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感谢师尊救了我们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今年五月十三日,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洪传法轮大法二十周年纪念日。为了庆贺世界法轮大法日,为了表达我们全家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表达对法轮大法的感恩之心,也是为了让不明白真相的人从谎言中走出来,得到圣佛的保护。我将全家喜得大法后,从发生的无数殊胜和神奇的故事中,选取在危难时刻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几件事情奉献给读者。

“一分不花”与“花一万元”

婆婆从小信佛敬佛,所以种下了修佛的机缘。九七年,婆婆六十五岁才喜得法轮大法。得法前,用婆婆的话讲:“我这一辈子干庄稼活累了一身病,从头到脚没一点好受的地方,我哪年不住一两次医院,天天不吃饭也得吃药啊。”修炼法轮大法后,快七十岁的婆婆满面红光,身体健康,走路生风。

婆婆从小没上过学,大字不识一筐,婆婆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跟同修学法认识字,神奇的是婆婆得法两个多月,竟能通读《转法轮》,看着每个字都金光闪闪的,可同样的字放在其它地方却不认识了。老家的乡亲们,从婆婆身心的变化,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在家乡洪传开了,乡亲们也跟婆婆一起学法炼功,还成立了学法小组,建立了炼功点。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以后,邪党组织“六一零”的负责人及恶警逢年过节就到家里骚扰或打电话骚扰,婆婆整天担惊受怕,目睹了家人一次次因证实法而遭到非法抓捕,抄家,罚款,拘留,送“转化班”,单位除名等等迫害。婆婆后来自己搬到新居独住,自己一人学法炼功,慢慢的有点懈怠,处于待修不修的状态。

有一年,刚進腊月,我去看望婆婆,只见她脸色蜡黄,表情痛苦,行走困难。我一问,原来婆婆背上长了一个大背疮,正发着低烧,浑身疼痛,晚上整夜坐着不能睡,血压也高,心动过速。我掀起婆婆衣服一看,背中央鼓着一个黑紫色象大冬枣似的背疮,底盘有茶碗口大的淤血,已经一个多礼拜了。丈夫和大姑姐及小姑妹吵着马上送医院,婆婆生气的说:“你岳父让蚊子咬了一口,鼓了一点脓,开了一小刀,住医院就花了一万多元,我这大背疮,那得花多少钱?”无论别人怎么劝也不去医院。我说:“您愿意到我那里去过年,跟我一起学法炼功吗?”婆婆点点头答应了。我丈夫和大姑姐及小姑妹都不反对,因为他们都知道婆婆修大法时身体有多好,只是害怕不敢炼了。

婆婆来到我家后,家务活我一点都不让她做。早晨和我一起炼功,白天她自己学法,晚上和我一起学法交流,婆婆悟性很好,不断找自己,因放松修炼,生活中没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和一个不修炼人完全一样,所以身体出问题了。婆婆刚来到我家,背部只感到凉丝丝的,没有疼痛感了。第二天,发烧退了。第三天脓水流出,一个礼拜结干疤。过年时,婆婆脸色又红润了,行动自如,身体完全康复了。

婆婆修炼法轮大法,没花一分钱,大背疮不治自愈;而我父亲被蚊子咬了一口,化了一点脓,住医院竟花了一万多元。如此天壤差别,让全家人再次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神奇的特效,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过年时,婆婆告诉前来拜年的亲朋好友,是炼法轮功身体才又好起来,她并奉劝他们,切勿听信邪恶的谎言,叮嘱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叔叔,开车小心啊!”

春雨伴着雪花,纷纷扬扬,路面上滑溜溜的。一天早上,儿子骑自行车去上中学。儿子中午放学回来,一進门就大声喊:“妈妈,我今天过了一大关。”我抬头一瞧,儿子浑身上下都是泥巴。我赶快问道:“你摔跤了吗?”“不是,我让汽车撞倒了!”“啊!没事吧?”儿子笑呵呵说:“有师父保护,我怎么会有事呀?”我高兴的赞叹道“对啊,大法小弟子悟性就是高嘛。”儿子乐颠颠的跑去换衣服了。

儿子换好衣服,把早上发生的事娓娓道来:今天马路上特别滑,我骑车很小心,快到学校拐弯处,一辆带拖斗货车从后面把我撞出五~六米远,我坐在地上,没有一点伤痛,连皮也没擦破,只是身上沾满泥浆,自行车摔在马路中间。我当时一点没害怕,我首先想到有师父保护,没事。这时司机从驾驶室伸出头大声吼:“唉!你没长眼吗?”我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说:“叔叔,是你从后边撞上我的。”随着行人围上来了,都指责司机,有说赔钱的,有说撞伤了吧,快送医院检查检查,众说纷纭。司机红着脸从驾驶室下来说:“小家伙,你没事吧?”我抖了抖身上的泥浆说:“没事。”司机掏出十元钱递给我说:“让你妈妈买袋洗衣粉,给你洗洗衣服吧。”我摆摆手说:“叔叔,不用了,以后你开车小心啊。”司机面带歉意的点点头。我推着摔坏了的自行车上学校了。

