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曾反对丈夫修炼 如今入道得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夏天,我丈夫在单位接触法轮功,走入修炼,那时女儿两岁。我当时也在丈夫的劝说下看过《转法轮》,觉得书中讲的道理很好,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而且还有很好的去病健身效果。但是也许机缘未到吧,那时并没有真正读懂,也没明白修炼是怎么回事。

转眼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荒谬、恶毒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我的家庭和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一样,在黑云压顶的氛围中,象一叶小舟,在狂风暴雨中飘摇,却又无处躲藏,我在这种全社会形成的恐惧氛围中,由支持丈夫炼功到强烈反对,甚至走到离婚的边缘,我们原本幸福的小家庭差点被拆散,家里每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并经受了巨大的精神打击。

如今,孩子已上高中了,成绩优秀,我也由原来的强烈反对而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们的家每天沐浴在浩荡佛恩中,祥和、幸福,我无法用语言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真心希望我的经历能引起人们思考,不要再被中共谎言蒙骗、想一想这黑白颠倒的十三年中发生的这一切到底为什么?而每个身在其中的人,我们是怎么对待的?我们在其中做了什么?

一、丈夫的变化

我和丈夫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来到这个城市,工作待遇还不错。丈夫很有才华,也肯吃苦,和领导、同事关系处的也很好,深得领导器重,很快得到重用、升职。大家都说丈夫肯定会前程似锦。丈夫自己对此也是踌躇满志的。夫贵妻荣,我心里也美滋滋的,不久,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安乐窝,一年后女儿降生了,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幸福和希望。

丈夫升职后,工作更忙了,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很晚了还在伏案写东西,星期天还要加班,每天忙忙碌碌的,在家的时间很少。因为他在的部门有些小实惠,他也时常往家里带一些衬衣、日用品之类的,偶尔还会有一些工资外的收入。有时和我聊天,也都是名利场中那些事,我觉得他的思想越来越复杂,争名逐利的心很重,刚毕业时的那种单纯、快乐的时候越来越少,即使面对我和孩子,开心的笑容也是很少。

尤其身体方面,那年单位组织献血,丈夫为了积极表现自己,也起个带头作用,主动去报了名。本来献血后要好好补补,注意休息,可那时孩子才几个月,双方父母都没在身边,我自己照顾孩子已经很忙活了,他也仗着自己年轻,没有重视,献完血第二天单位有事,就打电话叫他上班了,到了第三天他就开始发高烧,打针输液都不管用,整整持续一周的时间,体温一直高达三十九度,然后转为剧烈的咳嗽,整整咳了一个月左右,有时半夜听见他这样咳嗽,我又担心又着急,他也怕我担心,总是硬撑着对我说没事。好不容易病好了,但以后每年都发一场高烧,身体虚弱,当时孩子小,我还要忙着照顾孩子,还要照顾他,真是觉得身心疲惫。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对丈夫来说是生命最重要的日子,也是我们这个小家庭最幸福的时候,丈夫在单位接触法轮功,开始走入大法修炼,当他拿着《转法轮》这本书郑重的对我说:他要修炼了。从那一刻起,我感觉丈夫就象变了一个人,每天象充了电一样,总是满面阳光,身心轻松,几乎没有发愁的事。而且做事处处考虑别人,单位工作依然很忙,但多晚回来都不喊累,还主动帮我照顾孩子,做家务。单位里的东西再也没往家里拿过。最重要的是他身体健康了。他从炼功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以前那样的情况,而且直到今天,没有吃过一片药。

丈夫在家看书时,也经常劝我:“你也看看吧,书中讲的可真好,咱们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可从来没有人教咱们这样的道理,告诉咱们人生的真正意义。原来人应该按照真、善、忍去做,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不要工于算计,唯利是图,伤害别人。我以前就想往上升(职),争名逐利的,感觉很累。现在明白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用那样去争去斗的,一切随其自然,心里感觉真轻松。你有时间和我一起学吧。”

