手通宵、手稍微松下来就用荆竹条打,两至三个恶人折磨一个法轮功学员。逼迫每人每天交生活费二十元、一斤大米。参与迫害的恶人有:丙谷乡六一零头目邓定银(副书记)、严文猛(书记)、曾元华(原党委书记)、钟文武(乡武装部长)、工作人员伍世荣、何传红、舒洪武、吴世斌、杨正友、李小红等人。

二零零零年:三百多人次遭绑架 八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第二年。法轮功学员为了坚持“真、善、忍”信仰,采用集体学法交流的形式,以提高心性和思想境界,做一个好人以致更好的人,却遭到恶党的非法抓捕。为了说明法轮功受迫害真相,米易法轮功学员以发真相资料、挂真相横幅等多种形式澄清事实,并继续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可是却遭到恶党的绑架、关押、酷刑、罚款,甚至开除工职,劳教、判刑。

酷刑演示:蹲马步
酷刑演示:蹲马步

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前后,邪党人员在典苴村、水塘村、攀莲镇、撒莲乡、丙谷镇先后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晚上跑圈、罚站,几天几夜不准睡觉、蹲马步、顶墙角、早上扫大街、用警棍毒打……攀莲镇把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抓进洗脑班;撒莲乡非法抓捕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关押和洗脑;丙谷镇把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典苴村的二十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进典苴村洗脑班;乡上邪党人员还在水塘村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米易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有三百多人次遭绑架、关押,四人被开除工职,多人遭经济勒索,七人被非法劳教,八人被非法判刑。

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迫害

高龙英女五十多岁米易县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高龙英再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遭绑架,被杨梓华等人押回,在米易看守所关押四八天,关押期间,多次遭到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等的非法审讯,遭到看守所吴学明(所长)、朱成龙和政保科柴发祥的体罚,被吊铐六小时,戴手铐十八天。强行转化,达不到目的。二零零零年三月遭米易县法院非法劳教一年半,挟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狱警和刑事犯的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陈正芝女四十多岁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一月陈正芝再次到北京说明大法真相,证实大法,遭绑架、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劳教两年,挟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何福蓉女三十多岁撒莲乡农民。何福蓉因参加集体学法交流和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七日何福蓉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劳教两年,被挟持到楠木寺省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何明菊女五十岁米易县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一月,何明菊到北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监禁一夜、被没收身份证,勒索现金五十元,回米易县后又被恶警向金发、周林等戴手铐游街,罚站十几个小时,非法关押一个星期,罚款三五元。释放当天被撒莲乡政府不法人员强迫打扫卫生,强迫写保证。当晚镇长陶云春带白廷飞、宋丽华等人非法闯入何明菊家抄家,抢走所有的大法书,还打她女儿的耳光,女儿的脸被打肿了。二零零零年二月何明菊再次到北京上访,二月五日(大年初一),何明菊走在天安门广场路上,被警察拦住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遭到非法搜身,抢走何明菊身上所带的现金(抢走多少已记不清了)。恶警非法审问多次,强迫何明菊脱下外套、鞋子。当时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只有四个床位的牢房里,很多人睡在地上,有法轮功学员深夜发高烧也没人管,恶警半夜故意关上空调,冻他们。每人每天被收取十五元,每天吃的却是警察们在外面吃剩的菜。参与迫害他们的有攀枝花驻京办的刘处长、蔡处长、邱天明,还有米易的政保科的廖红兵、周林、撒莲乡的白廷飞等多人。何明菊被挟持回米易,从火车站下车就被恶警戴上手铐关进看守所,拘留一个月,被廖红兵、周林非法罚款六百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元品(男五十多岁撒莲乡农民)、周盛会、刘长会(女四十多岁撒莲乡农民第二次上访)、李银奇(男四十岁米易县草场乡农民)、龚志会(女三十多岁)、李正菊(女草场乡农民)、张正焕(女五十岁丙谷镇农民)、张洪英(女三十多岁原米易县挂榜乡农民)、阕发秀(女三十多岁攀莲镇农民)、阕发芝(女三十多岁攀莲镇农民)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张洪英当场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然后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五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关在一间屋内,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强迫他们脱掉外衣、毛衣、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挨冻,以此来加重迫害。五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政保科副科长)将王元品等人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王元品被警察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张洪英被撒莲镇白廷飞当众羞辱。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被公安局迫害一个月,遭到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的刑讯逼供,遭到看守所的吴学明、朱成龙等人的打骂体罚。回家时每人都被政保科罚款二百元,看守所勒索伙食费十五十元。刘长会押回米易在看守所关押了七十多天。关押期间,遭到吴学明、刘管教、黑管教等人的残酷迫害,双手对铐双脚铐三十多斤重的脚镣十五天、后又被一只手反拧,卡住脖子将头猛撞墙,头和脸都撞出血,用电击脚,严冬用冷水泼湿衣服冷的直打抖。刘长会、龚志会等被非法劳教二年,刘长会、龚志会被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周盛会女六十三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一月周盛会等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然后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五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强迫他们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五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将周盛会等人押送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酷刑折磨。二零零零年四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送到劳教所因身体虚弱劳教所拒收。

陈昆男三十多岁垭口学校教师。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陈昆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在天安门广场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抓捕上警车。陈昆以为到信访办就可以说明大法的真相,于是就跟着上了警车。警车开到广场分局,警察将陈昆叫下车,才知道中共根本不让公民上访。陈昆遭到恶警们围攻、恐吓,然后被关进问话室。陈昆被关进一间十平米左右的监号,里面已经关满了人。二月的北京天气很冷,恶警还在监号安了三个大电扇,开到高速档使劲的吹寒风冷冻法轮功学员。恶警不准被关法轮功学员吃饭、喝水、上厕所。第二天陈昆被转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一周,陈昆被恶警抢走身上的现金三百多元,另外一法轮功学员被抢走现金八百多元。陈昆被劫持回米易,政保科向金发以“进京滋事,扰乱治安”的罪名将陈昆非法拘留八天,被看守所吴学明等人强迫背监规、罚站、顶墙,非法罚款一百五十元。

阙发秀女三十多岁攀莲镇农民。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阙发秀三次到北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非法关押三次,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米易公安局抓捕并劳教二年,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折磨。

罗江平二零零零年五月到北京上访。五月七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广场的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送到攀枝花驻京办,被搜身检查,没收了他们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的现金,男女老少关押在一个房间里,每天每人给一个馒头吃,而吃住每人每天收现金六五元,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每天被迫洗脑。攀枝花市公安一科的恶警邱天明、宋安乐经常辱骂、毒打他们。遣送回米易县后,被搜走现金三百元。非法送进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期间罗江平被管教林海用警棍暴打,体罚顶墙,折磨一个月,被政保科非法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蔡芝敏、陈朝英、黄明富(陈朝英的丈夫)等人去北京上访。五月十三日早上,他们被天安门广场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又送往攀枝花驻京办事处,被非法搜身,办事处警察邱天明、宋乐安等非法搜走陈朝英和丈夫身上八二十元钱,搜走蔡芝敏的三百元。逼迫每天另交生活费、住宿费各十五元。将他们十七名男女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一间屋内一个星期。后被送米易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非法关押期间,被政保科多次非法提审,被看守所副所长朱成龙多次毒打。

