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了法 路就能走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下面是我得法至今的点滴经历与同修交流。

一、生命中的荣耀

记得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刚刚开始,那时我真的啥都不懂。因上访,恶党政法委书记气急败坏的骂我:“×××(本地名)就少你这个宝(因为我是外地姑娘嫁到本地)”我很自豪的告诉他“我是×××(本地)的荣耀!”(那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么好的大法,本地还没有一个真正认识他的,就凭这一点,我就是这里人的骄傲,这代表我是这里人中极珍贵的好人。那时并没有想到真正修炼要面对什么样的问题,自己能不能修成)是几年后,一个明真相的本村村长通过我邻居传给我这句话,我才想起此事,走到今天颇有感慨。

刚得法,看了几遍《转法轮》,只觉得师父本事太大了,世间的一切顿时都失去了色彩。冥冥中觉得:世间的一切都围绕大法转,而我能得这大法,我周围的一切也将因我而转,我是历史大戏的主角,我丈夫也因我而转,他只是个配角(结婚近十年,夫妻感情一直不和,时时面临离婚),他生气也是为我修大法而做铺垫,我将真正得道。我的慈悲心出来了,几乎没有时间差,他忽然象梦醒般向我忏悔着近十年对我的愧疚。我此时真的领悟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师尊的伟大。

突如其来的魔难,我不知所措,不能理性认识法,走过弯路。在师尊的呵护下,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们也一天天成熟起来,理智起来,我们也真正走入大法,成为一个个真正的法粒子,放射着法粒子的光芒。

二、家庭与周围环境的开创

作为农村人来说,哪个人、哪个家庭怎么样,有什么事,全村人甚至周围几个村的人很快都知道。我们修炼的路真的很窄,偏一点,就会给法、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因此我们必须走正。前几年我经常出去干点活,挣点钱自己做大法的事(家庭资料点)贴补用,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资料点项目增多,时间越来越紧迫,这两年就很少出去挣钱。可开始时常有人问干活的事,自己心里就时常嘀咕着:这样做,路能不能走正?不能给法造成损失,给救度众生造成损失。通过学法,明白了:我有这样选择(干或不干)的权利,我自己的事自己说了算,修炼人的思想能带动常人而不能被常人左右。坚定正念,就没有这样的麻烦了。

再说我丈夫与儿子。师父讲了大法资源的问题。我想大法弟子能支配的都是大法资源。我经常给他们讲大法法理,讲我做不好时带来的麻烦,讲大法给咱们家带来的好处——你们无忧无虑的生活都是因为我修大法而得到的,他们很认同,很支持。儿子——我经常让他去给同修送资料,从来都是痛痛快快的。丈夫——我只要说出去有事,他总能把家里的活干的妥妥当当的,也经常帮我送资料。我跟他们讲,我事多不能出去挣钱,你们挣钱要节约着花,这是大法资源,要匀一点我用。对儿子说:“你支点钱我用好不好?”他说“你自己去(老板那儿)支。”对丈夫说“我要买个机子,要两千。”他说:“你买吧。”我说“我资金周转不灵(换零钱做真相纸币)。”他说“我到老板那给你支,支多少?”我说“一万也好,五千也行。”我知道大法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我们并没有失去什么。

我家的收入比较低,可今年他爷俩工作收入相对都挺好,我知道是我思想符合了法,师父给我的鼓励。而且儿子回家经常是车接车送,周围的邻居们看着挺不错的。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些曲折:因儿子从小体弱,活干的也不咋样,我总是担心总放不下,想这样、想那样,不然又生欢喜心,每想(执著)必麻烦:表现是老板娘(与我熟)就传话说孩子不能干(反应慢,没劲等),我赶快归正自己,强制不想。如果真干不了,麻烦就大了。常人要说闲话了,再不容易找到更合适的活了,直接影响到我,那将打乱我生活的所有秩序,给我自己与周围同修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很大麻烦与损失(因周围再不容易找到比我环境与条件更好的同修做资料了——我责无旁贷)。

我丈夫也常年在外工作,很少回来。每回来总是说:我给你添麻烦了。夏天本应休假今年也没休,别人都没有他们那么忙。这样我时间、经济甚至吃的粮食、油、烧的柴,师父都提前给我安排的妥妥当当的,给我安排了最好的。这样常人表面看我修大法变得越来越清闲、自由,儿子、丈夫工作都不错,对大法有一个正面认识。我知道:大法无所不能,只要我们在法上了。

