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得法、洪法

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走过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疾病缠身,心脏病,胃病、妇科病,脸蜡黄的,家属院都知道我是个年轻的老病号,而且最让我痛苦的是睡不好觉,失眠,经常被另外空间低灵的东西魇住,有时还看到它们假扮成象画的罗汉一样的生命在上我身边,吓唬我,连呼吸都困难,好象要憋死。感觉全身动不了,过后好几天我都会浑身无力,头疼、白天害怕单独在家,总是感觉家中有鬼。菩萨、佛像家中放了一大堆,也不管事,那真是生不如死,那时我想,要是谁能救救我,我能为他上刀山,下火海。

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第一次看到《转法轮》中师父的照片,那么的熟悉,好象是在哪见过,当天晚上我就把《转法轮》看完了,而且还找到了炼功点炼功,师父还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暗暗发愿:这么好的功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认准了一个理,师父咋说我咋做,决心不管多难,多苦,我也永远跟随师父。

九八年夏,无病一身轻的我自愿来往于城乡去洪法,骑着单车,带着大法书、炼功录音,组织学法小组,教有缘人炼功、学法,远则跑到二、三十里,近则十多里,直到九九年的七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为了证实大法、维护大法,为了还大法、师父清白,为了给我们一个好的修炼环境,我毅然决然的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我们拿着横幅,喊出了心中的愿望,那一刻,自己的感觉震天地,那时我认为就是应该这样做,是师父给我了第二次生命,当大法遭到魔难,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不站出来维护大法,就不算是个真正的大法徒。

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主动分担资料点的工作

没有资料,买好纸、广告色,自己写好后张贴出去,那时,还不知道真相资料,只是把法轮大法好贴出去,但量少,不正规。当时我就有一个愿望,要是有在街上卖的那么好看该多好。二零零三年初,同修找到了我,说资料点同修之间正需要一个接送资料的协调人,我二话没说,担当了传送资料的使命。师父说:“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后来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师父巧妙安排。

资料点的安全关系到一方众生的被救度,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证实法,从这时起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做好,要放下生死之念,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说出资料的来源,任何时候也不能说出我的资料给了谁,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出卖同修。更不能出卖法。

满满一箱的油

从二零零三年,真相资料点很少,在离我市几十公里外一个市里,我们共同拥有一个大资料点。每星期我都把大量的资料及《明慧周刊》往家背,然后再往下面的各个学法小组协调人处分,协调人再分给各个同修手中。不管是刮风下雨,有的时候背回二千多本小册子及明慧周刊。

正当资料点稳步运行的时候,二零零四年刚过完年,资料点一位同修被恶人绑架,遭受折磨,承受不住,把资料点、我和甲同修(协调人)说出来了。资料点的同修及时的转移了,邪恶扑了空。

又到了送资料和《明慧周刊》的时候了,听我院的同修说,我家的对面楼上出租房住有三个恶警监视、跟踪我。回到家中,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给我做主,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迫害我。当时我发愿,只要周刊做出来,我没有权利不送到同修手中,我该干啥就干啥。

当天我家的院子里放着邻居家的摩托车,我也没多想,把资料往摩托车上一放就出去送资料了。全市有好几个点,大概跑了有十多公里的路,我在师尊的呵护下,把资料及时的送到同修手中,回来后,邻居说谢谢我把摩托车里的油加满了,我说我没有加呀。他说这不可能,他昨天回来的时候是推回来的,一点油都没有了。他把油箱打开,我看到满满一箱的油。我当时眼泪掉下来了,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谢谢师父!

这件事使邻居全家都相信了法轮大法,后来都退了党。几天后,在对面租房的恶警也走了,原因是下水道不通了,污水漫了一屋,就这样这件事不了了之。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是师父给大法弟子这段时间用来救度众生的权利,我会好好珍惜!

主动承担做资料的工作

二零零五年六月,资料点的二位同修被绑架,没人做资料,我很着急,心想出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而又觉得自己有责任,不能让同修得不到周刊,但我们又不会电脑,又快到了周末怎么办?我想来想去,决定不等、不靠,我自己做,有一外地的同修在时间很紧的情况下教我学电脑,不学不知道,操作起来还出了很多洋相,看着同修行如流水的在电脑上操作,我也试着拿起鼠标,但就是不动,同修说你把鼠标放下不要拿起,放下以后箭头就是不听我指挥,叫他往上他偏往下,我说怎么就不好使,同修也感到纳闷,一看,我把鼠标拿倒了。

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开启我的智慧,铲除旧势力对我学电脑的间隔,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不是常人的工作,我尽力学、记,同修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教,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二个多小时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打字原来初学过。后来学会了编辑一般文件、《明慧周刊》后面中的本地消息,虽然做的时间长,但把周刊及时送到了同修手中,在这里我要向教技术的同修表示感谢。我在法中体悟到,只要用心去做,大法就会给我们开启无量智慧。

