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走在神的路上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七十多岁的法轮功修炼者,于一九九六年正月十八日幸遇法轮大法。拜读了师尊的伟大著作《转法轮》后,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解开了我人生中的许多迷惑,使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从而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大法修的是慈悲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时时、事事用法衡量,用法对照自己,不求名、利,只希望别人比自己过得好,只希望做一个有益于别人的人。如遇路不平就填一填,补一补,看到路上有石头,捡一捡,以免别人踢了脚或绊倒。看到人家有困难伸出援手帮一帮,大事无能为力,小事倒是做了不少。

二零零零年的腊月,接连下了几天大雨,村里的排水港用挖土机清港,挖出的泥巴卸在路上多处,堵塞了差不多全长一千五百多米长的路段,而这条路是通向集市的要道,属于交通要道。一个多星期了仍没人管。我想:快过年了,来往的人更多,泥巴不清理,行人多不方便啊!我是个修炼人,大法修的是慈悲,我不能不管。于是,我脱去棉衣,用铁锹将路面的泥巴一锹锹挪到港边的岸上,一段段的清,一段段的清,一个下午用了五个多小时的时间,清了三百多米。虽是寒冷的冬天,虽然满身的汗、虽然有点累,但一点不觉得苦,心里很舒畅。第二天、第三天……我又用了两天的时间,把整段路上的泥沙都搬走了,路通了。

认识我的人说:“老头,又在修桥补路啊!”“这老头又做好事了……”不知情的行人问:“老头,大冬天的脱了棉衣干,多少钱包下来的?”也有的人说:“是哪个照顾的?数目一定很可观,给钱少了谁干呀?”我笑眯眯的说:“没人叫我干,也没人给我钱,只要大家走个好路,我就放心。”在我们当地有很多人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很多人都说:真想不通,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别人给钱也不干的事,法轮功不要钱、主动干,一心为别人,共产党的干部谁做得到啊?法轮功这么好,怎么共产党还要打压呢?这共产党真是神经病,莫名其妙!

我种的稻谷、棉花收成总是比别人好,特别是修炼法轮功以后,产量更比别人高。二零零九年十月,乡镇干部请我在“发展种棉会议”上介绍种棉技术,为了让大家都有个好收成。我把经验推广给更多的农户。就在这时,我的棉花开了一地,白茫茫一片,来不及捡(因我一个人在家,孩子们都在外地工作),一夜之间都被人捡光了。第二天早上我从集市回来,在路上有人就跟我说:你那么厚(多的意思)的棉花,什么时候捡的?我还不以为然,到地里一看,果然被人偷捡了。村里的干部和组长都说:今年的棉花价格比历年都高,你这么多棉花被偷了,怎么不见你生气呀?妇女主任抢着说:棉花被人偷了,你连骂都不骂一声,我明日也来捡,看你骂不骂。我淡然一笑,说:“我修大法修的是慈悲,偷别人东西的人太可怜,他这样做,肯定是急着要钱用。我要是知道他们夜里捡,一定会送点东西给他们吃。”他们都笑我怎么变的这么傻。

用“真善忍”育人 我的孩子人人夸

我的儿子(大家叫他小周)大学毕业后,分到某市政府部门主管人事工作,多年来,视解决民众的疾苦为己任,秉公为民办事,善待他人,从不收礼物。

有一次,一老太太哭着来找我儿子小周,说她儿子、媳妇要离婚,打得不可开交,她简直比要死还难受。老太太伤心的说:“不是他俩感情不好,而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我儿子的工作长期得不到解决……”听了老太太的诉说,小周断定是政策范围内应该解决的,只是时间久、又牵扯两届领导,非常麻烦,不是一日之功。于是,小周从基础做起,查档案、做调查,找两届的当事领导,找上级有关部门及领导批准,费了许多周折,花了近半年的时间,终于解决了老太太儿子的工作及相关应享受的福利待遇等问题。老太太奔波多年、资金耗尽、毫无结果的事如今办成了,简直高兴的不得了,她的儿子、媳妇乐呵呵,全家人其乐融融。

为了感谢我儿子,这年腊月二十九,老太太带了五百元钱和礼品找到了我儿子的住宅,進门就说:“小周,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这点小礼物只是老太太我的一点心意。你为我们家办了这么大一件好事,没吃我们家一餐饭、没喝一杯茶,我怎么谢你呢?”我儿子说:“你老人家把这笔钱带回去好好过个年,比什么都好。”谁知老太太双膝跪在地上,求我儿子收下。我儿子礼貌的扶起老人,拿着老人带来的钱、物送她回家。老人边走边说:“哪有这样的好人,送上门也不要,我以前不知送了多少、被骗了多少,还没办成事。这家的父母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的?”