高龙玉女三十多岁垭口学校教师。高龙玉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便衣盘问,高龙玉承认是炼法轮功的,随后被用警车拉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在那里,一天两餐,十多个人一盆菠菜汤,每人一个馒头(一个馒头按五元算帐),男男女女近二十人合关一间屋。每个人都被搜身,连内衣内裤全都搜遍,高龙玉身上的三百七十元现金被搜走。高龙玉被挟持回米易,送看守所关押二十八天。其间遭到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廖红兵等的非法审讯。廖红兵审讯高龙玉说:你如果坚持(修炼法轮功),你将会失去工作。高龙玉表示要坚持修炼下去。回家后,学校在公安局的威逼下,以支付接人的费用和被拘留期间的食宿费为由,扣掉高龙玉工资十八百元。学校从二零零零年七月起就停发高龙玉的工资至今,就这样没有任何手续,高龙玉被开除公职。高龙玉被开除公职后没有生活来源,应家长要求,以自己所学之长给几个学生补课,获得一点微薄的收入维持生活,也被县教育局强行制止,使之完全失去了生活来源。

罗世美女四十岁米易县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罗世美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一天,又送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遭到搜身,搜走罗世美身上所带的现金三五十。七五元,被关禁闭二天二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五月十八日从北京挟持回米易,丙谷派出所不知姓名的警察及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到罗世美家中抄家,将罗世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其间遭到看守所警察林海的毒打,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半个月才恢复好。六月十七日放回家。

刘坤伍又名刘龙云二十七岁攀莲镇农民。二零零零年五月刘坤伍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绑架,被米易公安局非法刑拘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被强行关进攀莲镇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期间被乡政府恶人陈友军等人逼迫其白天在太阳下暴晒、晚上罚站并被毒打几个小时,实在无法承受被家人用一千多元保回。

李净莲(化名)女三十多岁草场乡农民。李净莲自述上访遭遇:二零零零年我和弟弟到北京上访,火车到达绵阳时在车上被绑架,我被关在绵阳派出所楼梯间的小屋里、弟弟被关在厕所里三天两夜。乡政府的张洪付、周国才把我们接回来,关押在米易看守所的戒毒所里。我被关押期间,所长吴学民指使吸毒犯张莹打我,我的骨头被打断一根、眼睛被打肿、头上被打了一个一个大包、背上一个大包。被非法关押十五天,罚款一千元。从看守所回家没几天,乡上的书记廖成利和其他工作人员把我们绑架到乡政府强行洗脑七天。他们用各种手段转化我们,不让我们修大法,要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丈夫受不了他们的折磨,违心的写了保证。廖成利等人一方面挑起我们夫妻之间的矛盾,打我并要和我离婚,另一方面指使村长把我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烧了,妄图迫使我放弃大法修炼。此次被勒索现金二千。

江益兰女五十多岁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江益兰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先关押在前门派出所,当天被攀枝花驻京办的攀枝花市公安一科的邱天明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十六个男女老少都关在一间只有四个铺位的房间里,每天每人给三个馒头,每人每天强行收住宿费五十元、伙食费十五元、看管费二十元、租车接送费三十元。六天每人被攀枝花驻京办勒索五百二十二元。五月十九日被米易县公安局押回。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把江益兰等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向金发向每个人勒索二百元。回家后被江益兰所在单位扣工资二千五百元,作为到北京接她人员的差旅费,又被扣五千元保证金,若再去北京上访就没收了,把江益兰的退休金全扣了,工资存折也被单位没收了。

万兆树男四十多岁白马镇(原宁华乡)农民。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万兆树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前门公安分局及攀枝花驻京办绑架,被搜去三百八十元现金,关押五天后挟持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天,被政保科非法勒索六百五十元。

吕涛女二十七岁攀枝花宾馆员工。二零零零年五月吕涛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遭绑架,回来后,逼迫吕涛(由单位将吕涛一九九九年的全部奖金和当月的工资)作为支付从北京接她回来的警察邱天明及家属的全部车费,吕涛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吕涛所在单位迫于压力将吕涛辞退,吕涛从此失去工作。

高胜元男六十多岁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高胜元到北京上访证实法,在天安门遭绑架,非法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三天。又被垭口镇的副镇长严文志挟持回米易。到达米易火车站就被严文志押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在看守所遭到向金发、杨梓华等人的非法审讯,非法罚款二百元。回家后,严文志向高胜元索要一千二百元的差旅费,遭到拒付,于是严文志以镇六一零的名义,没收了高胜元女婿的价值三千多元的摩托车,至今未还。

田万英女四十多岁丙谷镇农民)、田万珍(女四十多岁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田万英、田万珍到北京上访证实法,火车途经广元时被乘警查出他们是进京上访法轮功学员,对他们一行七人全部搜身,田万珍被抢走三百元、并把他们集中到列车会议室车厢,到广元站就被乘警赶下车,用警车把他们拉到广元看守所,关押在一间地下室,和吸毒犯关在一起,给他们吃的是已经发馊变质的剩饭剩菜,闻到就恶心。晚上他们炼功,被看守人员毒打,打他们的头部、打他们耳光,用穿皮鞋的脚踢他们的腰部、臀部,被踢打的又青又肿。第二天晚上他们又炼功,一个壮汉看守用同样的手段打他们。他们在广元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天后,米易的警察和丙谷镇的人员把他们押回米易,途中用手铐把他们铐在火车坐凳支架上二十多个小时,直到米易,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下车就被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强行戴手铐,经常遭到管教,特别是姓黑的管教的打骂。七月二十二日,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逼迫田万英的儿子交了保证金、罚款一百元,逼迫田万珍的丈夫交了一千元的保证金才放人。可是他们刚从看守所出来就直接绑架到丙谷镇政府洗脑班。丙谷镇的伍世先逼迫他们围绕院坝的大树走圈一个整夜,白天被强迫洗脑,做劳役,晚上不准睡觉,由丙谷镇的工作人员轮流看守,强迫写三书。不写就继续折磨。镇六一零头目邓定银逼她交了《转法轮》等大法书籍;恶党书记严文猛逼田万英交保证金及罚款一千三百元、逼迫田万珍交一千元。收款人是丙谷镇的陈芬。

沈德志男四十多岁攀莲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沈德志到北京上访护法,遭绑架,在攀枝花驻京办恶警把沈德志身上带的生活费和路费全部搜光,然后由米易公安局郭强等人押回,被罚款二百元,直接送攀莲镇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沈德志被关在小屋里,被打手陈友军、小万用木棒不停的打,罚站马步、跑步、扫大院和街道、不准睡觉:一天只准吃一顿饭。如果不写保证书,体罚不停、迫害不停。回家时被攀莲镇严继清、蒋德才勒索罚款九百五十(其中从北京返回的路费二百五十元)元。沈德志回家后,不断的遭到镇政府和政保科的骚扰。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杨正英到北京护法。在北京火车站被警察绑架,下午被攀枝花驻京办的两个警察和米易看守所的郭祥,米易丙谷乡政府的钟文武挟持回米易,关押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放出,其间被米易看守所的朱成龙罚铐一个星期。八月二日被放出时被政保科的廖红兵、柴发祥罚款二百元。

曾世华男四十多岁米易县坪山学校教师。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曾世华两次进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非法拘留两次,被开除公职。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曾世华等法轮功学员在撒莲拖长河沟开法会,遭米易县公安局向金发等人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遭看守所恶警吴学明、刘启朝、林海及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的残酷迫害,曾世华和罗江平被同戴一副手铐和脚镣两天两夜,这两天干什么两个人都得配合好,吃饭、上厕所、睡觉、干什么都得挨在一起,否则就会被摔倒,行动极为不便。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被挟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其妻因承受不了这种残酷的迫害被迫与他离了婚。