由于技术不熟练,还不懂耗材,买了劣质散粉,散粉里很多杂质,里面混杂着纸屑,而且与打印机不符,打印出来的资料字面脏,字往外掉,床上、地上、房间里、打印机里面到处都是碳粉,A4纸损失大,硒鼓磨损严重,当时我心里很是痛心,这是同修省吃俭用做资料的钱,决不能再这样毁坏了,我又联系上了外地的同修来帮助我们,这就牵扯到了硒鼓的维修问题。

四十多岁的我,不会修理东西,没使用过螺丝刀及各类工具,怕学不会,转念一想,这是怕心和后天观念形成的间隔必须破除,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难不倒我,于是我掌握了硒鼓的拆、装、加粉等技术。按明慧介绍的办法将《九评》做成正规精装四合一书,彩色书面非常好看,每周可出《九评》二到三百本,基本能保证同修发放所需,由于大量的做《九评》,虽然我每天上午都坚持读法,可没有那么专心致志,学法小组也不参加了,干事心出来了,致使邪恶跟踪绑架一个同修,资料点无法运转了,晚上到家抓我,通缉我,迫使我流离失所,到这时我才清醒的看到自己学法没跟上,让邪恶钻了空子,受到了迫害。

不配合邪恶迫害,用善心感化家人,一朵朵花到处都是

二零零六年六月,我流离失所,住在亲戚家空房里,连着十七天都是白水煮挂面,苦恼、彷徨、孤独、失落、急躁、不安一起来了,感觉我很累,很苦,心中很难受,自己不好的心也影响了其他人,因为家里的人对大法不理解,家庭中、亲戚之间各种指责也相继而来,婆婆看到我,脸一沉对我说,不是看在这二十年你对家里好的份上,这里没人住我也不叫你在这住。心里想我咋这么苦,我这二十几年对他们付出那么大,他们还这样对我,整天一个人在屋里胡思乱想、整夜睡不着觉,心想:“我现在该怎么办?应该做什么?这样下去可不行,如何调整这种状态呢?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可不能这样懈怠。”想起师父一再要求弟子以法为师,师父让弟子多看书,多看书,那么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书,经过看《转法轮》,又把师父各地讲法看了一遍,心静如水,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一个修炼人在看书同化法时什么苦也没有了。

于是一方面我多学法,在法中提高,一方面给亲戚讲真相,解除他们对大法的偏见,另一方面我悟到:我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也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我决不承认它,慢慢的家里环境发生了转变。婆婆生病住院我没有任何怨言一直伺候她半个月,回来后又伺候她一个月。给她做饭、洗衣、端屎端尿,她感动的后悔不该当初说那些话,我说没什么,谁让我是大法弟子呢?给她和全家讲真相,劝三退,我这些善的举动,全家人特别是丈夫有了转变。

零七年过年的时候,丈夫把我暗暗的领回了家,邪恶多次登门找我,他把邪恶挡在了门外,并大骂邪恶,有一次他上班,单位的警察问他我还炼不炼法轮功的时候,他说她不就是伸了伸胳膊,弯了弯腰吗,在一旁六一零的恶警说她不只是这些,丈夫的脸一沉,厉声说;最多还踢了踢腿,还能咋着。然后谁也不吭气了。

过年的时候有一次儿子在家,邪恶要進来,我坐在门口发正念,儿子说不开门太不好意思,我说:儿子,他们把你妈妈抓走進行迫害他们都没不好意思。儿子明白了,就是不开门。

同时一方面,在流离失所一个月后,我了解同修周刊什么也看不到,我很着急,我要把资料点建立起来,于是,我就在我住的地方又把资料点建立起来了,在这期间我把当地的四大邪恶之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编辑成小册子,不干胶的形式,同修大量的散发,震慑了邪恶,这个恶警从此以后收敛了不少。但是,另一方面真相资料远不能满足需要,也不能象以前那样资料点大包、小包的做资料,而且环境不允许,应按照师父要求、明慧网的要求达到遍地开花,主动愿意做资料的我手把手的教他们做资料,帮他们购置电脑、打印机、小型裁纸机、订书机。教他们从上网、下载、打印、做《九评》,到编排《明慧周刊》后面的本地消息、师父的经文到了做成小册子,这样多个家庭资料点就建立起来了,零七年过年前,都能独立的做资料了。资料做好后,附近的同修出去散发。同修要多少资料、光碟都能满足供应,真正达到了遍地开花。

