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好打仗的我如今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煎熬

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没得法前,我是一个多病缠身的人,心脏病、头痛、肾炎、贫血(只有6克血),又加上和婆家生生世世的恩怨,整天过着争斗、打骂的日子,整天痛苦的生不如死,使我对人生失去了留恋。

那时,丈夫在我跟前要想做什么事,一不随我的意,我就发火,气得打哆嗦,连打带骂,虽然丈夫也不让我,但是每次战胜的都是我。那时,婆婆经常背后里说我的坏话,只要有人给我说了,我就气得找她的茬,还给婆婆起了个外号“老阴天”。

不管跟谁打仗,越打越上火,总想打个你死我活的结局,才算出口气。在我记忆中,最深的一件事:跟一个卖猪肉的人,因一句笑话,他跟我翻了脸。当时,我也知道是我错了,可他当着很多人,骂的我很难听,我也就忍了又忍,当时没跟他打起来。过后,越想越气。

过了几天,在我村集市上,我本是到集上修鞋的,又碰见了他,我一下火就上来了,我过去就抓他的上衣,一下没抓住,他跑了。我一看他跑了,就更来火了。这时,有好多人来劝我,说算了,你看他都吓跑了,别生气了。我在火头上,哪听進这些话,就一个念头和他拼命。好多人劝我:你看气得这个样,值得吗?我说:别拉我,撒手!气急之下,我拿着我的高跟鞋狠狠地照我脑袋砸了两下,接着血就流下来了。旁边的人都惊呆了。一会儿,我公爹知道了也来了。我说,我自己打的。我公爹也知道我跟谁打仗,都不要命。

这一下,我可就真的是臭名远扬了。临近乡村的人都知道我厉害。现在才明白,这哪里是厉害,我是世界上最傻的大傻子,无知的在造业,无知的在给人家德。

得法

二零零四年九月,邻村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告诉我,说法轮功这个功法很好,祛病健身效果好,教人做好人。当时,我还不太相信,可人家再三劝我试试,我说好吧,我试试看。我就去找本村的法轮功学员教我炼功动作。有个老年法轮功学员知道了,就背后跟其他法轮功学员说:你看她那个厉害样,她就能炼了法轮功?俺可是觉得她……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我身体上受益,言行上的改变,使法轮功学员对我有了好感。有的当面对我说:哎哟,我真没想到,你能炼了这个功。我说:我要早知道这部法这么好,我早学啊。我现在死而复生了,让以前那些不好的行为永远的消失吧。

消业

我下决心好好听师父的话,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但说着容易做起来也是很难的。因我造的业太多,师父给我清理净化身体的时候,我两宿不能入睡,那种痛苦无法表达。因当时法理不明白,我就在心里求问师父:师父,您知道我是个修炼人吗?您知道我是个修炼人,我就闯过去,如果您不知道,我就自杀算了。现在想想,当时说这话,师父听了多伤心啊!要不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拉上来,我想在这世上吃苦也没了机会。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度一个人很难,改变你的思想很难,调整你的身体也是很难的。”我心里在想:师父,请您放心,我绝不会让您失望,等待您的是为我笑口常开,这是我得到这部法的真愿。

炼功

在我炼静功时,疼得很难忍的时候,脑子里就闪出师父的法来“吃苦就能消业,从而转化成德”(《转法轮》)。

有一次打坐,刚双盘上,就开始痛,一直痛到一小时,拿下来还痛的哆嗦四、五分钟。有个同修说:你痛的这个样,让新学员看了,就不敢炼了(意思是让我拿下来)。也有的说:我要是痛到你这个程度,我也能盘一小时,就是没有这个恒心。我说: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能盘一小时,就决不盘五十九分钟,只能多,不能少。

实修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时候,那个心是最难把握的。”

刚学法不久,丈夫在外面喝酒来了家,我就跟他动了手。早晨起来,我向丈夫认错:我错了,我不应该打你。没想到丈夫说:没事(要在以前早干起来了)。我当时很激动,吃完饭,丈夫和孩子都上班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放声痛哭,我和师父说:师父,原谅弟子一次吧,我错了,我求求师父别伤心,我决不会有下次。我向师父磕了六个响头。在那几天里,我心里好难过,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时,一再强调让我们遇事向内找、向内找,可我怎么就是不听师父的话。现在好了,遇事能向内找了。

在修炼前,我们妯娌间矛盾很深,多年不来往。小叔子盖房子了,我就主动去帮忙,一是我修炼了,不能再和以前那样,二是得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我去了后,小弟媳狠狠的瞅了我一眼,气冲冲的走了。这时,我脑子里想起师父的要求:“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转法轮》〈第九讲〉)我心里很坦然,这不就是让我提高的吗?

还有一次,丈夫为一点小事大声大气的骂我,我说:以前是我不好,这几年,我对你怎样?你也得凭良心说说。丈夫说:我现在不怕你了(因为我按真善忍做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跟他一般见识,可总觉心里有点委屈。晚上,女儿问我:妈,你生气没有?我说我没生气。女儿说:你今天的功没白炼。我知道是师父在借女儿的话鼓励我。

最近,丈夫看到我和女儿就烦(外因是因为女儿的婚姻问题),我的言行一不符合他,他就连摔带砸:手机摔坏了,暖瓶打了两把,这回又要砸电脑。我和女儿死死抱住他,又把他推到床上,他狠狠地照我脑袋上砸了两拳头。当时,我脑中一片空白,说,你打吧,我不还手,你打打出出气,只要你不生气就行,我哪里做错了,你给我指出来,我又不是不改,你值得气得这样吗?丈夫的气一下就没了。

丈夫出去后,女儿对我说:妈,刚才你的脸真是白里透红。我顿时想起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过的一层法理:争来的是人的东西,放下人的东西才有神的东西。千真万确,当慈悲心出来时,什么都能归正。

现在,我女儿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同修问她为什么学大法?女儿说:我看到我妈身体健康了,以前不好的行为改了,我们家也和睦了,我才学大法的。

我们妯娌三个,我是老大。修炼大法后,我和公婆化解了多年的冤怨,在孝敬公婆上,我经常送点吃的,冬天买煤,常去帮着干点家务,处处做个表率,带个好头。女儿经常说我学了大法脱胎换骨,婆婆在外面也对外人说:老大媳妇现在是“天翻地覆”。

虽然邪党还在毒害欺骗世人,可世人也在观察我们修炼人的言行举动。所以我要事事处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让世人看看法轮大法就是好,那该会有多少人能得救啊!请师父放心,我一定让师父满意,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