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聚会”与“嘴上封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到底有多严酷,我们从最近发生的两个案例可见一斑。

“两人聚会”

据明慧网五月十八日报道,今年五月五日,在昆明微量元素检测中心做会计的蔡文慧,到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王汇真的家里做客。不料遭到当地警察绑架,警察给出的理由甚为荒唐,说她俩是“法轮功聚会”。

稍通文理的人都明白,两个人在一起是称不上聚会的。一般人所说的聚会,如老乡聚会或同学聚会,少说也要有个七八十几个人才能称得上聚会,只有两个人,哪来的聚会?用聚会作为抓捕的理由,显然是恶意栽赃。

很多中国人可能还不大清楚,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十三年来,曾有一个邪恶的规定:只要有三个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就会被定为“聚会”。这当然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三个人在一起就算聚会,那么有着共同信仰或者共同爱好的人在一起时,算不算聚会?中共大小开个会议,动辄数千人参加,算不算聚会?显然,中共如此苛刻地对待法轮功学员,充份暴露出它的邪恶与无耻。

三个人在一起就算聚会已经够荒唐的了,可现在昆明警方竟然对两个人在一起就用聚会作为绑架的罪名,这不只是一个贻笑大方的可悲事件,更说明中共爪牙在执行中共的邪恶政策时已经到了无所顾忌的地步。

“嘴上封条”

最近明慧网还报道了这样一个案例,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唐山公安局开平分局、开平派出所、税东派出所从李文东家中把他绑架到第一看守所。李文东抗议无理关押迫害,高喊“法轮大法好”,却被恶警用胶条把嘴封上,还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关进小号。

“嘴上封条”确实是一件很难让人想象的事。古往今来,谁听说过给人嘴巴上封条的事?给法轮功学员嘴上封条,看来也只有中共能做的出来。

其实中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用胶条封他们的嘴已经是一个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例如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河北涞水县委书记李老铁、县长王慧欣、秘书长李增泉、公安局纪检书记刘耀华、法院副院长崔纪坤等人,出席在文化广场非法召开的所谓公判大会。二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脖子上挂着麻绳,戴着手铐被劫持到现场,而且他们的嘴巴上还都贴上了胶条。

为什么要将他们的嘴巴贴上胶条?显然,真正心虚的正是这些中共恶徒。他们怕法轮功学员喊出事实真相,才作出如此泯灭人性的丑事来。

我国历史上有“道路以目”的典故,说的是周朝的周厉王,把山川林泽全部收为己有,加重税负致民不聊生。邵公告诉他:老百姓已经受不了啦。结果周厉王就让秘密警察监听那些对朝廷有不同政见的人,凡经他们指认为反叛或诽谤的人,即行下狱处决。这样一来,老百姓相互见面,都不敢搭腔;路上见面,只能以目示意。周厉王说:我终于使诽谤停止了。邵公劝诫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堵人民的嘴,比堵住河流的危害还大。河一旦决口,要造成灭顶之灾;人民的嘴被堵住了,带来的危害远甚于河水)。

周厉王不听劝告,仍然一意孤行,实行暴政。举国上下当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可是三年后,平民们最终不堪忍受,自发地组合起来攻入王宫,把暴君放逐到一个叫彘(今属山西)的地方。

如今的中共与当年的周厉王何其相似!两个人在一起就算聚会,喊句法轮大法好,嘴上就要被贴上胶条。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言论的限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然而,今天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被中共的淫威吓倒,他们正在全面地向世人讲清中共的罪恶,中共遭清算、被解体的日子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