面对面讲“三退”,慈悲救度世上的一切有缘人

师父在每年的法会上多次教导我们要多学法。通过这几年修炼我体会到每当我学法多的时候,做什么都顺利,讲真相人很容易接受,我要求我自己每天必须看三讲《转法轮》,有时间再看新经文,通过学法,悟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堂堂正正的从家中自由出入,师父已经把我们推到位了,我们已经是具有神的能力了,不能把自己看成人,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彻底的铲除旧势力的束缚,助师救度更多的众生,正念正行到社会上堂堂正正证实法,面对面讲真相。

大概过了几天,社区派了两个特务在我住的大院内监视,一连几天跟踪我,我求师父加持,谁也不能动我,再迫害我,于是我就边大声说边迎上前冲着两个人喊道:你们整天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啥哩,这院子里经常丢东西,周围的邻居也帮腔说看着就不是啥好东西,看到我朝着他们来,二个人突然紧张起来,慌不择路扭头就走,慌乱中一个人往院内走,我追着朝着院里面走的这个人,问他是干啥的,看到前面没路了,那个人快步折返走回反问我是干啥哩,我正念很足说我是炼法轮功,做好人的,不允许你们再来监视我,否则我不客气了,打这以后再也没有这种事,这样轻松的闯过了这一关。(事后我很后悔,他们是被共产邪党的谎言所蒙蔽的,也是该救度的众生,我没把真相讲给他,我暗暗下决心,绝不能叫有缘人从我身边得不到救度)

首先我很注意自己的仪表,还有说话的语气要平和,给人有一个好的印象,我讲“三退”是根据常人执着什么,我就随他执着的讲,有的带着小宝宝,我就上前逗小孩玩,称赞小孩长的好,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孩子,阿姨很高兴,我就问她入过党没有,我就给她讲“三退”是怎么回事,国外“三退”的情况,为什么要“三退”。她先是很害怕,随后她明白了,这时我说你退了吧,她很高兴的就退了,临走她还说“谢谢你”,包括有时有意的坐出租车,买菜、买水果从来不还价,挨着拿,不挑三挑四的,讲三退就比较容易。

我家小区的人多,其实跟我都是有缘份的,都是要救度的众生(学法中知道了这一层法理),平常见面互相之间打招呼,知道我修炼法轮功,爱帮助人,是个好人。前几年几乎每家都收到过我发的真相资料,知道法轮功好,现在讲三退比较容易,每天去小区花园的人多,我就在花园里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时间长了,我也记不住谁退了,反正碰上谁就三退,有好几次我又叫对方退,他们就说你忘了,我退过了,我们互相朝着对方笑。那我就叫他们遇到什么难别忘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他们也不忘叮嘱我小心点。

后来我又从花园里到别人的家中讲,讲一次都是一家子的人退,这个效果不错。有一次我给楼上的一家讲三退,老俩口两个儿子,一个媳妇都退了,这家的老太太还主动向我要《九评共产党》的光碟,她说她在路上捡到一张碟,可好了,我含泪给她了一套碟,外加小册子和其它的碟,她感动的连连向我表示感谢,我悟到其实明白真相的众生都是知道大法好的,都渴望得到救度,是我们的怕心阻碍了众生得救。

通过每天学法,我遇到不同的人讲真相,我的思想就有不同的感受,激励我更好的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有意安排。

去年年底,社区主任、居委会的还有辖区派出所一行四人到我家,我丈夫怕他们再找我麻烦,打电话叫我快出去躲一躲,我坚决不从,我想这是我面对他们讲真相的好机会,他们敲开门后,我问他们又找我干啥,他们说能不能先進屋再说,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是凡進我家的人得先喊法轮大法好才能進,他们异口同声的喊了法轮功好,可以進了吧。我让他们進了屋,倒了水,社区主任介绍了其中居委会口才最好的一个对我说,我们来找你没有别的,只是到了年底了看看你,知道你是好人,想听听你讲法轮功,再就是上面压给的工作,你是咱这的重点,请你配合一下,只是写不炼了,你可以继续在家炼,我们可以交差了,你放心以后再也不来找你了,我们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做事先考虑别人,你也替我们着想,行不行。我说不行,我一个字都不会写,你们想都别想,断了这个念头。我开始讲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是叫人向善做好人的,自从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我没吃过药,在家孝敬双方老人,回到家,做饭、洗衣全包,公公年龄大了,行动不便,我给洗脚,爱护兄妹,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在邻里之间我没有给别人吵过架,乐于帮助别人,这样的好人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能做到,只有共产党才干得出迫害好人的事情。共产党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所以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保命,抹兽印。咱们今天能在一起是缘份,有将近七、八千万退出共产党组织了,你们几个也退出来吧。这时我看到他们一个个都瞪大眼,有的张着嘴,没反应,不说话,听我说。停了一会,然后我又说,其实这是你们的工作,是上面的领导胁迫,谁也不愿做这事,是吧,我这能理解,可能你们几个在一起不好意思退,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回家后在钱币上写上你们的小名、化名都行,自愿退出共产党组织,这样神就会保佑你,有什么灾难都能平安度过。再一个不管对我咋样,我没有任何怨恨,我师父就是要我救度有缘人的,这时他们才缓过神来,连连点头。就这样,这件事轻松度过。到今天为止,再也没有人来找过我。

