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十三年前,我在拘留所遇到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我因祸得福,在拘留所里喜得大法。十三年来,每当我想起或谈起此事,泪水总是夺眶而出,感恩师父的心情难以言表,再次谢谢师父的苦度……这还得从一九九三年说起。

我是一名国营服装厂的技术主管,由于名利心的促使,被所谓改革开放的大潮拖下了大海。我一个不懂经营、没有企业风险意识的商盲,靠大胆、懂点技术,用恶党“借鸡下蛋”的理念,东拼西凑的办起了小型服装厂。都说我人缘好,只要是有点钱的朋友亲戚都想借钱给我(那年代钱很实,国家银行是不支持私营企业的)多的几万元,少的也有几千元,二十多人就凑了二十多万。我以返还利息的形式回报他们。

我被戴上了私人老板的光环,架在了员工之上,十分忙碌,没日没夜的操劳,也算是生意兴隆,名声在外,外面的人都投入了羡慕的目光,可自己的身体这时却检查出了子宫瘤和心脏病。即使是这样,我那求名利的执着还在膨胀。我又把目光投到了外贸服装加工上。这样就需要增加设备增加技工,还需要再扩大生产,一位懂得易经的朋友提示我说:你命中没有那么大的财和领导那么多的人,你不能逆天而行。我没有听他的话,执著的为扩大生产准备忙碌着。

记得那是一九九六年的春季的一天,一个阿姨来找我玩,看我脸色不好,就给我讲她学法轮功了,这功法怎么好,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她向我展示了五套功法,我说好是好但我没时间炼,等有时间我去找你。就这样我失去了这得法的机缘。

我将精力全部放在了企业上,百十号人的企业,包吃包住,工资水平不亚于同类企业。比较优越的条件引来了好些技术工人。技术力量和产品质量在当时同行业中有一定的声誉……

一九九七年下半年,亚洲金融危机的风暴波及到我厂,外销订单少的可怜,来了订单原料凑不齐的情况经常出现,干着干着活就要停产待料,活干不出多少,资金周转困难,日常费用不少,钱只见出不见進,愁得我整天牙痛,还要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危难中想起了在厂里任技术主管他的老爹,向他请教,他说:“佛家的是不能给别人看吉凶的,你既然来了我给你说几句,你不是一般人,你是从天上下来的,送你一副对联吧!”我打开一看红底黑字,上面显着:“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不太懂含义,但我知道佛是讲善的,是为人好的。回到厂里我就把这幅对联挂在办公室里,别人看了讥笑我搞迷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越来越危机,当初借款给我的人也用各种理由来要钱,真有一种釜底抽薪的感觉,我决定化简风险,找人参股。但人们一看没多少利润都不感兴趣投资入股,找了不少人没有一个投资的,为此我不能正常经营工厂,只能安排别人,我整天东奔西跑的找钱,晚上都不敢回家,就怕碰到债主,无言可答。

有一天,一个投资了三万的朋友找了黑社会,把我约到银行门口,用绑架来威胁我还钱。电视上的那一幕真的展现在眼前,我被惊醒了,这才知道我在玩生命游戏,我忙给他们讲了很多好话,告诉他们工厂还在生产,赚到钱立马就还他,他们把我放了。回家之后,一个逃跑的念头油然而生,我把工厂的真实经营状况给我的丈夫讲了,目前再想借到钱是很难了,由厂子办公室主管来主持生产,我们退出来另找他路,对外就说出去找钱去了。我和丈夫达成共识,到了冰城。

由亲戚导引我们,刚租下了一间房子就迎来了第一场大雪,我们穿的很单薄,要想过冬还要增加衣物才行,但我们只有五千元,路上还用了一些,再加上租房仅剩三千元,女儿也辍学跟过来了,就这点钱还真不能轻易动用,还想东山再起。

