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个医生的验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拜师》《精進要旨》)值此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首先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叩拜!问候师父好!师父辛苦了!问候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九七年春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十五年了,回忆这十五年的回归历程,正是师恩浩荡、沐浴佛光、最难能可贵、最偏得、最值得珍惜的历程,深感生于此时之荣幸。

我在常人中的职业是个医生,先生和孩子也是从事医学教学、科研和医疗,我一生就生活在国内医学最高学府和专家云集的地方,可是在我的身上却发生了堪称人类医学史上罕见的奇事。

八四年正值天寒地冻,我在节日值班抢救病人时过度劳累,患了个最常见的感冒,小病没放在心上。可是一拖一月多,总是发冷,全身说不清的不舒服,那还是找中医调理一下吧。在圈内,我认识一位中医大夫,文革前他就从事省、部级、外宾、社会名流等的医疗。他聪慧过人,名不虚传,确实有两下子。文革中受到冲击自身欠安,在家休养,基本不对外行医,因是圈内同行也算是例外。事与愿违,万万不曾想到几付药下肚,人就象掉在冰窟,怕风、怕冷。从头到脚好象冷气从关键大穴往内吸,而且越来越重。脚冷的穿不了鞋,手冷的不敢摸东西,无名的心惊胆战,坐卧不宁。仰卧时胸部好象有块大石头,压的出不来气,胃内象有块石头往下坠,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难受,也没有一个关节不疼。而且许多症状说不清、无法形容(我对自己都无法书写一份病历)。可是体力、精神很好,思维如常。除了胸部皮肤许多蜘蛛痣外,五脏六腑无实质病变,其它化验,Χ光等各种检查都无异常。西医大夫最看重的是病变、体征及各种检查所见等等,我却找不到任何病变,自己痛苦的无法形容,别人根本无法理解,还越治越糟、越重、从医院走一次、在家谁咳嗽几声,我都会咽疼或吹感冒。各种症状有增无减。那时的我,真是到了西医治不了,中医没人会治的地步。

我也失去了上班和干家务的能力。随着病程的延长,什么都不好了!我心中十分清楚这是个世界级的难题,但我又是一个不服输要强的人,我把希望寄托于自身努力奋斗:疗养、各种理疗、各种锻炼、跑步、体操、打拳、练剑。无招了又去练气功,当时接触了几个气功界的“名人”,对这些人的德行很有想法,有个别简直就是邪恶败坏之徒。挑选了再挑选,也练了几种,越来越重。极度困难时,我都想“张榜求医”。

我生活的这个最高学府也有一个气功协会,气协负责人给我介绍了一个“气功师”,由于不懂,接受了他的“气功治病”,又被最初“症状稍有减轻”的假相所惑,最后,不仅骗去了很多钱,结果病的更重。大热天坐卧于热水袋上,穿棉鞋、戴棉帽、头不能转动、眼不能视物、门窗紧闭,还得拉上窗帘、连上卫生间的本事都没有了……此时的我自嘲“只会吃饭”。真是祸从天降,全家人不仅都生病,常常内外交困,最困难时候,真是连一包卫生纸都买不回来。看着本来是好事也会变坏,大白天总觉得有不好的东西,很害怕。我在人中从小就胆大,又是个很顽固的无神论者,根本没有神鬼的概念,工作、生活、方方面面,一生都在“科学”中遨游。从小要强,喜欢自立,个人奋斗,不信命运。此时,落到如此地步。我已身心交困,难道了极限,心灰意冷,生不如死,彻底绝望。只是找不到自我了结的最佳方案,苟且暂时活着。

因祸得福、绝处逢生。当时这个最高学府,有几派气功都有人练,因为有的老干战争年代、文革落下的伤残,或一些慢性病、疑难杂症、医药无法康复,大家都在寻找健康之道。每年气协都召开有政治部主任参加的座谈会。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已成共识,老干部们现身说事,同事邻居有目共睹,就是前面提的那个气协负责人又推荐给我们,后来我得了一本《转法轮》

那时的我已是绝望,因为什么招都用了,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坐卧不宁,整天害怕,睡觉也会吓醒。那时候头发全白,头屑如糠,头不能低,不能转动,眼不能视物,更不能俯视,还不能戴眼镜,根本没有看书的能力。用手随便翻翻书还莫名其妙的害怕……。当时已彻底绝望。根本不想活,觉得能静静的死是最大的幸福。所以,书在家放了很久也没看。

