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临近,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共产邪党体制下所制定的“高考”将要临近,在常人看来是决定孩子一生命运、甚至全家人命运的大事。为此,高考来临之际,全家人高度紧张。二零零八年,我女儿高考前夕,同事因孩子面临高考而精神高度紧张,失眠、食欲下降、闭经,精神近于崩溃。我们作为修炼人,面临孩子“高考”,就不要象常人一样陷于其中,顺其自然,有师有法,大法小弟子都会有自己在常人中的位置。在此,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我女儿上学早,比同年级同学年龄较小,初中学习中上等,我从没有把她的学习成绩看的那么重,我常督促她好好学法,她遇到的问题,我们都要站在法上去交流,在为人处事、道德品质上,我们必须以法对照,从不马虎。

我女儿上初中时,有一段时间很精進,法学的好,学习成绩也很好,遇到事也做的好,那时老师要求全班同学集体加入邪党团员,每人交七元多“团费”,女儿顶着来自老师及学校的压力没有入,同学收“团费”时,女儿说:“我没有入团,我不交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上高中后,我女儿懈怠了很多,表面上是中共邪恶体制下把学生们限制的非常紧,从早上五点多起床上早课,到晚上十点多到家,时间有限,但实际上还是自己不重视,放松自己,只要自身做好,总是能挤出时间的,晚上吃点饭、洗漱之后已十一点多了,还有作业,那也能学一会法,占用睡觉时间学法,不会影响第二天的精神状况的。每次我与她交流后她都很懊悔:“妈妈,您以后要多督促我,看到我不精進,要提醒我多和我切磋”。

学法不精進,端正不了学习态度,学习成绩一直在下降,但我担心的是怎么样能跟上正法進程,怎么样能精進起来。高二分科时,她回到家和我商量报文科班还是报理科班,(因我单位工作忙,平时没有节假日,除了做三件事,还要做家务,又有八十岁多的老母亲需要照顾,还要做当地的协调工作,又要参加晚上的集体学法,时间很紧张。)当时我正在忙着手中的活儿,就没有在意的说:“你自己看着报吧。”

过了很长时间,我想起这件事问她时,她回答:“我报的理科。”我说:“你物理、化学很差,而语文一直在班上是第一名,历史、地理又好,怎么报的理科,这对你考学不利吧。”她说:“文科有政治,最烦背那些歌功颂德邪党的假话,现代历史又曲解了真正的历史,我理科虽差,也不去往脑子里硬灌输那些邪东西,我早已分到理科班,妈妈,我觉得这样心里踏实。”当时,我反而人心出来了:这样对她高考不利啊。过后也就忘记了这件事。

高二结束时,我去参加家长会,班级墙上贴着近期的考试成绩排名,一直任物理课代表的她,物理、化学成绩在全班倒数十来名,我一下有点懵,从来没关心过她的学习,竟然这么糟。可老师对这个学习差的学生非常喜欢:“你女儿提出几次,要辞去物理课代表,我一直没有答应,这孩子又稳重、又懂事,我很喜欢她,交给她的事干的又细心、又周全,她对感性的事物认知很好,对抽象的事物认知差一点,她语文是全班第一。”听说语文是第一,我心里稍微好受一些。我女儿一天到晚长在学校,从不旷课,休息天也不上网吧,也不跑着玩,我们也没宠惯过她,做饭、家务什么都干,学成这样,那就顺其自然吧。

高三刚开学,老师一再催促孩子告诉要见我,老师见到我说:“我也不懂画,反正学校走廊上有你女儿画的一张画,我看挺好,你可以让她考美术学校。”

从学校出来我就非常顺利的碰到美术学校的一位美术老师,我向他咨询,他说:“一点基础都没有(我女儿从没学过画),补习半年美术,时间太短,能考上本科,除非出现奇迹,我女儿从小跟我学画,今年也高考,我都没把握。”但我女儿非常坚定:就走这条路。我顺从了她。

