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走出现代医学束缚 见证超常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今年五月十三日是伟大师尊洪传法轮大法二十周年纪念日,为了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为了更好的证实大法的殊胜和神奇,响应明慧编辑部的征文号召,我第一次拿起笔投稿,把我如何摆脱现代医学对我思想的束缚,破除头脑中无神论思想,走入大法修炼的经历写出来,从而证实法轮大法是佛法。

一、眼见神奇效果,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我是一名西医大夫,从小受共产邪党无神论教育,不信神,对人去庙里当和尚不能理解,觉得这些人太迷信,不可理喻,对修炼是什么更是没有概念,尤其是我学的西医是西方现代实证科学的产物,它是建立在实证科学和实验基础上的,它只是研究看得见、摸得到的有形部份,而对西医以外如中医、气功等治疗手段是持排斥态度的,认为不科学、不可信。受这种实证科学教育的影响,我也就更加信奉“眼见为实”。

九十年代出现气功热,我认为气功是一个象慢跑、走步、做操一样的锻炼身体的一种方法,只是感到它的祛病健身效果好象比其它方法好。

我丈夫患腰椎间盘脱出病多年,经常发病,一发病腰痛难忍,连翻身都困难,一年有时住几次院,我这个当医生的妻子也无能为力,因为此病没有很好的办法医治,就是手术也可能还会复发,况且手术本身还要冒很大的风险,他也活得很痛苦。

一九九六年他的朋友给他推荐介绍了法轮功,并告诉他法轮功治病有奇效,他回来告诉我,他要炼法轮功,并说他朋友的妻子停经多年炼功后又来月经了,我当时就感到这功怎么这么神奇,想炼就炼吧,对身体总有好处,就支持他炼。他每天看书、炼功,炼了一段时间后就把护腰和戴在腰上的神功元气袋解掉不戴了,我当时看到就有些担心的说:“这功有没有效果还不知道,你现在不戴了,发病了怎么办?”他说:“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你不用管,学法轮功这件事是我从娘胎里生出来比任何一件事情都重要的事情。”当时我不能理解,觉得不就是炼个功吗,有这么重要吗?半年后,我发现他身体越来越好,不仅腰椎间盘脱出病没有发,连慢性支气管炎、慢性肠炎也好了,尤其是顽固的手指灰指甲也被正常指甲代替了,人也变年轻了。

他的这些变化使我感到神奇,也对我固有的思想产生很大的冲击。我一贯信奉的“眼见为实”就在我面前出现了,难道你还能认为它是假的吗?还能说它是偶然的吗?当时许多炼法轮功的人都出现了这种神奇的效果,而我却用西医解释不了。随着行医的时间长了,也感到西医有许多局限性,许多病因不清,只能对症治疗,看到作为医生对许多病束手无策,不能为患者解除病痛感到无奈,那些只是认为医学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罢了。现在看到西医治不好的疑难病症气功能够治好,这些摆在眼前的事实不得不让你改变态度。

此时,我开始对法轮功产生兴趣,丈夫也给我洪法让我炼功,我萌发了炼功的念头,一来觉得可以祛病健身,二来作为医生也想通过炼功搞清楚祛病神奇现象背后的因素是什么。

我于一九九七年六月带着这样的想法和疑问走入了炼法轮功的行列。刚开始炼功不久,对法理了解的也不太多,此时,单位派我到青海省西宁市出差,因为是去高原,会不会有高原反应,身体能否适应,自己比较担心,但想到炼功了可能会有帮助。结果去了高原以后,与我同去的几个同事,年纪都比较轻,我是年龄最大的,他们都出现了因缺氧而引起的头痛、失眠、食欲不振、气喘等症状,而我在高原的半年里却什么反应也没有,既没有头痛,也吃得香睡得甜,甚至连感冒都很少,同行都很惊讶,说你有什么健身秘诀,我说没有秘诀,我正在炼法轮功。

我以前有顽固性便秘,也在炼功中不知不觉好了。从这时起我才意识到法轮功不一般,促使我抓紧时间看书学法。首先明白了人得病的根本原因并不是象西医说的那样,西医认为人得病,如发炎是细菌感染,感冒了是病毒感染,但西医为什么有许多病的病因一直搞不清楚呢?现在学了法知道,造成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业力,而业力是做了不好的事得来的,就会形成黑色物质场。

“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一般的气功师看不见,一般的特异功能看不见,只能看到人身体有黑气了。哪个地方有黑气,哪个地方就有病,这是说对了。可是黑气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转法轮》

那么法轮大法为修炼者揭示了这个更深层、更微观、更本质的原因,而西医对病理和病因的探究只是局限在物质表层,所以许多病因不清,治疗效果局限和打折扣,甚至无办法也就不足为怪了,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西医只能对症治疗的原因了。正象师父所说:“医院还是能治病的,只不过它的治疗手段是常人那个层次的,而那个病却是超常的,有些病是相当大的。”(《转法轮》)

“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难往后推移了,推到后半生或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转法轮》)

所以在常人中表现就是病会复发,达不到根治。学法后明白了要想彻底好病和不得病就必须消除这个病的根本原因“业力”。而要想消除“业力”就必须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标准去做,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提高自己,提升自己的道德,使业力转化成德,转化成功,这样病才能根除,并且无药而愈。

至此,我才明白由于我和丈夫炼的法轮功是修炼,而且是佛家大法,我们按照大法修炼要求去做了,自身的“业力”在消除,在转化,当然就出现了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了。并且通过修大法,不仅知道人有病的原因,也明白了大法还可以说清中西医本质和道理,能够治愈中西医无法解决的病症,但大法的内涵远远超出中西医境界,对中西医理解是有指导作用的。修大法不是为了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法轮大法是佛法,是超越中西医的真正科学。

走出现代医学束缚,真正修炼大法

我抱着祛病健身目地走入大法修炼,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使我从根本上改变了对现代医学的认识,不再受实证科学的影响,不再信奉眼见为实,也不再把西医作为万能之术,摆脱了现代医学对我思想的束缚。当我无法为患者解除病痛时,也让患者寻求其它手段,如气功、中医等方法。

一般世人都认为气功、中医都是带有神秘色彩的东西,我也知道凡是宗教和气功都是信神的,而我现在修炼法轮功,就是对我无神论思想的否定,通过不断学法体悟,明白了气功是修炼不是表面锻炼身体,它可以使人通过修炼有一个健康的机体,但修炼有更高深的内涵和目地。

我突破了无神论观念,感到神是不虚的,神是真实存在的,他就是另外空间的高级生命体,他有超常功能,能够制约于低层次生命,他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而修炼就是要修炼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不断提高心性,去掉一切执着,达到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神佛。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说:“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能看到宇宙各个空间的真正的理,看到宇宙的真相;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事情。这还不是个修炼得道者?还不是个大觉者吗?能说和常人一样吗?还不是个修炼觉悟了的人吗?叫觉者不对吗?翻译成古印度话就是佛。其实就是这样,气功就是干这个用的。”

我此时才真正明白修炼是什么,过去庙里和尚修行和现在炼法轮功都是修炼,最终目标都是修成神佛,法轮大法是佛法,我明白了做人和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对大法我才真正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从过去炼法轮功为祛病健身到现在的修炼,我知道了自己在做什么了,也知道今后怎么去做了,才真正是从现代医学束缚中,从无神论中走出来,走入大法修炼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