有一天,不知道怎么突然自己戴上眼镜看起书来,一看竟然看了四十多分钟。至今,我都想不起来当时根本不能下地的我,怎么去拿书,看书……这一段往事的全过程。这一看,这本书把我吸引住了。书中全新的概念使我耳目一新;谈及气功界的不良现象说到我心上;说到真善忍的法理让我折服……。这本书仅仅看了三分之一,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灵,隐隐之中似乎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好气功”。一时间兴奋的跑去客厅,连说:就炼法轮功!就炼法轮功!已记不清我多久不能出卧室,更不知道,不记得当时是怎么跑出去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感到全身铺天盖地的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轮子从骨头中把冷气往出排,全身暖融融的,那种舒服美好无以言表。十数年的病痛,我已忘记了什么是舒服,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和心灵上无限的伤痕、伤痛。我只知道早上五至七时是我最难过的时候;不知道身体热还是冷,盖厚还是盖薄?两条腿不知道该怎么放……。此时的我惊呆了,好象都没有思维了,就那么闭目静卧……。

三天才回过神来,赶快先把书看完。我也是读了一辈子书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书,可从来不知道看书能好病。此书所讲新奇、玄妙,一生从未涉及,我本身是一个顽固的无神论者,虽然也练过气功,那是体操加上呼吸引导“得气”而已,根本不知道与修炼、与佛、道、神有什么关系。对于修炼、宗教、僧、尼甚至佛、道、神、都是党文化中灌输的那些很负面的东西,那真是一提都笑话。但这本书看完了我好象整个人变了,脱胎换骨了!世界观变了!许多事一下子明白了:这本书不是一般书,不是白纸黑字,师父也绝不是肉体凡胎……。所以,我常说:是慈悲的师父找回了迷在了人中的我,伟大的法唤醒了我,掸去了封尘,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使我义无反顾的在回归的路上勇猛直追,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真是恨相见太迟!很后悔书在家放了很久却没看。随着学法炼功和心性的提高,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很快除掉热水袋,脱了棉帽、棉鞋,几个月以后,走到炼功点。

已记不清多久没出过房门,皮肤已成了没见过阳光的苍白,脚踝、趾关节没有一个不疼,迈步十分艰难。我告诫自己已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有大法弟子的风范,步态必须正常。走了很久才到炼功点,就是去炼功点的这天凌晨,一股热流从头灌到脚,通透全身,连指、趾都通透,从法中我知道这是师父为我灌顶。清晨,看见两臂从上到下长长的如血管那样的数条红线,仅这一次师父给了我多少最珍贵的高能量物质。师父啊!我用什么报答您!当炼第二套功法时,正抱轮,一个粉红色的法轮、金光闪闪由远而近旋转而来,直到太极图 字符清晰可见。那个颜色漂亮之极,人间没有……。一时很高兴,想再看清楚点,还想回去说给我的家人。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天目关了。说来神奇,炼完功回来,趾、踝关节一点也不疼了,步态如常,身体轻松,很快走到家。

当时的炼功点也不过十数二十人,有老干也有平民百姓,有教授、博士、硕士、也有医学生。人虽不多,但事情感人:有从轮椅上下来的;有患血液病几下病危通知从死亡线上康复的;有心脏病康复的;车祸康复的……。人人都有一个神奇的故事。

我们早上五点半炼功,炼完功上班,晚上集体学法、交流。谈的都是如何修心性、做好人,社会上那些官场争斗、贪腐、乌七八糟的事根本没人提。谁都知道修炼人要的是提高心性,纯净自己,常人的政治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修炼人根本没兴趣,就连买菜、物价、这些切身利益也没人提,谁都知道珍惜修炼环境,也不配在修炼的神圣殿堂议论。那时候真是一身轻松,心旷神怡,好象全身每个细胞都在笑,乐的象个孩子。随着对法理认识的提高,修炼心性的提高,我身体越来越好:精力充沛、白发部份变黑,松弛的皮肤也变的红润细嫩,真能年轻十岁。过去大热天也不敢沾一滴常温水,修炼后一年四季再冷的天都是冷水洗头、洗澡,坚持了十三年,从来没有过一次感冒,十五年未服过一粒药。家中环境也慢慢的变好,不好的事都向好的方向转化。家人身体也越来越好,我有一个小孙子,当时只有四岁,过去一个月不吃药的时间最多不过一周,我修炼后他的身体慢慢越来越好。后来,我发现他发烧只要看师父的照片就退烧。真是神奇、玄妙、妙不可言。真正体会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炼功点天天都有新学员進来,不到一年,人数差不多增加到二百多人,我们炼功地也搬到了文化活动中心广场,每天坐得满满的。那年传统新年初一,我们正在炼功。啊!满天撒花,就是转法轮封底那种花,真好看,场面很壮观。一时我又喜上心头,从此我的天目关了。