半年时间,她在美术补习班学习非常刻苦,進步很快。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班上学习刻苦,还要懂事、礼貌,因是自己的私家补课班,老师要自己打扫画室卫生,我女儿常常帮老师,有时自己打扫、整理画室。美术老师夫妻俩都喜欢她。

考试之前,我和她从法理上切磋:一定要清醒,虽然不精進,但一定要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自己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师父给予弟子的是最好的,考试成绩并不重要,考上哪一类的学校、或没有考上都不重要,只要是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们不要看表面,不执着什么,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奥运前夕,我们单位在上级的压力下,对我实施迫害,在我顶着各种压力坚决不写所谓的保证书的情况下,单位领导惧怕上级的淫威,让我交了工作室的钥匙,又要我到办公室打扫卫生,扬言要开除我和丈夫(不修炼)的公职。

当时正值我女儿将要面临全国的文化考试(美术联考已经通过,但她已将近多半年没上文化课了)。我被迫害期间她一直和我站在一起,顶着各种压力鼓励我、支持我。丈夫从小家里就受邪党迫害,非常惧怕邪党,平时支持我,这时害怕了,劝说我不成,又私下让女儿劝我:共产党最邪恶了,什么恶事都能干出来,没有了工作,一家人连饭都没的吃,让你妈妈写一下,师父不会看着咱们没饭吃,师父会原谅咱们的。她非常严正的说:“爸爸!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妈妈做的对,坚决不能写的。我们一家干点什么也不会没有饭吃的,再说还有我和弟弟。”

在那种环境下,她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当然我们否定迫害,同事开了门,我就進去上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一天也没耽误上班。

我姐姐(不修炼)孩子中考时,轮到照顾母亲,为了全力照顾孩子,让我母亲在我家多住两个月。我女儿高考前,我问她:“是不是把你姥姥送到姨家两个月,你考完了再把姥姥接回来。”女儿说:“孝敬老人、伺候老人是好事,与我高考根本没关系,不用送姥姥,就在咱家,我就听师父的安排,该咋样就咋样。”最后,女儿美术以自己最好的成绩、文化课也以最好的成绩,考入本省一本科大学。

在女儿上大学期间,为了节约电话费,我在有限的电话中总免不了叮嘱:“要记得正事啊,要刻苦啊。”(多学法)

结语:我们现在想一想,只要我们放下心来,遇事总要站在法上,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哪一步不是师父苦心的安排啊,我们当时看不到结果,站在人中看表面是坏事,用人心看问题,怎么也看不明白的,而只要按着大法做,这件事最终还是好事。例如,我女儿物理、化学成绩很差,语文非常好,地理、历史也不错,她为了不去背那些歌功颂德邪党的东西以及被邪党篡改了的历史而报了理科班,从表面看,这在考试中真是一件坏事,而恰恰却变成了好事。因为美术生绝大多数是文科,竞争者众多,我女儿考取的学校这个专业在我全省只招理科生一名,基本没有竞争者而得以顺利录取,况且高考时的成绩比平时都好。事过之后想一想,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肩负着神圣的历史使命,做好三件事是我们的责任,而在修炼中,任何事情都会暴露我们的一些后天观念和人心。

女儿四年的大学成绩门门都很优秀,现在已在北京一家对口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由此事可见,可能我们平时三件事做的也很好,集体学法坚持的也挺好,但只要一遇到事,就陷入人中。有的以前很精進的同修,自从有了孙子辈儿的,那跟现在变异的社会的现象一模一样,孩子完全成了自个儿的了,对孩子爸爸、妈妈这不放心、那不放心,老两口围着孩子团团转,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孩子有孩子的命运,只要他能明白真相,善待大法,那么他的未来也是美好的。而我们是一个修炼人,期盼孩子考上好一点的大学,本身也没有错,但成为一个很强的执着,就应该去掉它。如果孩子是大法弟子,如此强烈的执着会阻碍小弟子正念对待“高考”。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