静下来我回顾这段过程,想起了懂易经的朋友的忠告,想起老爹说我是从天上来的,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还从来没干过这样见不得人的事,带着各种疑惑,我找了亲戚问她这有没有算命的,之后我和他一起来到一个女人家里,我把生辰八字给了他,她说:“哎呀,你是修好了的道下世来做件什么大事,下边一直没人接你。”我向她说了我的情况。她严肃的说:“家里人都急着找你呢,你得赶快回去了结,否则会造大业的。”“造业”二字我从来没听说过,但很震惊也很困惑,她接着说:“法院有个女人会帮你。”听了她的劝告,我立马买了返程的火车票,一家人又返回山东,次日早晨到家,我疲惫不堪的倚在沙发上,就看到脚旁有个小东西在动,仔细一看是一个大喜蛛(我们当地认为是吉祥物)在跑,它绕了几圈就向北跑去(因为我很相信喜蛛给我送喜讯,我看它跑的路线就是去厂子的方向),我拿起电话通知办公室主管,让他组织人员开会,他告诉我不行,法院整天在找我,我坚定的说我一会就到,心想死猪不怕开水烫,听天由命了。我来到办公室,人员都到齐了,我们彼此打了招呼。接下来就开始开会。我改变往日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语气诚恳讲了当前厂子的情况,想让员工以干股(不投入资金的一种入股)的形式参与管理。会开了一半,楼下就有砸门声,办公室主管下去一看,是法院人员敲门,他跑上来告诉我赶快从后门跑吧,法院来抓你了,我没有紧张,让他们把门打开,他们上来四个人,当场给我上了手铐,把我带到法院,在法院的小屋里我被铐在暖气管一天一夜。办事人员跟我讲你如果不交钱,就把你送拘留所。其实:“拘留所”三个字以前我一听就毛骨悚然,现在也麻木了,我说我真没有办法了,你看着办吧。傍晚他们把我送進拘留所。

警察打开了一间房门,把我送進去了。房间里一张大通铺、铁栏地上一角放着当马桶用的黑塑料桶。五个人各自一个小薄被子,也拿了一床给我用,我想起自己一直想做人上人,不知不觉当了罪犯。不管怎样,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有一种解脱感。

晚上我盖上被子静静的想法院帮我的那个女的在哪呢?这时旁边一个大姐,开始问:“你们都是干什么進来的?”有是夫妻离婚为房产纠纷的,有一个介绍小姐的,只有我是借钱还不了的。大姐说:“我是学法轮功做好人進来的。”我说:“我知道法轮功是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好功,不是有一句话叫做‘退一步海阔天空’吗,大姐你别和他们顶着干。”大姐说:“你不懂,不是这个意思。”然后她从枕头下拿出一本很厚的书捧在手里看着,我端详了一会,小声的问:“哎,大姐看你看的什么书?”她说“《转法轮》。”“给我看看好不好?”她双手把书交给了我,我一翻开就是《论语》,当我看了三分之二时,眼被泪水蒙住了,不由自主的放声大哭起来,在场的人都很震惊,我抑制着自己的哭声,自言自语的说:“我这是怎么了?”大姐说:“哎呀,你是与大法有缘的人,我昨天才来,师父叫我在这等你呀!”我们就象老友重逢一样谈起了家常及她得法的体会。她让我明天开始学法,我答应了,心想这回有时间了。

第三天晚上十点多钟,汽车鸣着警笛开進了拘留所,从北京绑架回来十几名大法弟子。房间不够用,就把做小姐的和小犯都放了,我们屋里就剩了三个人,有五六人被安排在我们屋里,被子不够用大家就挤在一起。次日上午,警察规定大法弟子不让在床上盘腿,让坐在床边上,腿耷拉下来,警察从门玻璃上监视大法弟子,不定时的监视。大法弟子有一个人坐在那边读法,大家在听法。所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是经济问题,她们是政治问题,如果有在那里炼功的你就告诉我们。”我笑了笑没吱声就回来了。

我没有给警察当耳目,而是为大法弟子当哨兵。我站在门口,眼睛看着警察,耳朵听她们读法,当读到天目的问题时,我前额真象师父讲的:肉往起聚,看到了老寿星在笑,他旁边的小溪在流水,还看到老子把拂尘一甩……他们都说我根基很好,鼓励我好好学法。