到学校同学们听我讲了刚刚发生的事,教室象炸开了锅,有的说你太傻了,这年头谁不喜欢钱呢?司机给的钱太少啊;有的说你太善良了,应该让他赔损失费,好人就是吃亏;有的同学气愤地说:“这不太便宜那司机了,应该教训他一顿。”我笑着说:“司机不是故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嘛。”望着同学们一个个愤愤不平的样子,我双手合十笑眯眯的说:“感谢神佛保佑,我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同学们都被逗乐了。

放学后,我把车送去修理,修车伯伯也埋怨我不该不要钱呢,可我一点也不后悔,反而心里很踏实。

我一边听儿子讲一边想起儿子从八岁起学法炼功,儿子悟性特别好,能够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在修炼的路上给我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在九九年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以后,他信师信法,支持我做救人的事,经常花真相币,有时还给同学和朋友讲真相

今天发生的事,让我与家人更加明白了师父讲的都是真的:“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我怀着无比感激的心情来到师父像前,点上香,恭恭敬敬向师父叩谢,感谢师父救命之恩。

“马路上没有一辆车”

九七年,我们全家都幸福得到法轮大法后,一家人身体健康,全家和睦相处。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法轮功和大法弟子迫害以后,邪党组织“六一零”的人及恶警逢年过节,不是到家里胁迫我,就是到丈夫单位骚扰,或打电话骚扰。丈夫目睹了我一次次因证实法而遭到非法抓捕,抄家,罚款。他带着孩子到拘留所、“转化班”去看我。他把大法书保护起来,一次又一次智慧的帮助我躲开邪恶的迫害。他多次到我单位上,向邪党组织“六一零”的负责人及恶警制止对我们一家人的迫害,并痛斥恶人的罪行。面对邪党的迫害,丈夫承受着身心上的折磨,经济上的迫害。

平时在家里,我经常给他讲真相小册子上的故事,放真相光盘看,观赏“神韵”演出。他特别喜欢看新唐人电视台节目。他逐渐的明白真相后,坚决退出了邪党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他从埋怨、反对我修炼,到支持帮助我做证实法救人的事。有时还智慧的讲真相,帮助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他心里一直相信师父,相信法轮大法好,把大法护身符挂在车子上。

有一天晚上,十点钟左右,丈夫喝酒过量,竟然骑着摩托车回来了,东倒西歪的闯進门,一下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嘟嘟噜噜的讲:“今天晚上真好,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就我一个人。一个大法轮在车前照着我回来了。”听到这话我浑身一热,眼泪刷一下流了下来。丈夫回来的马路是城市里主要东西要道,车辆昼夜川流不息,骑着摩托车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马路上怎能没有一辆车?丈夫是在师父慈悲保护下才平安回家。

这样的事在丈夫身边发生过很多次。每年的正月初四,丈夫都去中学老师家拜年,老师就请学生们聚餐。有三年连着喝多了,这三年回来的路上,摩托车都坏了,只好推着车子走回来。丈夫开始还感到奇怪,后来有一天,我和丈夫交谈,一起回忆我在拘留所、“转化班”多次遭受迫害的事。每次恶人都想把我置于死地,而每次都是在师父保护下闯过生死关。记得有一次,恶警非法把我从单位强行送拘留所,一个月出来后,当时我身体十分虚弱,昏倒在公安局大院里。恶警硬把我拖上车,送“转化班”。在“转化班”,我绝食抗议,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拒绝写所谓的“转化书”。

那时候,我心脏疼痛,心动过速,脉跳每分钟一百多下,下身流血,全身无力,行走困难。当恶人看到我生命有危险时,怕担责任,让丈夫把我以治病的名义接回家。回家后,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学法炼功,一个月后,身体就康复了。丈夫明白了,每当全家人遇到危难时,都是在师父慈悲保护下才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时,丈夫发自肺腑的说:“是师父一次又一次保护我们全家啊,感谢师父救命之恩。也谢谢你,你炼功咱全家也都受益呀!”丈夫真正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这一切也都是因为丈夫真心的相信大法,而得到的福报!

我们全家因为明白法轮功真相,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相信“法轮大法好”,所以得到了师父的保佑,改变了命运,获得了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