这样我在照顾孩子之余,也拿起了书看,觉得书中讲的是挺好,可是我要上班,还要照顾孩子,总觉得没时间,看完就放下了,没有象丈夫一样真正读懂书中的内涵,那样坚定的要修炼。但是我很支持丈夫炼功,尽量为他提供时间看书,不让孩子打扰他,有时丈夫听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时,我和孩子也静静的坐在旁边听着,孩子也好象能听懂似的,每次都安安静静的,那时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充满了幸福、快乐。

二、风云突变

幸福的日子总觉得过得很快。1999年夏天一天,单位书记开始询问每位职工是否炼法轮功,我还觉得奇怪,因为丈夫修炼后很少接触其他学员,一直是自己在家看书、炼功,我们也很少了解这方面的事,那时象4.25学员上访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后来听丈夫说,书记并没有找他问,是他觉得要按照真、善、忍去做,要说真话,所以他主动找到书记说他也在炼功。当时怎么也想不到教人做好人,让人强身健体、道德回升的这样一种功法,会被这样造谣、诬陷;对这群手无寸铁、一心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会发生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而且持续十几年。

就在那一年,我们小家庭的幸福气氛再也没有了,给我的感受是巨大的压力、不明真相的恐惧和无休止的争吵。对丈夫而言,比我承受的还多,还重,亲人的不理解、单位领导施加的压力、被谎言蒙蔽的人们嘲讽的眼神,以莫须有罪名强加的迫害……甚至写这篇文章时,我都不愿回想那时经历的一切,我愿那是一场噩梦,可是这场噩梦却拷问着所有人的良知、善念、道义和勇气。

开始时单位的领导找丈夫谈话,让他放弃炼功,丈夫讲述了他自己炼功后的身心变化,他是法轮功的受益者,他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法轮功没有错,这只是个人信仰,对社会、对单位、对家庭没有任何不好的影响,他不会放弃的。因为没有在“转化”书上签字,单位的领导就一波一波的到我家里来做工作,试图让他放弃。开始时,我还帮着丈夫,跟他们讲丈夫炼功后的道德、身体方面的变化,讲我们现在的幸福。后来我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再加上周围同事的不理解,许多人也让我劝劝他:不让炼就不炼呗,别钻牛角尖,别跟政府作对,胳膊拧不过大腿,别因为炼功把大好的前程给耽误了。慢慢的我的态度也变了,开始劝丈夫为了我和孩子就放弃吧,别让他们总这样干扰咱们生活,我希望平平安安的过日子,这样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我觉得要承受不了了。

其实丈夫的压力比我还大,他每天不论上班还是下班都要面对领导这种无休止的所谓“开导、帮助、转化”,面对同事的不理解,现在还要面对我的压力,即使这样,他也从未有过一丝动摇:“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我不会放弃”。我现在都无法想象当时他是怎么走过来的。那时我承受不了外界的压力,回家就和他吵闹:“你是要我和孩子,还是要大法?”

记得一次丈夫面对愤怒的我,流着泪说:“我都要,对我来说你和大法没有矛盾,不需要非得取舍,他们不了解,你真的不了解吗?大法带给我们的美好你忘了吗?我们得讲良心啊,我理解你现在所承受的委屈和压力,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对的永远是对的。你也不会白白的付出。”

我内心知道丈夫是对的,大法是好的,我更知道我改变不了丈夫的信仰,谁也改变不了,慢慢的来我家的人少了,大家也都不再提所谓的“转化”了。日子似乎风平浪静了,可是中共残暴的迫害和恶毒的谎言却步步升级。