张正慈男六十岁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张正慈到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因信访办早已关闭,就到天安门广场去炼功,被北京的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随后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三天后,被米易六一零和丙谷乡武装部长钟文武接回。送入米易县看守所关押二十天。在驻京办张正慈的现金二百七十一元钱被抢走,没有任何收据。在米易看守所期间天天坐板面壁,被政保科恶警非法审讯四次,要他交代谁是组织者,并以劳教相威胁,被政保科非法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谭相琼、谭玉兰、张兴荣、张继会、张家贵、宋林林、宋怀品、马丹等人进京上访遭绑架,从北京挟持回米易关押在米易看守所,直接送攀莲镇洗脑班迫害,遭到体罚、跑步、不准睡觉等折磨,逼迫每人交大米五十斤,“六一零”头目严继清向前七位每人勒索一千元,马丹被勒索二千。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张贵超(垭口乡农民)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攀枝花驻京办恶警绑架。被攀枝花市六一零头目及米易县公安局的人(姓名不详),搜走《转法轮》一本。被挟持回米易,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被折磨二十五天。政保科逼迫其家属交了一千元现金取保,这一千元现金就被政保科吞食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书荣、黎成忠等五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到了信访办,工作人员问他们是什么人?到信访办干什么?李书荣回答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为法轮功上访。信访办的人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强迫他们面壁蹲在地上,把他们当成犯人对待,搜身、审讯,拷打。又把他们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天后送回米易。他们刚下火车,就被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和公安局的其他警察把他们用手铐铐着手,两个警察押一个法轮功学员游街,从火车站押到公安局政保科。到了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等就马上审讯这些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向金发等恶警罚站一直站到晚上十一点过,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第二天向金发把他们全部关进看守所,李书荣被关了七天,黎成忠关了九天,其他人被关了九天至十天。丙谷镇书记严文猛带领镇政府人员又把们押回丙谷镇。镇长杨正友大发雷霆,罚他们站了一个上午。刚回家几天,李书荣在地里干活,镇上的人和派出所的便衣把他们骗到镇政府洗脑班,丙谷的炼功人都被他们骗去强行洗脑。严文猛叫他们写保证遭到拒绝,恶人就把法轮功学员弄在烈日下暴晒,晚上被罚站,不许睡觉,眼皮都不准闭一下,眼皮一闭就被拉出去顶墙,动不动就用棍子打。还罚他们白天扫大街,洗厕所;晚上不准睡觉,强迫整夜在坝子里跑圈。最后丙谷镇政府向每个法轮功学员非法罚款二百元,勒索“保证金”一千元。黎成忠回家后,杨正友又叫施官荣、村长肖如华、社长冯万林对黎成忠进行监控、包夹。每天早中晚要向肖如华请示汇报,走亲访友要向肖如华请假,使其完全失去了自由。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素琼(女五十多岁退休职工)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绑架,身上所带的十三十元现金被北京的警察抢走,挟持回米易被关押在米易看守所,李素琼的家被抄,抄走她的大法书籍资料和其它一些私人物品。在看守所,遭到恶警柴发祥等人用几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打背,边打边骂,打的李素琼遍体是伤,两个多月后伤才好完。被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罚款一千元,被攀莲镇罚款四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杨兴秀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的警察绑架,被米易政保科挟持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被政保科勒索三百元现金。

宪朝珍女四十多岁个体户家住米易县丙谷镇。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宪朝珍到北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在北京被抓,身上带的二百三十元现金被驻京办的没收。米易县丙谷镇的钟文武等三人把宪朝珍挟持回米易,在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一天,被政保科非法罚款二百元。

余兰女六十岁米易县小街居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余兰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信访办被警察抓捕到攀枝花驻北京办事处关了一天,被挟持回米易,公安局政保科逼迫余兰的儿子交了二百元罚款后才放回家。回家后,米易县宁华乡政府安排唐明光监视余兰,使她失去人身自由。余兰夫妻俩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没有固定的养老金,只有每月一百多元的居民补助。余兰上访后,乡政府不按规定给他们两位老人城市居民补助费。

张正超女五十岁米易县丙谷镇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正超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挟持回米易后,被政保科向金发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在看守所大冬天被所长吴学明逼迫睡水泥地,没有垫的、也没有盖的,张正超绝食三天抗议。出来时看守所强行收了生活费,被政保科勒索二百元,被丙谷乡的姓吴的人带回乡政府洗脑,身份证被没收。

彭光琼女米易县丙谷镇人。彭光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一日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在信访办被抓,押回米易县看守所关押七天,被政保科勒索二百元才放回。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彭光琼再次到北京证实法,在北京火车站被抓。被挟持回米易,在米易公安局政保科走廊上铐了两天两夜后,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政保科勒索二百元才放回。

朱明春(男四十岁米易县医院职工)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米易“六一零”发现,在火车上被抓回后被米易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强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李燕翠(女三十多岁下岗职工)、黎坤素(女五十多岁退休职工)、罗家英(女四十多岁居民)、曾明玉(女三十多岁失地农民)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每人被米易政保科非法罚款二百元。

张康国男五十多岁下岗职工。二零零零年张康国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绑架,被北京警察搜身抢去现金四百元,挟持回米易被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被政保科非法罚款二百元,出看守所后又被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强行洗脑六天,被攀莲镇非法罚款四百元。
陈朝会、邓莲华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绑架挟持回米易,被公安局非法关押一个月,每人被政保科非法罚款二百元,被米易政法委非法罚款一千元。

张远桂,和本队的几个法轮功学员走出来一起到北京为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证实大法,被天安门的警察骗上警车,逼迫他们说出地址,下午又被市国安的秦刚等人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五天,每人被他们勒索一百元现金才被攀枝花公安局和米易县攀莲镇的恶人挟持回米易,被米易政保科非法审讯。政保科的柴发祥、周林等人用荆竹条轮流打他们,边打边问:是谁叫你们到北京的?他们谁都不说。于是政保科向每人勒索我们每人二百元现金后,由柴发祥直接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强行洗脑。洗脑班打手队长陈友军带领民兵连续关了他们三天三夜,不准睡觉,强迫扫大街,强行洗脑,逼迫写“三书”(不上访、不聚会、不炼功),如果不写,就不准回家,继续在洗脑班遭到折磨。攀莲镇政府逼迫每个人家里都交五十斤大米、一百元罚款一和一千元的所谓“保证金”才放回家。
曾元芳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政保科非法罚款五百元。

撒莲乡4.25绑架案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撒莲乡罗江平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交流,当天晚九点,米易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周林、柴发祥等人和片区派出所所长崔龙兵、朱天鹏和撒莲乡的一帮恶人打手,暴力把罗江平、王美、陈朝英、王元品、廖国美等三十二人绑架到撒莲镇政府大院内。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恶人恶警的毒打,被罚站军姿,蹲马步,面壁,用电棍击,非法审讯。何明珍被乡政府的白廷飞、陈林拳打脚踢,抓住头发往桌子上碰、往水泥墙上撞。然后将三十二名男女老少法轮功学员关在一间屋里,二十四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每人被勒索一百元。罗江平、王美、王元品、廖国美、马玲、江从猛、宋君、曾平兰、余友琼、何明珍、赵国金等十几个人等人被政保科向金发等人挟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庄福仙被关押期间,其丈夫死亡,庄福仙再三要求回家料理丈夫的后事,政保科恶警向其家人勒索了二百元,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才将庄福仙放回家。

