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学法 十二岁小弟子闯过病魔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个十二岁的大法小弟子。这份交流稿是妈妈协助我完成的。

一、心溶于法,皮肤顽疾迅速消失

五岁那年父母离婚,我小学一到五年级是在农村奶奶家读的。大约四年级的时候,突然发现右侧大腿根部出现了一个小疙瘩,很痒,晚上总挠它,也没注意。渐渐的把它抓破了,流出点黄颜色的水儿,我依然没去关注它,也没和大人说。奶奶这边没有和我认识的同修,我自己一直都没学法、炼功,但我明白真相,知道大法的神奇与美好。直到五年级下学期,妈妈把我接到了身边,终于能和妈妈一起学法炼功了。

一天上厕所的时候,那块伤口又开始痒,我抓了抓,随后又觉得右侧乳头痒,就不经意的抓了抓,没想到越抓越痒,直到把它抓破了我才意识到。过了一些日子,我去奶奶家度过寒假,妈妈给我带了装有师父讲法和炼功音乐,还有弟子交流的mp3,叮嘱我好好学法。我发现只要碰到那两处就会奇痒无比,越抓越痒。那时也没有从法理上看这个问题,现在想起真是惭愧。

有一天晚上要睡觉的时候,我就觉得两条腿的窝腘处(与膝盖相对的后面)位置很痒,过了几天发现这两块和屁股、乳头上的一样!我傻眼了,赶紧回到妈妈身边,带的mp3也没听多少。妈妈告诉我要坚持学法、炼功,我也没当回事。乳头、屁股、窝腘处的伤扩散的越来越大,那黄水经常弄脏了衣服、裤子。一天洗胳膊的时候,水刺激的胳膊很痒,我一看,胳膊肘周围也有了那种东西。那段时间我都不经常洗澡,即使很久洗一次,全程都披着浴巾,怕别人看到全身各处的伤。

转眼夏天到了,学校要求穿夏季校服,我由于好面子的心,不敢露出胳膊,天天捂着长衣长裤,那个夏季很难熬。那时已经每天坚持和妈妈学法炼功了,但自己的人心不去,没有全身心溶于法中,病业干扰去掉很慢。北方的夏季很快过去了,天凉了,大家都穿长衣了,我的心情放松了,随之学法也放松了,即使学也不入心了,自己心里想,反正快冬天了,别人也看不到了。这一念完全符合了旧势力,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就在这个寒假我带着几卷纱布和mp3去了奶奶家。Mp3几乎没听,纱布很快用完了,身上的破溃越来越重,流出的黄水经常浸透纱布,染脏衣裤,黄水一干,硬硬的纱布磨的很疼,所以经常更换,由于面积太大需要同学帮忙,她们吓得都不敢看。等我再开学回家的时候,那些破损又加重了,妈妈一再督促我学法,并帮我找了相关的小弟子的修炼文章,我却很麻木,不怎么往心里去。每次打开纱布,看着厚厚的灰黑色的结痂,象久旱干裂的大地,从裂口处流着血水,发出难闻的恶臭。我心里也很难过,虽然学法很懈怠,但从没想过这是病。

妈妈对我说,你应该好好想想了,这样的承受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啊!快多学法,师父安排的消业咱承受,别的都不承认!难道你这个夏天还这样过吗?我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赶快放下所有的人心,多学法、炼功、发正念。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在学法过程中,不知不觉的心性提高了,空间场也净化了,身体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天一个样,那些顽疾消失了!那么长时间(三年左右)的魔难只在短短几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能看到的不同就是新生皮肤比较白,与周围的皮肤颜色有点差别,不过没几天就一点都看不出来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动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在下一次假期又回奶奶家,那位帮我换纱布看到惨状的同学得知我没用药,就在大法中归正,几天痊愈,她也激动的双手合十!

二、给同学讲真相,劝三退

因为在奶奶那边读了五年书,有好多好朋友,所以每次假期回奶奶家都有很多同学来看我,我趁机会给她们讲真相。有一天,甲乙两位同学来找我,我利用机会给她们讲“自焚”案的疑点,还配合着肢体动作去说明刘春玲是怎样被打死的,讲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这两位同学都退了团和队,并知道了大法好!

我的心里总认为丙同学一向固执,一定不好讲真相,所以一直没和她讲。一天,她和表哥来找我,恰巧已经做了三退的甲同学也来了,手里拿着一张写有三退保命的真相币喊让大家看。我一下子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要给表哥和丙同学讲真相。我鼓起勇气开口讲了起来,没想到丙同学比甲乙两位同学明白的都快,马上做了三退。表哥虽然当时没有三退,但他也了解了大法的真相,为他以后得救打下了基础。我很激动,师父一直在牵着小弟子的手救人,我也要在讲真相中放下自己的观念。

那个假期很多同学都做了三退,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现在我上初中二年级,作业很多,占用了很多学法的时间,我要尽量每天都学法。大法给我开智开慧,学习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但我不欢喜。我要严格要求自己,跟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