九八年单位召开气功座谈会,政治部主任及省气协领导也来参加。那时单位有三派气功,一派谈的是用功能炒股票,一派谈的是办了多少班,参加多少人。法轮功谈的是祛病健身,绝处逢生。医生不收红包,却能对病人高度负责。在家中做好人,夫妻和好、婆媳和好的事……。当时,省气协的领导很感动,特别提到法轮功祛病效果神奇,还说医院的红包是多年最难解决的问题,法轮功学员不收红包医生却能对病人负责,这功能提高人类道德对社会精神文明建设好……很推崇。单位还发了一个双卡录音机给我们炼功用(那时是高档电器)。会后,出了专栏重点推广法轮功。因为那时,老干们人越老病越多,领导也头疼。有心脏病专家自己也是心脏病,治不了。有个类风湿病专家,自己指、趾关节畸形,路都走不了,他还有实验,有论文。可是他昔日的病人、就是那个炼法轮功走下轮椅的人。连畸形的关节也慢慢恢复正常,他能不吃惊吗?

那时,每月一次的全市集体大型炼功,各大小公园都有,真是人山人海,十分壮观。但不管多少人,横竖自动成行,炼功音乐一响,没有人指挥都静静的炼。没有纪律约束,我们都知道自束其心。每年一次全市法会,人多的一个现代化的体育场装不下,尽管人多脚插不進,可秩序井然有序,没有人讲话,没人走动,都听台上学员发言,那种肃穆、祥和的气氛在现今社会没有,只有法轮功这块净土,场面十分感人。那一年,受国家体委委托,由医学专家在全国五大城市進行《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调查,调查数万人,我们的有效率是百分之九十七点八。但除了青年人,多数中老年人以不治之症及疑难杂症最多。虽然已是过去,我相信这辉煌壮观史诗般的场面会在宇宙史上长存。

我的两则实例看起来玄天玄地,站在实证科学的立场上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我们从西方学来的医学叫西医。西医看病看重的是病源:细菌、病毒等等;看重的是体征,病变;探讨的是各种机制;讲究的是查体所见,实验室及各种精密仪器检查所见。象我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病,统一称“功能性疾病”。你难受,医生理解不了,更治不了。你越难受,人家越觉得不可思议,个别人还会说怪话、甚至谩骂。我就因为理疗科医生没见过这么多症状的病人而讥讽、疗养院的医生因为我两只手好端端、而且手指灵活、却不拔草、不擦玻璃、不打扫卫生,没有替他们劳动而当众谩骂、被不了解的人讽刺、讥笑。我在人中是个要强、干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没有人懂得病的实质是超常的,当然从常人的理上就难明白。从实证医学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间的病源,当然人的空间也不能找不到病变。但从《转法轮》中,整个从病的起因到康复都会找到答案。那时社会上兴起的气功现象,珠目相混的气功治病,气功界那些骗钱害人不良现象,只有师父讲清楚了。要不是学了法轮功,给整死了都不明白。还错过了生生为此生来世的唯一机缘。为什么“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得去用超常的理去认识超常的病,一切释然。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七十年代末就从事人体科学研究,他说:人体科学革命,必然带来自然科学革命。其实,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信仰为本,道德为尊。修炼恰恰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精髓。共产邪灵宣言与一切传统文化决裂,宣扬无神论和斗争哲学,是从根本上破坏我们的民族传统文化(神传文化),从人的本质上破坏人类道德。从而毁灭人类、毁灭民族、毁灭我们的国家。佛法才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

目前大陆有一个“法轮功现象”:只要明白法轮功真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以祛病、得平安,人们称为“九字吉言”,也有人叫“九字诀”。有人很信、很诚心、很灵。从车祸、地震、大火中转危为安。有人不信,认为迷信。我诚心诚意告诉你,你千万记着:那是最值得“着迷”的信。大家知道佛家有一句话:“佛法无边”。中国叫神州,是神传文化。在这么严酷的现实面前,你能分正邪、明善恶、对真善忍的认可,那不就是佛性吗?就象金子一样发亮,就可以得到高级生命的呵护。所以,希望同胞珍惜这份缘,这份善。是法轮大法师父慈悲于人,叫他的弟子讲真相,唤醒世人。也许那是你千年的等待,万年的期盼。大法弟子那是真正在舍己救人啊!我们不要回报,一无所求,只愿你度过劫难,只希望你平安。

世界法轮大法日,师父把宇宙大法带到人间,遍撒甘露,普度众生。大法洪传,宇宙中最大幸事、盛事。众生、世人之福,大法弟子之荣耀。在这光耀寰宇的日子里,我们同祝、同贺、高歌齐颂法轮大法好!

再次叩拜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