在看守所,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强行洗脑、非法审讯、戴手铐。王元品被看守所管教林海戴手铐太紧了,手被铐肿了。宋君遭到恶警用电棍烧脚心。何明珍被恶警柴发祥、周林打倒在地,抓住头发拖起走,还被戴手铐。江从猛被刑警大队长严文超吊铐在防盗栏上,吊了八个小时,江从猛被吊昏死过去,才放下来,手肿了很长时间。何明菊的一家(何的丈夫、女儿及女婿赵国金)因坚修大法都被同时关押在看守所,庄稼无人管理,一个月后放回家,三亩多早熟蔬菜全部干死,分文无收,直接损失三万多元。公安局向每人勒索罚款二百元,生活费十五十元。

丙谷乡6.8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

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丙谷一功友家开法会,丙谷乡政府邓定银、舒洪武等十多人来到这个功友家,不准法轮功学员离开,邓定银立即打电话给政保科,政保科的周林、杨梓华、向金发等把这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政保科,把他们用手铐铐在二楼的栏杆上,铐了一晚。

第二天庄德林、杨兴秀等四人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杨兴秀不背监规,林海、刘启朝等狱警等罚她顶墙(头顶到墙,双脚并拢,离墙一尺多)半天。杨兴秀炼功时被林海戴手铐一天,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放回家。

丙谷乡绑架148名法轮功学员未遂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新河、丙谷、垭口、撒莲等乡的一百四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在丙谷石灰窑一功友家开法会,由米易的副县长、县“六一零”主任吴天华带领县政府有关部门、公安、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还有丙谷、垭口、撒莲、新河、攀莲镇等乡等乡长、书记共近一百人将法轮功学员包围,公安局本来要抓人的,由于这次参加法会的法轮功学员较多,不便下手,同时法轮功学员分别给吴天华及有关人员讲真相,吴天华当众宣布,对参加这次法会的法轮功学员不予处理,由乡长、书记领回本乡的法轮功学员。学员们识破了他们的阴谋,拒绝上乡政府的汽车。但是各乡对参加法会的法轮功学员都逐一进行了登记,这个“登记簿”成了邪党今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

撒莲6.20绑架案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米易县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撒莲镇拖长河沟集体学法,交流心得,遭恶意举报,来了大批的警察,将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强行赶到公路桥上。法轮功学员宋成会(宋君)识破邪恶要栽赃陷害和绑架的阴谋,叫法轮功学员决不能上公路。宋成会被四个警察强行抬到公路上。法轮功学员周盛会不顾一切地大喊着“功友们,请站到公路两边,不要影响交通秩序”。宋成会和周盛会都遭到警察的毒打,不准她俩喊话。法轮功学员曾建军也被警察毒打,曾建军的衣服被警察扯得稀巴烂,警察还将曾建军推下公路桥的河沟中。此时又有警车开来了,车辆一长串,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有县公安局、县政府的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还有攀枝花市的警察、市政府领导和工作人员等等。来的人组成几道人墙,将法轮功学员围堵在桥上,车辆和行人都不准通过。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场面很混乱。警察用摄像机录下了这混乱的场面,警察开始大量抓人。曾国仲、白朝霞、罗江平、曾世华、余友琼、王元品、张洪英、庄德林、李银奇、张正焕、周盛会、宋成会、曾平兰、胡兴玉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抓走。国保大队和米易电视台对当天的录像进行“加工”,栽赃陷害法轮功堵塞交通,当晚在米易电视台的米易新闻中播出。

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除胡兴玉等七名老年人被各乡镇进行“教育”,其他学员关入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遭到都遭到警察的毒打和体罚,被市县公安、国安人员刑讯逼供和残酷折磨。在看守所,王元品遭到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警察毒打、踩脚趾、戴手铐、顶墙罚、蹲马步。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周盛会、宋成会、王元品、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张家荣、曾世华等人被公安局拉去游街示众。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五花大绑,两个警察押一个法轮功学员游街,途中不准说话,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毛巾把学员的嘴堵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米易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对撒莲6.20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法庭上除了法院的人和警察不准任何人旁听,不准法轮功学员为自己辩护,只由所谓公诉人李核胡言乱语诬陷,法轮功学员周盛会被非法判刑八年、宋成会四年、张红英四年、张正焕四年、庄德林三年半、李银奇三年半、王元品三年半。判决书上没有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的名字。当时的法院院长是唐炬洲。

二零零一年:三百多人遭绑架 十一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在全县范围内发真相资料、贴真相标语、挂真相横幅,让世人了解法轮功是正法,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十二月十五日,法轮功真相标语出现在米易的城乡及街道的大街小巷。

米易“六一零”气急败坏,调集公检法司和县乡两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公安机关的政保科、治安科、刑警队、交警队、缉毒队、派出所、武警中队全部出动,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开始在全县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警察在公民家中、街道、道路、田地里、农贸市场、建筑工地到处抓人。此次大搜捕持续三个月,米易县有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恶人将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所在的乡政府,在乡政府私设公堂,人人过关。采用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和各种欺骗手段,逼迫说出谁参与张贴真相资料、标语及其资料来源。恶人认为的法轮功骨干,被劫持到公安局,遭受更加残酷的迫害。

范胜美女三十多岁米易县丙谷镇人。范胜美因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及丙谷派出所、丙谷乡政府等人非法出入丙谷法轮功学员范胜美家,非法抄家,并将范胜美强行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把范胜美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采用刑讯逼供等手段,没有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在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周林等强制范胜美等人脱掉外套衣服,大冬天把电风扇对准他们吹风,把他们冻得发抖,他们发出冷酷的狂笑。向金发等人还是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材料,就把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所长吴学明、指导员刘启朝叫他们背监规,他们不背,就被他们天天罚站、罚顶墙。甚至过新年都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年初一那天,刘启朝拿一把荆竹棒(约七、八根,二公分直径)暴打法轮功学员,直到荆竹条被打烂,他们累得不行才罢手。二零零一年元旦,米易县要枪毙死刑犯,恶警又把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全部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押到体育场“陪杀场”。二零零一年七月米易县法院对范胜美非法判刑四年。挟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杨兴美女四十多岁攀莲镇农民。杨兴美因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政保科恶警李雪松等四人非法闯入杨兴美家非法抄家,并将杨兴美绑架。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在关押期间管教刘启朝、林海、吴学明、朱成龙、彭永春、赫万发、付文辉等戴手铐、顶墙、被毒打。二零零一年三月杨兴美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楠木寺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底才回家。

高胜元男六十多岁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高胜元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闯入高胜元家,将其劫持到垭口乡政府。向金发问高胜元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为什么要和共产党对着干?高胜元把炼功前后身体的变化、思想境界的提高讲给他们听,说明法轮功于国家、社会、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你们为什么要抓捕、迫害炼法轮功的这些好人?迫害好人的能有好下场吗?高胜元的话激怒了向金发,向金发当场就给高胜元两个耳光,用脚踢,罚顶墙。随后将高胜元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受到各种折磨,向金发强迫高胜元的家人交了二百元罚款才放人。