第五、六天时,她们教我第二套功法抱轮,我怎么也抬不起胳膊(因为我有严重的肩周炎)。这天法院人员把我和另一个欠债不还的男子一起带到法院大门的走廊,一边一个铐在那,一会儿那男子喊爹叫娘受不了了,很多人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们,我视而不见,就想着自己在炼“头顶抱轮”(法轮功第二套功法),我没有太痛苦的感觉。下午他们把我们押送回了拘留所。这下我可以把手抬起来“头顶抱轮”了。我把事情跟大法弟子讲,她们说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痛苦。

过了几天,法院办事人员又来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说:“你在这有没有叫法轮功给同化了,这些人真坚定。”一位老警察插话说:“人家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她借钱不还,她配吗!”这话象五雷轰顶,我的泪水哗哗的下来了,难道我连学这功法的资格都没有吗?我沮丧的回到了房间,我把老警察的话告诉了大法弟子,她们告诉我:“师父不计众生过往之错,谁都度,你只管好好学法就是了。”我听了她们的话心情平静了许多,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学法炼功中。

半个月拘留期限就要到了,我五套功法还没学会呢,我上哪找人呢?我正发愁,又有一个传票下来了,我又被拘留十五天,我发自内心的高兴,那大姐说这是师父的安排,大家都替我高兴。我很珍惜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光,每天听她们读法,抽空跟她们学功,听她们切磋。忘记了自己是个罪犯。在法轮佛法的佛光普照下,我的思想在不断的变化。

一天早上,大家都洗头,我说上哪弄热水,她们说炼功人不怕冷,自来水就行,我一看屋檐下那么大的冰凌,快有一米长了,滴水成冰,怎么能行。她们就这样你一盆我一盆的在洗头,头上还冒着热气。大姐让我也洗,我说平时在家热屋热水洗了还感冒呢,她说:“现在不一样了,你有师父管了。”我便尝试着和她们一样洗头,心想:是啊,我现在也是修炼人了,我也能行。一天过去了,也没有出现感冒的迹象。我说:“我真的也行,师父真的管我了。”从此以后我真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虽然天天清水煮白菜汤外加小馒头,数九寒天,铁门铁窗的,心里却很舒服,人也很祥和。我在拘留所的时间一天天减少,人生的不解之谜也越来越少,一本《转法轮》全解决了。

一天早上起来感觉气氛不对劲,警察象走马灯似的進進出出,大法弟子一个个被叫到办公室,有的不止一次。下午大姐被通知到后面的临时监狱,她被非法判刑了。我拉着大姐的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这时想起了她们教我背的(《心自明》(《洪吟二》),我更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序幕拉开了。

次日天还没亮,大法弟子还在炼功,一个警察打开了房门,拿着扫雪的扫把劈头盖脸的向她们打去,有个女律师同修还在结印,恶警照她脸就是两个耳光,嘴被打出血,警察气急败坏的喊着:“再炼,我们饭碗就要砸了。”有个老太太被罚在雪地里站了一天。因为她们不放弃信仰,有的被迫害進了监狱有的進了洗脑班,也有的被勒索钱财。

大家都走了,我的期限也到了,家人来接我了。大法给了我新生让我明白了有因就有果,我也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了,身体感到一身轻。我回家后看到亲戚把厂子的债权债务都接过去了,我仅有的房子的房产证也被债主拿走了,我与他办理了买卖手续,把厂子顶给了他。带上行李和仅有的三千元,腊月十六一家三口去浙江走上一条打工修炼之路。

十三年来我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在大法的指导和师父的看护下,再也没有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把吃苦还业当成修炼人的乐事。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在此劝世人:我神话般的得法经历对迷茫的你们或许有点启发,要相信大法弟子讲的真相,不要听信恶党的谎言宣传,它的任何宣传都是为了它的政权,不顾百姓的死活宣传无神论,镇压法轮功。它要毁了人们,不让人们得救。法轮佛法是人们得救的唯一大法。请听神韵的歌词《把法等》(《洪吟三》〈把法等〉),望能打开你的心锁:

把法等

生生世世轮回中
花落花开一生生
转眼青丝又见白
拼拼搏搏两袖风
名利情爱都是空
古往今来人人争
人生如同戏一场
假戏真做傻与疯
你我都是天上众
下世做人把法等
大法弟子传真相
真相能把神路通

请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