我经常想,密勒日巴佛求师问道经常讲他的身、口、意都是师父的,更何况我们大法正法修炼者们,更应该珍惜我们的一切。一切都是伟大的师尊为了宇宙正法与救度众生才给了我们的,我们的每一步都浸透着师尊的操劳与呵护,我们没有理由去浪费这一切,包括时间、财力、物力及精力。是伟大的师尊、伟大的法、伟大的历史机缘造就了我们不同寻常的今天。

三、讲真相 救众生

大陆小资料点的同修大多是既要做资料,又要跑基本协调(当然家里有几个同修或许好些),再加上本地仅两三个年轻同修家庭环境又不是很好,其余都是老年同修,因此经常很忙。我常想:要把大家协调起来。师父告诉协调做事威力大,开始时总是用人心处理:她这样做便利,她应该那样做才好,可她偏偏不那么做,自己有些委屈还出现矛盾,造成间隔。慢慢的,我认识到作为协调人,法理要更清晰,要走在同修前面,要有更大的容量,要包容每一个同修,要看到每一个同修的闪光点,学会利用同修的长处填补整体的空缺,这样才能渐渐的把事圆容好。

在一段时间,心性与承受达到极限,好象自己要崩溃了,拿不起也放不下,什么都做不了了。师尊讲“到这一步的时候,身体出现的一切功能和术类的东西要一下子全部扔掉,把它卸入一个很深的空间中去,没有用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用了。”(《转法轮》)我悟到身体与心性是一体的,我要把心中的东西(包袱)都放下,才能有一个新的起点。这样我又归正了自己的正法修炼路,真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地地处偏僻,几个村子连在一起与外界基本隔绝,几年来本地居民真相讲得差不多了,这两年主要针对流动人口,再就是兑换真相纸币,外地同修要纸币,我地同修就供给她们,他们没有零钱我们就配合去做,在集市上(五天一次,不大的一个集市),其实基本就是三五个人在做,每次基本都能兑换三五千。其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有个豆腐摊,从来都是把钱整的板板的一打一打的,同时把真相纸币挑出去,有个卖水果的每去都匀给我们几百,有两个卖菜的一去就知道要零钱,就把最新的找给我们,还有卖菜种的、卖咸菜的、卖杂货的、卖衣服的、卖点心的还有小商店,他们都很主动,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卖肉的和两个百货商店能大把的花销真相纸币,最难得的是一对卖水果的夫妇,生意很好,经常是上千的零钱找给我们换成真相币,她说:“我最佩服你们这帮人,太了不起了。”当然这主要与我们那位同修大姐云姐做得好、做的正有关,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想着你也是在救人,我们都帮助师父救人。”

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我们修炼的过程。有一同修,同修间配合不是很协调,比较注重自我,当我们都执著他的执着想帮他时,他根本不接受,还发生冲突,长期的磨炼,我们都放淡了他的执著,不再执着时,反而他能接受同修的建议。当然,同修有很多优点,我们都很珍惜。

整体的配合,靠的是每一位同修的无私圆容,各自根据自己的条件与能力,发挥着应有的作用。资料点工作量大时,临时就近找两三个同修帮忙,说到就到。一位经济、家庭环境比较好的同修就帮助积存、消化破旧纸币,关键时能整体圆容。一对老年同修家作为大法资料点周转点,特别是男同修,八十多岁,一身轻,总是一路小跑,小伙子似的,大法工作随时需要随时到,真相讲的也好,经常骑自行车去十几里外的村子讲真相劝三退。另一大组同修在云姐的带动下,配合得更好:学法、讲真相、发资料、传《九评》、传神韵、发护身符、贴不干胶、劝三退样样出色,那几个村的众生对大法认识很正面,环境开创的很宽松,在那里我感到:我们同修做得好,那里的众生真的有福了。

修炼路上的感慨很多,每当我打开《师尊的手》这首歌时,泪水禁不住的流,一个声音在耳边:我们不能失去与师尊的这次机缘。师尊的浩荡佛恩我们无以为报,唯有精進再精進。同修们,历史的机缘不会再有,一切都将成为历史,我们生命全部的希望都在这次正法中,我们真应该珍惜这亘古不遇的万古机缘,为自己、为众生、也为回报师恩。精進吧!同修们——未来的觉者们!

一点体悟与同修共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