张贵超男四十多岁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张贵超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米易公安局柴发祥、刘兴云等六人将正在建筑工地干活的垭口法轮功学员张贵超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被柴发祥用手铐将张贵超吊铐在楼道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然后被非法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一年零一个月,非法关押间,张贵超遭到恶警的打骂、戴手铐,体罚,罚顶墙、罚站、面壁等酷刑折磨。被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栽赃陷害,罗织罪名,被米易法院(当时的法院院长是唐炬洲)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马玲(化名)女三十多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马玲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三月被政保科向金发、周林伙同撒莲乡政府的不法人员绑架到政保科,审讯时马玲不配合,恶警向金发将马玲吊铐在铁栏杆上三天两夜,让其站不直、蹲不下,十分痛苦。这几天恶警不给吃喝、不给水喝。然后又把马玲非法送看守所关押七个多月,其间,遭到恶警的毒打、被罚顶墙、戴手铐等折磨。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马玲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挟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继续迫害。

张军男二十多岁 攀莲镇农民。张军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人将张军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又被劫持到攀莲镇洗脑班遭暴力洗脑。在洗脑班,被镇政府的杨庭洪、严继清、王争明、陈友军等人,每天罚跑步、扫街、站军姿、不准睡觉、十二月的天气只准穿短袖、短裤、光脚冷冻,冻的失去知觉。张军又被恶人吊铐,昏死过去。张军的父亲为了儿子性命,被迫交了三百元的“罚款”才将张军保回家。后来公安局又要绑架张军,张军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一年多,被米易公安局的非法通缉。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杨梓华等人在会理县把张军等人抓回米易关进看守所,被恶警暴打,电刑,抱树、单手上吊等酷刑折磨。

廖远富男三十多岁攀莲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廖远富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早上,政保科警察和武警非法闯入廖远富家非法抄家,并将其绑架,武警用枪托打廖远富,后来廖远富被劫持政保科,被一个刚从武警部队转业到公安局的人(此人在武警部队时拳脚功夫相当好)用拳脚打,廖远富的脸被打肿,眼睛被打红、打青、打肿,被反复折磨了几小时。政保科长向金发提审他时,将廖远富的双手用手铐铐起后吊起来,只有脚尖触地,向金发等恶警用警棍打他,被折磨了好几天,关进看守所被刘启朝(看守所指导员)用开看守所所有监号大门的一大串钥匙打他。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廖远富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劫持到德阳监狱继续遭受。

黎成忠女五十多岁米易县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黎成忠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政保科的向金发、廖红兵、柴发祥和乡政府的严文猛等人非法闯入黎成忠家,将其绑架到丙谷乡政府,又劫持到政保科吊铐在楼道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被政保科勒索二百元。

张远会女四十多岁米易县丙谷镇农民。张远会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政保科的柴发祥、周林等五人非法闯入张远会家,非法抄家,抢走张远会的大法书籍和经文,将其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楼上。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将张远会的双手用手铐吊铐在栏杆上。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吃饭。折磨了整整七天七夜,张远会的身体特别是双眼受到严重损伤。二零零一年三月,政保科向金发和廖红兵等三人,又到张远会家骚扰,并强行罚款二百元。

张远林女四十多岁米易县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张远林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公安局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饶显文等六个人非法闯入张远林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将其绑架到县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走廊的铁栏杆上,之后,柴发祥、饶显文把张远林吊在铁窗上,只有脚尖触地,不给饭吃、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刑讯逼供。又把张远林铐在走廊的铁栏杆上七天七夜,张远林被他们迫害的很虚弱,下楼时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脚摔断了,脚肿的很大,身体发烧。可是恶警还不放过她,周林又把张远林铐在铁窗上,痛昏死过去。张远林被向金发、周林、柴发祥、饶显文他们迫害了七天,只给吃了三餐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关押进看守所的单间,每天由杨梓华、周林等人非法提审,每次提审张远林都遭到毒打。二零零一年元旦节前,米易枪毙死刑犯,恶警将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押到刑场“陪杀场”。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二零零一年九月七日,张远林被押送到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刘坤伍男三十多岁米易县攀莲镇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刘坤伍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米易公安局非法通缉,到处搜捕,刘坤伍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在会理县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等恶警非法抓捕,并一直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内长达一年多,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米易法院非法判劳改九年半。

黄显坤 男七二岁家住米易县垭口镇马脚前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黄显坤参与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绑架,二零零二年一月米易县法院没有公开审理,在一间小屋里秘密宣判,没有通知家属及亲人参加旁听,只有警察和法官,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更不准辩护,黄显坤被判四年,送四川德阳监狱迫害。黄显坤被迫害得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现已离开人世。

范跃海 男四十岁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范跃海被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范跃海多次被恶人恶警绑架、拘留,抄家,罚款上千元,在看守所曾被恶警打昏死十多分钟后才苏醒。二零零二年一月米易县法院没有公开审理,在一间小屋里秘密宣判,没有通知家属及亲人参加旁听,只有警察和法官,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更不准辩护。范跃海被判六年,送四川德阳监狱迫害。范跃海身体被迫害致残。

吴桂芳女 四十多岁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吴桂芳被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二零零二年一月吴桂芳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挟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熊聂珍女六十多岁,丙谷紫胶林场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大张贴大法真相资料,熊聂珍被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二零零二年一月熊聂珍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看守所,熊聂珍被恶警柴发祥等人长时间吊起,人都吊昏死过去,醒来又被罚抱树(双手围抱树用手铐铐上),二零零二年一月熊聂珍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挟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张富友男四十岁新河乡(现并入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米易县政保科的杨梓华、张亮勇和新河乡政府人非法闯入张富友非法抄家,并将其绑架到政保科,被科长向金发、恶警杨梓华和张亮勇等人铐在过道的栏杆上三天三夜,恶警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又冷又饿又渴。张富友被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在看守所多次被向金发、杨梓华、张亮勇、饶显文、周林等人严刑逼供。后来家人被逼拿出一千元作保释金才将张富友放了。当时张富友被绑架时他骑的摩托车被政保科扣押了,张富友去要车时政保科恶警周林向张富友要了五百元现金,没有任何手续,科长向金发解释说,这五百元是他们的跑路费。张富友回家后经常受到公安和恶人的骚扰,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

胡兴玉女七十多岁攀莲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政保科杨梓华、饶显文、李雪松、柴发祥等人非法闯入胡兴玉家非法抄家,并将七十多岁的胡兴玉老人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走廊上铐了一小时左右,在提审时被强制其蹲马步,恶警柴发祥狠打胡兴玉老人的头、脸、耳朵,胡兴玉没有回答他们的提问,柴发祥又扯着胡兴玉耳朵拖着走,走了几步就把老人家拽倒在地上,柴发祥、向金发、县中队的中队长他们用手铐铐住胡兴玉的左手,将老人掉起,只有脚尖触地,大约半小时,老人家虚脱了,他们才把胡兴玉放下来。当天,天下着小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可政保科这些警察毫无人性,他们穿着大衣,躲在屋里还冷的不行,可他们却把法轮功学员吊铐在走道上的风口上。胡兴玉老人也被柴发祥强制脱下大衣和全部外套,然后用两架电风扇开到最大档对着胡兴玉等法轮功学员吹。冷得老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直打抖。恶警还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只要一闭眼,就要挨打。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米易县枪毙死刑犯,公安局恶警把被关押的胡兴玉、冉光会、宪朝珍、何明珍、杨兴秀、白朝霞、王美等人全部五花大绑劫持到体育场邪党的“公捕公判大会”,枪毙死刑犯,“陪杀场”侮辱。