二零一一年六月的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到附近农村里讲真相、贴退党不干胶遇到了一位从新疆兵团退休的人,给他讲真相,讲大法的洪传,他欣然接受,主动要资料。他说在外奔波干了一辈子,落下了一身病,两条腿也是个半残废,走路不好使,看病报销也难。我说现在共产党只管自己发财,哪管百姓的死活,我又给他讲为什么三退,今天咱们有缘碰在了一起,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他说我早就想退了,我说那我就在国外的网站上给你把党退了,还教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给他带来福报,他欢喜的表示感谢。我看到了又一个明白的世人而欣慰。

看看时间还早,沿着村里的柏油路,贴了几张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不干胶,将要走出村口的时候,一辆小型面包车从我身后急速的急刹车,超过我,横着拦住了我的去路,那人快步上前抓住我的车子,一边快速的翻出车篓里的真相资料看,一边喊着在路边晒麦子的村民抓住这个炼法轮功的。这时我完全可以走掉,不过我当时非常单纯,没有想到危险,只是想平常讲真相还遇不到这么多人,这回可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不一会一伙村民蜂拥而上,有男有女,有的把我的车子抢了过去,有的拽住我的两个胳膊,使我动弹不得,我马上镇静了下来,看到那个人在给公安110打电话,我甩开拽我的人,到那个人面前,我使用功能不让他打通,然后抓住电话对他大声说我尊称你一声大哥,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做真、善、忍好人的,不是坏人,是叫乡亲知道真相的,其实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没等我说完,他就说一会公安来了你给他说,你们三番五次的发传单,反对共产党,判你几年刑看你还发不发了,然后叫旁边的一个村民继续打,没打通,他又打。听到这里,我就继续大声讲,我说你们都看到我了,我不愁吃不愁穿,我每月有退休金,丈夫工作好,儿子孝顺,有车有房,为啥冒着抓住就有生命危险给你们发传单,讲真相啊。咱都知道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共产党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引起神佛震怒,所以天要灭共产党,将来要清算共产党的时候,凡是加入共产党组织的人都得跟着它陪葬,要是退出来,小名、化名都可以,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所以我是来救你们的啊。我讲完了,其实我在讲中就听到那个人电话打通了,能听到给对方说在什么位置,他说一会公安马上就到了,我认为这时我应该走了,我就往后撤,那个人马上就对村民说不能让她跑了,那两个村民就使劲抓住我的两个胳膊,我周围还围了二十多人。我就对拽我的小伙子说,孩子,你的年纪与我儿子的年纪也不差上下,一看你就是有知识的,刚才我讲得你也听到了,我是来救你们的,我今年也五十岁的人了,你忍心看到和你妈的年龄差不多来救人的好人住到监狱里受罪,你是个善良人,你如果能放我,神会保佑你会得到大福报的。这个小伙子的手慢慢的有些松了,但嘴上说,那不中,刚才村书记说不让放你。我说,孩子,哪个是你的书记呀,你知道善恶有报的道理吧,那要是将来天灭共产党的时候,你的书记当陪葬品,你也跟着他倒霉吗?我不愿意看到有这一天。正说着我兜里装的钱掉在了地上,他拾起来给我,他松开了我的手,我去接的时候,同时我另一只手也趁机甩开了另一个村民,我知道只是师父给我演化的机会,是我离开的时候了,我拿着钱,边往后退,边冲着那个小伙子说孩子这钱你花了吧。他毫无防备,把头带身子扭过去,不要,不要。这时我跑了十几步只听身后喊着抓住她,我看到前方有好几个村民在路边,往路中靠,我就边跑边大声喊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是坏人,神灭共产党,我是来救你们的,师父救救我。其实我这时很纯,我想我今天的任务完成了,这是师父给我演化的一切,往路中靠的人这时都呆呆的,不动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闯出了围攻我的人,安全的回了家。回到家,我翻开裤兜,怎么也想不明白,叠在一起的一沓钱,怎么就会掉出一张来呢?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着弟子哪!

回顾几年来证实法的切身体悟和历程,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但自己有决心、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当我们走过这段历史的时候,回过头来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说我做了我要做的,(鼓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发誓要做这样的修炼人,精進再精進,兑现誓愿,成为名符其实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