二零零一年新年刚过,正当人们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之中,“天安门自焚伪案”打破了人们祥和平静的气氛,一时间恶毒的造假伪案频频在电视中炒作,引发了不了解真相的人们对法轮功仇视和恐惧,我的家庭再次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次双方父母也都参与了進来,不断的打电话,以长辈的身份和断绝父子关系相威胁,要丈夫放弃,完全不听丈夫的任何解释。和我关系不错的同事竟然劝我离婚,在各种压力和痛苦中,我感觉身心疲惫,甚至争吵的力气都没有了。支持丈夫走下去的是信仰的力量,而那时支持我走下去的是弱小可爱的女儿,我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那时“法轮功”成了我们谈话的禁区,双方都有意躲避,我们也不看电视,在外面只要听见谁在议论法轮功,我就远远地躲开。但是在这个操纵一切、控制一切的集权统治下,怎么躲得了呢?二零零二年,丈夫在单位被无辜抓走,警察并且抢走家里的钥匙,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对我家非法抄家,直到今天抄走的电脑、显示器等也没有归还我们,他们的理由竟然是浏览非法网站,但却没有任何文字的东西,既没说什么是非法网站,也没说浏览了哪个非法网站,就这样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丈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个月。

当时女儿还在上幼儿园,面对家里满地狼藉的景象,我痛哭失声,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从小学到大学、直至工作,都在中共洗脑灌输之中,在我的思想中从未想过这个“伟光正”的党会做出这样邪恶的欺骗老百姓、迫害无辜好人的事情,但我也知道丈夫是好人,我也看过书,法轮功没有向他们在电视中说的那样,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丧失了判断是非的能力,对这一切非常迷茫。

丈夫回来后,单位的职务被免去了,但是面对这一切他却很坦然,尤其不可思议的是,很快他又买来了电脑,开始上网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我觉得自己已经承受不了了,提出了离婚,丈夫看我坚决的态度,就痛苦、无奈的同意:“我从心里希望你幸福,我也是这样做的,只是你还不能理解,如果你觉得这样你会摆脱这种痛苦和压力,我同意你的选择。”

也许不该走到那一步吧,最终我们还是一起走了过来。

三、我也要修炼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记得有这样一句话“时间可以检验一切”。丈夫在日常生活中、工作中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的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经常加班加点,从无半句怨言,同事、邻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叫随到,对双方父母、兄弟姐妹关心、照顾……。丈夫用自己实际的表现,慢慢的使周围的同事、邻居、亲友改变着在恶毒的造谣宣传中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不好的印象。同事、朋友们有什么烦心事也都愿意找丈夫聊聊,孩子教育呀、工作不如意呀、夫妻矛盾呀,都想听一听丈夫的意见,他们说就信任丈夫,和丈夫聊聊心里豁亮。

尤其是公公变化最大,当初为了使丈夫放弃修炼,扬言要和丈夫断绝父子关系。可是因为婆婆和大哥有病住院期间,丈夫找大夫、主动花钱、送饭,忙前跑后、体贴周到毫无怨言,公公看在眼里,背地里夸丈夫孝顺、懂事。大姑姐开玩笑说:“你儿子好是好,可惜是炼法轮功的。”公公马上反驳:“炼法轮功怎么了?炼法轮功就是好,要都象他那样,这世界上都不用警察了!”

在潜移默化中,我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的发生着变化。让我最叹服的就是丈夫的身体,十多年不曾吃过一粒药,有时有些发烧感冒,也几乎是迅速恢复。最神奇的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一天丈夫下班后说腰疼,躺在床上汗都下来了,疼得不敢翻身。我劝他去医院,他说没事,一会就好。根据以前的经验,我觉得也会象以前一样,很快过去,就没再坚持。夜里醒来,感觉他一直没睡,强忍着痛苦,我知道劝也没用。第二天早上,丈夫的疼痛并没有减轻,他让我去上班,自己请假休息一天。我临走时郑重的告诉他:“这么多年我知道改变不了你,你的身体自己决定,如果你决定上医院,随时给我打电话。”

在单位,我根据丈夫的症状上网查了一下,结论大概是肾结石,不及时治疗会有危险的。我心里着急,盼着丈夫给我打电话,可是一天没接到电话,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好不容易盼着下班回到家,没等我敲门,丈夫听见我的脚步声,主动给我开了门,生龙活虎的站在我面前,我上下打量着他,简直不敢相信,好象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连痕迹都没有留下,太神奇了。