杨兴春女五十多岁攀莲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法轮功学员大张贴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柴发祥、杨梓华、周林和城关派出所的蒋启兵(所长)、陈显顺等人把杨兴春从家里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当晚杨兴春就被柴发祥等人铐在走廊上冻了两天两晚,不许睡觉。两天后把杨兴春关进看守所,关了九个月。在看守所杨兴春炼功,恶警林海、刘启朝用水泼,戴手铐,罚顶墙。杨兴春在看守所被关押九个月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米易公安局劳教一年半,挟持到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冉光会女三十多岁家住米易县攀莲镇典所村,冉光会参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大法真相资料大张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冉光会被政保科廖红兵等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三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

郑尚碧女五十岁 新河乡(现并入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郑尚碧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政保科恶警和新河乡工作人员尹继涛非法闯入郑尚碧家,将其绑架到米易公安局政保科,被政保科恶警铐在走廊上。晚上警察李刚、郭强审讯郑尚碧,李刚罚郑尚碧蹲马步,打郑尚碧耳光,脸被李刚打青肿,嘴被打的几天都张不开。李刚用带铁丁的木头打郑尚碧的背。晚上郑尚碧被铐在公安局会议室的凳子钢管上,冬天本来就很冷,恶警强迫郑尚碧脱去外衣裤,用电扇吹她,把她冻得全身发抖。第二天恶警把郑尚碧关进了看守所,非法关了一年零三个月。在看守所郑尚碧被关单间,看守所郑尚碧经常遭到恶警的毒打,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指导刘启朝等人罚郑尚碧顶墙、戴手铐。二零零二年四月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米易公安局把郑尚碧送进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王国琼女四十多岁 小街宁华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王国琼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米易县政保科的柴发祥、周林和小街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入王国琼家非法抄家,并将王国琼绑架到县公安局,把王国琼吊铐在政保科的过道处一天一夜,第三天转到米易县看守所,王国琼仍然被手铐铐着的。王国琼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九月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勒索了二百元,由家人办了取保候审王国琼才被放回家。

高龙玉女三十多岁原来是垭口学校教师。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政保科恶警将高龙玉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将高龙玉铐在公安局政保科楼道栏杆上冻了两天一夜,三十多个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一月十六日回家时被政保科非法罚款二百元。

万兆树男四十多岁宁华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万兆树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二月小街派出所的毛太林、政保科的向金发等人非法闯入万兆树家非法抄家,将其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被向金发吊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五天五夜,被向金发非法罚款六百五十元。

熊道美女五十岁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熊道美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个晚上约十点钟,政保科恶警和乡政府的严文达等五人非法闯入垭口法轮功学员熊道美家非法抄家,次日,县公安局的周林、饶显文等四人再一次进行抄家,抄走了熊道美的大法书、炼功带等物品。被挟持到乡政府非法审讯。

李发琼女小街宁华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李发琼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米易公安局政保科两人和小街派出所的三人非法闯入李发琼家中将其绑架到米易县政保科,用手铐铐在走廊的栏杆上。晚上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审讯时,李发琼什么也没有说,向金发就凶狠地把李发琼的头发抓起拖到外面,把右手铐起吊在门上,只能脚尖触地。第二天政保科恶警柴发祥又来把李发琼的双手吊铐起来,吊了三天。一月九日下午把李发琼关进看守所,有五个法轮功学员关一间。李发琼等人炼功被管教林海发现,被他用手铐串铐在一起一天,然后又两个人铐在一起,十分难受。李发琼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李发琼的儿子请人吃饭、请人帮忙,花了不少钱,政保科才将李发琼放回家,回家时李发琼被向金发罚款二百元。

郭大顺男四十多岁沙坝乡(现并入草场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郭大顺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上十点左右,政保科的向金发、原沙坝乡乡长李世科、副乡长王学林非法闯入沙坝法轮功学员郭大顺家,非法抄家并将郭大顺绑架到沙坝乡政府内进行迫害,向金发强迫郭大顺蹲马步,两手平举,在两手上放一根长二米粗七厘米的木棒,罚蹲马步两个小时,他的头发、衣服、裤子都被汗水浸透。向金发、李世科轮番的审讯郭大顺关于散发、张贴真相之事,郭大顺拒绝回答,又被罚顶墙,一直站到九日上午八点多钟。郭大顺被向金发等人劫持到公安局铐在楼道的铁栏杆上直到十日晚上十一点,向金发逼迫家里人去交了二百元的罚款,才将郭大顺放回家。

李国琼女沙坝乡(现并入草场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李国琼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等人将在沙坝娘家的法轮功学员李国琼到米易看守所关押一年零三个月。在看守所李国琼被看守所的管教罚顶墙、戴手铐、关单间、用三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暴打,两个人带一副手铐,经过绝食才得以解除。二零零二年,李国琼被米易县法院枉判四年,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李国琼被劫持到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四年,二零零五年元月被放回家。

曾朝凤女草场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曾朝凤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政保科向金发等人非法闯入曾朝凤家,将曾朝凤绑架到乡政府,非法审讯,被罚款二百元。

廖国美女六十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廖国美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二月,政保科恶警李雪松和乡政府杨镇长等人非法闯入廖国美家,非法抄家,并将廖国美绑架到公安局楼道吊铐二天一夜。

王美女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王美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三月米易公安局向金发、周林等人非法闯入王美家进行威胁、恐吓,逼迫家人交二百元罚款。二零零一年八月,王美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等人非法抄她的家,她丈夫责问他们,被恶人们挟持在一旁不准动。王美被他们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铁栏杆上一天两夜不给饭吃,又把王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二零零一年十月,王美被非法劳教二年,政保科廖红兵、柴发祥押送到劳教所途中,一天一夜不给饭吃。廖、柴还侵吞了家里给王美的三百九十元钱。在成都转运站体检时,王美的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他们通过卑鄙手段强行将她送进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不知残害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王美在这里受尽了折磨。

罗世美女四十多岁垭口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罗世美张贴、散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周林、李雪松、饶显文,丙谷派出所的饶林,垭口乡政府的严文达、徐小林、村长李朝洪、高胜全等人闯入罗世美家,抄走大法书等物品,将罗世美绑架到米易公安局,向金发用手铐把罗世美吊在楼道的钢筋网上四个小时,又吊在窗子上四个小时,只有脚尖触地,吊的脸都脱型,双手肿的向茄子一样紫青色,不能动,十指不能弯曲。后又被吊在走廊的栏杆上三天三夜。审问时,采用刑讯逼供,杨梓华打罗世美耳光,用脚踢,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罚罗世美顶墙十一个小时。然后把罗世美关进看守所,看守所刘启朝给罗世美戴手铐一周,罚顶墙三小时。看守所恶警吴学明、朱成龙、林海和犯人张君林都打过罗世美耳光,罚站军姿,顶墙、戴手铐。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二零零一年三月罗世美被劳教两年,送四川资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强行洗脑,遭受跑步、站军姿、戴手铐、不让睡觉、犯人包夹等各种迫害。

曾茂福男四十多岁米易县垭口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曾茂福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曾茂福被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被关押在看守所遭到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三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

杨兴秀女丙谷镇农民。杨兴秀因二零零零年七月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的警察绑架,被米易政保科非法抓回送看守所关押七天,罚款三百元。二零零一年五月丙谷乡政府不法人员非法闯入杨兴秀家,逼迫杨兴秀交出大法书籍,不准炼法轮功,被乡政府罚款七百元,收款人叫张加辉。二零零一年八月被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被所长吴学明、朱成龙、刘启朝等人铐手铐脚镣。二零零一年九月杨兴秀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到劳教所经狱医检查是高血压,被劳教所拒收,被政保科廖红兵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又继续关押了七个月。