后来,我儿子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都传开了:怪不得小周这么善良,积大德、做善事,原来他家父母都是炼法轮功的。

九七年的金秋时节,我家庭院的橘子树枝压弯了腰,可谓硕果累累,引来了一些小朋友的光顾,三三俩俩的六、七岁小孩常偷偷的来摘橘子吃。有一天偷橘子的小哥哥们发现他们的行动被我四岁的小孙子看见了,吓的屁滚尿流,费了好大的劲摘的橘子也顾不上拿,逃命似的跑了。小孙子也跟在他们后面边跑,边跑边喊:“你们莫跑,回来把你们摘的橘子拿去吧。”跑在最后面的小哥听到这话,立即返回来,不好意思的拿了一些准备走,孙子说:“把你们摘的全拿去。”

我下午收工回家,摘橘子小朋友的家长到家里来感谢,说:“你炼法轮功把孩子教育得这么好,摘你家的橘子,不但不骂,反而还叫我家孩子把橘子拿去,这小孩真不错。”晚上小孙子也跟我说了这事。我说,你为什么这样做啊?孙子回答我:“人家也是细伢,他们家没有橘子,还不是想吃点。真善忍就是叫人遇事替别人着想,对吧,爷爷?”听了小孙子的话,我很欣慰!感到平时的言传身教没有白做,小孩都感受得到。

全中国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做了那么多对社会、对人民有益的事情,为当权者造福的事情,愚蠢的江泽民怎么一点也不明白这个道理?怎么连个四岁小孩的智商还不如呢?

最后警察笑眯眯的问:这个功我们能不能炼?

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出洞祸害人间,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真是闹的天翻地覆,谎言遍地,真理无存。迫害手段之残酷真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我们真修的大法弟子虽然学法不长,但我们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只有师父说了算,其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一概否定。

我悟到,向人们讲真相、证实大法是我的历史责任。于是我们到省政府、去北京向政府和国家领导人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开始跟派出所的警察和头头们讲真相、说道理,介绍我们通过修炼大法身心受益、道德回升的事实,他们都点头称是。可是,他们架不住中共暴政和江魔的淫威,怕丢了自己的乌纱帽,昧着良心追随江魔迫害好人。

有一天,乡政法书记、派出所所长,还有村支书等五人找到我,也引来很多人围观,怕是又要绑架我。他们叫我不要上访,不要再炼法轮功。我当着大家的面,大声说:“法轮功教人向善,能使人身体健康,能使人道德回升,有什么不好?上访是叫领导们深入了解一下法轮功,不了解的话,说出的是瞎话,岂不让领导们犯错误。乡亲们,你们说我说得对不对?”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对!”村支书忙走近我说:“不要这样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再怎么说好不能算好,江泽民叫怎么样做就怎么样做,就是正确的。”我准备驳斥他,他示意不让我说,继续说:“中央说石灰是黑的,你就说是黑的,说木碳是白的,你陪着说是白的。否则就要上当。”在场的人听着都摇头。政法书记和所长们见状,怕我再抵制、揭露他们,不让我说话,草草收场走了。村支书气急败坏的扬言:“看你法轮功狠还是江泽民狠,现在你跑不了。看你李某某(他们企图要抓的学员)躲到哪里去,再要被我抓到了,我打断他一只脚,看你还跑不跑。大家听着,谁帮助抓到了李某某,奖励五千元。”后来,这个村支书突然得急病死了。

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我吃完早饭准备下地干活,一开门三个恶警闯進家,二话不说就开始非法抄家,我所有的大法书和炼功带被抢劫一空,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我很坦然,面带笑容,平静的准备一场正邪大战。我正想着一定要慈悲救度他们时,非法审讯开始了:

问:你为什么不炼别的气功而单单要炼法轮功?
答:一般的气功只能祛病健身,而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与气功不能相提并论。

一魏姓年轻警察装腔作势,大声吼道:什么法轮功,纯粹是反党组织,你胡说什么话?

我温和而有力的说:你一个毛孩子懂得几多,你有什么学历?你知道乔石吗?你知道乔石调查法轮功后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吗?你知道国家还给我们师父发了“边缘科学進步奖”吗?从某一角度讲,他们还不如你?……我一口气问得魏姓警察哑口无言。审问的人忙帮腔:怎么,你比他还狠些?好了,继续回答问题。

问:你们为什么要人退党?
答:劝人退党是神慈悲于人、让人得救的大善之举。且不说共产党历次运动导致八千万中国同胞非正常死亡,就单说共产党宣扬的“无神论”,神就足以定共产党死罪了。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对神犯下了滔天大罪。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是天意,警示人退出中共、远离灾难。你入党、团、队时,举手发誓说要把你的生命交给它,你就被邪恶打上了兽的印记。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進行清算时,一定不会放过有兽印的党徒的。你不退出,不就成了共产党的陪葬品吗?所以我们劝人退党,完全是为了人好,是救人!你们说这有错吗?五、六个气势汹汹的警察听着听着都蔫了,对我的态度和语气也变了,一个个笑眯眯的。问:炼功为什么病没了?我们能不能炼?

答: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你真正的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修炼,师父会帮你清理身体,帮你消业。随着学法的深入,坚持炼功,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不断的提高心性,逐渐的就没病了。

师父传法就是为了救度众生,谁都可以炼。只要你走進大法,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按照“真善忍”宇宙法理去做人,去修炼……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你的书我们带回去看看,老师的讲法录像带我们也轮换着看,允许我们炼就行了。”

在迫害最疯狂的二零零一年冬天,我和一同修信心十足的到二十多里以外的巴一镇发资料,泥泞的小路,我们摔了好几个跟头。刚发完一个大村庄,走到大路上,突然对面来了五、六个警察。象是捉赌的,我们没动心走过去了。可走出不远,一个恶警叫住我们,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不准邪恶靠近我们。恶警只往回走几步,就被两个同伙拉回去了。当时我们身上还有不少资料。谢谢师尊慈悲呵护。

十六年来,在风风雨雨中,在身临其境的险恶迫害中,我们靠着对大法、对师父的信,坚定的走过来了,渐渐的从人走向神!

由于不会写稿,很多事情写不出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