丈夫乐呵呵的告诉我,这就是大法修炼的神奇,为什么近十年的残酷迫害,面对失去工作、非法抓捕、判刑、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甚至活摘器官,都没有使大法修炼的学员放弃,而且这场迫害不但没有把法轮功打垮,反倒使法轮功洪传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中共的谎言,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大法真相,越来越多的人被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行为感动,越来越多的人公开支持法轮功。

丈夫借着这个机会和我聊了很多,这些话题在以前曾是我们的禁区。我认真的听着,很多事我都不敢想象,象天安门自焚伪案,为了嫁祸法轮功,竟然以国家的名义捏造这样的弥天大谎,欺骗民众仇恨法轮功;还有血腥的器官活摘,比法西斯还邪恶,残忍。在中国多少民众被这种谎言蒙蔽,即使是我这个家人,都是在一言堂铺天盖地的谎言中生活了近十年,排斥这么好的大法。明白这一切后,我不再干扰丈夫看书、炼功,上网。而且在不知不觉中,我也改掉了自己在社会败坏潮流下沾染的不好的行为。

后来丈夫给我看了《预言与人生》的视频,我相信古今中外的预言说的都是真的,这个世风日下、唯利是图、道德沦丧的社会不会长久的,人不治天治,只有这个高德大法才会让人道德回升,返本归真。

那是二零零八年初,我终于再次拿起了《转法轮》,这一次我读懂了。我记得自己捧着书,跪在师父法像前,泪流满面,我发自内心的跟师父说:我也要修炼,从现在开始,我要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达到标准的修炼人。

四、佛恩浩荡

在我下定决心修炼那一刻起,我体会到了那种无以言表的神圣和幸福,我觉得自己象变了一个人,生活中的苦恼、工作中的不如意、同事间的勾心斗角、互相攀比等都不在看重,感觉身心轻松。尤其这么多年压抑、痛苦的生活,对我的身体影响也很大,经常失眠、胸闷,身体虚弱,还有妇科病带来的苦恼等,这些问题也随着炼功很快改变,大法的神奇随着我的修炼不断展现。这时我才真正体悟到了丈夫当时心情,明白了那些法轮功学员为什么面对那样严酷的迫害依然坚强、乐观、豁达。

因为对丈夫的怨恨,这些年我和公婆关系相处得并不好,只是逢年过节不得不去看看,这么多年没有主动给他们买过什么东西,还和哥姐攀比,限制丈夫多给公婆钱。修炼后我主动和丈夫商量去老家看看,并且买了很多礼物,当我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现在公婆面前时,他们高兴的合不拢嘴。前年婆婆病重住院,老公请假回去看护,我们还主动多承担住院费用,给哥哥姐姐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使我们这个十几口人的大家庭相处和谐、其乐融融。

去年下半年,我所在部门由于机构变动,我从一个很清闲、干净的工作环境调到一个环境差,工作量大的部门,而且工资奖金都有所下降。面对这样的反差,我没有任何抱怨,在单位努力学习新的技术,工作中不怕脏不怕累,在利益上不去争不去斗,每天面带微笑,祥和平静。我的新同事大多是年轻的小伙子,他们都很佩服我从原来那样舒适的工作环境到这样的环境,还能如此平和,开心,一位小伙子曾问我:“姐,你会生气吗?怎么每天看你乐呵呵的?”我和大家关系相处得非常好,他们有什么话都愿意和我说,从心里尊敬我,工作中有什么活和我抢着干。

修炼前,对于孩子的学习,我和大部份家长一样,把自己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了孩子身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非常关注孩子的成绩,不辞劳苦带孩子上各种辅导班,给孩子造成很大的压力。修炼后,我不再只关注她的成绩,而是不断的教给她做人的道理,如何尊敬老师、如何和同学相处,宽容礼让,有责任心。孩子在轻松的家庭氛围中,性格开朗、乐观,主动帮助别人,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而且学习自觉,成绩很好,今年顺利的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

结语

风雨过后终见彩虹,现在丈夫在单位得到了同事和领导的尊重和认可,我和孩子身体健康,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又找回了当初的幸福,周围的同事、朋友都很羡慕我们,我深深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或许会有更多的家庭和我们一样幸福,我愿所有的人都能认清中共的谎言,都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