吴庭美,女,米易县撒莲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吴廷美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政保科廖红兵等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三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

白朝霞女三十多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白朝霞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三月,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周林等人闯入白朝霞家,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八月,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等人闯入白朝霞家,将白朝霞绑架。白朝霞被他们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铁栏杆上一天两夜不给饭吃。二零零一年十月,白朝霞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政保科廖红兵、柴发祥押送到劳教所途中,一天一夜不给饭吃。白朝霞被劫持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何明珍女五十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何明珍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政保科恶警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非法闯入何明珍家,将何明珍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当天正下着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嫌冷,他们却将法轮功学员铐在楼道风口上挨冻,冷的身体发抖,恶警还取笑他们。何明珍等人被政保科恶警铐在楼道上一个星期,向金发等逼迫家人交了二百元罚款才放何明珍回家。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公安局恶警向金发等人闯入何明珍家,非法抄家,又将何明珍绑架到公安局铐在栏杆约七十个小时,随后又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于十月二十日非法判何明珍劳教,由柴发祥,廖红兵等三人将何明珍等六名法轮功学员押解到四川资中楠木寺。路途中恶警不给她们六人饭吃、不给水喝,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到楠木寺劳教所体验不合格拒收。廖红兵等又把她们押回米易,在火车上,何明珍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廖红兵用手铐铐在桌凳的钢管上站不直也蹲不下,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下火车,何明珍等六人被柴发祥、廖红兵用手铐连铐成一串带到公安局,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何明珍等法轮功学员遭到所长吴学明、刘启朝等恶警的毒打,拉住脚在地上拖,戴手铐、罚站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以绝食多天反迫害,遭到恶警和狱医野蛮灌食,一个个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何明珍被折磨的连水都吞不下。她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个月才回到家。

何明菊女四十多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何明菊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日,政保科恶警李雪松及乡政府唐礼华非法闯入何明菊家,将何明菊绑架到县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当天正下着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嫌冷,他们却将法轮功学员铐在楼道风口上挨冻,冷的身体发抖,恶警还取笑他们。何明菊被铐在公安局走廊的栏杆上五天五夜,随后何明菊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到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李雪松、廖红兵等恶警的多次非法审讯,强迫照相,取手纹、指纹。在看守所何明菊炼功被管教林海罚戴手铐十七天,何明菊不背监规被管教何强兵罚站、顶墙、将冷水往何明菊身上泼。被管教刘启朝、彭永春罚关单间一个星期。何明菊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被公安局劳教二年,因为何明菊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才改劳教两年监外执行。这些年来何明菊一直在公安局和乡政府人员的监控之中,政保科、派出所及乡政府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恐吓,使何明菊及其家人都在紧张恐惧中过日子。

蔡会莲女六十岁挂榜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蔡会莲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日,挂榜乡的郭祥、王应忠和米易政保科的柴发祥、尹刚等人将正在地里摘豌豆的法轮功学员蔡会莲绑架到米易县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用手铐把蔡会莲吊在楼道的钢筋网上四个小时,又吊在窗子上四个小时,只有脚尖触地,吊的脸都脱型,双手肿的向茄子一样紫青色,不能动,十指不能弯曲。后又被吊在走廊的栏杆上三天三夜,四天四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睡觉。审问时,恶警采用刑讯逼供,杨梓华打蔡会莲耳光,用脚踢蔡会莲,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罚蔡会莲顶墙十一个小时。然后把她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强行洗脑、恐吓、罚坐,罚背监规,每天都罚站审讯。看守所刘启朝给蔡会莲戴手铐一周,罚顶墙三小时。看守所吴学民、朱成龙、林海和张君林(犯人)都打过蔡会莲耳光,罚站军姿,顶墙、戴手铐。蔡会莲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被米易公安局劳教二年,挟持到资阳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白廷先女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白廷先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政保科和丙谷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白廷先家,非法抄家,抢走了白廷先的大法书籍和两盒炼功磁带,将白廷先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科,白廷先双手被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四天三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被政保科勒索二百元才放回家。

傅元会女挂榜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傅元会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政保科的向金发、郭强、柴发祥和米易挂榜乡的王应忠等人非法闯入傅元会家非法抄家,将傅元会从家中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科,傅元会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被罚款二百元后才放回家。

蔡发坤女挂榜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蔡发坤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带领一帮人非法闯入蔡发坤家,将蔡发坤绑架到米易公安局,向金发用手铐把蔡发坤吊在政保科会议室的铁门窗上,长达三十小时之久,向金发、柴发祥等人轮流值班迫害,不给吃饭、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要蔡发坤交三百元罚款,因蔡发坤家庭非常困难交不出罚款,就逼蔡发坤的大儿子交了五十元,才得以放回家。

唐国银男 挂榜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唐国银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八,政保科的向金发、郭强、柴发祥和米易挂榜乡的王应忠等人非法闯入唐国银家,将唐国银从家中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科,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后被政保科罚款二百元后才放回家。

江从猛男六十多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江从猛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政保科的向金发和周林非法闯入江从猛家,将其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七个月之久。在看守所,江从猛被管教朱成龙勒索现金110元,经常遭到毒打,罚顶墙,被折磨的周身发肿,吐血半年多。并用非法手段将江从猛挟持去绵阳新华劳教所劳教。到了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政保科科长向金发要求押送的警察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用高价也要把江从猛送劳教。他们用四天时间在成都用了十几万元找了各级有关人员,疏通关节,要求劳教所将江从猛收进劳教所。可是在米易看守所江从猛的身体被迫害的确实不行了,劳教所怕江从猛死在劳教所承担责任,不敢收。无奈之下,才将江从猛送回米易看守所关押。江从猛遭到公安局长达近八个月的酷刑折磨,只剩一口气了,政保科又怕江从猛死在看守所承担责任,才将江从猛放回家。

曾平兰女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曾平兰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二月撒莲镇杨镇长、县政保科的李雪松将在其妈家的撒莲法轮功学员曾平兰绑架到政保科,被吊铐了两天一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撒莲杨镇长勒索罚款三五十元,政保科勒索现金二百元,才放回家。

罗江平男四十多岁撒莲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罗江平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镇政府的白廷飞等人非法闯入罗江平家,强行抄家,并将罗江平绑架到公安局,恶警亢伟、柴发祥等用两副手铐,一只手一副把罗江平铐在窗子上,脚尖触地,边打边审问,追查真相资料的来源。罗江平被折磨了四八小时后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其间罗江平遭到恶警的体罚,罚顶墙、罚站、面壁,多次被站岗的武警用开水从天窗泼下来烫。有一次罗江平正在吃饭被武警兵从天窗上扔下许多烟灰、烟头掉在饭菜中,不能吃。罗江平被关押期间,看守所不准家属来探望。罗江平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十一个月。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四日米易法院以政保科的所谓“证据”,就给罗江平戴上“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可是这毕竟是栽赃陷害,是见不得人的。法院根本没经过正常的法律程序,更不准任何人包括受迫害人辩护,强行诬判罗江平五年徒刑。当天罗江平就被挟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

