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次绑架两次劳教 张伟杰又被非法庭审(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法院不顾警察违法的事实,于五月十九日非法庭审所谓“九人连案大案”,但因为两名法轮功学员拒绝出庭,只好改为七人。其中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叫张伟杰,他十三年来遭到中共十次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长期身陷囹圄,如今又遭非法庭审。

张伟杰夫妇
张伟杰夫妇

今年四十多岁的张伟杰,曾是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武汉证券部职员,后来做个体生意。去年在武汉警察大规模的绑架中再次被捕。警察为了炮制所谓“九人大案”,逼迫他承认自己是法轮功的头头(其实法轮功都是个人修炼,从来没有头头)。在遭到他的抵制后,警察竟扬言说哪怕做个身份也要把他做进去。以下是张伟杰遭迫害部份经历:

遭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早上,张伟杰正在单位上班,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强行带到台北街派出所,随即被送入“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中共非法私设的洗脑班、黑监狱)强制洗脑。绑架他的人没穿警服,也没出示任何证件,类似黑帮绑架。

刚开始,洗脑班的恶警逼迫张伟杰到二楼参加所谓“学习”。张伟杰不配合,遭到他们毒打。张伟杰说:“我被关押过那么多地方,没有看见过象你们这样打人如此狠毒的,我出去后一定会告你们。”

在所谓的学习中,恶警安排丁星樵等犹大灌输歪曲的邪说,张伟杰一直和他们辩论,指出他们的荒谬,直到犹大说受不了他,说他讲的都是明慧网上的东西。后来警察怕他反把犹大们说清醒了,才不再让他上去“学习”了。

警察不让张伟杰理发、剃胡须,不让洗澡,在四十度高温下不给他用电扇。而犹大丁星樵还攻击他,说他个人修炼很差,身上发臭,以此混淆是非、掩盖罪行。

因为张伟杰一直坚持信仰不妥协,从八月十四日开始恶警加重对他的肉体折磨。持续十四天强迫他站立,不让睡觉,恶警胡高伟和邓群(一米八几高个的恶警打手)对他百般凌辱和殴打。他们威胁说把他做实验品,让他转化认罪,揭发他人。并且逼迫他承认身份,是法轮功头头,并扬言说做个身份也要把他做进去。张伟杰绝食抵制迫害,遭到更恶毒的折磨——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很多从省洗脑班出来的学员说,这里的灌食是一种非常恐怖、非常难以承受的恶行。恶警们将灌食作为一种折磨人的手段,让人生不如死。灌食的医生常常将插管插到喉咙气管处不动,致使人几乎窒息,整个脸部胀得通红,痛不欲生。然后,医生再将插管上下来回抽动一、二十次,直到插管见血才罢手。

他们对张伟杰进行一、两个小时的插管,超大量灌食,故意使他呕吐。但是即使这样,张伟杰并没有屈服,甚至没有签字。直到当年十月二十四日,才被转入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迫害张伟杰的幕后黑手

迫害张伟杰的幕后黑手是邪党政法委头子周永康、公安部、各级“六一零”和公检法系统。

当局炮制的“九人大案”是政法委头子周永康亲自指示并交由公安部督办的。二零一一年,周永康流窜到武汉,亲自指示公安部督办了武汉市的两桩“法轮功大案”, “九人连案”是其中之一。该案在当局炮制的伪证找不到合适的法律条款的情况下曾被多次退检,但在今年四月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检察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启动非法开庭,枉法审理了这起所谓“要案”。

“九人连案”其实是一桩地地道道的冤案,所有涉及的学员被强制洗脑、欺骗利诱和刑讯逼供,最后被公安炮制出各种“伪证”,这方面明慧网上已经有长期的跟踪报导,在此不再赘述。(相关报道见:《2011年周永康在武汉炮制的两起冤案》《武汉九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武汉公检法图谋非法庭审七法轮功学员》

在张伟杰经历的常年迫害中,“六一零”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每一次的迫害都是六一零直接策划的结果。有时,“六一零”人员也会跑到前台,赤膊上阵。如二零零七年,张伟杰被绑架劫持到江岸区洗脑班,江岸区委“六一零办公室”头目胡绍斌就出面直接指使和实施殴打、凌辱。

当时为了抵制非法关押洗脑,张伟杰给各级政府、人大、检察机关写申诉信揭露相关人员的职务犯罪,遭到胡绍斌的疯狂报复。胡不但派人抢走了张伟杰的信件,绑架了帮他寄信的夫人,还亲自带人对张伟杰大打出手。胡绍斌一面叫嚣:“打死他!打死他!”一面让几个打手暴打并把张伟杰按倒给自己下跪。胡绍斌声称:“六一零就是今天的盖世太保,掌管军、警、宪、公安、司法,想抓就抓,想关就关。”“六一零”另一位何姓警察扬言:“你别想再见你的家人了。”几天后胡绍斌说:“我已经跟省、市领导反映了,对张伟杰要重拳出击,打死他!”“打死他!打死算自杀,我签个字,直接火化,简单的很。”在胡绍斌唆使下,他手下的人对张伟杰进行了疯狂的毒打,致使他的头、腰、脚趾关节受伤。

这只是张伟杰遭受迫害其中的一幕,而每次的迫害,都是在各级“六一零”的直接指挥和策划之下进行的。

夫妻俩同被关押

张伟杰的夫人陈曼,原是湖北一所外资大学的英语讲师,因修炼法轮功遭单位开除。二零零八年举办“儿童英语冬令营补习班”被警察绑架。二零零九年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联手洪山区检察院做假证重判七年徒刑(此案已被“追查国际”立案)。七十多岁的陈母不久因悲愤离世。现在夫妻俩同时身陷囹圄。

二零零七年,张伟杰被绑架一事曾在国际上曝光,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并被欧盟作为与中共人权对话的案例之一。但中共并未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不久绑架了他的妻子陈曼。

张伟杰夫妇被中共当局残酷迫害十几年,遭到十多次绑架、抄家、拘留、强制洗脑、劳教、判重刑,更遭到吊铐、毒打等多种酷刑折磨……

“控告他们,为我做无罪辩护”

辩护律师曾问张伟杰,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张伟杰告诉他:“我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我那时身体走路时腰站不起来,炼功好了,我就更加坚定修炼了。”

张伟杰曾因为身体瘫痪,四处求医无门,无奈中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体完全康复,和正常人一样,甚至比正常人身体还好。由于在金融系统工作,张伟杰还沾染了许多不良嗜好,如喝酒、打牌、抽烟等,脾气也很不好。修炼法轮功后,这些不好的习惯全部没有了,坏脾气也有了很大的改观。见过他的人都对他印象很好。

曾经亲身受益于大法,并且知道了什么是佛法真理,什么是真正的科学,所以即使面对残酷的迫害,张伟杰也不屈的走过来了。当律师问他有什么要求时,他毫不含糊的说:“控告他们,为我做无罪辩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