宪朝珍女五十岁自由职业者。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早上宪朝珍在家还没起床就被丙谷派出所的人抓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被吊铐在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吃饭、不给水喝。晚上审讯时向金发要宪朝珍说出资料的来源和功友的名字。宪朝珍不说,向金发就逼宪朝珍脱掉外衣外裤,摘掉帽子,只穿内衣内裤,当时天气很冷,向金发逼迫宪朝珍坐在水泥地上,用脚狠狠的踢宪朝珍的背,当时还有政保科的两个人在场。宪朝珍被折磨了三天三夜,被向金发非法罚款二百元,三月三十日被丙谷乡政府的邓定银罚款一千元。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宪朝珍等人到北京上访,在丙谷火车站被政保科的廖红兵等三人绑架,被挟持到政保科楼道上铐了两天两夜,送进米易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二十六天。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宪朝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晚就被政保科的廖红兵、柴发祥、陈英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在火车上法轮功学员被两个人铐在一起,不准吃饭喝水、不准睡觉。到了劳教所转运站,转运站的警察看见宪朝珍等六个法轮功学员身体很虚弱拒收。米易政保科这三人就将宪朝珍等六人直接送到楠木寺。到了楠木寺劳教所医生检查身体全部不合格拒收,押回来米易的途中,廖红兵、柴发祥等人把六名法轮功学员的手都铐在火车座位的茶几下。回到米易宪朝珍等人又被关进看守所,看守所的指导刘启朝给她们戴手铐脚镣三天三夜,恶警们六天没有给她们吃东西。在看守所宪朝珍等六名学员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后,被折磨的身体残废,路都不能走,放回家时有一个是扶着走出来的,其他五人都是抬出来的。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时的八百多元钱被廖红兵等吞食了,廖红兵还扬言要没收法轮功学员家的财产来抵他们的差旅费。

李永会女丙谷镇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法轮功真相标语大张贴,李永会遭绑架、关押,二零零一年七月李永会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李会琼 女 四十多岁 沙坝乡(现并入草场乡)农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李会琼散发大法真相资料,遭绑架,二零零一年七月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简阳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撒莲法轮功学员黄明富、陈朝英夫妇遭到政保科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公安局,双手被铐在政保科楼上过道的铁栏杆上,被折磨一天一夜,被政保科勒所四百元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四月,撒莲法轮功学员曾元芳遭政保科周林等人绑架,被政保科周林、饶显文非法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政保科向金发等恶警非法闯入撒莲法轮功学员马玲(化名)家进行抄家,查到真相资料,将马玲绑架到政保科,审讯时马玲不配合,恶警向金发将马玲吊铐在铁栏杆上三天两夜,让其站不直、蹲不下,十分痛苦。这几天他们不给吃喝。然后又把马玲非法送看守所关押,遭到毒打、顶墙、戴手铐等折磨。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马玲被非法劳教二年,由廖红兵、柴发祥押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车上马玲等法轮功学员都被戴上手铐,一天一夜不给饭吃。在转运站,马玲的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廖红兵等用金钱买通劳教所,强行将马玲留在劳教所。在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马玲遭到了更加残酷的折磨。

李书荣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和本乡的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她们到了信访办,工作人员问她们是什么人?到信访办干什么?李书荣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为法轮功上访。他们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强迫她们面壁蹲在地上,把她们当成犯人对待,搜身、审讯,拷打。又把她们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天后送回米易。他们刚下火车,就被米易公安局及政保科的向金发为首的警察把押送回米易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游街示众押到公安局,随即进行非法审讯。第二天就把他们全部关进拘留所关押,李书荣被关了七天,有的关了十天。丙谷镇书记严文猛带领镇政府人员又把李书荣等人押回丙谷镇。镇长杨正友罚他们站了一个上午,大发雷霆。李书荣丈夫到镇政府要人时,杨正友叫他保证李书荣不上访,李书荣才得以回家。李书荣回家才几天,镇武装部长钟文武带人到李书荣家骚扰,不准李书荣外出,限制李书荣的人身自由。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宪朝珍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被绑架送回米易后关押在米易戒毒所,后又关押在看守所二十一天。由政保科的廖红兵等人把宪朝珍送楠木寺劳教,劳教所拒收,又被押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在看守所炼功,被管教刘启朝戴脚镣手铐三天三夜。被勒索现金一千元。

徐天福男五十多岁米易县撒莲乡人,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徐天福与法轮功学员胥斌在四川攀枝花红格镇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一蔡姓坏人拦住,围观的很多,徐天福、胥斌就利用这个机会给村民讲明情况和真相,绝大多数村民听进去了,唯有蔡姓坏人为获奖二百元报了警,徐天福和胥斌被盐边县红格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盐边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内,徐天福遭到恶警打骂、戴手铐、脚镣。攀枝花国保大队直接插手此案,派出张然、赵锋等几个恶警到盐边县,徐天福被挟持到审讯室,恶警逼问资料来源,徐天福不说,就遭到恶警的毒打,恶警打徐天福的耳光、拳击身体,接着用手铐将徐天福反铐吊在窗户的防护铁条上,脚不着地。同时大声滥骂肮脏的语言,攻击大法与师父。在盐边县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后,徐天福和胥斌被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时间。二零零三年底徐天福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九年,被挟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

胥斌男三十多岁米易县普威林业局职工。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胥斌与法轮功学员徐天福在四川攀枝花红格镇散发真相资料,我们向围观的村民讲明情况和真相,绝大多数村民都明白了真相。被一个姓蔡的人恶意举报,胥斌和徐天福被红格镇派出所的警察送到盐边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胥斌练功,被恶警强行戴上了脚镣。攀枝花国保大队直接参与对胥斌、徐天福的审讯,攀枝花国保恶警张然、赵锋等人将胥斌、徐天福分开,由两批恶警审讯,首先追问资料的来源,遭到拒绝回答,恶警就打耳光,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接着恶警用手铐将胥斌、徐天福反铐在窗户的防护铁条上,脚不着地,同时大声滥骂肮脏的语言,攻击大法与师父。在盐边县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由于长时间戴脚镣、手铐和邪恶的逼供拷打,胥斌昏迷不醒休克了,邪恶才把胥斌的脚镣取下。随后胥斌、徐天福被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二零零三年底,胥斌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挟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

董家美,二零零一年八月又一次被丙谷镇政府绑架去迫害,不准睡觉,被罚长跑、暴晒、被丙谷镇不法人员钟文武用竹条毒打,时间是四天。

李加明男六十多岁挂榜乡(现并入白马镇)农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政保科的向金发、郭强、柴发祥和米易挂榜乡的王应忠等人非法闯入李加明(蔡会莲的丈夫)家,将李加明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科,遭非法审讯和打骂,被政保科罚款二百元。因妻子蔡会莲还关在监狱,家中无人才把李加明放回。

黎光福男六十多岁宁华乡(现并入白马镇)退休人员。恶人发现黎光福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晚在米易县宁华乡政府和附近各机关单位及村社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米易县政保科一人、小街派出所一人和宁华乡政府一人共三人非法闯入黎光福家非法抄家,抢走了黎光福的大法书籍和炼功磁带,黎光福被绑架到公安局,将黎光福铐在政保科楼道栏杆上两天两夜。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发了刑事拘留证(公安局局长刘太明签发的),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元月四日向黎光福(由刘太明签发)发了逮捕证,转号关押。检察院的朱正富到看守所非法提审,说黎光福犯了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黎光福反驳,指出这是共产党的栽赃陷害。在看守所,黎光福被看守所管教林海罚顶墙两次,被管教彭永春用扫帚打多次,被同号的犯人打了两次,打得气都升不起来了,始终没有达到转化黎光福的目的。黎光福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拒绝写转化书、悔过书。保证书,米易公安局将黎光福关押在看守所两年多。到了二零零三年元月二十九日,黎光福的儿子去公安局办取保候审,才将黎光福放回家。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